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吧 > 科幻灵异 > 天始传 > 第六章 劫后
 ,
   望着少年走远了的身影,领队心里很是失望。不过领队心里却不怪他,在以前战场上遇到过很多这样的情况,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现在只能在心里自嘲自己的天真。
   不过领队也看到了少年露出痛苦的表情,想来是做出了艰难的抉择。
   “我想,他自己心里也不好受吧!”
   “出去以后,请求增援,拜托啦!”想通了以后,领队直接对着少年的背影大喊道。
   这也是唯一的希望。在被大部队的吞兽包围之下,除了自己以外根本就不可能有人能够逃出重围。唯有这少年,即使现在少年加入战场,也改变不了命运,只能请求支援才是最好的方法。
   越想领队的思路越清晰,可能是被这绝望的氛围下干扰了,现在想来那个少年可能也是在想着同一的方法也不一定。
   “大家振作起来!坚持下去,我们的救援很快就到了。坚持就是胜利!”
   领队转身砍倒一只吞兽,热血凛然地对大家大吼到。他们还没有完全绝望,只要有希望,什么都能实现。
   他,对这个少年有着莫名地信心。
   听到这番话后,大家的心都绷紧。而原本在绝望中放弃的人们,也不自觉的振奋起来,加入了战斗圈中。
   而远去的时天听到这句话以后,他觉得自己的肩膀更重了,他知道自己必须要做的事又多了一件。不过,不用领队的提醒他也会去做的,这不为什么,为的就是生命。
   ……
   “呵…呵…”背着周叔的东方时天猛喘着气,远远地看着前面的城墙。
   终于到了,到了区域边沿。
   而现在的时天每走一步都艰难万分。一步又一步,最后,还是累得跪下。看着前面的城墙,却似隔着万丈鸿沟。
   不行,还不能倒下。
   “啊——”
   洪亮的声音,在空旷的土地转了开去。
   用尽全身力气喊了一声之后,连着周叔前倾倒下。
   ……
   365区西南部城墙上。
   “呵啊~~!天气真好,这样的天气最适合睡觉了。”
   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伸着懒腰,对着天空说道。
   他的话也引起了旁边的人注意,一个人更是笑话他道:“我想你是想着你家里的媳妇吧!好回家那个那个…呃,哈哈哈!!!”
   “哈哈哈!”
   其他人听了也大笑了起来,而那个青年人也被笑得涨红了脸。
   这是一支城墙上的巡逻小队。在这平和没重大事情发生的日子下,这些笑话都是生活上小小的调剂。
   “好了好了,都别笑小伟啦!别人刚刚新婚不久,想媳妇是应该的。哈哈哈!”巡逻的队长说着说着又笑了起来。
   那个叫做小伟的青年人却受不了了:“队长,连你也笑话我。”
   “好,好,不笑。那么,就认真一点。都起来起来,巡逻去喽!”见好就收,队长也不好再笑。
   “啊—”
   “发生了什么事?谁在叫啊。”一名队员听到叫声后紧张立马跳了起来,大喊大叫。其他人也连忙站了起来。
   现在的日子虽然和平,不过每年的战斗还是会吓倒很多的人。使现在的人一遇到特殊情况都会紧张兮兮的,尤其是他们这些军士。
   “慌什么慌!各自准备好战斗。”
   队长一脚踹上那个大叫着的队员的屁股上,然后发出了命令。
   其实他自己心里也很紧张,不过年长一点的他没有表现得那么不堪。他拿出望远镜,沿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不一会儿,队长连忙叫道:“小伟、小张,快,下去看看。前面千多米左右的空地上躺着一个伤者,快去看看怎么回事。”
   “是!”“是!”
   听到不是有吞兽攻过来,青年人小伟和另外一个人都放下心来。答应过后,都下城墙前去探察。
   很快,两个人赶了过来,发现倒在地上的两个人,其中一个浑身是血,都成了是一个血人。两个巡逻队员都有着不好的预感。
   当他们走近时,那个被压在下面的血人似有所感,挣扎了几下,嘴里也发出小小的声音。
   小伟就俯下身,贴耳去听。
   “南方...救援…”
   那人说完就失去意识了。
   “南方,救援。”小伟重复了一遍,然后马上醒悟过来。
   南方,今天有几支民间队伍都去了那里进行收集工作的。
   “快,快通知…”
   ……
   “呃!”
   很痛,手很痛,脚也很痛,全身上下都很痛。
   “咳...”喉咙也很干,有种撕裂的感觉,发出的声音也如鬼怪般。
   这是时天醒来之后,迷迷糊糊的感觉。不过,很快他就感觉到水资源的到来,时天就犹如海鲸吸水,不断吸取。
   觉得舒服多了的时天,可能是太累的原因,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时天睁开眼睛,熟悉的环境映入眼中。
   “这,不就是自己的房间吗?我回来了?我怎么会来的?”睡得太多的时天,脑袋有点昏昏沉沉。
   甩了甩头,坐起身来。
   “嗯!”身体还是有点痛,往身上一看,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差不多全都是绷带。手上、脚上、腰上全都是,都可以成木乃伊了。
   “对了!”时天脑袋终于清醒过来,周叔的伤,吞兽的袭击,一一涌进脑里。
   时天连忙起来,连鞋子也不穿就冲出房间。
   “噔噔噔!”
   从楼上发出的声音,再到下楼的声音,惊动一对准备开饭的夫妇。
   看到东方时天神经兮兮的跑了下来,身上穿着睡衣,赤着脚,直接就往门外跑。
   林淑娴反应过来,急忙跑过去拉住时天。
   “小天你怎么跑下来了。咦,你都好了?”母亲林淑娴看着活蹦乱跳的时天,疑惑的问道。
   “哎呀!妈,我没时间跟你说了,出大事了,我得赶去求救啊!”时天急的心都乱了,事关重大,说完就挣脱母亲,往外就跑。
   “砰!”拍台声令时天停下来,却把林淑娴吓了一跳。
   “那么大的人了,都还毛毛躁躁的。如果等你去求救,那些人早就死光了。”父亲东方既开口道。
   “哦!”时天愣了愣。他是一个聪明人,听到父亲这样说,就知道事情已经过去了,而且都得到了救援。
   时天看了看母亲,看到母亲点头,再向父亲看去。
   “嗯!”他发现父亲坐在饭桌前,这很正常,不过父亲所坐的是一张轮椅,明显是时天带回来的轮椅。
   “爸,这轮椅?”
   “哼,坐下来吃饭吧!”
   “嘻嘻!”时天傻傻地笑着,屁颠屁颠的走过去,自己盛饭吃起来。
   林淑娴摇了摇头,这么大的人了还想孩子一样,也回到座位上。
   “小天,你真的没事了吗?为什么不多休息一下啊!”作为母亲,林淑娴还是担心的问起来,其中还有责怪的味道。
   “没事没事!我一点事也没有,就是感到饿了而已。”
   “真的吗?你都已经昏睡了好几天了。”母亲不确定的再问道。
   “哦?我睡了那么久了吗?”时天有点惊讶,没想到自己睡了那么久,“我感到很好啊!就是肚子饿。”
   “睡了几天,每天都是注射营养液,当然饿了。那…”
   看到母亲又想问问题,时天就赶紧说:“妈,我真的没事,肚子饿,你让我吃饭吧!”
   看到母亲无奈放弃的样子,就乖巧地说了句“爸妈,吃饭”,然后就埋头苦吃起来。
   “对了,爸,周叔现在怎么样了?那些人也怎么样了?他们是怎么脱线的?”时天提起了话闸子问道。
   “你问问题不能一个一个的问吗?毛躁。”东方既批评道。
   “嘻嘻!爸,您就说吧!”
   “唔!”点了点头,满足了虚荣心的父亲东方既就说起来了,“你的周叔他没生命危险,不过受伤过重,要住院休养。说起来还是你及时赶回来,才把老周从鬼门关上拉回来。”
   “哦!是吗?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听到父亲的话后,时天的心也就定了下来。如果周叔有什么意外,自己一辈子肯定会过意不去的。
   “这张轮椅也是他叫人修好送过来的。哼哼,这是你做的好事?”
   “嗯?”
   时天没听明白父亲的意思。
   “如果不是你,老周会受伤吗?如果不是你当时私自走开的话,会发生这样的事吗?”
   说着说着,东方既的语气中多少含有些怒气。周叔跟他是多年朋友兼邻居,如果是因为时天而导致周叔有什么意外,他这个做父亲的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位老朋友了。
   时天闻言只能低头不语,脸露出惭愧之色。错,的确在他。
   林淑娴看到气氛沉重,就对东方既埋怨起来,“时天还不是一番好意为了你,还冒着危险去找了这张破轮椅,不然哪能有你现在坐得这么舒服啊!”
   “嗯,我知道。我也没说他什么啊!”东方既低声说道,之后就低头吃放。看来他是一个怕老婆的主。
   “嘻嘻!”时天看到此景,也偷笑起来。不过笑声都被父母听见了。
   东方既被笑红了脸,瞪了时天一眼。假装咳嗽一声,又再说道:“幸好这次你周叔叔也是因为你而没事,你叔叔也不怪你。将功抵过,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
   时天心里暗笑,口上却郑重地回应道:“爸,我知道了。绝对没有下次,嘻嘻,吃饭吧!”说完就若无其事的夹起菜来。
   “哼!”东方既轻哼一声,看时天的样子哪有悔过的意思,不过碍着老婆的面子,只好作罢了。他也懒得费心,吃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