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订婚与退婚(1 / 1)

加入书签  纠错

想替季冷芝说句话,没成想却被她泼了盆冷水。

在看着有些猖狂的季母,心里愈发觉得不太痛快了。

转身去二楼,追上季冷芝。

她站在卧室门口,冷目看着我说:“你上来做什么?”

“今晚我们就订婚了,但是,我搞不懂你为什么要对我如此冷漠。”

“因为你是个女人啊!”她用一种很傻的眼光看着我说:“我们结婚只是假的,只是我靠近顾怀仁的方法!你难不成真以为我要嫁给你?你是穷疯了吗?”

“顾怀仁那么重要?”

“你不懂这里面的事情!”她很是激动的说。仿佛被刺到软肋一般的痛。

“我是真心想帮你……”我很坦诚的说。

从见到她第一眼的时候,我就有那种想法。

从乡下来到城市,在她身上我读懂了何谓女神。

她见我那么真挚的目光看着她时,心绪慢慢的稳了下来,低下头说:“继母对我的态度你也看到了……我只是她的工具而已。我虽然是富家女,但是,我根本就没钱,她也不会给我任何股份。”

听她如此说,便觉得季母实在是有点儿狠。

“下一步,我们与顾家有合作,会成立一家汉东最大中医院。我靠近顾怀仁的目的之一,也是为了在那家医院中为给自己谋一份利益。”她低声说。

“我会帮你的。”我又说。

“你只是个乡下来的女人,能听话的帮我演完这出戏就足以了。”她抬头看着我说。

那刻,看着她的脸。

比润芝多了分冷傲,也多了分可怜。

不过,这张脸确实是美。

美的让我想时间就静止在这一刻。

汉东的莫亚丽酒店。

888号房间里,我们几人都坐好,只等着胡高官和卫生局的邱局长。

当然,还有我十分想见的林慕冬没有来。

顾怀仁坐下后的第一时间,目光就瞥向了润芝。

润芝靠在我身边,脚丫在桌底下轻轻的踢着我的脚,笑着凑过来说:“你的脚好大呢,一点儿都不像女人脚。”

我转过头,目光有些冷的说:“别忘了我跟你说过的话,稳重点。”

她听后,嘟着嘴的转过头,恰好看到顾怀仁那张献媚的脸,反瞪他一眼说:“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啊?切……”

季母见状,白了润芝一眼,转过头笑着问:“怀仁,你父母怎么没来呀?”

“我父母去旅游了。公司里的事情,全都是我在打理,有什么事儿跟我商量就好。”顾怀仁微笑着说。

那儒雅而又强势的样子,当真是个商场老手。

“年轻有为!年轻有为啊!呵呵……”季母说着,套近乎的靠过去一点,小心翼翼的说:“今晚林慕冬也来,到时候,我会当着胡高官的面儿退婚!”

“哦?”顾怀仁脸上当即透出一股兴奋。

“呵呵……阿姨知道你心里念着润芝,你放心,阿姨能做主!”季母笑着说。

顾怀仁听后,转头看向季冷芝,又看了看我说:“今天林技师穿的很高档啊。”

此话言外之意便是我衬不起这衣服吧?

他见我没回应,转头看着季冷芝说:“冷芝,终身大事,不好好考虑一下了?”

“我考虑好了。”季冷芝有些淡漠的看着顾怀仁说:“只是,到时候希望你能信守诺言。中医院那边,我要跟你共事。”

“这自然没问题。”顾怀仁摊了摊手,忍不住又看了我一眼说:“唉……你说你何苦呢。”

“我苦的是心,用不了多久,你就知道我的良苦用心了。”她说。

那刻,我便知道,她是打定主意目的达成后跟我“离婚”了。

转头,跟她对视一眼的时候,发现她的眼神很是轻蔑的看着我。仿佛,我只是她的工具。

还是那种用完就扔的工具。

“大家久等了!”胡高官推开门进来说。

我们都站起来,以示尊重。

“林慕冬呢?怎么还没过来?”他坐到主陪位置问。

身后跟着一个中年人,应该就是邱局长了。

他毕恭毕敬的说:“我马上给他打电话,听说今晚定下一个会议,这会应该开完了。”

“叫他快点儿。”胡高官说着,伸手示意我们坐下。

见我们坐下后,他直接开门见山的说:“我今晚还有个酒局要过去,所以,咱们这边我长话短说。相信大家也已经知道来意了。今晚,主要是我做主把季冷芝与林小林医生的婚事定下,季母?你没意见吧?”

季母肯定有意见要提,讪笑着说:“胡高官,您定的事儿,我哪儿敢有意见啊?呵呵,不过,我有个事儿,想让您帮忙……”

胡高官听后,自然知道季母是要提条件了,眉头微微有些不悦,“你说……我欠林医生的情,只要不是太过分,我会操办。”

“林慕冬到楼下了。”邱局长走到胡高官身边,弯下身子小声说。

“嗯……”胡高官摆了摆手,转头看着季母,“你说吧。”

“是这样……呵呵,这是我小女儿季润芝。”她伸手放在润芝的椅子扶手上,笑着继续道:“她跟林慕冬家订了亲,但是,我想退婚,这个事儿,待会林慕冬来了,您帮忙说句话。”

“哦?”胡高官眉头当即就好奇的抬了起来,“退婚?”

“对……顾怀仁这不是在这儿吗?实不相瞒,润芝跟怀仁是一对。”

“哦……那这件事不复杂。”

“还有一件事儿!”季母赶忙说。

“咳咳……”邱局长在一边轻咳几声,示意季母的话有点儿多。

季母跟这个邱局长自然很熟,这可是主管单位的一把手。但是,这会她也顾不得那咳嗽了。

笑着说:“这件事儿比第一件还重要呢!跟王子豪家的金利医药有关。”

“你说。”胡高官双手叠在下巴处,静听。

“他有两家医院,在富华路和清源路,我一直想买过来,老王家不肯卖。所以,想请您在中间撮合一下。”季母说。

邱局长听后,憋不住的说:“季夫人,你这是强买强卖,这是为难人啊!”

“哪儿啊?这还不是你们一句话的事儿吗?而且,而且说实话,我其实才是最为难的……让我们阿冷嫁给一个乡下来的穷小子,我们的心里更难的啊。”季母有鼻子有眼的说。就差掉下几滴眼泪来了。

那刻,我也算真的知道季冷芝的痛苦了。

生活在这种家庭里,她不冷都难。

胡高官转头看了一眼季冷芝和我,而后,看着桌上的酒杯,静冷了半分钟后,转头看着邱局长说:“我听说那两家医院发生了几起恶性的医疗事故,影响比较恶劣,你们医药卫生局应该好好查一下吧?”

邱局长多聪明的人,自然知道这是胡高官同意了季母的要求,脸上有些尴尬的说:“是我工作不力,我会去严肃查处的。”

胡高官点了点头后,一脸严肃的说:“季家的济世医药集团,在业界的名声很好,在医疗领域有很多的贡献,那两家医院……”

见胡高官把话说到一半,邱局长眼睛溜了两圈,续上说:“……王子豪家的金利医药这两年出现了很多问题,让他们这种黑心商人经营医院很不合理,也很不合适。医院是为老百姓进行医疗服务的,一定要以老百姓的生命健康为主!那两家医院出现问题,我们会查处,严肃查处!后面,我感觉应该让济世医药集团站出来管理。”

两人几句话,就把事情给订了下来。

那刻,我也知道官场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

不仅要活成领导肚子里的蛔虫,还得知道见风使舵的转变方向。

刚开始邱局长还反驳季母,见领导转向,跟着就掉头吹捧季家了。

“砰砰砰”的敲门声传来。

我们看过去的时候,便看到林慕冬走了进来。

“不好意思,有个会耽误了。”林慕冬微笑着走进来说。

“不晚……”胡高官说着,指了指顾怀仁旁边的空位说:“坐吧,这些人应该都熟吧?”

“呦,亲家母也在呢?呵呵……”林慕冬很客气的说。

季母听后,跟没听见似的,一声不语的低头端起茶杯,喝起茶来。

林慕冬仿佛意识到了什么,转头环顾一圈后,目光定在了我身上,笑着说:“别人都挺熟,就是这位小兄弟没见过。”

“他叫林小林,”胡高官简单一介绍之后,转头略微好奇的说:“林总,听说你家跟季家订了娃娃亲?”

“哦,对,我儿子跟润芝定的娃娃亲。”

“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这是封建思想,得改啊……”胡高官笑着说。

“……”林慕冬没明白胡高官的意思,只得陪笑,没有接话茬。

胡高官脸上的笑渐渐落下,“我看,这门婚事就散了吧?”

林慕冬听后,脸色微微一白,沉思片刻说:“胡高官,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件事……您还是让我们自己解决吧?”

↑返回顶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