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吧 > 科幻灵异 > 天始传 > 第十二章 疑问
 ,
   “小天!”一个温和而短促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时天回头一看,原来是宋福老师,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就已经站在他的后面。于是连忙道:“老师,您下课了。”
   对于这个从小就教导他的恩师,时天还是很敬重的。
   “嗯!我们走吧。”还是那样短暂的话语,连问也不问就走了。
   “哦!”习惯老师讲话方式的时天,什么话也没说,静静地跟在宋福身后。
   两师徒就一前一后向前走,什么也不说,静静的走着,仿佛在享受着这片刻乱世中的这一点点的安宁。
   宋福的家离中心广场不远,走了十多分钟,两人就到门前。这房子,不大,一房一厅,刚适合宋老师一个人住。
   “吱!”门打开,先走进来的是时天。只见他走到桌旁,倒了一杯水,双手捧着递给宋福。
   看在眼里的宋福,也微笑着点头,拿着水杯坐下。时天也坐下,自己给自己倒了杯水,抬头就喝。
   “身体还好吧!”宋福关心道。
   “谢谢老师的关心,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哦,那就好!”对着时天,宋福的话也丰富起来。他脸se有些凝重地又说道:“你的事情我都听说过了,以后要加倍小心。”
   “老师请放心,我以后会注意的。”
   “小天,不要自大。你不明白,这吞兽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看着时天虽然认真答应着,却也不是非常。宋福又在郑重其事的劝道。
   时天看着宋福的表情,有点不解,又想起那晚父亲也说过同样的话,仿佛捉住了什么东西。
   于是时天婉转的问道:“老师,我知道了。难怪我觉得当时吞兽的袭击有点奇怪。”
   “嗯!”宋福盯着时天,“有什么好奇怪的。”
   “哦,是这样的,当时我带着周叔逃跑的时候,在我们原来队伍的北方遭遇到了大群的吞兽。”看到老师没什么变化,继续道,“那里本来就是安全的区域,以前都没听说过吞兽会从我们的后方出现。仅仅这次,吞兽绕过我们的防线从后偷袭。这真的是吞兽它们自己作出来的决策吗?吞兽有着这样的智慧吗?还是有什么东西,或人,在背后指挥着它们?”
   一连串的问话使得宋福的眉头皱了一下,不过很快就舒展过来。不过这一幕还是被一直观察着他的时天给捕捉到了。
   “果然有内幕。”时天暗想。
   “当然,吞兽有不同的种类,它们之上还有更高级的吞兽。能用点计谋也不足为奇。”宋福隐晦的道。
   “老师,真的是这样吗?”时天追问道。
   “嗯?你好像还有其他话先说。”
   “老师,你跟父亲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东方时天坚决地说道,眼睛炯炯的瞪着宋福。
   面对自己学生灼热的目光,好像自己的一切都无所遁形。连自己说的话都变得那么微弱不堪。
   宋福还真的有点害怕在时天的目光下自己说了些什么,“好了,我们不要在讨论这些有的没的。你跟我说说你是如何逃着回来的,我很感兴趣。”
   看到老师转移话题,没有一点想告诉他的意思,时天也不好再过问,心想迟早我会知道的。挥去心中疑惑带来的忧郁感,转换一下心情,笑眯眯的跟老师叙述着当时面对吞兽的情形。
   对着宋福老师,时天从小一直都表现的很轻松,没有其他人紧张的感觉,可能是因为跟宋福的和善有关系吧!无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宋福都没有骂过时天一句话,又可能是懒得说话吧!
   在叙述的过程中,时天把自己夸到上天入地无所不能。最后也把自己爆发的事情无意中说漏出来,不过他也没怎么在意。
   听着时天的经历,加上那调皮夸张的叙述方式,宋福也从刚才的郁闷中走出来。微笑着听着时天的每一句话,他挺享受着爷孙般的气氛。
   “...好了,所有的经过就是这样。”时天作出了最后的总结,“幸好有尔维拉军人的帮忙,不然会死更多的人。”
   说完了,倒了满满地一杯水,咕咕的喝下去。
   听完时天的总结,宋福小声的冷哼道:“有时,表面上的事情,不可信。”然后像是怕被时天听出什么,就问道,“对了,刚才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咳咳,老师,你知道我喜欢吹牛,你就不要糗我了。”
   时天果然没在问什么奇怪的问题,只是有点小尴尬,刚才好像说的有点夸张。
   “呵呵,我问的也不是这些。”看到发窘的时天,宋福也呵呵笑了起来,“我想问的是,刚才你说你当时五觉变得比以前更加厉害的事情是不是真的?”
   “嗯?我有说过吗?”时天吃惊的说道。
   “糟糕,得意过头,一不小心说了出来。”想了想,刚才好像有说过。既然说出来了也就不隐瞒,反正他也当做是潜力一层的问题,正常的很,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嘻嘻,当时我可厉害了,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比以前的更远更清楚。就连身体里的力量,我也就得增强了很多。”
   “哦!是这样啊!我想这是潜能爆发之类的吧!”
   “嗯!我也是这样想的,原来我居然还有潜质的啊!”顺着老师的话,时天还不忘自夸了一句。
   从前就有无数案例都能证明每个人都是有潜能的,虽然只能保持瞬间,不过的确存在着。不过时天认为这不是单纯的潜能爆发这么简单,感觉到当时的情况,是那么的清晰,身体上发生着某种的变化,但却又说不上来是什么样的变化,也就只能作罢而已。
   “其实,我有一个朋友,他是专门研究意识潜能爆发的专家。多年不见,也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怎样了?”宋福有些感慨道。
   “哦,老师的朋友,他叫什么名字啊?”
   对于老师的朋友研究的事,时天虽然有点兴趣,不过更让他感兴趣的反而是老师那个朋友本身。因为多年以来从未听到过老师说起自己的事情,过去的事也好,身边的人也好,只字不提。
   时天还邪恶的想过,老师的那些亲戚朋友是不是在战乱的时候都死光光了,罪过罪过。现在听到老师有好朋友在世,仿佛发现新大陆那样高兴。
   宋福以为时天是对潜能一事感兴趣才表现的如此兴奋,如果让他知道自己这个可爱的学生诅咒自己无亲无戚,那还不把他给气死,尽管他的脾气有多好多么的和善。
   “我那个朋友叫钟志商,是个研究狂,除了研究什么都不认得。”对于自己的朋友,宋福不负责诋毁地说。
   时天兴奋地想要问问题:“那他...”
   “砰砰砰!”
   敲门声不适时的响起,打断了时天的发问。时天心里也不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