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3:强势而霸道(1 / 1)

加入书签  纠错

我父亲他现在人在哪里!?”林慕冬激动的直接抓住我肩膀问。

所有人都惊讶于林慕冬的表现,如此稳重的人,此刻竟这般激动。

不过,想来也是。

爷爷自幼带我长大,为了我十几年都没有回过家。

林慕冬自然也是十几年没有听过自己父亲的消息,此刻听到林秋生的消息,激动便在所难免了!

“你快说啊!!”林慕冬仿佛觉得抓着我胳膊不合适,赶忙松开手,一脸乞求的问。

“不知道…不知道林总几个兄弟?”我问。

之所以如此问,是想搞清楚我自己的身份——我会不会是他的侄儿之类的?

毕竟,林秋生也是我爷爷啊!

“我就一个兄弟,怎么了?”他不解的问。

一个兄弟?

那么如此说来,他便不可能是我叔叔或伯伯,我也不可能是他儿子了啊。

难道?

难道我不是爷爷的亲孙子?

林慕冬见我疑惑时,刚有所缓和的表情,又激动了。

我见状,不等他问,便回答说:“我刚才说过了,我是初中时在一个山上见到林老的。我老家在林陵,只是,林老教了我两年医术之后,就离开了林陵……至于去哪儿,我也不清楚了。”

林慕冬听后,眼中当即露出一股失望之色,但是,转而又一次激动的问:“那…那你有没有见到一个跟你差不多大的男孩!?”

我吗?

他嘴中说的这个男孩,应该就是说我了吧!?

“男孩?”我佯装不知的问。

他眼神提溜一转,赶忙又说:“不是男孩,也有可能是个女孩!”

那刻,我确认说的是我了!

立刻回答说:“哦,我确实见到过一个小孩,不过只见过背影,不知男女。而且,林爷爷似乎不喜欢别人见到那孩子,所以,一直都——”

“——别说了!”林慕冬忽然打住我的话,仿佛觉得自己刚才太冒失了。竟然将“那孩子”的信息透露了出来。

“您怎么了?”我不解的问。

“没事儿……”他有些失神的转身,朝着自己的座位一步步走去。脸色发白,显然是刚才过于激动了。

季母刚才一直在听我们的对话,只是皱着眉头硬是什么都没听明白。

见林慕冬落座后,站起来说:“林慕冬,今天说的事儿,你可别忘了。后天你儿子回不来的话,你可要主动去医院找我男人把那婚事给取消了!”

林慕冬陷入沉思,半晌都没回应。

“林慕冬,你听见没有!?”季母大声吆喝到。

林慕冬微微垂首,看着眼前一口未喝的酒说:“我耳朵不聋。”

“哼……无商不奸,为了防止你这个老滑头带个假儿子来骗我们,到时候我要进行亲子鉴定!”季母很是狡猾的说。

林慕冬抬起头,眼神略带鄙夷的看着季母说:“我儿子回国之后,我会给他安排工作以及股份,你觉得我会随便找个人来分我林家的家产吗?真是愚蠢之极!”

“你……”季母被他一句话噎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顾怀仁见状,笑着站了起来。

对于他来说,他们争吵的越凶,他越是欢喜。

因为那样意味着季润芝跟林家儿子的婚事就成泡影了。

“阿姨、林伯伯,”他一脸微笑的说:“这样吧……我来做个见证人好不好?其实,我也很好奇林公子是什么人,到时候我做个见证人一起见个面如何?”

季母见这金龟婿如此积极响应,脸上都乐开了花,“好好好!就让怀仁当见证人!”

“……”林慕冬对他们的谈话丝毫没有兴趣,重新低头看着眼前的酒杯,一声不语了。

季母见状,也不想跟他继续了,招呼着人便要离开。

润芝早就呆够了,桌底下踹了我一脚,让我快跟着走。

我看了一眼冷芝,她早已经站起来,去追顾怀仁了。

我走在最后,路过林慕冬身旁时,忍不住的停下了脚步……

林慕冬赶忙站起来,对我微微一点头的说:“刚才有些失态,不好意思。”

“您客气了。”我冲他点了点头后,站正了身子说:“我那边还有一些林老给我的东西,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

“我父亲的吗?”

“对……”

“这,这…这不太合适吧?如果是他送给你的,我怎么好意要。”林慕冬很是不好意思的说。

我见他很想要,便直接说:“那些东西很多都是林老当年离开林陵时因为带不走而留下的,既然遇见您,有些东西自然是归还给您才是,不知您何时有时间?”

我如此说的目的,只不过是想再找个合适的机会向他表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我来汉东,不仅带着爷爷的骨灰,还带了很多他贴身的东西。上次按摩店斗殴之后,都搬到了润芝的小仓库里放着。

只要将那些东西亮出来,他必然会知道我真实的身份。

“只要您找我,我随时可以见!”他说着,立刻掏出一张名片交给我。

我赶忙双手接过名片,说:“这几日很忙,忙完这段时间,我带上东西去找您。”

“好,我等你。”他异常期待的说。

……

出了酒店,便看到润芝自己站在跑车前,看着不远处的三人。

我顺着她目光看过去,便见季冷芝在一脸焦急的打着电话,而季母则双手交叉在胸前,很是生气的样子。

主角顾怀仁则一脸无奈的双手插在口袋中,背身靠在他的幻影车上,看着季冷芝打电话。

“怎么回事?”我走到润芝旁边问。

“还不是我姐跟顾怀仁的事儿。哎呀,我妈也真是的,权力欲望太浓了,我姐都跟你定下婚事了,可我妈还是一点儿股份都不愿意给我姐……”润芝一脸愁容的说着,忽然又转头看着我笑了,抓住我胳膊说:“哎呀,你知道吗?你今晚帅死了!说话时候,跟个男人似的,有板有眼的呢!帅死了!真的帅死了呢!”

我看到她这花痴的样子就受不了。

推开她的手臂,赶忙冲着他们的方向走了过去。

当我走到季冷芝身边的时候,她打电话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喂?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明天,明天就结婚!上午你就把喜帖制作好,晚上我们就举行婚宴!……什么?婚礼?我顾不得那么多!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做!上午发喜帖,中午举行简单的仪式,晚上宴请宾客!听懂了吗?……好!那就这样定下了!”季冷芝说着,便挂断了电话。

而后,转身看着顾怀仁说:“满意了吗?”

顾怀仁一脸无奈,看得出,他是真的不太喜欢如此“铿锵有力”的季冷芝。

见他不说话,季冷芝转头看着季母说:“妈,我都安排好婚事了,那么按照我们的约定,明天是不是就可以签订合作合同了?我希望您信守承诺,能以我的名义注资中医院百分之五十的股份!”

“呸!”季母背身以对,轻呸一声后,半转过脸去,斜眼瞅着她说:“嫁给这么个穷小子,彩礼钱没有一分不说,还上来就跟我要钱了?呵……阿冷,你也老大不小了,这什么事儿的可都是计划不如变化快啊……中医院的事儿,你还是别掺和了!”

“妈!我也是季家的女儿!您至于对我这么残忍吗?!”季冷芝说着,眼中充满的委屈和怨恨。

“咱们是就事论事!怎么还说我残忍了?”季母直接正过身子来,一脸凶相的看着季冷芝,另一只手指着我说:“你不是都安排好了吗?明天你就嫁给这个林小林了!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啊!到时候,你就是林家人了,跟我们季家有什么关系?”

“您意思是不给我注资了,对吗?”季冷芝有些绝望的看着她。

辛辛苦苦计划的这一切。

跟我结婚还搭上了自己未来的名声。

可没成想今天竟成了泡影?

面对如此薄情的继母,她根本无可奈何……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小心思,总是恬不知耻的想要靠近顾怀仁?没看到顾怀仁就要跟你妹妹好了吗?啊?”她越说越兴奋,又靠近季冷芝两步,瞪着眼的骂道:“还要不要脸了?钱钱钱的想要跟你妹妹抢,这男人也要跟你妹妹抢?你妈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东西!?”

↑返回顶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