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她中毒了(1 / 1)

加入书签  纠错

我从医数十年,从未见过这样的病症。”旁边的老医生说。

“是吗。”我皱眉应声,继续观察她的肤色。竟然如此之黑?

“能确定什么病吗?”邱局长凑过来问。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我再看看。”

“唉……”胡高官见我愁眉不展,转身走了出去。

我想知道病因,于是赶忙走病房去找他。

他站在窗台前,见他双手无力的抠着窗台的时候,便知道他内心极为烦闷与无助。

“胡高官,能给我讲讲病人发病的经过吗?”我问。

“报应啊……都是报应……”他双眼有些无神的看着远方的广播电视塔说。

“病分因果,但无报应一说,您能给我简单讲讲吗?”我又问。

“我觉得就是报应,她自己也那么说。她叫茉莉,跟了我十多年了,今年都三十五岁了却没结婚。”

我听他在讲两人的故事,我并没有打断。

“她对我很有感情,就是那种仰慕的情感。我知道自己有妻子,一直恪守道德,没敢越雷池一步。但是,她对我的感情越来越浓,放弃休息时间在我郁闷的时候给我解闷,在我工作忙碌的时候,总是能给我分担。可是,我从来没想着抛弃我的妻子,这一切都只是一次酒后的错误而已。”他很是苦恼的说。

“后来呢?怎么发病的?”我问。

但是,他整个人却仿佛陷入了自己的报应逻辑似的,有些思维错乱的说:“怀孕的时候,我就说过要打掉那个孩子。但是,她不肯,她执意要生,说要给自己的下半生留个念想……结果,结果就出现了现在情况。我那段时间,看我妻子脸色不好,很想去陪她照顾她,但是,没成想她竟然自杀……这一切都是报应啊!”他很是苦闷的给我解释说。

“茉莉小姐,是从什么时候有感觉的?”我极力的让他回到正题上。

“哦……怀孕五个月的时候,她得了产前抑郁症。于是,我特意请假陪她出去了一趟,也是那时候被我妻子发现的。”他说。

“出去一趟回来之后,就病了?”

“对,起初的并没有什么症状,但是忽然有一天她说她的手发黑了。我以为是怀孕的原因,感觉过几天就好了。但是,没想到后面竟然越来越严重,从手到胳膊,下面从脚开始向上,越来越黑的蔓延!我们去了皮肤病医院,结果不是皮肤病,然后又去了京都,结果那边的医生也说治不了……最后,茉莉感觉越来越虚弱,走路都需要人搀扶!再后来,她说就是死也要死在汉东。于是,我们就回来了。回来后,医生说要给她做引产手术,但是,她死活要生下这个孩子……没成想孩子活是活了,却成了这个样子!”

他说着,整个人几乎陷入了绝望似的,将头整个埋下去后,死死的攥着拳头,“都是报应!是我老婆给我们下的诅咒……”

听到诅咒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什么!

于是,立刻跑回病房!

跑到病床前,再次将女人的眼皮拨开,当我看到瞳仁上方有一条如同玄针一般的黑色直线时,当即就懂了!

邱局长一脸激动的靠过来,小声的在我耳边说:“其他医生都下了病危通知书了,要不你给胡高官说声,咱们回去吧?”

“我想试试……”我站直了身子说。

“多大把握?”邱局问。

我转身,去看了看孩子的症状后,站起来说:“小孩百分之八十,大人只有百分之十,大人中毒太深了。”

“中毒?”邱局问。

胡高官也好奇的走了过来,“你是说茉莉是中毒了吗?”

我摇了摇头说:“这个一时半会无法给你们解释。”

忽然,一个医生从外面跑了进来,“胡高官!进口药来了!”

“是吗?能救吗?”胡高官激动的问。

“这血清药非常的稀少,我们医院花了大价钱购买过来的,国外医生说只要用这个血清绝对没问题的!但是…但是我们这边的医生并不清楚这药的具体功能!”

医生的话,将责任都推给了国外的医生。

这真是一种小人做派。

万一死了人,他们定会将责任推给国外的一声。

“那赶紧用啊!”胡高官激动的当今上当。

“等等!”我赶忙打住,看了看外面的天,已经快接近中午了,赶忙说:“胡高官,我这边也必须立刻开始治疗!”

“你能救?”胡高官有些不相信的看着我问。

邱局长见状,赶忙说:“不不不,林小林刚才说他只有百分之十的把握啊!”

“百分之十……?那怎么行?赶紧换上这个血清药!”胡高官指着病床说。

医生要动手的时候,我赶忙拦住说:“不能用这个药!现在任何药都不能再用!据我观察,病人现在各项功能已经开始下降,但是,内气强盛!如果你注入药物,就是往火上浇油!”

“你疯了你!!”邱局长靠过来拉住我的胳膊说:“你知道她是什么病吗?你就给她诊了诊脉就能判断了吗?这医院什么先进仪器没有,他们都没查出个结果,你能知道她的病因吗?”

“我知道!”我很肯定的说。

“什么病?”胡高官靠过来问。

“南洋降头术!”我很严肃的说:“茉莉小姐中的是最厉害的,置人于死地的暗黑蛊毒!”

我知道,下蛊之人必然是胡高官的妻子。

这种蛊,下蛊之人会承受反噬之痛!

当初给他妻子诊病的时候,我就发觉不对劲,因为按理说那个脑瘤如果去国外的话,还是可以治疗的!

但是,她妻子竟然选择了自杀?

现在想来,她妻子应该是承受不了那种蛊毒反噬的痛苦后,才选择了自杀!

“什么降头术!?这都什么时代了,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胡高官是非常讨厌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的!”邱局长批评我说:“如果茉莉小姐和孩子有什么闪失,你怎么跟胡高官交代啊你?!”

“胡高官,这药?!”旁边的医生问。

“胡高官!”我厉声喊住他,一脸严肃的盯着他说:“你应该非常清楚是谁给茉莉小姐下的蛊毒!”

胡高官那刻的脸瞬间就白了。

他自然清楚这里面的关系,他妻子对茉莉恨之入骨,不是她又是谁呢?

我很想直白的说出来,可是旁边这么多的人,我怎么能讲?

“请相信我……”我很认真的盯着他说。

“胡高官,病人血糖在降低,血压也下降了!我们还是赶紧用药吧!”旁边的医生说。

“……”胡高官在做着极大的心理斗争。

“如果用了这个血清药,茉莉小姐就真的结束了。她现在的蛊毒很深,肚子里的臭虫非常多了!”

“臭虫?”他们一众人瞬间不解的问。

“没时间解释了!”我说着,当即拿起旁边的纸,迅速的写下需要的东西后,转身交给邱局长说:“帮我置办这些东西!”

“地藏王菩萨佛像?糯米?黄纸?瓷碗?什么?这竟然还有活蛆?这……这都是什么啊?”邱局长一脸不解的问。

“赶紧去办吧!错过了这个中午,一切都晚了!”我说着,赶忙走到床边,撕开茉莉的病服,将她衣服从胸前直接撕开到手腕,指着那条从手腕开始的红线说:“这条红线已经过了肩膀,等它抵达心脏的时候就完了!再过几个小时就会蔓延过去的!”

“邱局长,你立刻去置办!”胡高官说。

“我马上去!”邱局长立刻拿着我的单子走了出去。

医生见状,立刻说:“胡高官!病人现在这样,很可能撑不过今天!您现在不用这药,如果出现闪失的话,那……”

“那……”胡高官转头看着我说:“……小林,如果你救不活他们,我唯你是问!”

那刻,我心里忽然沉了一下。

但是也理解他的做法,毕竟他现在是病人最亲密的人,旁边还有他刚出生不久的儿子。

如果我真的搞砸了,下场定会很惨!

我没有时间做任何狡辩,现在每一分一秒都要争取!

打开药箱,从里面拿出了爷爷珍贵无比的参皇续命丸。

一颗放进茉莉的嘴中,她嘴中的臭气当即就压住了。

婴儿体弱,我指捏出来一点后,掰开它的小嘴便放了进去。

而后,拿出针灸箱,开始快速的下针!

那一刻,我已经顾不得他们在旁边,立即施展出了林氏针法,运用体内丹田之气,将气全部贯到针头之上!

针碰到肌肤后,瞬间没入!

针全部扎进要害穴位之后,我一手托起茉莉的脖颈,另只手探到她脑后,用尽全力的抵住她的百会穴!

那刻真恨自己不是男儿身,倘若男儿身,阳气便能轻而易举的贯通!

这刻却要费力很多……

“不可思议……简直不可思议!”旁边的老医生见到黑血顺着针逼上顶端的时候,瞪大了眼,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

见血透出,立刻转向婴儿使针!

当我完成这一切之后,已经半个多小时过去了!

“砰”的一声,邱局长带着几名手下,大包小包的跑了进来。

“这都是你要的东西!”邱局长拎过来说。

我接过那些东西后,转头看着他们说:“你们都出去吧!”

“不能在这里看吗?”一边的医生问。

我转头看向胡高官说:“我担心待会的景象,会给你们留下极大的阴影。所以,都出去吧……”

我记得十岁那年,爷爷曾诊治过一名中蛊之人,当时的景象吓的我一周都没睡觉。

此刻,茉莉与她儿子中毒如此之深,待会的景象这些人绝对承受不了……

↑返回顶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