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0:初吻(1 / 1)

加入书签  纠错

“怎么?你认识林幕冬?”

“不认识,只是听到姓林,便有些好奇。”我说。

“姓林的天底下多了去了。”她有些不屑的说:“我知道你是乡下来的郎中,会点儿针灸。但是,今晚见的人都是汉东顶级圈子里的人,你最好收敛一下你的无知。”

在她眼中,我只是一个偏方医生,不会什么厉害的医术,只懂得一些旁门左道。

“嗯,知道了。不过,今晚如果我们两人的婚事成了,希望你能对我换个态度。”

“说实话,我现在对你的态度已经非常好了,因为你是女人,我不可能为难女人。”她一板一眼的说。

仿佛,这么跟我说话,已经是对我莫大的恩赐似的。

……

因为我表现还算好,这次季冷芝出手比较阔绰,给我选了更高档的瑞沃国际名装。

人靠衣裳马靠鞍,穿上这身衣服,店里很多女服务员都对我投来异样的目光。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想到今晚的婚事与林幕冬。

便觉得今夜必将是个不安夜。

买完衣服,时间还早。

季冷芝便载我回家,让我跟润芝好好沟通下。

润芝比季冷芝调皮。她也是担心润芝坏了事儿。

但是,上次按摩店门口的事端中,我却感觉润芝有时候也是很懂事的。

不说帮我整理好了爷爷的骨灰,后面还跟着警察,向王子豪家要了50万。

还扬言说,如果不给,就把王子豪关一辈子。

王家人后来打听到是胡高官的安排,立刻给了五十万。

王子豪父亲还专门找到我给我道歉。

但我只说了一句话:“我只要王子豪给我跪下。”

他父亲听后,再没说什么的转身就走了。

我知道,一个大商人的背后都有各自强大的关系网。

纵然他们很难对付,但是,王子豪糟蹋过我爷爷的骨灰,这点我永远都不可能原谅他。

不过,王子豪的父亲给我道歉,我没有领情。这也意味着我们之间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

回到季家,敲响润芝的卧室。

她在里面睡觉,知道是我后,便让我进去。

十月的下午还是很热的。

她穿着超薄的睡衣,趴在床上,里面空空荡荡。

身子被窗外的阳光映出完美的轮廓,那修长的两条腿一条曲着、一条伸着。

顽皮里透着性感……

我走过去,喊了她一声。

她转过头睡眼惺忪的看了我一眼后,闭上眼睛笑着说:“哎呀,好帅呢……呵呵。”

看到她困极了还不忘夸我的样子,我倒是有些无语。

不知道这家伙对别的帅哥是不是也这样?

“你真的很花痴呢。”我略感无语的说。

“哪儿有……”她说着,睁开美目,又将我瞧了瞧。

“你看你的眼,花的很。”我皱了皱眉说。

“你不一样,你是个女人啊……长头发的时候,美的要死,这会理个寸头、穿上西装,简直能迷死我。”她说着,慢慢的跪在床上看着我。

那刻,她身体的玲珑尽数展露,那隐隐的轮廓,让我忍不住的血脉加速。

只是,想到这样对季冷芝不忠,便赶忙打消了那些念头。

可是刚刚打消之后,又觉得季冷芝是把自己当女人,心里不免又是一阵不快。

润芝,直接靠到我跟前,很是夸张的搂住我的脖子,几乎是脸靠脸的看着我说:“跟我姐结婚之后,后面肯定是要离婚的吧。”

“嗯,怎么了?”我问。

“离婚之后,咱俩过,嗯?”润芝俏皮的笑着说。

我感觉她像是开玩笑,但是,仔细看着她的眼睛,却又觉得她眸底中有丝认真。

“你知道我为什么同意你姐那离谱的结婚要求吗?”我问。

“为什么?”她笑着问。

“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你姐……”我说。

她听后,眼神当即冷了下去,而后,直接转身背对着我,不理我了。

“今晚的酒宴,会有很多领导和熟人。我跟你姐会当着他们的面儿订婚,所以,今晚你最好安静一点,跟我保持好距离。”我说。

她直接道:“我不去了。”

我看出她生气了,但是,并不想哄她,冷声说:“去不去的随你。”话毕,转身便要走。

“喂!”她有些任性的喊了我一声。

我刚回过身,便看到她从床上直接跳了过来!

我本能的将她接住之后,她搂住我的脖颈,一个回拉之后,猝不及防的吻住了我的唇!

她是闭着眼吻的。

因为,我能看到她近在咫尺,长长弯弯的睫毛。

这,是我的初吻……

我以为我自己会用力的推开她!

但是,那刻,我大脑一片空白。

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抱住一个如若无骨的女生,也是第一次尝到了唇齿之间的薄凉味道。

她慢慢松开我后,那双眼就像是慢慢绽开的月牙。

明亮的眸子,仔细的瞧着我。

我能听到我内心之中,咯噔的一声。

她脸上微红一片,有些害羞,也有些任性的解释说:“我不是拉拉也不是T,就是喜欢你的…你的帅而已。你别多想。”

我听后,脑子空空的也不知道说什么了,直接转身拉开门就走了出去。

“我今晚也去!”她在卧室里喊了一声说。

“哦。”我应声,可声音却小的只有自己才能听见。

站在楼梯口,好一阵才下楼。

清醒过来后,便觉得润芝这家伙,着实大胆。

“女人”都敢亲了?

……

“你就好好的在医院里躺着吧!瞎操什么心呢!”

客厅里季母正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在跟季父打电话。

季冷芝坐在一边,端着杯带冰块的水,轻轻的捧着。

看到那冰水,我心里就不悦,明明宫寒,却非要喝冰水。

手机开了免提,放在桌上。

季父很是担忧的说:“老婆,王子豪他爸来医院看我了,还挺客气的,我觉得,不行还是让冷芝嫁给子豪吧?”

“我说老季啊?你真是脑子坏了吧!告诉你,王子豪下一步绝对很惨!哼……这下等着看王家的好戏吧!”

“唉……不过,那个林技师靠谱吗?你真打算让阿冷嫁给他?”季父问。

“不啊!哪儿能那么简单?今晚我就提要求!咱们下一步不是跟他们的怀仁医药有合作吗?我就喊上顾家一块!让胡高官撮合就撮合俩!”

“林幕冬不是也去吗?喊上顾家人合适吗?咱们可是跟林家有婚约的啊!”

“别提那不靠谱的婚约了!听着我就来气!林幕冬是有钱,但是他哪儿有儿子啊?我打听过他家的保姆,说是三岁之后就消失了,到现在都没回来!一家人都不知道去哪儿了呢!我觉着啊八成是死了!”

听到季母的话,我隐约觉得像是在说我啊……

三岁离开。

桃源村的村民说过,我就是三四岁时候被爷爷带着去了那个村子的。

往后,爷爷一直让我吃各种药,并教我各种功法和五行理论。

而今,他们说林幕冬的儿子,便觉得我会不会是林幕冬的儿子?

我爷爷那么聪明的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让我来找林幕冬啊……

“可是,咱们跟林家订了婚约,不能主动悔婚的啊!”季父担忧的说。

“哎呀,你好好的在医院里躺着吧!我有分寸的!”

“什么分寸?”季父问。

“告诉你,我看中顾怀仁了!顾怀仁多优秀?名牌大学毕业,家族继承人,现在是正儿八经的怀仁医药的总裁呢!关键是,他很喜欢润芝,我今晚就跟林幕冬摊牌!这婚不跟他家结了!我选顾家!”

听到季母的话,我没觉得怎么样,倒是旁边的冷芝,冷目中透出骨子幽怨来。

季母非常清楚季冷芝的想法,但是,季冷芝不是她亲闺女啊。

顾怀仁那么优秀,季母当然是想着自己女儿润芝,哪儿顾的上季冷芝?

“哎呀,老婆啊……你这不是瞎闹嘛!”

“我不是瞎闹!我就这么想的!林幕冬那边交不出个儿子来给我见见,我就悔婚!然后,今晚胡高官撮合阿冷跟那林小林的时候,我就提条件——跟怀仁医药加大合作——并让王子豪家的金利医药让出汉东百分之五十的市场给我们!”

“这……太狠了吧?”季父说。

“人不狠站不稳!你看看那些人里面,有个善茬吗?行了,你好好在医院待着吧!我也该化化妆赴宴了。”

话毕,季母直接挂断了电话。

季冷芝见她挂断电话,放下冷水,轻声试探着问:“妈,顾怀仁的事儿,能不能……”

“什么啊?有你什么事儿啊?!真是的!”季母站起来,便往卧室走。

“妈!你知道我现在为什么结婚,也知道我以后的想法!我喜欢顾怀仁!你不要擅作主张好吗!?”季冷芝有些控制不住的说。

“诶??你说什么?”季母转过身,一脸冷气全开的样子,瞪着季冷芝说:“阿冷……你脑子也坏了?让你嫁给王子豪,你不嫁!现在我自己想办法了,你还这么多毛病?你真是跟你妈一样有病啊!哼……真是个赔钱货!”

“你……”季冷芝一脸无奈的看着她。

我见状,有些听不下去的直接走到季母面前,冷声说:“给阿冷道歉。”

季冷芝是我女神,是我喜欢的人,由不得别人说三说四!

“给她道歉?我是他妈!我给她道歉!?”季母冷瞪着我说。

季冷芝见我站出来后,蹭蹭几步走到我面前,冷目充满不屑的说:“你能别出来添乱吗!?”

“我……”

“你什么你!我不需要你帮忙,也不需要你可怜我!我会自己想办法的!”季冷芝说着,转身便蹭蹭蹭的上楼了。

“呵……”季母冷笑一声,转头合适阴沉的看着我,咧嘴笑着说:“瞧见没?性子是不是很烈?跟她亲妈一个脾气呢!不过,我瞧出来了,你就是喜欢这类型的,是不是很像征服她啊!?呵呵……你放心,等今晚我的目标达成之后,我把你俩一块赶出去!到时候,你慢慢征服她吧……呵呵呵呵呵呵……”

↑返回顶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