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吧 > 科幻灵异 > 猎魔烹饪手册 > 第三十三章 梦中的婚礼……后?
 ,
   死亡,可怕吗?
   很可怕。
   因为,一切都是未知的。
   死亡,可怕吗?
   不可怕。
   因为,我习惯了。
   在很久之后,劳伦.德尔德拎着一篮子食物,包括不限于烤猪蹄、炸肘子、烧鸡、十个三明治和一瓶起泡酒前去看望杰森的时候,两人在闲聊的时候,劳伦.德尔德很好奇地询问,当时的杰森为什么会那么肯定上城区的混蛋们会再次联络他们。
   杰森吃了烤猪蹄后,向劳伦.德尔德说了上面的话语。
   ‘这么说起了,习惯才是最可怕的。’
   劳伦.德尔德叹息着。
   然后,就愕然地看到杰森向着他摇头。
   ‘习惯?’
   ‘算得上可怕。’
   ‘可并不是最可怕。’
   杰森一边说着,一边流露出了足以让劳伦.德尔德记忆犹新的无奈。
   ‘那什么是最可怕的?’
   劳伦.德尔德追问道。
   ‘我的老婆们。’
   杰森这样回答道。
   劳伦.德尔德顿时感觉胃里被填满了,而且,还一直反酸水。
   他怀疑杰森是在秀。
   秀得他头皮发麻。
   ‘能不能具体点?’
   劳伦.德尔德继续问道。
   ‘丹妮斯、阿拉斯、吉榭尔和伊芙琳、詹妮弗、惠丽晶,还有……豆包。’
   杰森说着,开始脱下便服,换上一身西装。
   劳伦.德尔德确定了,这就是杰森在秀他。
   原本劳伦.德尔德是不想要再开口的。
   但是,忍不住好奇心,还是继续问道。
   ‘可否再具体?’
   ‘丹妮斯的大军,阿拉斯的拳头、吉榭尔和伊芙琳的梦境、詹妮弗的癫狂、惠丽晶的运气,豆包的天赋。’
   杰森一一回答着。
   这样的回答让劳伦.德尔德越发的好奇了。
   ‘还能在具体吗?’
   ‘孩子、孩子、孩子、孩子、孩子、孩子、孩子。’
   杰森一脸苦相,但是嘴角却是不由自主地上翘。
   ‘所以呢?’
   劳伦.德尔德看着从一旁车库内开出一辆黑色轿车的杰森,脸上的神情越发的不解了。
   ‘所以,我要养家啊!我得在空闲的时候,兼职跑车——不是滴滴,是兼职‘邮差’。’
   杰森这样说着。
   劳伦.德尔德瞪大了双眼。
   ‘你都已经是……你怎么可以去兼职跑车?’
   面对着老友的震惊,杰森拿起了一旁的香烟,点燃后,深深吸了口。
   然后,伸出了胳膊。
   微风吹过,烟燃得速度加快。
   杰森又抽了一口,风也抽了一口。
   氤氲的烟雾飘散开来。
   足足四五秒钟后,杰森这才继续说道:‘你知道一个男孩十八岁之前是有梦想的吧?想当运动员、电竞高手、作家、厨师、格斗家等等,可你知道他们十八岁之后还剩下什么吗?’
   ‘什么?’
   劳伦.德尔德下意识地问道。
   ‘房贷、车贷。’
   杰森又吐了口烟雾。
   ‘你又不需要那些!’
   劳伦.德尔德一皱眉。
   ‘是啊。’
   ‘我不需要这些。’
   ‘我才会更焦虑。’
   ‘因为,我连一点点想要独处的借口都没有了——你知道一个男人为什么在回家后,会在车里坐一会,抽一根烟,或者什么都不干,就这么静静的坐一会儿吗?’
   ‘因为,在这个时候,他才是自己。’
   ‘离开了车子他就是丈夫、父亲、儿子。’
   ‘他太难了。’
   杰森自问自答着。
   似乎是说着自己,又似乎是在说别人。
   ‘别闹了。’
   ‘你可是……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忧愁。’
   ‘感觉你今天和个步入中年危机的老男人一样。’
   劳伦.德尔德完全的不相信。
   别人或许会这样。
   可杰森?
   别开玩笑了。
   不可能的。
   杰森能怎么办?
   他每一次说实话都没有人信。
   他,习惯了啊。
   这个时候,微笑就好。
   ‘我去送货了。’
   ‘你去哪?’
   ‘我捎你一程。’
   烟燃尽了,杰森将烟蒂扔在了烟灰缸中,对着劳伦.德尔德说道。
   ‘回特尔街。’
   劳伦.德尔德说着,上车。
   杰森一脚油门踩下去,黑色的车子飞速的穿了出去。
   两人闲聊着。
   很快的,这件事劳伦.德尔德就把这次谈话抛在了脑后。
   他记得的就是‘上城区’的混蛋怕死。
   是啊,一群怕死的人。
   怎么甘愿坐以待毙。
   所以,联络器再次响起就是必然的了。
   安德可、‘老头’瞬间就反应了过来。
   ‘老头’冲杰森比划了个大拇指。
   安德可则是用眼神询问杰森,在杰森点头后,这才接通了联络器。
   黑影再次出现在屏幕中。
   “你想要什么?”
   一接通,黑影径直问道。
   “我要‘不夜城’环城内下城区的管理权。”
   杰森这样说道。
   “不可能!”
   “你疯了!”
   “你是痴心妄想!”
   黑影近乎咆哮着。
   ‘不夜城’环城内下城区的管理权,不要说是他没有这个权限了,就算是上议院都没有这样的权利,除非是那三位大人亲自给与。
   但是可能吗?
   先不说杰森是背弃了‘上城区’的人。
   单单是从‘不夜城’建立之初,到现在,都没有这样的前例。
   ‘金’?
   ‘金’也只是一个代理人,可不是管理者。
   这是两个完全不相同的概念。
   所以,不可能!
   “‘金’是代理人,我干掉了他一次,那我为什么不能管理‘不夜城’环城内下城区?”
   杰森缓缓地说道。
   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黑影直接被气笑了。
   “按照你的逻辑,只要干掉‘金’的话,就能够掌管‘不夜城’环城内的下城区,那你相信我,‘金’早就尸骨无存了!”
   “根本不可能等到你的出现!”
   “换一个条件。”
   对方摆了摆手。
   “那我想成为和‘金’一样的代理人。”
   杰森继续说着自己的要求。
   “不可能。”
   黑影直接拒绝。
   虽然没有之前那么的敏感、惊讶,但是这样的拒绝也是干脆到毫不考虑。
   “为什么?”
   杰森很配合地问道。
   “为什么?”
   “你知道‘金’是怎么成为这个代理人的吗?”
   “你知道他立下了多么大的功劳吗?”
   “你什么都不知道,就在这里狮子大张嘴。”
   黑影冷笑着。
   “所以,立下功劳就能够成为新的代理人了?”
   “那……”
   “我把‘金’再干掉……不,是抓回来的功劳够不够?”
   杰森思考了一下后,抬起头问道。
   “活着抓回来?”
   “如果你能够把他抓回来。”
   “那你的功劳足够——因为,他知道一些我们现在十分想要知道的事情。”
   黑影愣了一下后,径直点头。
   “他现在在30区。”
   “和那些怪物混在一起。”
   “我需要30区的详细资料。”
   杰森一副迫不及待想要成为‘不夜城’环城内下城区代理人的模样。
   “没问题。”
   “我一会儿就派人送过去。”
   “只要你能够将‘金’抓回来,我就给与你‘代理人’的资格。”
   黑影这样说着,然后,停顿了一下。
   “还有!”
   “你需要阻止那些被‘金’蒙骗的人,让他们远离30区。”
   “这是你成为‘代理人’前另外一个考验。”
   对方补充道。
   “可以。”
   杰森没有任何思考再次点头。
   杰森的态度,让对方感到很满意。
   对方沉吟了一下后,说道。
   “三个小时后,你需要的东西就会送到你的手中。”
   “同时,我会派出一队人协助你。”
   “祝你成功。”
   说完,黑影关闭了联络器。
   杰森扫了一眼联络器,一言不发向外走去。
   身后,房门关闭。
   进入电梯内,杰森看向了欧拉。
   欧拉一抬手,一个类‘静音术’就出现了。
   “呼!”
   “憋死我了。”
   “杰森你真的想要成为下城区的代理人?”
   劳伦.德尔德第一个问道。
   “怎么可能?”
   “杰森只是想要30区的资料罢了。”
   ‘老头’笑着摆了摆手。
   “那……”
   “如果直接开口要30区的资料,一定会被各种刁难的,与其那样,还不如狮子大张口,吓到对方的同时,再唬骗对方,让对方错误的估计杰森的计划。”
   欧拉的补充,打断了劳伦.德尔德。
   “原来是这样。”
   “可……”
   “对方不论信不信,都会答应下来,因为,在死亡的威胁下,对方愿意做出各种‘自救’的尝试。”
   “哪怕明知道,杰森言不由衷,也会答应。”
   “简单的说,对方只是需要一个借口。”
   “更多的?”
   “那就是推卸责任了。”
   安德可这位‘自由军’的副军长接着说道,又一次被打断的劳伦.德尔德一脸懵逼。
   之前他觉得自己听懂了。
   可为什么,现在又觉得自己听不懂了。
   “他应该是负责直接和‘金’联络的人。”
   “现在‘金’出了问题,你猜他会不会被牵连?”
   ‘老头’叹了口气,问着劳伦.德尔德。
   劳伦.德尔德马上点了点头。
   做为负责人。
   自己的搭档背叛了,自然是要被着重调查的。
   甚至,还会直接背上同伙的罪名。
   如果实在下城区,确定了这一点就足够干掉对方。
   至于更多?
   那也是严刑拷打,折磨之类的。
   “所以,他要自救啊。”
   “他会说,他早就发现了‘金’的不对劲,只是没有任何的证据,不敢轻举妄动,因此,只能是派出了‘杰森’这个‘上城区’的居民区盯着‘金’。”
   “终于,在他英明的领导下,杰森发现了猫腻,且在一定程度上阻止了‘金’。”
   “但是,‘金’太狡猾了,他尽了全力,但是杰森却在关键时刻失误了,让‘金’逃脱了。”
   “为此他不得不启动备用计划,先让杰森成为下城区的代理人,然后,派出精锐挽回下城区可能遭遇的劣势。”
   ‘老头’看着不解的劳伦.德尔德继续解释道。
   劳伦.德尔德瞪大了双眼。
   他完全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么一回事。
   “竟然是这样?!”
   劳伦.德尔德喃喃自语着。
   “你信不信,现在关于‘杰森’的档案已经准备好了?”
   “而且,完美无缺。”
   ‘老头’说着,一撇嘴角。
   这种手法他实在是太熟悉了。
   之前,他也不止一次用过。
   “那我们怎么办?”
   劳伦.德尔德扭头看向了杰森。
   别人说了这么多,劳伦.德尔德也相信大家不会欺骗他这个不太聪明的人。
   但是,不论别人说多少,行动的时候,他还是只会听杰森。
   杰森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
   更紧杰森,就对了。
   “等30区的详细资料。”
   杰森回答着。
   “更是那队‘协助’的人呢?”
   “这些家伙一定是带着命令而来的。”
   “他们会监视我们,难道我们真的要去阻止那些企图发财的混蛋们?”
   “有着那么大的利益,被阻止的话,这些混蛋可是真的会玩命的。”
   劳伦.德尔德一脸的担忧。
   “那些混蛋暂时没有事。”
   杰森十分肯定地说道。
   他之前可是地毯式的将靠近路标10公里内的怪物清理了一遍。
   只要那些家伙不冒进的话,应该能够拖上一段时间。
   倒不是担忧这些自寻死路的混蛋。
   而是,担心这些混蛋会让‘金’的计划成功。
   这才是重点。
   “至于那些‘协助’的人?”
   “很不幸,在交接了资料后,我们刚准备行动,就遭遇了‘金’报复式的袭击,这些‘协助’的人不幸全部罹难。”
   杰森很认真地说道。
   面容表情极为诚恳,仿佛就是在说着事实一般。
   “没错。”
   “我们顽强的抵抗了。”
   “不过,损失实在是太大了,还需要‘上城区’尽快送来一批药品治疗伤员,更需要足够多的武器弹药来武装更多的自己人,抵御‘金’的袭击。”
   安德可这位‘自由军’的副军长听到了杰森的话语后,双眼一亮,立刻迫不及待地说道。
   然后,安德可就可怜巴巴地看着杰森。
   “我们是盟友吧?”
   “利益是相互的!”
   “好东西也是能够分享的!”
   “一半一半,怎么样?”
   你很难想象一个大胡子这么可怜巴巴看着你时,那种恶心的感觉。
   至少,杰森感觉受不了。
   有点反胃。
   “可以,看在你准备请我吃饭的份上。”
   杰森回答着。
   请吃饭?
   不是其他?
   安德可微不可查的一怔,随后,就哑然失笑。
   他认为这是杰森换了一种客气的说法罢了。
   真是一个谦逊、好相处的人呐。
   他还以为杰森会讨价还价的。
   没想到直接答应了。
   心底感叹着的‘自由军’副军长,大手一挥,说出了他近十年来最后悔的一句话——
   “之后我们会很艰难,会面对更加艰险的战争,但是现在!”
   “我们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所以……”
   “开宴会!庆祝!”
   “杰森,放开了吃,别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