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0:你这个女人有病吧?(1 / 1)

加入书签  纠错

你们来的很快嘛!呵……”顾怀仁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润芝坐他旁边。

“小林,你挨着他坐。”润芝说着,便拉着我的胳膊往那拽。

顾怀仁不喜欢她碰我,有些不悦的问:“你……你怎么不叫姐夫啊?”

“我喜欢叫什么就叫什么!要你管啊!?”润芝公主脾气又冒了出来。

“呵呵,瞧见没,她就是这个样子。”顾怀仁冲着旁边两人笑了笑后,转头看着润芝说:“你坐在那里只能看到林凤初的侧脸,看不清楚正脸的,听话,快到这儿来坐吧。”

“你快坐下吧。”我转头看了润芝一眼。

润芝见我那么认真,便不再吱声,一屁股坐在了顾怀仁身边。

服务员过来递给我一个木制板凳,我便坐在了中间位置。

“你是林凤初?林慕冬的儿子?”润芝坐下后,直接问他对面那个男人。

坐在里面那男子,忽然插话说:“我是林凤初。他是我朋友,付骄阳……”

“我们吃饭,你带他来做什么?”润芝毫不客气的问。

显然,她仿佛见过的帅哥太多,对眼前两个男人,毫无感觉。

林凤初是富家子弟,自然不喜欢润芝这种“蛮横”的女人,冷目看着她,说:“顾怀仁新成立了一家中医院,上午给我父亲打电话时,说想找一位懂中医的人去他医院工作,这位付骄阳世代中医,还是林宗阁的外姓翘楚呢。”

我不知道什么林宗阁,但是,那刻我忽然明白顾怀仁叫我过来的意思了。

他应该是想让我见见付骄阳,然后好让我知难而退。

毕竟,他只见过我治死了胡高官的老婆,并不知道我今天救治的那对母子。

他眼中的我,跟季冷芝眼中的我一样——只是个乡村郎中而已。

“什么林宗阁啊?我听都没听过……”润芝说着,拿起桌上的叉子,百无聊赖的敲着盘子说:“顾怀仁,你请我们过来喝西北风啊?要不你自己喝吧?我今天见过林凤初了,你可以回去跟林叔叔交差了。就说我们俩谁都看谁不顺眼!”

“喂……”林凤初冷眼斜盯着润芝说:“……我这会确实不太喜欢你,也想着跟你退婚。但是,如果你继续表现的如此任性的话,我可要重新考虑考虑,跟你进一步接触了。”

“你……”润芝当即气的要站起来,不过被顾怀仁一把又拽了回来。

林凤初见状,却毫不留情的说:“出来吃饭,能表现的正常点儿吗?娇生惯养的。”

“先生,你们点的餐,祝您用餐愉快……”服务员将一份牛排首先放到了润芝面前。

“吃他妹餐!”润芝一巴掌将牛排打翻在地,转头瞪着林凤初道:“你算老几啊批评我?我娇生惯养也不是你们林家惯得我啊!你有什么资格说我?自以为是!哼……小林,我去车上等你!跟这帮傻子吃饭,恶心!”

话毕,拎着包蹭蹭蹭的就往外走了出去。

“呵呵,她就是这么个脾气,你别见怪。”顾怀仁一脸高兴的冲着林凤初说。

他是巴不得润芝如此表现。

第一印象很重要,润芝如此泼辣,林凤初怎么会受的了?

受不了,就合了顾怀仁的心意了。

“哼……看我以后怎么收拾她!小妮子就是欠整!”林凤初说着,转头望向窗外去看润芝。

我跟着望向窗外时,忽然发现付骄阳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我,那眼神就像是在把我当成一幅画似的欣赏。

“你……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我问。

“有意思……”他双手叠在下巴上,愈发“深情”的看着我说:“你是男人女相啊,真有意思!”

“男人女相?”顾怀仁好奇的问。

“对啊……”付骄阳饶有兴趣的端详着我说:“你们对中医应该都有了解的,人分阴阳,男人属阳,女人属阴,而小林看起来像是阴阳同体啊。有意思,真有意思!”

我被他说的心里一虚,生怕他继续观察出我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便转移话题说:“顾总,咱们还是说正事吧。”

“好!”顾怀仁一脸轻松的看着我说:“今晚我跟林凤初与付骄阳已经吃过饭了,那会我们聊的也很投机,所以,当着他两人的面儿,我也就直接说了。”

“嗯。”我应声。

他单手把玩着高脚杯,嘴角咧出一掉深意的笑,说:“我不知道你跟邱局长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他给我打电话,我自然要应下来。毕竟下一步,还要跟他们搞好关系。可是,你的水平,我听季冷芝讲过,小学毕业对吗?”

“呵!小学毕业就出来当医生啊?”林凤初当即笑了出来。

他嘲笑人的样子,让我很不舒服。

只是想到照顾了我十几年的爷爷是他亲爷爷时,便也不想跟他计较。他的性格可一点都不像他爷爷。

“凤初……不许这么说小林。真正的中医是不讲究学历的。”付骄阳轻轻的肘了他一下说。

“骄阳,你现在要搞清楚自己是哪一队的,现在你们两个可是竞争对手呢。”林凤初提醒说。

付骄阳转头用一种我读不懂的眼神看着我,微笑说:“我不觉得他是对手,我现在觉得他很奇特。很…很吸引我。”

看着他那俊美之极的脸,听着他那不着调儿的话,我倒是觉得他脑子有病。

“我长话短说吧……”顾怀仁打断我们的话,看着我继续道:“你是邱局长介绍过来的,我也不能不安排,但是,介于你的学历问题,以及我们分管中医师这个副院长的严肃性,我决定让你先去药房”

“药房?”我有些诧异。

“对,你毕竟只会一些针灸而已,对于中医还是要好好学习一下的。而且……”他说着,转头看了眼他们二人,思付一阵后讪笑说:“而且,这也是季冷芝的意思。”

“季冷芝吗?”林凤初一脸好奇的问:“他不会是季冷芝的老公吧?刚才你让润芝喊他姐夫的时候,我还没反应过来呢。”

“对,他就是季冷芝的老公?”

“季冷芝是疯了吗?他不是季松年的女儿吗?怎么娶了这么个东西?”林凤初仿佛觉的说的有点儿过分,又笑着说:“那个……别误会,不是瞧不起你,只是你自己也清楚,你们真是不搭啊!”

顾怀仁无奈的摇了摇头说:“这可能也怪我吧……我也没想到季冷芝会那么偏激得跟他结婚。小林啊,让你去药房工作这个事情,真是你妻子的主意。至于为什么,还是等你回家的时候,听听你妻子怎么说吧。”

我没想到季冷芝这么早就知道了。

不过,想来她应该开心才对。

她总是嫌弃我没出息,总说我是个乡下郎中。

这会,我能去怀芝中医院当副院长,她怎么就不开心了呢?

“好了,事情说完了,牛排都要凉了,我们快吃吧。”顾怀仁说着,便开始吃了起来。

我也饿了一天了,便赶紧吃点儿东西,先填饱肚子再说。

……

“好了,我吃完了。”顾怀仁起身,但是桌上的盘子里还有一大块儿没有吃。

“那我们也走吧!”林凤初站起来说。

我见他们要走,当即问:“顾总,不知道付骄阳去医院担任什么职位。”

“哦,当然是分管中医师的副院长了。怎么了?”他一脸若无其事的问。

“哈哈,他当然是不乐意了。”林凤初在一边指着我说。

倒是这个付骄阳没说话。只是,从头到尾都用一种异样的目光看着我。让人很不舒服。

“你不会是想要再给邱局长打电话吧?”顾怀仁问。

“别人帮忙找了工作,我总该给人家回个信的。”我说。

“哦,这样啊……”顾怀仁应声后,当即坐回原位,掏出手机发了条短信。

手机放下之后,我看到是发给季冷芝的。

“嗡嗡嗡!”我手机当即响了。

是季冷芝。

“喂?”我拿起电话。

“你还不嫌丢人吗!?顾怀仁都跟我说了,我们两个都不希望你来!但是,既然你找了邱局,我们也不想得罪他,可你不能得寸进尺的想当副院长啊!?告诉你,你要来,只能去药房发药!你也只配去药房!现在赶紧给我回来!!”季冷芝十分冷厉的骂道。

“我…我想再跟顾总谈谈,其实,我并不是只会针灸的。”我尽量心平气和的说。

“林小林!你自己几斤几两不知道吗!?别以为会点儿小小的针灸就觉得自己厉害了!中医院里面人才济济!你心里没数吗?还有!你要是想去医院上班,你就去,但是,为什么要来我们怀芝呢?你能不能不要在我眼皮子底下丢人现眼啊!?”

“我……”

“我什么我!?你以为中医院的医生是你们乡下样的鸭鹅,赶着上架就行吗?还有……你是个女人啊!这是不是装男人装上瘾了啊!?你这个女人简直就是有病啊!”

话毕,直接挂断了电话。

“是你妻子的电话吗?”顾怀仁淡淡的笑着问。

↑返回顶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