酷书吧 > 修真小说 > 江湖摘录 > 二、刘半仙探听旧闻 朵女侠震吓诸人
 ,
   龙姑娘蛮不服气嘟嘴道:原来我那么好骗啊!
   钟不鸣:连扬过这么傻头傻愣的家伙,现在都能在你龙姑娘身边骗吃骗喝,这不是最好的例子吗?
   雪瞳:小女子也喜欢看杨大侠撰写的《江湖笔录》,更仰慕扬大侠的威名,龙姐姐是他的挚爱,小女子岂敢冒犯?
   龙姑娘:我要声明,我聚贤轩上上下下几十口人的生计都是靠扬过早出晚归四处奔波赚钱来维持的,所以说扬过他并没有在聚贤轩骗吃骗喝。
   钟不鸣:龙姑娘。。。请问扬过早出晚归四处奔波。。是在忙些啥?
   龙姑娘:不管是何手段,赚到银子就行!
   钟不鸣:说到底还不是那四个字,游手好闲!
   龙姑娘:他此刻就在赚钱呢,在广惠山拣松脂制墨呢,不信你去看看!
   钟不鸣:广惠山还有松脂吗?前些日子,天气燥热,广惠山的山林已然着火化作一片灰烬。
   龙姑娘:他拣木炭,总会有些没烧干净的吧!
   钟不鸣:就连一寸见方的炭都拣不出来哦。
   龙姑娘:哪怕拣些木灰也是可以制墨的。
   钟不鸣被龙姑娘一阵抢白,气急败坏的说:好好好,龙姑娘,那就让姓扬的小子多制些墨吧,在下也会帮他多收集一些江湖轶事,好让他多撰几本《江湖笔录》,供天下人赏心悦目。
   龙姑娘扑哧一笑:那是自然,只不过收集轶事之事有天下群侠相助,毋庸钟阁主费劳。
   显然,龙姑娘并不可信钟阁主的为人,对他搜集的东西又怎能看入眼呢?
   那刘半仙一生孤零,漂泊不定。幸蒙龙姑娘让出一间聚贤轩的客卧给他,供他常住。因此对龙姑娘甚是感恩,常以帮助龙姑娘与扬过搜集江湖轶事作为回报。此刻,见在座除了雪瞳以为都是熟人,已无新鲜事物可以搜集,于是就把目光转向雪瞳。
   刘半仙:雪瞳姑娘,你师傅可是姓吴?
   雪瞳:半仙师父真乃神人,这你也知道?
   刘半仙:呵呵,江湖中谁人不知,坑蒙拐骗首推二人,一个是北京皇城里的妙手空空郝夏收,一个便是江南幻梦吴实言,郝老鬼早已仙逝贰拾多年了,而吴实言虽有残疾,却还在壮年,没想到居然先老朽垂暮之人而去,却不知让雪瞳姑娘来此是何目的啊?
   雪瞳:半仙师父提及的那两位高人,小女从未听闻过,我记得先师名讳乃吴法天。
   龙姑娘:吴法天?
   刘半仙:江南幻梦的话让人如陷梦境,字字含虚,句无实言,岂可当真。
   雪瞳:大夫说他曾经患过失心疯,常记不住事。而且说话向来胡言乱语,我也不是很清楚。
   刘半仙:或许雪瞳姑娘不晓实情,你先师诈死也未可知。
   雪瞳:半仙师父,先师死后,是小女亲自挖土掩埋的。而后天大地大再也无人顾我死活,半仙师父我如此感激你,你竟然还要怀疑吗?
   刘半仙:原来如此,老朽贪言,妄加猜测了,以后再也不提。
   钟不鸣在旁,见雪瞳神态收放自如,暗自冷笑一声:接下来是装可怜的伎俩了。
   话声虽轻,却一字落的被雪瞳听在耳里,于是略感气愤起来:切,小孩子把戏,你不必如此挑拨离间。
   钟不鸣却还是不依不饶的继续拆解:然后一会还会穿插恼怒的手法。
   雪瞳瞪了他一眼:信也好不信也罢,言尽如此。
   钟不鸣:雪瞳开始恼怒了。
   雪瞳突然眼睛一转,莞尔一笑道:清者自清,我偏不恼,气死你这个大坏蛋。
   刘半仙:呵呵,是老朽昏庸,疑心多虑了,雪瞳姑娘也不必再听钟阁主的巧言,老朽先教你观星。
   龙姑娘:半仙,你别一次都教完了,明天教啥呀?
   刘半仙:呵呵,老朽所学甚是有限,只怕雪瞳姑娘聪明,一下子就学完了。
   雪瞳:半仙谦虚了.虽然你不收我为徒,我私心里还是把你当师傅的。
   龙姑娘:雪雪,咱俩也认做姐妹吧。
   雪瞳:好啊,龙姐姐。
   钟不鸣:没想到有的人被人一夸,就真的自以为聪明伶俐了,别怪我没有提醒啊,现在的你已经一脚踏入别人的陷阱了。估计不一会,你这个姐妹就要让你加入他们的聚贤轩了。
   龙姑娘:又在离间人心了
   刘半仙:钟阁主想来已经练到了二重天的无风起浪,恭喜恭喜。
   钟不鸣:江湖险恶呀,小姑娘。
   雪瞳:杀人放火,坑蒙拐骗,不管有多险恶我都乐意。
   刘半仙:相信经过了钟阁主的言传身教,雪瞳姑娘已经是深有所悟,多谢多谢。
   钟不鸣:怕就怕你最喜欢的,别人比你更喜欢,到最后你只能被人杀被放火被坑蒙被拐骗和被喜欢了
   雪瞳:阁主,我也不是好惹的人。
   龙姑娘:不如放把火烧了浪淘阁吧!
   钟不鸣:动杀机了,瞧到没。我说他们更喜欢放火吧
   雪瞳:龙姐姐,我也有这个想法呢!
   钟不鸣:好在俺们浪淘阁建造在海浪里。不怕风吹浪打,更不怕火。
   雪瞳:那就投毒。
   龙姑娘:对,投毒!
   钟不鸣:小小年纪居然心肠这般歹毒了,祸害呀..
   龙姑娘:用砒霜吧。
   雪瞳:不知道阁主喜欢什么口味的?
   钟不鸣:你的意思是,想必你厨艺不俗。有女子肯为在下下厨.就算剧毒在下也会感动的..唉.俺一直改不掉这个坏毛病。
   雪瞳:我昨天刚从苗疆回来,在苏摩叔叔那里偷了很多口味不同的毒药。保证合你口味,让你享受死亡的美妙。
   龙姑娘:妹妹高招。
   钟不鸣:这个好这个妙.在下什么美妙都享受过了.唯独没有享受过死亡的美妙。
   雪瞳:那我就成全你了,可是毒药的钱你出的起吗?我从不白杀人。
   钟不鸣:你是对我下不了手,还是?在下可是有妇之夫呀,切莫留恋,该出手时就出手。
   雪瞳:倒不是,只是你貌似跟我先师是同门。
   钟不鸣:你还会眷念你们的师徒之恩吗?
   雪瞳:当然,万一师傅泉下有知,肯定会责怪我杀了他师弟。
   钟不鸣:你都能吓杀你师傅,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不敢杀你师叔?
   雪瞳:那时不是故意的,师傅没有告诉我他怕苍蝇。
   雪瞳:至于你,虽然对我并无好感,刚刚还恶意挑拨,不过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刘半仙:雪瞳啊,还是不要小觑了浪淘阁和钟阁主,种种计谋都略显不仁,还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吧。
   雪瞳:半仙说的是。
   刘半仙:不知道钟阁主昨夜去了风香阁又去了凤鸣谷,连会两大美艳无双的花魁,朵儿夫人知晓否?
   钟不鸣:半仙前辈最知我意了.昨晚之事全仗半仙前辈安排和周旋。
   刘半仙:阁主吩咐再三,老朽多承阁主照顾,只能从命啊
   钟不鸣:若是我家夫人得知此事,只怕你在聚贤轩的铺子也该挪挪位子了。
   雪瞳:倒挺会趁机要挟。
   刘半仙:呵呵,如果朵儿夫人吩咐撤摊子,何须劳动大驾,老朽自当动手。
   话刚说完,却见眼前忽然闪现出一个黄衫女子,长得甚是端庄清丽。刘半仙见状,却是暗自叫苦连连,大气都不敢喘了。原来那人正是浪涛阁主钟不鸣的夫人朵儿。
   只见朵儿徐徐扫视了一眼在场诸人,那眼神不怒自威,令群雄不寒而慄。就连那钟不鸣见到她,跋扈的神情顿时化作棉絮一般,尽呈温柔。只是朵儿并没有多看钟不鸣一眼,也没有向半仙发难。反而走到雪瞳对面朝她微微颔首一笑。
   朵儿:雪瞳姑娘若想对我相公下毒,尽管下手便是,不必对他手下留情。
   钟不鸣早已经俯首躬身来到朵儿身旁,满脸堆着笑容:还是我家夫人对我信心满满,试问普天之下谁奈我何。
   朵儿冷冷追问了一句:果真没人么?
   钟不鸣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不敢直视朵儿那冷若冰霜的眼神,悄然低声回道:除了夫人一人。
   那雪瞳见浪淘阁主夫人如此威严,不由心生敬畏,暗想:这夫人让我对他相公下手,果真是对他有信心吗?还是跟他有仇?寻思良久也思虑不透。于是她灵机一动,回到刘半仙身边,躬手问道:半仙师父,你说我是杀钟阁主还是不杀?
   刘半仙呵呵一笑:观看钟阁主面带红光,天庭饱满,印堂明亮,乃是多福多寿之像。雪姑娘但且留他一命罢了,况且钟阁主的本事老朽略知一二,并非谁想杀就能杀的了呀。
   雪瞳:嗯,那徒儿就听师傅的,先留他一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