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6:阴阳之体(1 / 1)

加入书签  纠错

看到那个精雕细刻的“林”字,我愈发觉得爷爷让我来找林慕冬的意义非同寻常。

那刻有些后悔没早点来了。

“进去吧……在这儿看什么呢?”润芝转头好奇的问。

我整理好衣服之后,说没事儿,便往里走去。

秋夜的风有些冷了,四处的草木很多都开始慢慢凋零。秋,当真是有肃杀之气的。

一位管家从别墅中走出来欢迎我们。

“你就是林小林吧?”管家出来后,一脸微笑的看着我问。

“对,林总在吗?”

“林总在里面,但是……”管家说着,脸上的笑就淡了下来,继而一脸愁容的搓着手说:“……这个劳烦你们先等一下吧,应该很快就好。”

“我想上厕所。”润芝捂着肚子,皱眉说。

管家一听,尴尬的笑了笑后,说:“那你跟我去后院吧?”

“快点!我憋不住了!你们这离城区太远了呢!”润芝说着,便跟管家去了后院。

见他们走后,我往前蹬上小台阶,站在别墅门口往里看。

门是有镂空玻璃,站在此处便能看到整个客厅,以及客厅北端的餐厅。

里面空无一人,但是餐桌上已经摆满了食物。

很是丰盛。

低头看了看手上的皮箱,这么多沉甸甸的东西,可都是爷爷的贴身物品。这里面的东西,肯定可比那桌子饭值钱多了。

忽然,楼梯上传来脚步声,我看过去的时,便见林凤初一脸不乐意的从阁楼上下来,嘴中还似在骂着什么。

我赶忙转身轻步下了台阶,再转头见他们要出门的时候,立刻又往远处的楼角躲了起来。

……

“砰”的一声,门开了。

林凤初一身蓝色西装,手握车钥匙从里面快步走了出来。

“你站住!”林慕冬在后面喊住了他。

林凤初却丝毫不予理会的继续往前走。面色冷青。

林慕冬跑过去,一把抓住他的手,看着头也不回的林凤初说:“我是你父亲!你眼中到底还有没有我了!”

林凤初听后,慢慢回过头,但是眼神中没有丝毫的亲切之感,反而厌恶异常的说:“林慕冬,你养过我吗?这些年都是义父在供养我!教育我!你做过什么?三岁就将我扔出去,现在让我回来喊你爸?你觉得可能吗……?”

“你义父收养你,只是为了控制我!你这么大的人了,这点道理都不懂吗?”

“白痴!”林凤初直接喊了一声白痴,眼中鄙夷之色浓重,“林慕冬,对外我是不得不承认你是我的父亲!但是,本质上我根本不屑于你这样的人!要权无权,要势力没有势力,手里除了点儿臭钱你还有什么?在林宗阁里面,你算老几!?”

“混账!!”林慕冬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脸上,但是,似乎又觉得下手太重,手悬在半空中颤抖。

“打我是不是很爽?呵……林慕冬,你不要以为我是傻子,也不要说我不孝!你发自内心的说,你是真的把我当做你的儿子吗?你问问你自己的心!!”林凤初说着,眼中竟还泛红了。

“你一直都是我的儿子,只是我跟你爷爷都有苦衷!”林慕冬很是难受的说。

五官都皱在一起,那是想解释又难以解释的无奈。

“我都知道了!你不用解释了……当年我爷爷带走了一个小子,我很清楚这事儿!而且这事儿在林宗阁都不是什么秘密!你跟季家定的那么婚事,就是给那小子定的!这我都知道!”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是在求你帮忙啊!你怎么就不肯呢!?季润芝真的很重要,你不能就那么跟她散了啊!”林慕冬一脸恳求的说。

那刻,我也算听出了些头绪。

原来当初定下的婚事,真的是要让我跟季润芝成亲啊?

而且,他们的谈话中,也透露出林慕冬的无奈。毕竟,季母那么生冷的拒绝了他,现在林凤初回来之后,两人彼此没看中眼,怎么能留住彼此呢?

可是,我不知道林凤初嘴中的义父是谁,但,可以看得出来的是——林幕冬非常忌惮那个义父。

“哼……不让我跟季润芝散?让我去追季润芝吗?呵,我把那个季润芝弄身边来干什么?等着那小子回来娶她吗?到底他是你儿子,还是我是你儿子!?到底是他重要,还是我重要?!林慕冬,你真是让我伤透了心!都滚吧!”林凤初说着,便转身往自己的蓝色跑车走去。

而后,嗡的一声马达响过之后,飞一般的驶离山庄。

夜色中,尾灯拉出一抹红色,像是山间中的一条红丝带。

林慕冬望着那渐行渐远的车尾灯,慢慢的垂下了头,转身,疲惫的走了回去。

看到他那落寞的身影,我却疑惑了。

他为什么会如此的在乎润芝?难道润芝身上有什么秘密吗?

还有,爷爷为什么要带着我离开,而让自己的孙子当作人质一般的送到所谓的义父那里?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

不一会,管家带着润芝回来了。

我见状,赶忙走了上去。

“他们没出来吧?刚才我怎么好像听见有车里离开的声音?”管家问。

“我不知道,刚才我去车里拿了点儿东西。不过,我看到一辆蓝色的跑车离开了。”我装作没看见的说。

他听后,看了一眼不远处大树底下的停车场后,点了点头说:“他走了,那我们快进去吧!呵呵,不好意思,让你们在外面等了这么长的时间。来来来,请进!”

……

进去后,管家让我们去客厅里坐一坐,而后便上楼去喊林慕冬。

润芝去客厅上的沙发上坐下后,端详着房子的角角落落,轻声说:“这房子挺老了啊。”

“嗯。”我应声,坐到了她身边。心想,年岁这么久的房子,之所以没有搬,或许只是为了等着爷爷回来吧?

只是,未曾想爷爷已经死了。

倘若林慕冬知道实情之后,怕是又要难受一阵了。

“林医生!”林慕冬一脸兴高采烈的样子从楼梯口,快步走来。

我赶忙站起来,握住了他的手,定睛一看,他眼内还有泛起的红没有落下,“您好。”

“林叔叔好!”季润芝在旁边打了声招呼。

“润芝也来了?你们?”他有些好奇的看着我俩。

“我姐夫不会开车!我们家离你们这儿又远,我就载着他过来了!”润芝笑着解释说。

“林总,我将爷爷的东西待了些过来,您看看吗?”我指了指旁边的黑色皮箱说。

他一见那皮箱,当即就认出来,“这是我父亲的皮箱啊!”

话毕,赶忙去打开皮箱。

当他打开之后,脸色顿时就白了。

因为里面全是爷爷的贴身物品,这些东西不可能轻易示人。

现在看到这些东西,他脑海中想到的自然是——死亡。

转过头,一脸不解的看向我!

我见他刚要说什么的时候,赶忙冲他使了个眼色之后,看着润芝说:“你不是饿了吗?你先去吃点儿东西吧!我跟杜总聊一会。”

润芝听后,转头看了眼餐桌上的美味。这个点儿了还没吃饭,确实饿了。话也来不及的说的就跑了过去。

“这……”他一脸惊讶的看着我问:“这些东西都是我父亲的随身物品,怎么会在你手里?”

“爷爷死了。”我当即告知他。

“什么!?”他忽然就站了起来!那眼珠都快瞪出来了!

不敢相信似的,弯下身子,在黑皮箱里又是一通乱抓乱拿,可是每一个物件,都是爷爷的啊。

那皮带、扳指,那小小的桃木剑和笔记本。

尤其是那一串包浆厚重的凤眼菩提,那是爷爷经常在手中把玩的东西。

“死了?怎么…怎么死了……?”他说着,眼泪顿时就落了下来。

十六年了吧?

他应该十六年没见过自己的父亲了!

“爷爷的骨灰我带来了,只是今天没有拿过来。”我说。

他听后,整个人就失神了……

坐在沙发上,擦掉眼泪之后,如同木头人一般的看着那些散乱的物品。

我又解释说:“上次在酒店的时候,身边有很多外人在,所以,我并没有跟您说实话。其实,我爷爷的死都是因为我。当时,爷爷去外地给我寻解药,归来的时候,被山石击中死去。临死前,他让我来汉东找你。所以,我才会出现在汉东……”我安静的解释。

他听后,依旧一动不动。

良久,他慢慢的抬起眼睛,不敢相信真相的看着我,“难道,难道你是我父亲带走的那个孩子吗?你是圣子?”

“什么子?剩子?”我不解的问。

“林宗阁圣主之子!不,不可能……你不可能是圣子。”他上下打量着我说。

“……”我不懂他在说什么,一脸不解的看着他。

“你,你应该是阴阳之体,怎么可能是男儿身?”他忽然有些谨慎的看着我:“不会是你杀害了我父亲和圣子吧!?”

我听后,看了眼远处餐厅里的润芝,她在那高兴的吃着菜。

而一旁的管家,在笑脸盈盈的给她转桌子。

我见他们看不到此处,便轻轻的解着上身衬衣的扣子。

解开三个扣子,露出里面往外凸着的裹胸布后,轻声问:“您说的阴阳之体,是指这个吗?”

↑返回顶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