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敢问师从何处(1 / 1)

加入书签  纠错

“胡高官,都说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件事……您还是让我们自己解决吧?”

季母听林慕冬如此说,当即发飙了,“林慕冬!今晚当着胡高官的面儿,你必须把这婚事退了!”

林慕冬见状,并不惊讶,仿佛深谙季母的脾气,微笑回应说:“亲家啊……我跟季松年(季父)的关系,想来你也清楚。当初松年来汉东打拼,我看他是个经商的料,便带他在医疗行业上发展。他是感激我,才与我商议订下这么亲事的。”

“那都是以前的事儿了!”季母强硬的说。

“亲家母,你知道的,我就一个儿子……当初,答应季松年定下亲事后,我割了非常大的一块儿业务给他,所以后来你们的济世医药才得以发展。当初,我对松年分文未取,你们现在却让胡高官来压着我取消这门婚事,良心上你们过得去吗?”林慕冬说。

邱局长一听,刚忙提醒说:“林总,胡高官可不是压你,只是说你们这娃娃亲是老封建。”

“邱局,我这人你了解。我从来不接受这种无来由的要求,如果退婚,可以,但是,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这样……”他摊开手,看了看四周的人后,冷笑说:“……这样的情况下,我是不可能解除婚约的。”

“林慕冬!”季母一脸冷肉盯着他问:“我怎么听着你意思,是想跟我们要钱啊?”

听到季母的话,我心里就不痛快了。

显然林慕冬之前是有恩于他们的,当年也是季父舔林慕冬。

而今,得了机会,却要退婚?

换了谁都不会理解的。

“我不要钱……只是,这事儿你得让季松年来跟我谈。”林慕冬很随和的说。

但是,看的出来他骨子里憋着股火气的,只是碍于胡高官与邱局长在,不方便发火丢了身份而已。

可季母就不是那么识大体的人了,直接站起来凶巴巴的瞪着林慕冬说:“林慕冬,我都打听过了!你那儿子四岁就离了家!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哼……你儿子肯定是得病后去治病了!对不对?”

“这个是我家的私事,我无可奉告。”林慕冬口气很冷硬的说。

“让我女儿跟一个是死是活的人结婚,你认为我这当妈的是疯了吗?!”季母说。

顾怀仁见状,微微皱起眉头,八成是觉得季母现在这么个样子,是为了给自己争取润芝,于是插话说:“林伯伯,我也听我父亲说过你有个儿子,可是,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见过呢?”

林慕冬听到顾怀仁的话,没有回应。仿佛觉得他是晚辈,这里没有他说话的份儿。

“胡高官……”季母转头看向胡高官。模样,明显是让他站出来说话。

胡高官轻咳一声,问:“林总,您儿子是在国外留学吗?”

林慕冬见胡高官问,便正了正身子说:“我儿子后天就回来了。到时候,大家如果有兴趣,我可以促个局,彼此认识一下。”

他的话自然是真的。

毕竟,没人敢对胡高官撒谎。

但我听后,就不解了。

爷爷让我来汉东找他,得知他儿子的情况后,我觉得我或许就是他儿子。

可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那么回事了。

“你不会是想故意拖延吧?”季母直接问。

“我不可能骗胡高官与邱局长的,而我儿子给我来过电话说后天就回来。这样吧……两天后,如果我儿子不出现,那么我会主动找季松年退婚的。这样说,胡高官满意了吗?”林慕冬转头看着胡高官问。

毕竟,今天的事情是因他而起,自然要回归到他身上。

“可以……不过,现在是男女自由恋爱的时代了,如果到时候季润芝看不中你儿子,想要解除这份婚姻的话,林总会不会解除呢?”胡高官问。

林慕冬转头看了一眼润芝,见她一副局外人的样子低头玩手机的时候,便苦笑说:“他们若彼此看不上眼、顺不了心,我自然会解除。”

“好,季夫人,那事情就这么定下好吗?”胡高官问。

季母见如此情况,便也不好在说什么,慢慢坐回身子,颇有些不乐意的说:“那,那就这样吧。”

“好,来,我们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了,大家一起举起酒杯!”胡高官端起面前的酒杯说。

林慕冬迟迟没有端酒杯。

邱局长在他身边坐着,轻轻的碰了碰他的胳膊,示意他举杯。

他仍旧没有举杯,转头很认真的看着胡高官。

胡高官不太喜欢别人那么盯着自己,蹙眉问:“林老板怎么了?”

“我很好奇,您今晚为什么要帮着季夫人说话……”林慕冬直接问。

胡高官转头看了我一眼,思付片刻后,笑着说:“来,大家喝酒吧……”

很显然,他并不想说缘由。

当然,他也有不回答的身份和地位。

林慕冬见状,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但是,也乖乖的端起了酒杯。

胡高官将酒杯对着我说:“林医生,来,咱们碰一个!”

“今晚谢谢胡高官帮忙!”我赶忙站起来,弯身与他碰杯。

胡高官喝了一口后,放下酒杯后看着季母说:“季夫人,我这人做什么事儿都比较心急。”

“您是说我家阿冷跟林小林的婚事吧?”季母问。

“对,你说的这些事,我都给你处理了。但是,我既然答应了林医生,那么他俩的婚事,你也要快办。”胡高官说。

那刻,我便知道,他那么说,也是在变向的告诉林慕冬,他今晚为什么要帮季母说话。

而林慕冬也非常聪明,听胡高官如此说之后,看向我的目光,深意又浓了几分。

只是他的眼神很深邃,看不到他心里在想什么。

“我会尽快办。”季母说。

“不是尽快办,而是快办,我希望明天就能收到他们的喜帖。”胡高官说。

明天?

胡高官的办事效率真是够快的。

胡高官见季母犹豫的时候,又问:“能做到吗?如果做不到的话……”

“……能做到!我明天就给您送喜帖!”季母赶紧答应说。

今晚,她可真是赢了个盆满钵满。

强买了王家两个医院,还成功的让林慕冬说出了解除婚约的条件。

不管林慕冬的儿子是何许人,只要她不同意润芝嫁,相信润芝也不可能嫁。

到时候,生意赚了一大笔,还得到顾怀仁这个金龟婿。可谓,多全齐美。

如此情况,她自然是赶忙答应胡高官,恨不得今晚就让我跟季冷芝入洞房了。

“那好……”胡高官说着便站起来,邱局长也赶忙放下酒杯跟着站起来。

“您要走吗?”季母站起来问。

“我还有事,你们吃……”胡高官说着,转头看向我,“林医生,我还有个病人想让你去看一看,准备好之后,我让邱局长派人接你。”

“哦,好。”我赶忙应声。

“行了,今晚一聚,才知道我分管的医药领域里有这么多的故事,看来以后应该多跟你们沟通才是。呵,好了我还有事,你们吃,你们吃……”话毕,便带着邱局长走了。

他俩人走后,酒桌顿时冷了。

润芝很听我的,今晚一直都没有说话。

顾怀仁今晚则主要是来看润芝的,听到他们谈定解除婚约的条件后,脸上也透着欢喜。

季冷芝淡漠的很,知道马上要跟我结婚,脸上并没有显现出开心来。

转头,不经意间跟林慕冬对视了一眼。

他目光中写满了好奇。

见我看着他时,直接问:“林医生?不知你在哪个医院高就?”

我刚要说话的时候,他旁边的顾怀仁微笑解释说:“林伯伯,这位林医生在一家按摩店工作。”

“按摩店?”林慕冬不解。

“香港路那家盲人按摩店,是个按摩技师。”顾怀仁说,见林慕冬仍有些不解,又解释说:“他会点儿针灸,帮了胡高官个忙。胡高官感激他,他便提要求让胡高官帮他向季冷芝求婚。瞧,今天还真让他得了个大便宜!哈哈!”

顾怀仁嘴中的话,说起来像是在夸我。

但是,仔细听,他每一个字眼里都带着鄙视……

可林慕冬听后,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屑。

历经社会风雨的他,知道在江湖上切不可,以貌取人。

更知道,任何事成功都有一定的原因。我能让胡高官帮忙,也自然有过人之处。

“林医生,您真在盲人按摩店工作?”林慕冬问。

“是的!千真万确!”季母一脸不悦的插话道:“林慕冬,你就别在这儿瞎问了!别忘了你答应我们的事儿,两天之后,你儿子要不出现,你就等着退婚吧!”

林慕冬没理会她,看着我问:“刚才听说你中医针灸很厉害,实不相瞒,我也是中医起家,不知道你针灸水平如何?师从何处?”

“水平不敢当,只是跟一位老人学了些皮毛而已。”我微笑说。

“林医生谦虚了,能让胡高官亲在出面办事,想必您的针灸水平相当厉害了,不知……是跟哪位名师学的?”林慕冬问着问着,目光也愈发的认真了。

看到他认真的目光,我内心里有些忍不住了。

既然爷爷让我来汉东找他,那为何不借此机会问问他?

但是,也不能实话实说。毕竟,这么多彼此有冲突的人都在这儿呢。

“是这样的,我初中时性子比较顽劣,跑到一个山上玩耍时,碰到一位仙风道骨的老人。那老人见我面色黄的厉害,说我脾胃不和、土木之气相冲而塞。于是给我针了几针便好了。我觉得神奇,便央求拜他为师。可是他不肯收徒,但见我那么诚恳,便教授了我一点按摩和针灸的功夫。”

林慕冬听后,点了点头说:“哦……那位老人如此厉害,必然是我们中医圈子里的老者了,敢问那位师傅姓名?”

“那位神医叫,林秋生……”我淡淡的说。

他听后,眼睛忽然瞪大如铜铃!!!

“你说谁!?”他激动的直接从桌前站了起来!

“林…林秋生……”我见他那么激动的反应,顿时有些懵。

“林秋生是我父亲!!”他激动的绕到我跟前,“我父亲现在在哪儿?他人在哪儿!?”

我赶忙站起来,看着一脸惊讶的他,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因为,我疑惑了啊!

我爷爷是他父亲的话,那我不就是他儿子吗?

可是他说他只有一个儿子,而且后天就回来了啊!?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你说话啊!我父亲他现在人在哪里!?”

↑返回顶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