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季冷芝的请求(1 / 1)

加入书签  纠错

听到她让我剪头发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润芝那个鬼主意。

难不成,她也想让我当假冒男友?

“为什么要让我剪头发?”我故作诧异的问。

她脸上闪过一丝无奈,慢慢的坐到了按摩床上,低下头,仿佛有很大的压力似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看到她那忧郁的样子,我的心情也跟着不好了。

我是喜欢她的,从见到她第一眼开始,我就觉得这个女孩不一样。

电视上的那些女神高贵而神秘,我一直以为那些都是装出来、演出来的。

可是,见到她之后,我才知道现实中真有这般的女子。

我承认,我心动了……

但是,当那种心动出现之后,另外一种思想又拖拽着我回到现实。

——癞蛤蟆是吃不到天鹅肉的。

“我可以帮你。只是,我想知道缘由。”我轻声说。生怕扰了她的安静,让她不开心。

“宫寒这个病很多年了,我以前每次痛起来都痛不欲生。”她忽然说。

“哦……”我应声。静静的等着她往后讲为什么让我帮忙。

“我一直以为会疼一辈子,可是,你给我治好了……”她说着,抬起头来看我。

我故意装作看不见的,目光方向远处的说:“你的病确实很严重,以前应该是服用过西医的止痛药吧?那些药对身体会有伤害的。好在,现在好了很多,只是以后来例假的时候,多注意些,不要吃一些生冷的东西了。”

“我父母离异了……”她忽然说。

我感觉她说话似乎是从空中摘取着说的,左一句、右一句,中间毫无逻辑。

当她说她父母离异的时候,我就想她跟润芝,可能是同父异母的妹妹吧?

怪不得两人的眼睛一个双眼皮,一个单眼皮。

“父母为什么离异?”我问。

“感情不和。在我很小时候,就离婚了。后来,我跟着母亲一起生活。母亲在我十二岁时,去世了。”她说。

我听后,便更加理解她为何如此冷漠了。

也明白她父母为什么让她嫁给那个王子豪,而不让她妹妹嫁了。

想来润芝应该是她继母的女儿。

“你让我帮的忙是什么忙?”我问。想借着前面的铺垫,让她直接把“假男友”的事情说出来。

但是,她听后,眉头皱的更深了……

从床上站起来,直接走向窗户,看着外面夜色中的车辆闪闪而过,又一次的不说话了。

“你是有心病吧?”我忽然问。

之所以说‘心病’,而没有说‘心事’,是因为我是个医生。

虽然,只是一个不入流的按摩店,但是,我一直都把自己当做医生。

她身体有病,我想治疗。

而当我发现她心里有病的时候,我也想治疗。

她听到我的问题,没有回头的看着窗外的夜色说:“小林,经过这么长的时间接触,我发现你是个很有感全感的人。我曾经觉得,只有那种非常强壮和非常强势的男人才会给予我那种安全感,但是,我在你这里却感受到了那种安全感。”

“听你这么说我很开心。”我微微一笑。

此刻,我的口罩已经摘下来了。

她转过身后,看着我的脸,一步步的靠了过来。

她看着我的样子很仔细,甚至有些迷离。

她显然不会像润芝那般大胆的将我的头发拉到后面,也不会斜眼流氓似的对我吹口哨。

只是淡淡的、静静的看着我说:“你如果剪短头发的话,会很像个男生吧。”

我原本就是男的,剪掉头发,纵然我现在雌性激素太多,可脸依旧会凸显出那种男人的气质。

“你想让我做个男人?”我问。

心里,其实很想她能直白的说出自己的心事。

甚至,有些期盼她让我做她的假男友。

我知道我是癞蛤蟆。

但是,如果天鹅邀请我跳一支舞,我也愿意为她精心的准备一次。

“你暂时不要问为什么好吗?”她说。

“哦……”

“那你答应帮我了吗?”她又问。

“可以……剪头发而已。”我很轻松的说。

“如果不止是剪头发那么简单呢?”她又问。目光之中透出一股焦虑。

“季小姐,我感觉您很焦虑。”

“不是很焦虑,而是非常焦虑……但是,这个忙,我又不能随便找个人来帮。我信任你。”

“心病还须心药医……如果你觉得我能治你的心病,那作为医生,我可以帮你。”我很是坦率的说。

“那我明天九点来接你,你跟你店长请好假。”她说。

“请几天?”我问。

总觉得,明天一天的时间肯定没法帮她什么吧?

“一天就好。”她说着,转身拉开门就走了。

如同她来的时候一样。

她这次走的很急,也很冷。

我走到按摩床上坐下,头枕处还有她的发丝,拿起她的发丝盘在自己的手指上,心中莫名生出一种说不出的哀伤。

我是不是太傻了?

明知道她让我剪头发是为什么,却如此简单的就答应了下来。

我只是一个小乡村里来的穷小子。

在她眼中,还是个女人。

我们之间注定是不可能的,我却还要飞蛾扑火般的尝试……

倘若自己陷进这段感情中的话,以后怎么办?

这或许就是人们常说的,情爱里无智者吧?

可既然答应了人家,就该去请假了。

刚站起身的时候,脑中忽然想到了润芝!

而后,立刻一阵电击般的不会动了!

因为我忽然想到——润芝着鬼丫头是她妹妹啊——她知道我不是个瞎子啊!

人家姐妹之间那么亲近,如果真如我所想的那样,那么明天见到润芝怎么办?

想到这里,我赶忙跑到一边去查看日历!

看到明天是星期四的时候,心里还稍微宽了宽心!

只要不是节假日的话,她们见面的机会应该会非常少的吧?

而且,季冷芝也没有说要让我做她男朋友啊……

……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醒了。

知道今天季冷芝要带我去理发,所以,直接选择了比较中性的休闲服。

我骨架还是比较大的,只是偏瘦。

现在的胸比以前小了很多之后,穿上宽松的休闲服,不看这长发,别人当真会把我认成是男的了。

穿好衣服,吃过饭,便在店里安静的等着季冷芝。

九点多的时候,她给我打电话说,时间推迟到了十一点。

我见还有时间,便做了两个活。

后面那个,是熟客了,点名来找我做的。

他是市里一家医药器械生产企业的销售经理,很有钱。

不过,平日里吃喝玩那乐惯了,见到的女人什么样的都有,对我这种木讷的“女生”并没有什么花花心思。

还夸我是个好女人,以后要给我找个对象什么的。

我左一句右一句的跟他聊着。

忽然,听到他接了一个电话,便安心的给他按摩穴位。

电话里,听到他说去给林鹿医药集团送设备,被人家拒绝了。

而后,电话里还骂骂咧咧了一通。

我听到林鹿医药集团的林字,心里便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林幕冬。

见他放下电话后,微笑着问:“什么事儿啊?这么生气?”

“唉,别提了,简直气死我了。不过也怪不得林鹿医药公司。我们的设备,确实在上个月被人家赶超了。现在这年头,产品升级换代的太快了!真他妈的操心呢……”他有些激动的说。

“我对这个东西不太懂……不过,您可不能生气了,您的肝火太旺,要是在这么生气,肝脏会出问题的。这儿很痛吧?”我说着,在他肝俞穴的位置用了点力,但是,没有用内力。

“啊啊啊……很痛啊!哎呀!疼死我了。”

“您的肝经,前段时间给您调理了好久,刚调整的不错,您可得注意呢。肝主气,在情感上为怒,所以,您最好克制下脾气,心态平和,您才能早些痊愈。”我微笑着说。

“你这个小姑娘,说话还一套套的,哪儿个学校毕业的?”他扭过头,笑着问。

“我没怎么上学,这些都是我爷爷教我的……”我微笑说。心中,想到爷爷,便也想到了他的嘱托。林幕冬。

“那你爷爷很厉害啊……你这个推拿和针灸,比大医院里那些中医大夫都厉害!唉,你要不是个瞎子,那可就更厉害了。”

“大叔……”我忍不住了,直接问:“我想跟您打听个人。”

“嗯?”他见我忽然打听人,眼神略有些认真了,“打听谁啊?”

“您认识一个叫林幕冬的人吗?”我问。

↑返回顶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