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大发雷霆(1 / 1)

加入书签  纠错

听到顾怀仁的话,我没有做声。

满脑子都是季冷芝的骂声。

那刻真想告诉她,我是个男人。可现在看来,我根本不能说。

说出来,她会骂我骂的更厉害……

但是,她越是这样骂我,我越是想要征服她!

从小爷爷就告诉我,哪里跌倒就在哪里爬起来。

“呵,他不会是被她老婆骂傻了吧?”林凤初在旁边问。

我慢慢站起身,很认真的看着顾怀仁说:“我想要跟付骄阳公平竞争。”

“哦?怎么个竞争法?”付骄阳好奇的看着我问。

“顾总以为我只会针灸,但实际上——”

“——小林!”润芝忽然过来,抓住我的手说:“快走了!我姐很生气的让我带你回家。”

“我说完马上走。”我说。

“不行!我姐说不准你再多说一句话。好了啦!快走啦!你跟这些人说什么啊?”

“行了,我们走吧!”顾怀仁一脸笑的径直走了。

我想喊住他,但是,却觉得那样太过卑微。

林凤初有些鄙视的看了眼我后,跟着走了。

付骄阳一直保持着那种暧昧的眼神,伸过手说:“今天很高兴认识你。”

虽然是他顶替了我的位置,但是,我知道哪怕他不出现,顾怀仁和季润芝也不可能让我当副院长。

“润芝,我们走吧。”我说着便向前走去。

润芝赶忙搂住我的胳膊,“慢点儿!”

走出大厅,润芝一直挽着我的胳膊。

站在大厅台阶下面的顾怀仁见状,脸上的微笑瞬间冷却。

润芝却反而更加抱紧我的说:“别松开!我现在很烦他,就是要让他讨厌我。”

顾怀仁原本想说什么,见润芝白了他一眼之后,看向我的眼神忽然冷了几分。

我知道,我算是得罪他了。

……

回家之后,季冷芝已经把卧室门锁了。

我以为她会怒骂我几句,但是,转念一想,或许她在我们回来之前,又跟顾怀仁通过电话了解情况了。

第二天。

一大早我就醒了。

郁闷醒的。

洗漱之后,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着季冷芝出来。

她出来后,我以为可以跟她聊聊工作的事情。但是,没想到,她竟把我当空气。

我去问了几句,她没有任何回应。

“喂!”她要出门的时候,拉着门把手回头喊了我一声。

我以为她要载我去上班,赶忙拿起外套一边穿一边靠过去:“一起上班吗?”

“谁跟你一起?你记住,医院那边几乎没人知道咱俩的婚事,你最好把嘴巴闭紧了。”她说着,转身便走了。

无奈,我只能步行去医院了。

……

刚踏进医院,就接到了人事部门的电话。

去领了衣服后,一个颐气指使的中年女人便带着我去药房报了到。

中药房里的味道,是我熟悉的味道。

闻到这些味道的时候,总是会想起爷爷。

拉开一个个的药箱,确实有很多的好药。只是其中一些药不如我们桃源村的好。

想到爷爷,便又想到林慕冬。

只是,昨天见过林凤初之后,对林慕冬也有些失望。

走出药房,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望着玻璃外面那些患者,心里倒是很平静。

不一会,来了几个中年妇女同事。

打过招呼之后,我便静静的听她们八卦。

“你听说了吗?来了个分管中医师的副院长。”

“嗯,我那会见了呢。人高马大的,还挺帅呢!说是从京都那边过来的厉害人物。了不得呢!”那大妈举着大拇指说。

“诶诶诶,你知道吗?咱们顾总又变卦了,说是要让那个季冷芝分管业务了!”另一大妈说起来挤鼻子瞪眼的,仿佛季冷芝是她们的集体情敌似的。

“嘿!我今天一大早碰见人事科的老吴,他早就告诉我了!我听说她是那种,就是电视上经常演的美色什么来着?”

“利用美色!”

“对对对对!别瞧着季冷芝跟个正经人士似的,我一瞧她那屁股扭啊扭的我就知道这女人骚着呢!咱顾总那么年轻,怎么可能受得了?”

“……”

听着她们的聊天,我猜测肯定是季冷芝用我做了某种利益交换。

比如,不让我当副院长,给她安排业务工作之类的。

不过,这群女人倘若知道我是季冷芝丈夫的话,怕是会惊掉下巴吧?

……

一天的工作,非常轻松的结束了。

几个来拿中药的,我也很快给他们找了出来,总之也没出什么岔子。

晚上回家,季冷芝还没回来。

而润芝那边,父亲还在住院,她从医院回来之后,就立刻跑来找我玩。

问我工作怎样,我便简单的跟她聊了聊。

她气我不去她们家的医院,我一想季母那脸,哪敢去啊。

“不过,你的苦日子快到头了!最近,会有好事儿呢!”她很是神秘的说。

“什么事儿?”我诧异的问。

“我爷爷要回国了!我姐姐的春天也要来了!”

“你爷爷?”

“嗯!在国外治了六年病呢!我妈那脾气你也知道,不让我爸去看他!”

“哦……这跟你姐有什么关系啊?”我纳闷的问。

“我姐跟我爷爷关系好着呢!我爷爷听说她结婚了,立马急着回国!要是我爷爷回来知道我姐啥都没有,还被赶出家来的话。我爷爷能揍死我爸!”

“然后呢?”

“然后,在医院的时候,我爸就跟我妈商量着,再我姐分点儿家产什么的!我妈当初不同意啊,我妈当初还以为我爷爷能死国外呢!”

“分了吗?”

“知道我爷爷回来,当然分了。我爸虽然怕老婆,但是也孝顺啊!很多家产都是用我爷爷的名儿置办的!我妈要不给,我爷爷直接将他那些家产给我姐的话,我妈岂不是会疼死啊?那些家产好几亿呢!”

“呵……听你这么说,我马上就是有钱人的老公了啊!”我说着,身子不由的直了直。

“切!你别忘了,你是个女娃子!”润芝一把拍在我的胸上,揉了揉说:“还真想当我姐老公啊?哈哈!”

我推开她的手,无所谓的说:“有些东西是会变的。”

“难不成……”她直接跨到我身上,搂住我的脖子,色眯眯的看着我说:“难不成,你还能变成男人?”

看着近在咫尺的她,反问:“如果我变成男人的话?你会不会害怕啊?”

“呵……”她一个坏笑之后,揉捏着我的耳朵说:“如果你变成男人,我立马追你!”她说着,眼神竟还真的生出一股情愫来。

表面很随意,内子里却很认真的那种感觉。

“吱”的一声,季冷芝回来了。

看到我俩那样子,眉头就是一皱,将车钥匙往旁边一放后,见怪不怪的去了洗手间。

看着她那高挑的背影,我心不由的就加速跳动。

以前纯妖的时候,没有现在这么种对异性的冲动,可是随着越来越男人,体内的睾酮素增多,对异性也开始有了那种原始的冲动。

我总会时不时的在脑海里勾勒季冷芝的身体。

要知道,我装瞎子那会,可是认真观察过的。

“我跟你说的事儿,先别告诉我姐啊……我姐最近不开心,我们就等着给他一个大惊喜!”润芝说。

季冷芝的惊喜,应该也是我的惊喜。

到时候,说不定我还能住上大房子呢。

就是季冷芝一心想着那顾怀仁,这点儿让我很不爽。

不过,她想离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

追女孩,不无赖点怎么行?

……

一连三天,都平淡乏味。

原本想着抽空去见见林慕冬,却因为同事孩子结婚,当好心人的帮忙值了三天夜班。

明天那大妈就回来上班了,于是便打算明天请个假,带上爷爷的东西去见见林慕冬。

“啊欠……”我困的打了个哈欠。

刚打完,便看到顾怀仁带着一众人从门口走进了大厅。

另一个大妈,赶紧提醒我领导检查,让我坐好。

我坐正后,便看到季冷芝拿着个黑色的皮夹跟顾怀仁并肩而行,身后则是付骄阳带着两个穿白衣服的医师。

顾怀仁一侧,是一个中年男子和几个西装革履的人。

从气势和面容上看,像是个当官儿的。

季冷芝微笑着给那位领导指指这、介绍介绍那,面容俏丽,举手投足都透着一种都市女神特有的味道。

“小林啊?是不是觉得咱们季院长漂亮啊?”那大妈忽然说。

“哦……呵呵,挺漂亮。”我讪笑一声,有些害羞。

“不过,你这么个情况,就别想那好事儿啦!哈哈哈哈!”

“呃……”我听后,心被扎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哎呦,来了来了!”大妈说着,立刻坐正身子,低头摆弄那些药品单子。

我的位置在冲着门口的第一个位置。

透过大玻璃见他们进来后,赶忙低头装模作样的看药品单。

我瞥见季冷芝的脚第一个走进来。

“张高官,这就是我们的药房……药房里一共八人负责药品的管理。”季冷芝笑着介绍,走到我这里时,还莫名其妙的用脚踢了下我的桌子。

“哦……”张高官走进来后,在我桌前停住:“这小伙很年轻啊。据我所知,中医药分门别类的数千种,他这么年轻能分清吗?”

“林小林?”季冷芝忽然出声。

我赶忙抬头,“嗯?怎么了?”

“有没有礼貌?站起来说话。”季冷芝赶紧提醒。

我听后,回头一看,身后那些中年妇女竟然都站起来了,此刻,还颇为妩媚的冲着领导们“微笑”着。

那刻也知道季冷芝踢我桌子是让我站起来了。

我赶忙站起来,“呃,怎…怎么了?”

“张高官问你话呢。”季冷芝提醒。

“哦,”我看向张高官,感觉该自己表现的时候来了呀,赶紧笑着说:“您刚才是问我能不能分清药品对吗?”

顾怀仁听后,却立刻插话说:“张高官,他是新来的,实习阶段,正在努力学习呢。”

“嗯?学习阶段就能给人家拿药吗?如果他那错药,病人发生生命危险,谁来负责!?”张高官有些生气了。

“您批评的是!我们马上更正这个错误!”顾怀仁赶忙低头陪笑,而后看着我说:“林小林,你暂时去仓库那边吧!等你什么时候学会了再来药房这边。”

我还没反应过来时,张高官又说:“就是!应该学会之后再抓药,我一看这年轻人就不像是会抓药的,对了,你什么学校毕业的啊?”

“小…小学……”我说。

“噗……”张高官后面那几个随从,当即忍住的笑喷了。

顾怀仁和季冷芝脸上的笑当即就僵住了!

张高官听后,当即反问:“你是小学毕业?”

我不知道这领导是干什么的,但是看到顾怀仁他们都毕恭毕敬,便知道来头不小,心里当即也有点慌了。

转头看着季冷芝小声问:“这……我,我是,还是不是啊?”

季冷芝听到我的问题后,脸刷一下就白了!

张身后站出一人,厉声道:“放肆!!你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实话实说!!”。

“我,我是桃源村小学毕业的。”我赶忙实话实说。

“顾怀仁!!”张高官听后,冷目顾怀仁,指着我说:“你不是口口声声、信誓旦旦的说要建设汉东市最好的中医院吗?你就是这样做的吗!?让一个小学毕业的人当医生你是怎么想的!?”

顾怀仁直接愣怔了。

张高官转头又质问我:“说实话,你到底是怎么进这家医院的!?”

我就是再傻,这会也知道不能把人家胡高官和邱局长卖了啊?

“哼……小学毕业能来这种地方上班吗?说!到底是怎么进来的!讲不清楚,这医院就先停业整顿半年!”

↑返回顶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