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洞房花烛夜(1 / 1)

加入书签  纠错

车上,季母一脸开心。

“小林啊……你不要觉得我今晚狠,其实啊我是为了你好!”季母坐在前面“一本正经”的说。

“……”我坐在后面一声不语。她嘴里,就没句实话。

“怎么?你还不信啊?”她激动的从前面转过头来看着我说:“你今晚没看到阿冷多么强势啊?没看到她性子多么烈吗?这种女人,你要是给她钱了,你能驾驭的了?她要有钱了,你绝对征服不了她啊!”

听她这么一说,我还真差点儿信了。

要是季冷芝有钱了,她自然是更看不起我。

但是,转念一想,这季母也是拿我当傻子啊……

于是,直接反驳她道:“我看,你是怕我会跟季冷芝离婚才这么说的吧?”

“哪儿啊?我就是看你喜欢阿冷,才这么做的!现在阿冷还用着家里的信用卡,明儿我就去给她都封了!到时候,她身无分文,你只要稍微整点儿钱,那她还不什么事儿都听你的!?”

这继母,当真够狠呢。

是想一分不留啊。

可是,那怎么说也是季家的事儿,人家想断了季冷芝的粮食,我也没办法。

“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但我是阿冷的老公,我会努力帮她的。”我表态说。

她听后,当即噗嗤一声的笑了,“好好好!好好好!你这话啊我爱听!哈哈哈哈!”

那刻,对这个女人更鄙视了。

内心之中想要帮助季冷芝的想法,又浓了几分。

……

所谓的洞房只是一个普通民宅,还是那种破旧的小区。

润芝将车停在门口,没有进去的意思。

她妈问怎么不进,润芝直接将车掉头往回走。

润芝不顶撞她妈。因为她太了解她了。

可是,这不代表润芝会听她妈的,一句话不说直接带着我们回了家。

我以为她心疼她姐姐。

结果她下车后,却说:“你放心,我不可能让你住那儿的!明天我跟我姐想办法!”

听她那么说时,竟还有些小感动。

那晚,我还是在润芝房间睡的。

当然,不是季冷芝不让我去她房间睡,毕竟我在她眼中是个女人。而且,她也想跟我商量一下明天的事情。

只是因为季母跟她在二楼吵了一夜,我便也只能跟润芝在三楼卧室睡了。

第二天,一早,季冷芝便将我喊了起来。

很是神秘的让我去办假证。

“假证?”

“对,我都找好人了!你是女的,肯定要改身份证信息的?否则怎么跟我登记结婚?前端时间,我花钱都疏通好关系了,你去办了证,我们马上去登记结婚。快点儿,中午还要举行仪式呢!”她催促着说。

我本就是男儿身,又不是真女人。

她去处理其他事,给我那个办假证的电话后,让我自己打车去。

以前自己女人样子太浓,一直拖着没办,现在穿上男人衣服,自然赶紧去补办身份证。

带上户口本,便去了派出所。

我户口本上的年龄比现实大两岁,21岁也到法定年龄了。

而季冷芝22,也到了法定年龄。

完事儿。

到了民政局,她拿着我办的身份证,还说这身份证办的很好,很真实!

照了结婚照,领了证后,她直接用手机拍了结婚证发给了顾怀仁。

那刻,便觉得这婚不是给自己结的,而是给顾怀仁结的。

……

后面的事情,比我想象的简单很多。

婚礼仪式,只来了十来个人,季冷芝甚至连婚纱都没穿,只是穿了一件白色的晚礼,头上戴了个纱。

而且,我们进行的不是传统婚嫁。

去了一个教堂,找了个牧师,在十几个人的见证下,彼此交换了戒指,说了些你愿意我愿意的话,就结婚了。

当天的晚宴还是比较大的。

因为是季母订的酒店。

中档的富华酒店,订了十几桌,几乎全是他们季家医药公司的同事。原本胡高官说要来参加的,但是因故没有来。

林慕冬只是随了份子钱,也没有出现。

顾怀仁来站了站,发现润芝没在,便没有留下吃饭。放下份子钱后就走了。

润芝是去帮我们找住处了。

按照季冷芝的意思,她要在中医院新项目附近住。方便。

晚宴基本是季母当主角。

季冷芝也不愿太多人见到我。所以,我俩并没有去敬酒。

酒席散了,便回家了。

整个一天,简单的就像是在看别人结婚。

……

来到润芝给我们找的住宅处,我的心情忽然就好了起来。

因为风水好……

不懂易者莫论医,我学中医,爷爷首先就叫教我学 ,这其中术数、风水,各种东西保罗万象。

来到这里,我一看那房子,就高兴了。

子癸甲申贪狼星,壬卯乙未坤巨门。

乾亥巽巳辰戌武,辛酉丑艮丙破军。

寅午庚丁是右弼,二十四山九星名。

脑中排出二十四山对准的星名,放眼过去,高一寸为山,低一寸为水。

而后发现,这虽然是一个四层老楼,但是,后方起了一座高楼。有靠山。

东边青龙位高楼耸立,利事业!利功绩!

最担忧的西方白虎位过高,结果看过去的时候竟是一座平坦的广场,更好的是,其中还有一条流淌的小河。

西方为金位,主杀戮,倘若这边高出许多,便会引得夫妻争吵。

而金生水,水有泄金之妙。

东方木位,木主仁,又主家庭和睦。

南方的火位离宫是沿街的饭店,更是一个吉兆。

如此格局,哪怕要离婚的人住进这房子里都会和好!

一运二命三风水。

运与命,是生下来就带着的,不可更改。

但是,风水是可以改的,这样的风水宝地,还是四楼顶楼汇气之地。

典型的旺夫宅啊!

下一步我真有可能平步青云呢!

而且,更有利的一点是,这个旺夫宅里的女人,会对男人越来越倾慕!

“你怎么忽然这么开心?”季冷芝走在楼梯上,一脸不解的看着我问。

“没什么,感觉跟你在一起的生活,充满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我笑着说。

“是吗?呵……再怎么不可思议,你也不可能变成男人啊。”她白了我一眼说。

我微微一笑,没再做声。

……

到了四楼,一看是西户,我更开心了。

西户开东门,迎木气(当然,这东西分人,有些人喜木喜欢西户,有些人喜金则相反)。

而且,房子四方四正,门与门之间都无对冲。

我用手一排盘,便知道季冷芝要是在这里跟我住下之后,当真是离不开我了啊。

“你们怎么才回来啊?”润芝忽然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手里还拿着大大的喜字。

看到她出现的时候,我心里就一惊——事情有些不妙啊。

今儿是洞房夜,要是润芝也在这里住下的话,这风水可就不那么简单了。

虽说,不是变坏,但是,我也不想那种“好事儿”发生啊。

“你挂这种东西做什么啊?还当我们真结婚啊?”季冷芝走过去拿过润芝手上的喜字,直接揉捏后扔进了垃圾桶里。

“怎么说也是结婚啊!呵呵,这样才有意思啊!”润芝一脸俏皮的说。

季冷芝看了我一眼,转头又看着润芝说:“你可别忘了他是个女人。唉,今天烦死了,不说了……”她说着,转身就去了自己的卧室。

润芝赶忙跑过去说:“姐,那间房子是洞房,我都给你们布置好了!”

“我刚才看见了,红彤彤的,看着跟劳务市场旁边那些洗头房似的,让小林住去吧!我是不过去!”季冷芝说着便脱掉外套去洗手间洗漱了。

“姐,我今晚不回去了,你要不去那屋睡,我可跟小林入洞房了啊?哈哈!”润芝笑着说。

她俩都觉得我是女人,很无所谓。

但是,我是知道今天的日子非常非常特别,不能乱来的啊!

这个房子非常特别!

入洞房更是非常非常重要!

如果我跟润芝睡一个房间的话,你以后绝对会发生不可想象的大事儿!

润芝可是季冷芝同父异母的妹妹啊!

简直不敢想象!

“都是女人,怎么睡不行?”季冷芝吐掉嘴中的牙膏后,穿着睡衣走进了里面那间卧室。

润芝像个跟屁虫似的又凑过去,看着卧室里面好奇又好笑的说:“姐,你怎么还改不了裸睡的毛病啊?人家说女生裸睡不好的……”

“我喜欢。行了,我今天很累,你也忙了一天,快去睡吧。”季冷芝在里面说。

“哦……”润芝给她闭上门之后,转过身来说:“你也快洗漱洗漱睡觉吧!”

“哦。”我应声,脱掉鞋子和外套之后,便也去洗手间刷牙。

……

很快。

从洗手间出来之后,看着仅有的两个卧室,我就犯难了。

看到润芝卧室开着门,便知道她是在等我进去。

可我哪儿敢啊?

但是,刚才听到润芝说她姐姐睡觉不穿衣服,我也有点儿紧张啊。

“小林,你洗漱完了吗?”润芝忽然在旁边那个卧室喊我到。

“咳……”我轻咳一声,此刻卸下裹胸布后,一看就是个女人身材,走到她门口,一本正经的看着她说:“这屋让你打扮的跟个鬼屋似的,我去那屋睡,你在这儿屋睡吧。”

话毕,转身便去了季冷芝的房间。

敲了敲门之后,立刻推门进去。

她听到动静之后,半转头的看我。

那刻整个后背都亮了出来,柔弱无骨,尤其那腰,像极了水蛇。

“我能跟你一起睡吗?”我问。

她听后,又重新翻过身去,露出脊梁骨说:“随你。”

我一听,当即就觉得稳了。

今晚这么重要的日子,这房子也是会认主的,要是跟润芝睡一个屋的话,可麻烦大了。

小心翼翼的上床,生怕惹她生气后把我赶出去。

躺下之后,本能觉得这床有些大。

两人躺下,中间都有道大缝隙……

慢慢的,房间里安静了下来。

季冷芝的叹息声,也跟着清晰了很多。

我想安慰她,可是,孤独惯了的她,安慰更像是一种讽刺。

算了,以后,我会用自己的实力去帮助她。

见了胡高官说不定会有转机,而且,林慕冬谈起爷爷来时,也非常的激动,谈到不男不女的我是,更是异常谨慎。

所以,后面我的转机肯定是有的……

“吱”的一声,卧室门忽然开了?!

“润芝?”季冷芝半坐起身来,胸前的被子直往下落,“怎么了?”

“小林说那屋子跟鬼屋似的,我害怕…我要跟你们一起睡……”

↑返回顶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