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没那么简单(1 / 1)

加入书签  纠错

“你是谁?”

面对王子豪的冷声质问,中年男子没有丝毫回应,径直走到我身旁,将我搀扶起来。

“季冷芝!”王子豪拎着我爷爷的骨灰,冷冷的看着她说:“你看见了吗?刚才是谁在给我磕头你看见了吗?”

“王子豪,你最好现在就跪下认罪,否则,你爹都救不了你。”季冷芝犹如一个女律师似的站在那里说。

那刻她穿着紧身裤,上身的小西装,整个人干练而沉稳,像极了我心目中的女神。

转头看向身边将我扶起来的中年人,赶忙道谢:“谢谢你……”

“你是把老季救活的那个针灸师傅吗?”他赶忙问。

“我草泥马!”王子豪见中年男子丝毫不回应他的时候,拿着我爷爷的骨灰盒直接砸了过来!

中年男子一躲避!

骨灰盒直接飞向一边,哐的一声四散开来,骨灰洒落了一地!

看到四散开的骨灰,我简直要气炸了!

但是,我爷爷比王子豪这个畜生金贵的多!

没时间跟他较真,我赶忙跑到骨灰散落的地方,用另一块塑料广告布盖住爷爷的骨灰!

“桂芳姨!!”我大声喊着她帮我。

骨灰不能别吹跑的!

桂芳姨冲出来的时候,润芝也冲过来直接跪下身子帮我捂住骨灰,生怕吹走。

我看了她一眼,她一脸认真的帮我盖住,看到细细的骨灰吹出来的时候,一脸担心的说:“快捂紧点儿,别让爷爷跑了!”

听到她那幼稚的话语,我略感无厘头。

见桂芳拿过一个方便带来的时候,赶忙小心翼翼的去整理爷爷的骨灰。

而另一边的王子豪却依旧嚣张。

跟他一起嚣张的,还有旁边的警察。

那警察走向中年男人问:“你谁啊?这有你什么事儿?你要是凑热闹的话,连你一块儿抓紧去!”

“你哪儿个所的?”中年男人问。

“啪!”的一个巴掌,王子豪直接扇在了对方的脸上。

中年男子被扇了一巴掌之后,季冷芝当即就冲了上去,“王子豪,你疯了是不是!知不知道他是谁!?”

中年男子听后,却止住了季冷芝的话,仿佛不想让事态扩大。

随后,拿起电话,直接拨通了一个电话,十分简短的说:“香港中路,黄氏盲人按摩店!立刻派人过来,这里有非常恶性的聚众斗殴!”

挂断电话,中年男子虽然嘴角流血,但是仍旧表现出大将风范,看向王子豪的眼神,依旧锋利。

那时候,我就在想,有朝一日,如果我能散发出那种魅力的话。季冷芝是否会为我倾倒?

想到自己这种不合时宜的想法后,赶忙重新跪在爷爷骨灰前收整骨灰。

“草!”

我刚掀开那块盖着爷爷骨灰的门板时,王子豪一脚又踹在了我身上,我当即倒向另一边。

“王子豪,你会付出代价的!”季冷芝在一边大声喊。

但是,却不曾跑过来搀扶我。

倒是润芝,赶忙过来将我扶起来,小声的在我耳边说:“你一个女孩子,哪儿是男人的对手啊,离他远一点行不行?”

“我爷爷的骨灰,再不收拾就吹散了!”我激动的说着又一次的扑过去。

“呜嗷呜嗷~~”

远处忽然驶来了七八辆警车!

不等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些警察通通下车,手持器械将我们团团围住。

为首一人见到中年男子,立刻跑过来。

刚要说什么的时候,中年男子打住说:“依法办事!”而后,迅速转头看着我说:“你跟我来。”

润芝平时挺笨,这时候倒是聪明,赶紧推了我一把说:“你跟他去,你爷爷的骨灰,我帮你收拾!快去!”

我不甘心!

我以为这个中年男人会让我痛揍王子豪,但是,他却只是“依法办事”?

中年男子仿佛能看透我的心,走过来拉住我的胳膊,“赶紧来,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话毕,直接拉着我上了季冷芝的车。

季冷芝一脚油门便冲了出去,我回头,看见润芝正在帮我收拾骨灰。动作,异常小心。

而王子豪一众人,被一帮警察围住之后,眼神依旧强硬。

那刻我便怀疑这个人只是有能力缓和我们的冲突,本质上并不能改变什么。

他,只是想要寻求我的帮助。

“林师傅,今天我不想耽误太多时间,而且,我的身份也比较敏感,所以……所以没给你当场解决争端,你不要生气。”

男人似乎能察觉到我的内心,很是抱歉的说。

季冷芝仿佛对这个人很敏感,听到他的话,立马讨好说:“胡局长,你不要这么见外。小林只是一个普通人,会一点特殊的针灸而已,你不要小题大做。能帮他解决到这个程度,已经很不错了,我相信他会感激你的。”

季冷芝的话里,总是存在着一种对我的鄙视。

但我也能理解那种鄙视。

毕竟她是高高在上的天鹅,我只是一个盲人按摩店的小技师。

我们之间的距离,是不可逾越的。

但是,而今,我们之间的距离却又密不可分。

“听说他是你男朋友?”胡局长说。

“哦……这个……我……”她吞吞吐吐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在她眼中,我这个结婚对象,只是做给她父母和顾怀仁看的。

她内心其实还是非常排斥我的。

如果她知道我是个男人的话,怕是不会跟我接触,更不会认同我们现在的关系。

“怎么?还害羞啊?”胡局长说着,脸色又一次的严肃着说:“咱们开快点吧……我怕我妻子撑不了太久。”

“嗯。”季冷芝说着,一脚油门就踩了上去。

“你们带我去哪儿?”我有些冷漠的说。

不仅是因为这个胡局长没有帮我出气,更多的是因为季冷芝对我的冷漠。

一会表现的我跟她关系紧密,一会又表现的鄙视我。

谁受得了这种一冷一热的玩耍?

“是这样的,”胡局长一脸恭敬的对我说:“我妻子突发脑溢血,那会送到汉东脑科医院的时候,主任医师告诉了我你的事情,我想请你帮帮忙!救救我的妻子。”

“救你的妻子?”我漫不经心的说。

“对,你,你能帮我这个忙吗?”胡局长这会很是恭敬的说。

“帮忙是相互的,如果你让我帮你这个忙,那你也得帮我一个忙……”

“你是想让我帮你出气对吗?你放心,那个王子豪打了我,光是这点我就不会让他轻松!”胡局长一脸认真的说。

“我想请问一下,你是什么局长?”我直接问。

“林小林!”季冷芝见我口气那么恶劣,直接插嘴说:“不该你问的,你别问!”

“小林师傅,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现在,我只求你救我妻子一命!”胡局长说。

看看前面的季冷芝,再看看眼前的胡局长,我直接道:“我可以救你妻子,但是,我有个条件,就是——你必须让季冷芝的父母答应我跟季冷芝的婚事。”

季冷芝听后,想说什么,但是又止住了。

而胡局长看了一眼无动于衷的季冷芝之后,一脸不解的回过头说:“你们的婚事还没有办妥吗?我看到报道上,说你们两人都已经有孩子了,不是吗?”

“只是怀孕……”我解释说。

季冷芝听后,眉头一皱的回头看了我一眼,但是,仍旧没有反驳我。

我知道她的目的。

也明白,她不可能阻止我说什么。

“你们父母不同意你们之间的婚事吗?”胡局长问。

“对,所以,既然你这么有能力,那就请你帮我们促成这段婚事。”我说。

“季小姐,这……”胡局长显然是想听听季冷芝的意思。

季冷芝回头看了我一眼,仿佛想到我只是一个“女人”,所以,点了点头说:“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胡局长在我父母那边帮着说句话。”

“好!虽然我初来汉江市,但是,我相信我这个书记说话还是管用的!不过……前提是,你要治好我的妻子!”

“行!”我痛快的答应。

但是,

到了医院,观察过她妻子的状况之后,我才知道,事情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

↑返回顶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