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她很孤独(1 / 1)

加入书签  纠错

钱钱钱的想要跟你妹妹抢,这男人也要跟你妹妹抢?你妈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东西!?”

“阿姨……”顾怀仁似乎有些看不过去了,赶忙扶住季母的胳膊说:“阿姨消消气,别说了。”

“怀仁啊!你可别觉得你阿姨是泼妇!你是不了解你阿姨的苦啊!”季母赶忙变了个脸色,一脸受了委屈的良母样子说:“当初阿冷无家可归,是我让你季叔叔带她回来的!我们供她吃、供她喝、还供着她上学!她开的跑车你也看到了,都是我们给她买的!”

“骗人!那是我妈给我买的!”季冷芝在一旁辩解说!

季母一听,脸上更“委屈”了,一副可怜样子说:“怀仁你看……阿冷不说这事儿,我都不想跟你提的。阿冷妈跟你季叔叔离婚的时候,你季叔叔是净身出户啊!

“他将所有钱都给了她们。后来她妈死了,她看我们济世医药发达了,又装可怜的跑了回来!都怪我当时心太善让她回来了!没想到回来之后,总是绞尽脑汁的占我们便宜!

“怀仁啊……你一定要擦亮眼睛啊!千万要看清这个女人的真面目啊!”

听着季母的“哭诉”,我当真服了城中女人的心机。

我跟季冷芝的婚事刚定下,她就翻脸不认人了。

我想,面对如此强势的女人,就是季松年也没办法。

现在整个济世医药,当真都是季母说了算。

“阿姨,我心里有分寸的。”顾怀仁轻轻的拍着季母的后背说。

季冷芝看到顾怀仁完全没有照顾自己的意思,眼中的冷意又浓了几分。

转头看向季母说:“我结婚的公告都发出去了,你就这么对我?”

“你不发公告,我也会替你发公告的!哼……这公告你要是不发,这婚事你要是不定下来,我还不敢这么跟你说呢!”季母一脸得逞的说。

季冷芝听后,眼神由冷变暗,整个人都像是陷入了绝望之中。

公告发出去,就意味着对外宣布我与她结婚了。

明天的仪式,肯定非常简单。

毕竟,季冷芝也是要脸的人,她可不希望让别人来见识我这个“穷鬼”丈夫。

见她那么伤心,我上前两步说:“季母,如果你要是这么对待阿冷,那么我也翻脸不认人了。”

“你?你还想跟我翻脸?”季母冷声回应。眼中,流露着女人之中,少有的骇人气息。简直就是一头母老虎。

看到她,我就想起桃源村虎子他娘。

那是村里有名的悍妇。

但是,若是她来跟季母斗嘴,怕是也会一败涂地。

因为这个季母不止是狠,脑子转的也快。说起话来,句句都掐人把柄。

但这回为了季冷芝,我也不能示弱,“季母,今晚你也听见了,胡高官过两天还要找我。所以,如果你要这样对待阿冷的话,那王家那两个医院我会让胡高官重新商量,不让你们买了。”我威胁说。

“林小林……”季冷芝忽然转头看着我,脸上氲出一股冷飕飕的气息说:“……我给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不需要你帮忙!我不用你当好人!”

“瞧见没?呵呵……”季母乐了,指着季冷芝说:“我就说过阿冷性子烈吧?以后,有你玩儿的呢!”

我是真心要帮阿冷的,转头看着季母说:“我刚才的话,你没听见吗?”

“听见了啊!”她趾高气昂,丝毫不为所惧的靠过来说:“不过,你还是太年轻了。简直就是个不懂事的孩子。”

“……”见到她如此自信,我顿时不解了。

她嘴角咧出一道嘲讽的笑:“你可能是第一见这么大的领导吧?呵……领导说话向来忌讳出尔反尔。你脑子如果还记事儿的话,就仔细回想一下——刚才在酒桌上,你们跟胡高官谈过阿冷跟怀仁合作的事情吗?”

听她这么说,我回想一下,在桌上都是她在提各种要求。我们并没有提要求。

可是,这是当初都定下的事情,我们谁也没想到她会恬不知耻的改变主意,不认账啊。

“在酒桌上是不是没说啊?酒桌上不说,完事儿再去找胡高官说这件事儿,还让胡高官自己打嘴巴子、出尔反尔的不让我们买王家的医院?你当这当领导的办事儿是小孩子过家家,由着你们摆弄吗?真是笑话!”

她这一顿话,说的我顿时觉得自己幼稚了。

“丢人!”季冷芝在旁边无比冷厉的瞪了我一眼,仿佛觉得我就是个废物!

我想解释什么的时候,她忽然转身走了。

只是,走了没几步后,又转身走向顾怀仁。

顾怀仁以为她要打他似的,往后退了几步,后身直接抵在了幻影车上。

季冷芝一脸严肃的质问:“我母亲出尔反尔,你呢?”

“什么?我…我不会的!但是…但是,前提是你得结婚啊……”他有些结巴的看着季冷芝。

“好,明天我会结婚!但是,哪怕我没有股份,我也要在你身边工作!明天结完婚,后天我就去新项目办公室找你!”话毕,转身走向自己的黑色跑车。

我见状,赶忙追过去。

毕竟,明天她可就是我妻子了。

“阿冷!”我追上去。

她拉开跑车车门,转身冷目盯着我:“你不是要帮我吗?好啊!如果真的要帮我,就给我五千万注资!你有吗?”

五千万?

别说五千万,我现在五千都拿不出来。

连身上这些名牌衣服,还都是她给我买的呢。

“我……”我有些惭愧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够了!我说过了,我不需要你帮忙!”季冷芝失望透顶的看着我说:“你一个乡下来的女人,能不能摆正自己的位置啊?!”

“阿冷,我只是希望你能过的开心一点……”我说。

她听后,眼中鄙视的味道更浓了,看着我质问:“你懂我吗?你看我被继母这么玩弄是不是觉得很可笑!?我自己都觉得可笑!但是,我就是这么一路走过来的!我不服!而且,我也永远都不会放弃!家产也好!顾怀仁也好!除非让我死,否则我就一定要争回来!不管…不管用什么办法!”

“我会站在你这边。”我说。

“行了!够了!你以为你自己真的很厉害吗?你只是会点儿针灸而已!要知道,现在这一切都是我自己努力的结果!当初按摩店门口,如果不是我带着胡高官赶过去,你早已经被王子豪打死了!后面要不是我引荐你去医院,你现在连跟胡高官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我承认……”我心里很是压抑的说。

当初若不是她,我真的会被王子豪打残。甚至,跪下都不可能挽救。

“所以,别再自以为是了好吗?”季冷芝高高在上的看着我说:“记住,你是个女人,我们是假结婚!你不是个同性恋,所以,你也没必要将自己代入丈夫这么个角色!OK!?”

她说着,看向远处慢慢走来的继母,转身钻进车内,轰的一声驶离停车场。

跑车尾灯在门口处,划了道优美的弧线,继而消失不见。

十月的夜风带着冷意吹过来,我的心也跟着凉了一截。

原以为今夜会让她满意,没成想落得如此结果。

原以为自己会是林幕冬的儿子,会成为有钱人,却也只是空梦一场。

“怎么样?见识到我姐的高冷了吧?”润芝很是假小子的勾搭住我的肩膀说。

“她不是高冷……”我有些郁闷的说。

跟她相处越久,越能明白她内心当中的苦和无助。

现在不觉得她高冷了,只觉得她孤独……

“呵,瞧你这个依依不舍的样儿?”季母走到身边,顺着我的目光看向大门口。

继而,又回过头笑看着我说:“明儿你们就结婚了,结婚后你们可就不能在我家住了。不过,我这当丈母娘的也没你想的那么吝啬,呵,走吧……去看看我给你们准备的洞房!”

↑返回顶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