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吧 > 科幻灵异 > 新书 > 第579章 飞将
 ,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武德三年(公元27年)五月份,临淄城桓公台,当张步得知魏军的宣战借口后,不由又委屈又愤慨,居然是那批贡品中海参和鲍鱼的锅?张步当真没想到。
   他最初以为是魏国将军妄开边衅,以求军功,方望不是说,第五伦已在南方陷入困境了么?怎么还有闲功夫在东边再打一仗?
   可如今看来,这场战争,乃第五伦蓄谋已久。
   张步忧心忡忡,方望却是大喜过望,竟朝齐王恭贺起来。
   张步大急:“寡人遭大邦攻击,局势危若累卵,先生何以贺我?”
   方望笑道:“贺大王看清了第五伦背信弃义真面目,亡羊补牢不迟;也庆魏五自矜其国之大,穷兵黩武,古人云,好战者亡,秦皇何其雄壮,尚不可避,何况第五小儿?”
   他侃侃而谈:“诚如外臣所言,魏军粮秣、主力皆在荆襄南阳,能派到青州的部曲恐怕不多,尚不如大王之兵众。若能顶住数月,待到魏国败于南方,消息传至,魏人亦将士气大挫,狼狈而归。南、东皆败,魏国内部必变故,此天赐良机也!”
   方望拼命游说张步加入合纵,张步先遭第五伦攻击,如今已无可奈何,急需盟友,方望更抛出了一个承诺:“他日外臣定请成、汉二帝与大王约盟,若攻灭魏国,齐国可分得河北幽州、冀州之地,大王或许能与公孙子阳、刘文叔并列为帝,三分天下!”
   张步倒是知道自己的斤两,或者说,他仍藏着野心,只叹息道:“张步别无奢望,只求保全宗族于青州,今日不得已反击魏国,也只为夺回被骗土地,将疆界推回到大河边、亢父塞,恢复三齐四固而已。”
   虽无争霸野望,但张步也不愿做齐王建那样的亡国之君,决心抵抗后,开始向方望积极问策:“方先生乃当世智者,济水天险已破,齐国应如何抗御魏师?”
   方望道:“早在春天时,外臣在江都城,曾与汉司徒邓禹议论天下方舆险要,当时听闻魏、齐定盟,共享济水之险后,邓大司徒也曾叹齐国险要尽失,危险了。”
   邓禹年少有为,非但过目不忘,还有不亲自勘测就能对天下险要如数家珍的本事,连方望都望尘莫及,遂引述邓禹的话道:“但邓司徒又说,三齐人众,若齐王不想‘尽东其亩’,尚有机会。”
   张步避席求问:“为之奈何?”
   方望伸出四个指头:“四个字,重在历下!”
   所谓历下,就是后世济南,如今也叫济南郡。
   “济南郡南阻泰山,北襟勃海,擅鱼盐之利,界午道之中,实乃卫、齐之间肘腋重地也。”
   方望道:“春秋时,诸侯争齐,多在历下。自战国以迄秦楚之际,历下多事,则齐境必危。秦兵入历下,而王建为亡虏。三齐罢历下战守备,而韩信得以收青州。历下之所以重要,因其为齐之西界,水陆四通,中原师旅粮秣转运最为方便。故大王欲守三齐,则必守历下!”
   张步听罢鼓拊掌而笑:“也不瞒先生,寡人虽与第五伦约好,但却并未放弃武备,为防魏军伐我,特地设了四道防线。”
   “第一道便是济水,但济水长达千里,难免会有疏漏,这便有了第二防线道,正是历下!历下城池坚固,又有大将重兵把守,将附近几座犄角之城守卒加上,兵力不下于魏军,虽闻耿弇善战,但要想破孤西境,亦不容易。”
   “大王果乃英睿之主,他日功业当不下于齐威王。”
   方望赞不绝口,又出了个毒计:“赤眉残部占据泰山、鲁郡,虽与大王不睦,但同魏国更有血仇。赤眉新首领徐宣自从进入曲阜后,开始废弃昔日乱行,也拜起圣人,定制度,颁布官职,自称鲁公,已非昔日流寇。但苦于无人认同,若齐王主动承认徐宣,彼定心存感激。”
   他又揽了一个活:“大王且在济南挡住魏军,外臣愿前往曲阜,说服徐宣,使赤眉出师历下之南,作为游击之兵,袭扰魏军侧后,拖到荆襄大败消息传来,魏军动摇之际,再一举反攻,河济之间可定矣!”
   虽然张步对赤眉军残部仍存偏见,且对泰山、曲阜心有觊觎,但事态紧急,利用方望去达成一个临时盟约,日后再撕毁也不迟,遂欣然同意。
   方望离开临淄时,夏天才刚刚开始,他寻思着,齐兵再羸弱,至少人多啊,最起码能撑到秋天吧……
   然而方望前脚刚走,身在临淄积极调兵遣将的张步,就听到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魏军偏师自狄县南渡济水,皆为骑兵,已逼近临淄以北!”
   ……
   魏军偏师的将领,乃是盖延,第五伦没有太追究他在河济之战里的一系列“小失误”,仍以结果来定功。
   战后,盖延被封为“虎牙将军”,位列杂号,而后带着渔阳突骑在重新长满杂草的黄泛区盐碱地驻牧,又划归耿弇统御。
   还是之前魏、齐划定边境埋下的伏笔,盖延以济水北岸的狄县为基地,在耿弇率先进攻历下,吸引了齐国大量兵力后,盖延又率渔阳突骑强渡济水,此处与临淄的直线距离,不过区区两百里!骑兵快的话,两日可达。
   但突入此地后,盖延就开始了他的骂娘模式。
   “区区两百里,取临淄犹如探囊?若真这么容易,耿伯昭为何不让他的嫡系上谷突骑走,偏要将此事交予渔阳突骑,因为这是烂泥沼,马蹄易陷之地啊。”
   盖延的战马蹄铁下满是淤泥,他身后则是艰难涉水的骑从,河流不算深,但泥沙却不少,常有马儿陷入难出。
   原来,这济水河在入海口的大平原附近,呈现分支漫流,以至于百余里间水网纵横,且绕不过去,渔阳突骑速度变慢,两天过去,连一百里都没走。
   这些情形,盖延驻扎狄县期间早就派斥候弄清楚了,但谁让耿弇是主将呢?盖延虽然桀骜不驯,但经历了河济一役的教训后,他也勉强听从了指挥,走了难路,猜测自己恐怕是策应牵制的活。
   但心里,盖延仍觉得是小耿故意让“上谷系”立功,而让他们“渔阳系”吃泥!
   你看,派系无限可分,连“幽州集团”里都能分个三五个党群呢!
   数千人马拖着疲惫身躯进入干燥的平地,不得不休整一日,临淄那边已经争取得珍贵的时间。第三天,一座小而坚固的城塞,以及其后十余座营垒,横在地平线上,挡在渔阳突骑面前,让他们失去了奇袭临淄的可能。
   这座城就是张步早就布置下的“第三道防线”,名为……
   “西安县。”
   ……
   西安县,以其位于临淄之西而得名,此时此刻,张步亲自抵达城中,又在西安城附近列营十余,皆深沟高垒,以免渔阳突骑突破。
   眼看堪堪阻住了渔阳突骑的步伐,张步不由得意,夸口道:“寡人毕竟也是行伍征伐出身,幽州兵以天下名骑著称,屡屡为魏皇立下大功,孤岂能无防?”
   更何况,西安附近是海水消退后产生的陆地,川泽横流,咸水塘到处是,和淮南江东颇有几分相似,且淤泥更甚,对骑兵很不利。
   “魏师若步骑推进,孤尚有忌惮,可如今独以骑从孤军深入,自然是陷于泥沼,难以疾攻,不足为惧也。”
   嘴上“不足为惧“,但张步带来的军队,已经暴露了他的胆怯:三万大军都位于西安,反倒是都城临淄,只让其弟带着万余杂牌军镇守。
   张步是这么打算的,先在泥沼溪流间歼灭渔阳突骑,再带着三万大军乘胜西征,去支援济南郡历下,那儿才是主战场……
   然而不等张步率众实施步步紧逼,将盖延和渔阳突骑撵下泥沼的战略,西方就传来剧变!
   “大王,魏军已破历下!”
   张步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本以为能撑到入秋的历下城,只花了半个月就告破,要知道,济南郡的东平陵、历下几个县满打满算,足足有三万人马。耿弇手里的,也就这个数吧?隔着高大城池,连“倍则攻之”都做不到,为何能胜得如此之速?
   “敢告于大王,其先,耿弇渡济水后先击祝阿,自平旦攻城,日未中而拔之,又故意开围一角,令祝阿残兵得奔归钟城。钟城人闻祝阿已溃,大恐惧,遂空壁亡去。”
   使者遂磕磕绊绊讲述了济南之战的情况,简单来说,是耿弇先花了半天时间,攻破一座防守最薄弱的城池:祝阿,又利用祝阿败兵,逃到下一座城,搞得满城人心惶惶,最后竟不战而逃,让小耿在济南站稳脚跟,有了作战基地。
   其后,耿弇又做出放弃历下之势,兵锋向东,直指与历下互为犄角的济南首府:东平陵。结果逼得历下守军出动一半,去救援东平陵,岂料耿弇是围点打援,半路伏击,齐军皆没。
   “耿弇自引精兵上冈阪,乘高合战,大破我军。”
   从简略的只言片语中,张步仿佛都能看到这位骁勇善战将军的风采,而后,小耿再派人穿着齐人衣甲回到历下,骗开城郭,遂取历下,其智慧完全不亚于勇气。
   这几件事,竟都发生在五日之内,而回报的几波信使遭魏骑截杀,断了音讯,以至于张步竟全无知晓,今日方得闻惊雷,不由怔在了原地,半响后才猛地跺脚,心疼历下的部曲,青州是人多,但也禁不起这么两万两万的被歼灭俘虏啊。
   事已至此,只能想想补救之策,张步开始了精确的盘算:“历下虽败,但魏军主力与临淄之间,还横亘着东平陵、昌国等坚城,起码还能撑住半个月,等寡人收拾完陷入泥潭的渔阳突骑,再西去御敌不迟……”
   然而这还没完,几个时辰后,张步得到他弟弟的急报:“魏军游骑出没于临淄西南郊!”
   张步没反应过来,只当是盖延的渔阳突骑有漏网之鱼,派了点游兵绕道过去。
   但随后一天发来的求援显示,这批陆续抵达的骑兵数量不少,多达三五千!而五彩旗旁,其主将旗号则是……
   “耿!”
   “耿伯昭!?”张步今日已经受了太多刺激,对这个名字颇为过敏,一时间竟骇然失色。
   “就算耿弇击破历下,其兵卒久战一旬,难道就不需要休憩几日?纵立刻拔营东进,历下与临淄间尚有三百里之遥,数万大军行进,总得走上十日,更勿论,还有东平陵、昌国等坚塞阻隔,更要耽搁旬月……”
   张步死活想不明白,只脸色苍白,喃喃自语道:
   “如今耿弇竟已跃至临淄,此子及其麾下上谷突骑,莫非都是插上了翅膀,会飞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