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吧 > 科幻灵异 > 新书 > 第418章 游击
 ,
   刘子舆的“丞相”李忠被迫造反,信都城中狼烟四起,铜马军一时间内外受敌,分兵进攻信都东门,却被郡兵和豪强武装顶了回来。
   而前锋与马援军交战亦不利后,铜马总算想起自己做流寇时的能耐,跑路的速度,倒是让马援叹而观止。
   相比于得花几天甚至月余才能集结数万大军,短短半个时辰,铜马就丢下几千具尸体和整个营垒,化整为零,分成几路向西、北撤离,来时乌泱泱的涨潮,走时则是哗啦啦的退潮。
   去城中联络内鬼作乱的绣衣都尉张鱼出来后请命:”城中铜马已肃清,大姓皆愿发徒附随骠骑将军追击,马国尉,是否要追?”
   “然后遇上铜马反击时,彼辈就抛下我军先跑?”马援对城内大族也信不过,下令前锋,随便追上几十里就可以了。这任意的态度,若非知道他的魏王的丈人行,还以为是消极怠战想养寇自重呢!
   马援却有自己的理由,过去小半年,他和铜马及城头子路打了十多场小仗,也将流寇的脾性套路摸透彻了。
   “正面交战,铜马十战九败,但若我麾下校尉轻敌追击,则是十追九败。”
   客军哪跑得过对铜马这些本地人,河北虽然是大平原,但也有不少森林草泽,铜马熟门熟路往里头一钻,一旦魏军追得急了,队伍前后脱节,很容易被潜伏其中的铜马调头狠狠咬一口,防不胜防。
   而马援兵力也不足,只能达到“击退”,想一举歼灭数万之敌,可以啊,魏王再派几万人来。
   所以与铜马交战,万万急躁不得。
   “更何况,我怎敢将后背交给李忠此人?”
   马援看着刚刚撤下汉旗的信都城,给属下发令:“控制信都,占据各城门,解除李忠麾下官吏党羽兵刃!”
   此人的反正,是由于马援的阳谋,被逼无奈而为之,倘若过几日后悔,说不定又会叛回刘子舆阵营去。
   李忠倒也有自知之明,等马援纵马踏足城城时,他已识趣地肉袒自缚来见,只是城中的羊都赶出来犒劳铜马渠帅了,李忠只能捏着一根空草绳,走到马援面前,单膝下拜道:“李忠不智,未能早举事响应魏王,使敝邑遭刀兵之灾,忠之罪也,如今任凭将军发落。”
   马援下马搀扶起他:“李君乃是阵前起义,无罪而有功,何必如此?不过要如何给李君封赏,是魏王说了算,大王仰慕君名多时,还望仲都勿要耽搁,速去巨鹿城谒见。“
   马援知道,李忠这场易帜举得不情不愿,心中不一定服气,得让其远离前线和兵权才行。
   而对邳彤,马援则大加勉励,虽然邳彤全程都是第五伦、马援的工具人,但若无他游说打底子,李忠也不一定会归降。
   “魏王有诏,令邳伟君兼任巨鹿、信都两郡太守!”
   一人兼两守,作为刚加入的新臣,实在是颇为器重了,也算邳彤那碗河豚肉没白吃,这趟差点被马援坑死的入城游说没有白走。
   送走李忠后,邳彤也迅速进入角色,请命下一步的作战计划。
   马援道:“且先巩固好信都城,伟君要将本郡豪姓要召集起来,助我一点点收复县邑坞堡,向巨鹿方向推进。”
   邳彤颔首:“只可惜此战铜马只损失了二三千人,大多数竟逃散了,彼辈一定会逃往西方数十里外昌成县,昌成侯刘植死心塌地效忠于刘子舆,只怕比信都还要难攻,是一场苦战啊。”
   “经过此役,铜马东路军散走后,还能在昌成县重新集结先前半数兵力便不错了。”
   马援却对为未来战争信心十足:“贼之得势在流,铜马还是流寇时,能输很多次,哪怕首脑被杀,亦能复起。”
   铜马优势在于善于流动作战,就是不与你打正面阵战,让各政权疲于奔命,连马援也奈何不了他们。
   “现在铜马有了皇帝,渠帅做了诸侯,得到地盘后,便成了坐寇,既失流动之势,又不能得地方拥戴,犹如无根之木,铜马,已经越来越输不起了,贼之失势在止!”
   ……
   自从王莽始建国年间黄河决口后,自东郡瓠子以下,黄合就成了一条季节性摆动的河流,犹如一条土黄大蟒,在华北平原上扭动庞然身躯,让摆动的区间变成了黄泛区。
   在黄泛区的中心平原郡,也有一支以流动作战出名的势力:青兖赤眉。他们是赤眉大军转移后留在本地的别部,自奇女子迟昭平被第五伦逼得跳黄河,兖州人“城头子路”就做了首领。
   城头子路的本名叫爰曾,算是马援的老对手了,此番接受了刘子舆的济北王号,顺便带手下弟兄到河北抄粮,铜马军派来使者,希望他能在十一月中旬到信都汇合会战。
   然而城头子路却认为不宜与马援决战,一面进军,一边派人回去商量,结果信使再来时禀报,说铜马已经大败,马援占领信都!
   城头子路立刻令属下勒兵不进,骂道:“愚蠢。”
   “铜马军恐怕是做了诸侯太久,忘记身为流寇的优势了。居然和马援打堂堂阵战,这不是放着长兵利刃不用,非要空手与人肉搏么?”
   马援驻守魏郡、清河期间,城头子路也没少与之交战,可打也打不过人家,辛辛苦苦夺得一县,马援一出手,立刻又原样奉还。
   既然正面战打不过,只好玩骚扰偷袭,想要让魏军拿他们没办法,干脆流动起来。
   城头子路决定以己之长击魏之短,将部属打散,二三千人为一队,利用黄河边川泽森林遍布的地形神出鬼没,专门打马援的大后方和断其粮道!
   “楚汉时,彭越替汉挠楚。”
   “我城头子路没别的本领,如今也要学学同乡彭王,为汉挠魏!”
   ……
   身在巨鹿的第五伦,在十一月中旬接到了来自信都的捷报,但同时送来的,还有城头子路率众进入清河郡,破坏魏军甬道,导致粮食运输大成问题的噩耗。
   第五伦稍听张鱼禀报后道:“城头子路的战法,确实和楚汉时的彭越很像。”
   “当是时,刘邦兵败荥阳、成皋间,然而项羽始终不能专力向西,主要便是彭越在后袭扰,足足扰了项羽两年。”
   盗贼出身的彭越战法相当灵活,始终不以一城一地得失为目标,而是配合刘邦,对项羽实施疲敌战术。项羽一个不留神,彭越就在他后方打下几十个城市,给刘邦送去抢来的粮食,如此也算就食于敌了……
   难怪时人评价,认为彭越功劳仅次于韩信:微彭王,项氏不亡!
   而青兖赤眉也多来自巨野附近的黄河泛滥区域,亦是穷苦出身,按理说当年有机会被第五伦吸纳入队伍,只可惜他们的首领迟昭平死于魏郡,城头子路至今仍在愤恨,对耿纯和魏王数次派去的使者,直接扔河里溺死!
   既然城头子路一意孤行,没法谈,那就只能打了,第五伦不会因为他们出身穷苦,便对敌人有任何心慈手软!
   但问题是,城头子路的部队在清河、信都沿河一带神出鬼没,行踪飘忽不定,你不知道他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出现,调集大军要去击剿吧,人家不和你正面作战,往山泽川林中一钻,追得深了还会被袭击,得不偿失。
   当只蚊子不搭理他吧,却又嗡嗡乱飞不堪其扰,冷不丁就狠狠扎你一下,猛地吸口血。
   河北有句俗话,十月曰伏槽水,十一月十二月曰蹙凌水,今年比去岁还要寒冷,进入夏历十一月后,水路渐渐凌汛不好运输,而河流又尚未完全冻结,用不上第五伦和陇右作战时用的雪橇,粮车只能走陆路。
   相较于水面,陆上遇袭的危险无形增加了许多,马援不得不调集大量兵员保护,以至于拿下信都后,马将军没敢贸然继续挺进巨鹿北部,给了铜马重整旗鼓的机会。
   城头子路竟以一己之力,拖住了魏军东路部队的速度,让他们未能将信都胜势扩大,第五伦的东路大迂回计划,就这样耽搁住了。
   第五伦都忍不住夸城头子路道:“游军之形,乍动乍静,避实击虚,视羸挠盛,结阵趋地,断绕四径。”
   “这才是流军的正确打法。”
   游击战的精髓第五伦也知道,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倒背如流。现在麻烦之处在于,当敌人运用游击战术时,如何应对?
   “不能置之不理。”第五伦清楚,一旦不管清河郡,城头子路向北可以扰乱马援后路,向西甚至能一口气杀到赵地来,配合铜马主力进攻巨鹿。
   “但也不值得耗费太多军力人力。“
   第五伦思量后道:“从魏郡派民兵数千过去,让邳彤带着清河、信都两郡豪强徒兵坚壁清野,保于坞堡之内,令城头子路无机可乘。东路军暂且停于信都,不必往西深入太多,让文渊想办法先拿下河间郡。”
   既然东路进度迟缓,而中路暂持守势,就得从其他方向突破了。
   “西路的景孙卿,也该有战果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