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怪病(1 / 1)

加入书签  纠错

什么鬼屋啊?还不是你自己折腾的?”季冷芝有些不悦的说。

“哎呀,我过来跟你们一起睡吧……呵呵!”她说着便跑上床来。

我觉得不妥,毕竟今晚是我们第一次来这个房子,而且又是大喜之日!

三人睡一个床,在这么特殊的日子来说,会形成一股特殊的能量场。

往后,八成是会出事儿的。

“那我去另外那屋子睡吧!”我说着就要起身。

“哎呀!床这么大,一起就好啦!”润芝拉住我说。

冷芝很不解的看着我问:“这么晚了你折腾什么呢?都是女人,一起睡就一起睡嘛。你还真把自己当男人了不成?”

听她这么说,我便只能……

……

第二天一早。

听到洗手间的响声,看了看旁边,发现季冷芝已经起床洗漱了。

我赶忙拍了拍润芝,她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后,便问:“这么早起床干什么啊?”

我怕她发现我下身不正常,便背过身赶忙穿衣服,一边穿一边说:“赶紧起来吧!今天还有很多事要忙呢。”

她从床上坐起来,一脸不悦的说:“我在家从来都没起这么早过。”

“嗡嗡嗡”,她刚说完话,季冷芝的手机忽然响了。

“姐,顾怀仁给你打电话!”润芝从床头拿过手机说。

季冷芝刷着牙走进来,用眼神示意润芝接电话。

润芝当即接通后按开了免提。

“喂?起床了吗?”顾怀仁的声音传来。

季冷芝有些含糊不清的说:“刷牙呢,怎么了?”

“你几点来办公室?我让人给你把办公室收拾好了……”他声音很沉稳的说。

那刻倒是挺羡慕他那磁性的声音,我的声音跟张信哲似的,不仔细听都听不出是个男人说话。

“我待会就过去。”

“咳……那个……”顾怀仁有些犹豫的说:“你母亲没有给你注资。”

“嗯,然后呢?”她问。

“所以,你来了之后,不能担任领导角色。”顾怀仁说。

“如果我注资呢?”

“如果注资五千万,我们会重新开董事会,让你担任中医院的副院长。如果注资七千万,那院长就是你的,我给你当副手。但是,现在这种情况,你只有办公室,没有任何职务。”

“哼……”季冷芝冷笑一声,将嘴中的泡沫吐进杯中,声音清晰的说:“我的目标是你,能让我看见你就好。”

顾怀仁听后,忽然不说话了。

那刻真搞不懂这个顾怀仁,这么好的女人,怎么就不喜欢呢?

“听说润芝跟你在一起?”顾怀仁问。

“找我干嘛?”润芝盘坐在旁边,盯着床上的手机问。

“哦……林慕冬的儿子回来了,刚才林总给我打电话问我们什么时候过去?”顾怀仁跟润芝说话的口气很不一样。透着种开心。

“我不去!”润芝当即噘着嘴说。

听到她在打电话的时候,我赶忙背身对着她俩穿衣服。

“别耍小孩脾气好不好?你必须见了林慕冬的儿子之后,才能退婚的啊?难道你真要嫁给林慕冬儿子吗?”顾怀仁轻声轻气的说。

润芝皱了皱眉,转头看了我一眼,“我有喜欢的人了!不去!你帮我直接退了就行!”

我见她看着我说,当即白了她一眼后,开始裹胸。

季冷芝见他跟润芝聊天之后,转身就去了洗手间。

“润芝,你听话好不好?你要不愿意去林家,我就约个地点,咱们见一面。林慕冬也说了,只要他儿子不愿意,他就会解除你们的婚约。”

“行了!晚上再说吧!”润芝说着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见她一脸不悦,便说:“顾怀仁挺好的,你怎么那口气啊?”

她瞪了我一眼后,忽然想起什么来似的,立刻跑过来要给我脱裤子,一边脱一边说:“我刚才就是摸到东西了,拿出来!”

“瞎闹什么呢!”我推开她就跑了出去。

季冷芝已经穿戴整齐的要出门了,见我俩从屋里闹出来后,一脸不悦的说:“你们两个别闹了,小林,你现在在外人看来就是我老公,做什么事儿都要拿捏分寸。知道吗?”

“哦……”我应声,感觉她跟我说话的时候,我总是矮一截。

“胡高官不是说要找你吗?那么大的领导找你办事,你要主动点儿,今天没事儿就赶紧过去看看!如果帮好了,说不定你因此还能有点儿出息呢。”她说着,不等我回应的转身就走了。

那状态,明显就是瞧不起我。

她若不是为了靠近顾怀仁,若不是为了进入中医院,她不可能跟我凑到一起。

只是,我还有两年多才能真的变成男人……

两年之中的变数实在是太多了。真希望早点变成男人,然后,以一个真男人的身份去帮助她。

“你要去找胡高官吗?我送你?”润芝问。

“你不上学啊?”我问。

“不啊……我毕业证都买好了,上什么学?我妈让我早点儿学着经商,还说什么出名要趁早,经商也是越早越好呢!”

我听后,简直无语了。

……

上午我便给胡高官打了电话。

领导就是这样,吩咐了事儿,主动打电话他们才会觉得是上心。

打过电话后,他便让我去汉东妇幼医院。

当我问是谁生病的时候,他略有隐瞒的说到时候就知道了。

……

既然是妇幼,便知道是女人或者孩子的事情。

于是,让润芝在我回家,取了爷爷留给我的那套针灸用具。并带上了药盒。

抵达妇幼保健院的时候,那位邱局长已经在门口等着我们了。

见我和润芝在一起的时候,还好奇的皱了皱眉,“季冷芝呢?你们不是结婚了吗?”

“她有事儿没来,我们进去吧。”我见他仿佛要问润芝跟我的关系,便主动解释说:“这是冷芝妹妹润芝,咱们上次见过了。”

“邱局长好!”润芝俏皮的打招呼。

“哦……好好好……不过,事情非常复杂,我提前给你说一下。如果能操作就操作,操作不了千万不要逞强。”邱局长一脸担忧的停下脚步说。

原来,这里的病人是两个。

一个是胡高官的女下属,另一个则是女人刚生下几个月的孩子。

女人不知道为什么,在生产前得了怪病。

生病之后,医生建议打掉孩子,但是,女人不乐意,觉得七个多月也能活。就让医生刨妇产了。

结果产下来的孩子,浑身发黑,几个月了一直没有哭过。

“这么吓人吗?”润芝听完后一脸惊讶的说。

“这里的医生怎么说的?”我问。

“胡高官从京都调来了好几个儿科专家,都没研究出什么病来。现在两个病人的各项生命体征都在下降!都束手无策了!所以,如果如果没有百分百的信心,千万不要尝试。现在这帮医生都担心的要死,巴不得找个人来背锅,所以,小兄弟,你千万千万要量力而为啊。”邱局长说。

“我知道了。”我说。

“当初是我一时兴起跟胡高官提的你,如果……”

“——您放心,我不会让您受连累的。”我赶紧加快脚步的说。

上了病房楼。

离病房门越来越近的时候,我就感受到一股恶臭的味道。

等站到病房门口的时候,恶臭味道便浓的刺鼻。

“好臭啊……”润芝捂着嘴鼻小声在我耳边说。

我没有应声,而是努力的嗅这股味道。

这种臭气就像是肉体腐烂的味道,看到病床上的女人时,虽然跟爷爷见识过不少病人,但是,见到那面如黑炭的女人时,还是吓了一跳。

一般刚生下孩子的女人体态都是比较胖的,脸色也会因为生产而发虚胖。可是眼前的女人,竟然枯瘦如柴?

胡高官走到我面前,摘下口罩说:“来了?你这刚结婚就让你过来,真是过意不去。”

“哦……我先看看病人。”我说着,走到病床前。

将女人手上绑着的检测仪器拿掉之后,开始静心诊脉。

脉分三脉。

三脉竟然都非常的强,搏动的如同一个壮年男子!?

拨开病人眼睑,眼睛也非常正常,只是出于昏迷状态,毫无知觉。

掰开病人嘴巴的时候,一股恶臭当即传来,若不是我提前准备,这股恶臭能将人臭吐!

旁边的医生给我递过一个口罩来,我摆了摆手。

因为,我还在嗅这种味道,这种尸腐味习惯之后,我在感知其中的成分。

而后,我掀开被子,观察她身体其他部位的肤色。

结果全都是黑乎乎的。

天地万物之上下,天为阳来地为阴,清阳上升积为天,地为浊阴下降成。

通过望闻问切,发现病人的浊气极为浓厚。

按理说,此刻病人的脉搏应当非常非常虚弱才对,可是,竟那么强盛?

内阳外阴,是典型的阴阳颠倒啊!?

↑返回顶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