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吧 > 科幻灵异 > 天始传 > 第八章 上课
 ,
   “嗝!”
   打了个饱嗝,再去洗个澡,出来后整个人都觉得清爽多了。时天伸个懒腰,挑个舒服姿势,躺在床上。
   时天看着天花板发呆…突然坐了起来,闭上眼睛,接着又打开眼睛望向窗外。又紧了紧拳头,四周又瞧一瞧,摸一摸,尽做些古怪的动作。
   “唉!”最后时天整个人瘫趴在床上,“难道真只是危险时的潜能激发吗?”
   “如果可以永远拥有这样的力量有多好啊!”时天美好的幻想着,“那时候的视力、听力,全都无比的敏感,身上的力量也充满了爆炸力。”
   再翻转身体,面向天花。
   “可惜现在一切都没有了。现在还累得要命,都已经睡了那么多天了还这样,真是的…”想着这些,时天不知不觉的进入梦乡。
   时天就这样无所事事休息了几天,时天觉得身体也完全恢复过来了。闷了几天,他决定要出去走走,不然真的把给他闷疯了。
   在经过母亲的再三叮嘱,东方时天终于可以解放外出了。
   “嗯~啊!”走去门口,时天先来一个深呼吸。外面的空气真清新,大地,天空,小草白云,真美丽。时天很白目的赞叹着。
   “先做什么好呢?”思考中...
   “对了,今天星期一。去上课去,两个星期都没有去了。”
   说完,想大街的一方走去。
   ……
   “小华,昨天做什么去了,怎么找不着你啊?”
   “怎么,找我有事?”
   “欸,小虎,这么早就到啊!”
   “对啊!你也挺早的,平常不是都迟到的吗?”
   “...”
   “...”
   整个广场到处都充满了这样的聊天声,让整个广场都热闹无比。
   每到星期一,小镇上的广场都非常的热闹,因为到了这个时候,宋福老师就会在这里上课。
   没错,这里就是上课的地点,宽敞空气好,席地而坐,多好。当然,下雨就例外了。
   这个广场也不是很大,能容纳一千多人,比起其他已经说不错了。那些学生也占用了广场的大部分地方,而广场中央还有一块大黑板,听课的学生都是扇形般坐在黑板前。
   而且,这里的学生,什么人都有。小孩子坐着玩的轻松的,老人在晨运,还有些人躺在操场上睡觉。不过他们都很敬业,到上课的时候,一点声音都会没有。当然,你听不听随便。
   至于假期,这里的上课时间都是在星期一,每星期只上一天的课,还谈什么假期。
   突然,广场上的嘈杂声没有了,大家安静下来,原来是老师到了。只见一个胖老头,手里那着一本书,慢慢走向广场中央。
   宋福老师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爷子,六十多岁,头上冒着少许的白头发,不过走起路来步步生风,看上去是那么的正气凛然。跟他发福的身体外貌一样,他的性格很和善,但是话去很少,宁愿听别人十句也不说上一句。老师他在镇上也是很有名望的。
   宋老师走到黑板前,拿起预备好的麦克风,开始讲课。
   “我们今天要讲的是全球地理,地球是由陆地跟海洋组成的...”
   广场边的一张长凳上,一个人仰天躺在那里,嘴角上翘,静静偷笑着。
   “嘻嘻,宋老师还是那样子,一上来就直奔主题。嘻嘻!”时天自言自语说。
   宋老师的课,时天已经听了十九年了,而且没少去宋老师的家里骚扰他。主要是时天太好奇了。
   在这里,只要大家愿意,无论多大,你都可以来听课。因为这只是普通的知识传播而已,所以这里才会什么人都有。
   时天也很喜欢听课,学习知识。认识以前的一切,对时天来说有着无比的吸引力。
   听着听着,时天回想刚才跟周叔见面的情境。
   在来上课之前,时天认为还是去看看周叔老人家好了,十几天都没拜访过周叔,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来到医院,就看到周叔还在病床上看书。相比时天当时的上,周叔伤是由于吞兽爪深深抓出了几个洞,腿上不用说了,连身上多处都沾有吞兽的唾液而有灼伤,因此要留院就医。
   “周叔叔,我来看您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点?”
   “你这个臭小子,现在才知道来看我,一点良心都没有。”虽然周叔口上是这么说,不过脸上的笑意却出卖了他。
   时天也没在意,“周叔叔,我也身不由己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妈,在我受伤期间,怎么会让我出来。”
   “哼!臭小子,就你会说。那么现在你能看我,就说明你也完全康复了吧!”
   一见面,俩爷们就开始吵起来。令平静的医房多一份热闹。
   “周叔叔,你没事吧!”这次时天问的时候,脸色也有点低落。
   周叔知道他想什么,却笑道:“怎么了小子,愧疚啦!”
   看到时天头更低,周叔也不跟他开玩笑。“时天,你也不要有心理负担了。多亏你,这次我可赚多了。回头到我家,让你阿姨烧几道给你吃。”
   “还有,如果没有你,我想能不能逃出来都还是个问题。”周叔再劝到,“你要知道,当时能逃出来的人不多啊!如果不是你,我恐怕也会长眠在那里吧!”
   看到这话有点作用,就不再纠缠这问题上了,周叔就转移话题。
   “欸,对了,有件事我怎么想也想不通。当时我们在城市中央,早就被吞兽们包围了,你是怎么背着我逃出来的?”周叔问了一个缠绕着他很久的问题。
   “啊!怎么又是这个问题啊!”时天嘀咕道。
   “什么!你说什么?我问你话了。”
   “哦!没事没事,我是说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时天又搪塞过去,“周叔,你也知道,我从小听觉就很好,所以能听得出敌人的动向嘛!我就找了一条小路逃出来的。”
   “哦!我想的也应该是这样。”虽然觉得奇怪,不过周叔却说不上来。“我就知道你小子从小就厉害,哈哈!”
   接下来,他们两人都在聊聊家常,聊到差不多了,时天就过来了。
   “说起吞兽,如果没有吞兽的出现,世界也不会变的现在这样吧!”时天心里这么想着,他记得以前宋老师也给他上过同样的知识课。
   那时候,是时天第一次上宋福老师的课,也是宋福老师必定为每个新生讲解的一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