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吧 > 科幻灵异 > 天始传 > 第五章 抉择
 ,
   “呼!”一阵清风拂面而来。
   时天转过身来,看着那分开两半的吞兽的尸体,然后进入震惊状态。
   “这真的是我做的吗?”时天又看着自己的双手,他在怀疑这真的是自己的手吗?
   就在刚才,一股暖流流遍全身之后,只觉得本来飞得很慢的吞兽变得更慢了,而且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无比力量。他顿时有了信心,有信心以绝对的压倒性力量打败眼前的吞兽。
   他之所以没有躲避,就是他自信的表现,他相信的感觉。而当那吞兽近身时,就上前挥剑,就是这样而已,很轻松很简单。
   “我居然把一只吞兽给分尸了。”
   这一切的一切都很让他震惊,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拥有这样的实力,竟然可以轻松搞定三四人合力才能对付的吞兽。
   收拾震惊的心情,收回镭射剑,时天回到周叔身边。一边走时天又在回想着刚才战斗的那种感觉,那种天下无敌的感觉真的是无比舒坦。
   冷静下来的时天现在既激动又兴奋,继而就是一腔的狂热。
   “咳咳!”
   躺在地上的周叔终咳嗽起来,把旁边兴奋中的时天吓了一跳。当时天看到周叔连血都咳出来的时候,更是吓得他不敢怠慢。
   时天立刻把地上周叔背起来,从大道赶回北方。现在可不能从小巷绕出去了,不然周叔在出去的时候早就死翘翘了。而且现在不再是刚开始的时候,即使在路上遇到吞兽,时天也有信心瞬间把它搞定。
   “不行,得用最快速度。”
   “轮...轮...”
   时天准备加速奔跑,周叔微弱的声音从后面传了过来,让时天顿了顿。
   “周叔你醒啦!你觉得怎么样?”时天一味的问着周叔,却得不到回答,想来是在发梦话的吧!不过却一直提着个“轮”字。
   “难道...”
   时天看着在一边躺着的轮椅。经过周叔和时天这么多番的折腾,这轮椅已经变得面目全非,所有的钢条该弯的都弯了。不过重新修理一番还是可以用的,而且为了这个东西才会弄出那么多的周折,现在不要那不就很吃亏。
   “唉!到现在还在想着这个。”时天苦笑着,把轮椅捡起来,用绳子把轮椅和周叔牢牢地绑在自己的身上。在原地跳了几下,确定没问题了。
   准备,冲刺。时天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奔跑着,就算是背着两个人,速度也比刚开始没负担的时候快不知多少倍。
   ……
   在东方时天完成所有事的这段时间里,前方战场,刚开始的两千多人早已被八百多只吞兽的集体冲击给冲散,分散开来形成数十个战点。
   这也使得领队所料所不及,他想不到这里的吞兽群竟然会用战法。现在这种情况已经不能集中战斗了,指挥起来也就更难了。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一大部分都已经走光了,再拖延一下时间,就可以撤退了。但是能不能顺利脱离就不知道了。
   时间过得差不多了,而且后面还会有一大堆吞兽群在赶过来,再不走肯定会全军覆没。
   “大家听着,该做的我们都已经做了。最后,我们要做的就是保存自己的性命。撤退,全部都我冲出去。”领队大声的喊道,他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最后可以生存下来,
   “唉!”领队暗叹一口气。然后一马当先的向北方冲击。
   “哦哦!!!”
   领队的话激励了所有的人,为了生存,他们只能拼命。
   领队的战略部署的很得当,不过现实却不是如他想象的那样发展。在他还没形成冲击的时候,从小处冲出了无数的身影,不过那不是吞兽,而是那些刚才已经离开的人。
   领队也被事实打得有些措手不及,不过经验丰富的他很快就冷静下来。紧接着他想到了一点,一件很可怕的事。
   而事实给了他一个答案,他想的是正确的。
   就在人群出来的同时,一大堆吞兽也跟着冲出来。
   “这些该死的吞兽竟然还玩了一手埋伏战,这里的吞兽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的?”
   领队不明白吞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现在也不想明白为什么,他只知道自己跟这些人的命运将会是多么的悲惨。
   “还有机会的!”领队死灰的脸色表露出坚定地神色,“多少次从死神的身边走回来了。每一次不都是些绝命的情况,到现在自己还不是活的好好的吗?”
   领队瞬间来了精神,死命大喊的声音穿过兽群,清楚的传到每个人的耳里:“全体听着,集合起来,一起向北撤退。将弱少的人围着保护起来,我们一起,冲啊!。”
   而当他们战斗撤走的同时,雪上加霜的事情发生了。天空中传来了蜜蜂翅膀扇动的密集的声音,“嗡嗡嗡!”的令人烦躁不安。接着,领队看到无数飞行吞兽出现在天空之际。
   “该死的,该死的。这里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等级的物种,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领队真的要被逼疯了,对着这无情的天破空大骂。不过战斗还在继续,为了生存,只能战斗。
   “杀啊!就算要死了,我们也要让他们不爽!杀!”
   说完了还不要命的砍到身边吞兽。说起来,这个领队的确有几分本事,虽然不可能做到像时天一样翻手就搞定一只吞兽,不过他对付吞兽还是显得很轻松。
   “嘎!嘎!”吞兽们的后方发出了混杂的叫声。
   “怎么了,难道还有吞兽的大队来到了吗?”
   领队麻木地想着,他认为这就是吞兽们获取胜利是欢快的叫声。而他的手却是不停的挥动激光剑,他现在只能做的是不停地杀杀杀,对于到来的是什么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嘎!嘎!”
   这叫声像是病毒传染一样,连领队附近的吞兽也发出同样的声音。而且这声音中隐隐带有一种痛苦的悲鸣。
   “发生什么事了吗?”
   领队也察觉到着不妥这处,他极力看着远处的吞兽群,期待能看见什么。又或者说,他在期待这什么。
   身在绝境中的人,都在无时无刻不期待着希望的到来。可能,他想看的是一种希望吧!
   终于,他还是看到了,他看到的是一个浑身伤痕的少年,全身上下占满了血。双手各拿着一把激光剑,背上背着一个昏睡的人。还有,一张轮椅…
   他还看到少年跟中年人的腰间都系着一大包袋,显然他们在这一趟中收获丰富。
   “没什么特别的。”领队略略失望,然后移开目光,继续寻找他想看到的希望。
   虽然领队目光移开了,但是他手上一点都不含糊,不断着收割吞兽的生命。
   “不过可惜啊!即使赚到这么一点,却遇上了这摊事,也算他们不走运了。”移开目光的他还为他们想着。
   “唉!我在想些什么呢?真是…”领队自嘲了一下。
   不过很快,领队惊呆了…
   “这,这...”领队张开大口,艰难的发出一个声音。
   他看到了他一生都难以忘掉的场面。场面当中,主角是一个十多岁的血少年,背上背着一个中年人。还有,呃,一张轮椅…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少年手中都拿激光剑,穿梭在吞兽们之间。动作之快,无人能及。你看,那姿势、那动作,这哪里是战斗,分明就是在表演。众多吞兽在它面前,都是配角。
   领队活到现在,还从没见过一个人可以在吞兽群中如此来去自如,而且还如此的轻松华丽。
   凡是那少年遇到的吞兽都是两招毙命。为什么是两招呢?一招在脑袋,一招在胸膛正中。
   因为吞兽的身体构造不同于正常生物,它的体里有两个如心脏般的核心,就算是一个没有了,还可以活下来。而这两个核心,一个在脑袋,一个在胸膛正中。
   领队真的被惊呆了,同时,他也看到了,希望。
   “喂,少年!”领队粗叫起来,只要有他在,就有生机,“背着人的那个小子,就是你。喂!”
   “好累!真的,好累!好想睡觉。”
   从开始到现在,东方时天就一直在战斗。面对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无数吞兽,杀也杀不尽。逃,它还在继续着。就算时天把周叔的激光剑拿过来用,实行双刀流,还是解决不了根本性的问题。即使能力强大的时天最终也受不了。
   面对海量的吞兽,无数次被击伤,还有几次面临着死亡的考验。现在的时天,脑袋昏昏沉沉的,如果不是一种执着的信念,他早就见传说中阎罗王了。
   他要回去,父亲、母亲都在家等着他,他也说过晚上就回家吃饭的。还有周叔,如果不是他,周叔早就离开这里了吧!
   即使这样的执念,让已经是极限的时天支撑到现在。
   在脑袋混沌中,时天好想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回头一看,是一个也在战斗的人。时天觉得他有点熟悉,却又不记得他是谁。
   “帮忙!”
   听到那个人的话,时天不禁苦笑起来。现在自己已经是强弩之末,连能不能逃出去都是一个问题,哪里还有力气帮别人战斗啊。
   时天很想去帮忙。当他看到一个又一个的人倒在自己眼前,他心里也是异常难受。不过,自己真的是无能为力。
   衡量一下现状,以自己现在这样肯定是帮不上忙的,而还会搭上两条性命。而如果自己能过逃出去的话,就能救上周叔的性命,还能请求支援。因此时天还是做出这样一个决定。
   人生总是矛盾,在充满选择的人生道路上,我们时时刻刻都要面临无数为难的选择。不过既然已经作出的决定,就绝不后悔。
   时天毅然转头,脚步不停地冲向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