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吧 > 都市小说 > 星辰之主 > 第六百五十一章 伪因果(中)
 ,
   孟荼很快就暴露出他目前心情烦躁的最根本原因:“现在,淮城毒沼区那边的畸变种暴动,已经向北形成了突出部,距离我们这边最多也就是七十公里不到……”
   七十公里对一些速度专精的畸变种而言,真是说说话的功夫就到了,谁碰到这么一个情况,都不会心净……
   “咦,不是有血意环堡垒在那边吗?”
   孟荼,还有指挥车里其他人看过来的视线,都变得相当复杂。
   龙七就在背后扯猫眼衣角,同时发信息:“我的姐,你这睡得有多死呀!”
   猫眼今天全部精力都是给到罗南,做他的实验助手,对外界事态变化真的比较迟钝,受到提醒,才去看灵波网上的信息:
   “嗯,夏城大面积停电?”
   孟荼这时候也明确回应他:“很不幸,虽然血意环堡垒对于毒沼区的实验性反攻卓有成效,但受到夏城方面能源供应系统的限制,作为实验重要支撑之一的灵波网,需要进行检修,本次实验不得不暂时中止……”
   显然,这位指挥官是把夏城分会的公告半复述了出来,基本和猫眼目视的进度等同。
   猫眼扬起了眉毛。
   话说那位还准备给好多人下套呢,有没有想过在自家大本营,突然出了状况?
   目前来看,这种变故究竟是自然发生还是人为造成,还没有定论。
   灵波网当然有应对大规模断电情况的预案,否则强敌到来,破坏了电力系统,岂不是立刻崩盘?
   可再好的预案,面对这个有“超远距离”、“渊区构形”、“前所未有”等多个高级限定的超凡力量层面的实验,恐怕都是无力的,过程中出现任何状况都是可以理解的。
   真正麻烦的是,已经被点爆了的毒沼区,包括更后面的“大金三角”,这里面的畸变种群可不是实验室里的小白鼠,不用了就能塞进笼子里面。
   把它们逼红了眼,想再消停下来可不是那么容易。
   根据猫眼在灵波网上、朋友群里看到了信息,现在淮城方面都要吐血了。
   血意环堡垒先把毒沼区点爆,又说撤就撤。淮城方面,这些年才刚刚形成脆弱均势的东线防御,一下子压力山大。
   冷酷点说,淮城作为大金三角最北端的超大城市,陪着湖城一起养蛊不说,又趁着近些年对荒野进入战略反攻阶段,大搞西进建设,顾头不顾腚,早晚有这么一出。
   可真要出现不可控的事件,又是谁也不愿意见到的事情。
   唔,这倒非常符合罗南“搞事之后自有人来承担后果”的惯性……
   猫眼心头意绪流动,另一侧的弗里斯凑过来,对孟荼的态度做进一步的解释:“作为附近最大的一股机动力量,我们五分钟内接到了两个指令,以及一个协防救援请求,看上去随时可能四分五裂的样子,而且特战旅那边也有事情需要他处理。所以……他很焦躁。”
   声音越来越低,身形也越靠越近,最后被猫眼毫不客气的一记肘锤阻挡。
   弗
   里斯毫不介意的笑了笑,带着一点未得逞的遗憾,又退了回去。
   猫眼都懒得正眼看他,只是将视线投回到孟荼那边。
   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老行伍,本身又直属军方,地位相对超然,孟荼的抗压能力是值得信任的。但做类似权衡的时候,谁的心情都不会好,做一点迁怒再正常不过了。况且,导致当下这个场面的罪魁祸首……的亲友还在眼前。
   所以啊,从为人处事的哲学来讲,就算是有强大的控场能力,也不要轻易做一个主动打破平静、改变均势的人。
   连续绵密的时间节点上,丛生的意外,真的会消耗掉绝大多数人的耐心,生成巨大的负面情绪——像孟荼这样的军界精英都不例外。
   问题是,按罗南以前的思维方式,他大概率不会顾及到这些,事情他已经做了,这些随之而来的后果……
   或者这些负面的东西,本就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猫眼投射过来的眼神,让孟荼本能地不太舒服。但他并未计较,包括此前猫眼等人的私下交流。
   这是信息流通的必然过程,他可没有闲情再去逐一解释。
   在此之前,该有的讨论、强调和妥协,也都在小范围内进行完毕,他发泄了一轮情绪之后,现在只需要发布命令:
   “首先是原则,目前形势动荡,观察团即刻进入战时状态,一切研究工作都要中止,相关研究人员随队转移。
   “丁教授,你们可以带着所有的器材、标本,包括那个战利品。但是根据协议,你们也要有随时舍弃它们的准备。”
   旁边,丁教授并没有多说话,只是点点头,注意力又回到监控画面上去。
   猫眼的视线也往那儿飘。
   那边正显现出一个特殊密封箱里,控制翼手血蝠和反控制翼手血蝠的两种力量之间的角力……结果。
   血神蚁大获全胜。
   这些小东西正在任意摆布它们的战利品,浑然不觉它们本身也是同样的性质。
   此时的翼手血蝠已经完全沦为被操控的傀儡,但看上去要比早些时候更加精力饱满,正卖力地在密封箱里折腾,发出“卟卟”的撞击声。
   虽然丁教授已经把声音调得很低,但指挥车里大部分人,都是耳目灵敏,哪里会听不到?
   只是这点声息,自然化入车内的机器噪声、谈话声里面,并没有人觉得哪里不协调。
   嗯,真协调。
   猫眼勾了勾嘴角。
   从生命高端到低端,这个长长的链条上,究竟有几个会知晓,他们是否是真正“自我”地活着。
   又或者,“自我”本身,就源自于另一个环节、甚至于某个明确意志的规定性?
   啧,这真不是什么好的体会。
   “李主祭。”
   孟荼的视线又转向一侧保持低调的李泰胜:“如果你们仍然决定跟队行进,战时状态下,必须要接受我方指挥,否则现在就可以离开了。”
   李泰胜从容微笑:“我方并没有修改意图
   和协议的打算。”
   孟荼盯着他看:“不要回答得那么轻松。原则上我们不会轻易分兵,就算碰上什么麻烦横趟过去都没问题。但是事情总有意外,我们毕竟是军人,政治上是要有保证的。到那种时候,作为具有特殊战斗能力的你们,必须要给我顶上去。”
   “和军方的合作,也不是头一回。荒野的战斗原则,我们都懂。”李泰胜仍然答得流利。
   不管是不是真心的,李泰胜的态度都足够令人满意。孟荼的视线又转向了猫眼……还有龙七:
   “猫眼女士,你仍在雇佣协议期,我希望你能够充分发挥你的专业能力。不过与此同时,出于更周全的考虑,我希望你能够帮助龙七先生,还有瑞雯小姐,尽快适应团队行动节奏,如若不然,现在往北折返的话,天亮之前足够回到夏城。”
   嗯,说不定瑞雯正在夏城吃晚饭。
   猫眼意绪自然流动,面上则是微笑点头。
   孟荼浅浅深了口气,用更严厉的视线指向她身后:“另外,龙七先生,我必须要提醒你。根据深蓝平台实验协议,平台上所有燃烧者,都有就地接受军方征召的义务,希望你做好准备。”
   龙七这时候就不能再大咧咧坐着了,起身立正,大声回应:
   “是的,长官。”
   孟荼对他积极的态度不置可否,转而进入:“现在我们确定行动路线。综合当前情况和有关命令,我们需要向淮城方向急行军,沿途侦查毒沼区渗漏出来的那些畸变种在相关区域的分布情况,还需要有一些专业细节。丁教授……”
   “我明白。”丁教授也是资深的荒野达人,对类似工作并不陌生。
   “期间,我们要对一些高危险性的畸变种个体,进行有针对性的清剿处置。但是对那些大型、大规模的目标,不要纠缠,后续军方会派出专门部队进行清剿。还有……希望夏城的电力尽快恢复。”
   这已经是孟荼能说出口的最犀利的讽刺了。
   指挥车里的会议很快结束,但最后孟荼还是揪着猫眼、龙七,强调瑞雯“失踪”的事情。
   李泰胜先一步出来,在周围发动机的轰鸣声里,往自家营地走过去。
   柳承宰从阴影中闪出来,跟在他身畔。
   “巴泽呢?”
   “刚才他配合外围流动哨,反杀了一头潜行夜豹,正在研判来历,确定是不是来自毒沼区。”
   “黑虎猎豹……不错,热心肠。”李泰胜话音并不轻佻,甚至有些滞重,听上去倒像是真诚的评价,“看上去逻辑界里的挫折,让他改变了很多。”
   柳承宰并无回应。
   数秒钟后,李泰胜的尾音就变成了叹息:“这么正常……出问题都正常,反而看不懂了啊!”
   李泰胜的评价并非是针对巴泽,因为在他感慨的同时,也扭头看向黑暗笼罩下的南方天际,心中闪过一个有些“冒犯”的念头:
   如果他就这么撤了,岂不是就证明‘全球按头术’真的只用来‘按头’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