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林天霸(1 / 1)

加入书签  纠错

当林幕冬看到我的胸时,双目一瞪,双脚一软的从沙发上滑落下来,直接跪在了地上。

“哗啦”一声,他激动的将旁边的茶杯直接打翻在地。

却顾不得那声响,直接叩首,“圣子大人在上,受我一拜!!”

我赶紧系好纽扣,跨过去将他搀扶起来!

管家跑过来,看到地上摔碎的杯子一脸不解的问:“林总?”

“没事儿!”我拉着林慕冬站定身子后,赶忙冲他笑着说,“我们刚才拿东西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茶杯。”

“哦……”管家看向林慕冬。

林慕冬冲着他摆了摆手:“你过去忙,我跟林医生去楼上一趟。”

话毕,径直上了楼。

……

林慕冬去书房拿了把钥匙,而后,很有深意却又谦恭的看了我一眼,“我带你上去看些东西。”

话毕,转身往三楼走去。

三楼是阁楼。

他打开阁楼那扇门后,开了灯。

一股霉味瞬间传了过来,想来已经很久没有人进来过了。

“有点味道,圣子大人莫怪。”林慕冬站在里面一脸恭敬的做了个请的姿势。

我进去后,看到一个空旷的大厅。

在正对门口的东墙上,赫然一个林字标记。林字背后则是一个龙形的图腾。

在那张图腾上方,赫然一道牌匾——林宗阁。

转头再看林慕冬的时候,他却去一边的书柜前翻找着东西,找到之后,赶忙走过来递给我,“这是…这是你亲生父母的照片。”

我拿过来后,看到照片已经泛黄,还是一张黑白照片。

照片上一对男女在秀丽的西湖桥上,一前一后的合影。

男子的长相很是帅气,而女子更是温婉动人。

可……可我找不到那种父母的感觉了。

“有爷爷的照片吗?”我问。

他听后微微愣怔了一下,赶忙跑向柜子旁,取出了两张照片。

“这张是我们的全家福……这张是我父亲与你父母在一起时的照片。”他递给我说。

那张全家福,是二十多年前的。

爷爷坐在红木沙发上,看得出就是楼下客厅的红木沙发。

看到爷爷的照片,我心头就是一阵温暖。养育之恩,还未曾报答,他老人家却已经走了……

照片中的林慕冬与其妻子,站在爷爷身后,之所以判定是二十年前的照片,是因为照片上并没有林凤初。

“那时候,我妻子刚怀孕,凤初还没出生呢。”林慕冬说。

我应了一声,便拿起另外一张照片。

照片是在一个非常高档的古建筑门楼前照的。在门口的上方,悬挂着一个牌匾,跟此处的一样字迹——林宗阁。

在门楼前,我父母端坐在前面的两张椅子上,身后则站着六个人。

那时候的爷爷大约五十多岁,比去世前要壮许多,很是硬朗。

“这六个人都咱们林宗阁的长老,我父亲是负责医术的长老。”林慕冬在旁边说。

我听后,好奇的问:“咱们林宗阁除了医术之外还有别的吗?”

“当然,医术只是我们的一部分。林宗阁的业务遍布全国,设计房地产、医疗卫生、股票证券等很多很多的领域。可以说,从我们林宗阁随便拽出一个来,都是隐形的富商!但是,对外,我们林宗阁最出名的是医药行业,因为曾经我们林宗阁里出了好几位神医,在制药方面一直处于领先地位。我们现在脚下的别墅,就是我父亲赚来的!”

“哦……那其他行业呢?”我问。

他听后,脸上忽然露出了难色,仿佛有什么事儿不想告诉我似的。

“林总……您有什么事大可告诉我。”我说。

“您千万不要喊我林总,喊我老林就行!”他说着,脸上的愁容更深了几分,很是犹豫的,断断续续的说:“说出来,我怕你受不住……林宗阁这十几年变化太大了……你父母的死真是……唉,我,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跟你解释了。”

看到林慕冬此刻的语无伦次的激动样子,我忽然想起第一次见他时的样子。

就是我跟王子豪发生了激烈冲突的慈善晚宴。

他作为医药行业协会的主席参见晚宴并致辞。

那时候的他,在我看来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不可触及的尊贵人物。

而此刻,他在我面前却如此激动?

“您但说无妨。”我说。

“唉……对于你父母的事情,我们都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是,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我怕你承受不了,去找他们报仇啊!你现在的情况,根本…根本就不可能跟他们对抗……”他说着,眼中竟还氤氲着泪水。

仿佛对于林宗阁的事情,比他儿子背弃、父亲去世的事儿都大的多似的。

可是,我并没有那种感觉。

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第一次听说,都是一种陌生的状态。

甚至于,在我看到亲生父母照片时,都有一种极强的陌生感。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看到大虎他们都有父母,我就追着爷爷要爸妈。

起初爷爷觉得我小骗我说父母在很远的地方,我便满怀期待的等着他们回来。

可爷爷见我大了些之后,又告诉我说,我父母都死了。

我听后,内心落差极大!

但是,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已经模糊了父母的概念。

总觉得,爷爷那么疼我,有爷爷在我身边就够了。

“林……林总,”我还是有些改不过口的说:“其实……讲真的,比起我父母,我更多的是想看看爷爷的照片。我说这话的意思,就是您不要过于担心所谓的报复的事情,我并没有您想的那么意气用事。”

他听后,目光忽然有些暗淡,“唉……看来凤初也是一样,从小到大都没见过父母。见了父母之后,如同陌生人一般。”

“我跟他不一样。”我听后直接说。

刚才他们争吵的那一幕,我都看家了。但我不可能像他那样对待父母!尤其是亲生父母。

“不一样吗?你们都是在外十几年未见过父母的人。”他说。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说:“不一样的,我自小跟着爷爷受苦长大,那时候几千块钱对于我们来说都是非常多的钱。爷爷给人看病,收钱也非常少。而凤初不一样,他生活在富裕家庭,成长在那么好的家庭,怎么会跟我一样。如果让我见到我父母,如果他们还活着,我一定会倍加珍惜!”

只是,有一点我搞不懂。

爷爷既然有这么个有钱儿子,当年我们为什么要过的那么辛苦啊?

随便一个电话回来,银行卡直接就能汇过几百万去吧?

“是啊……”林慕冬听后,叹息着摇了摇头说:“他也是有人疼的!听说,他的义父很疼他……”

“义父?”我问。

他听后,身子微微一怔,而后慢慢叹息着说:“我还是告诉你吧……你父母,就是被凤初的义父害死的。他叫林天霸。”

“林天霸!?”我内心中,深深的记下了这个名字。

“当年的阁内斗争非常厉害,林天霸当年跟随你的亲爷爷,立下很多的功劳。后来你亲爷爷封他为林宗阁执事,临死又封你父亲为林宗阁圣主。林天霸不服,在你母亲生育你之后,趁着你父亲放松警惕时,带人造反!将你父母杀害于林宗阁!”

“造反应该有前兆的啊……”我问。

“林天霸处事谨慎多疑,当时都知道他有杀人之心,你父亲也保护得当。可是,谁都没有想到他的计划其实早已经开始了,当你还在你母亲肚子里的时候,林天霸就找占师卜卦,算中你是万里无一的圣子!林天霸知道情况之后,立刻开始组织高手对你母亲施药咒毒,让你生下来后便不男不女,无法调动体内真气平衡……”

“原来是这样。”我听后,便对自己的身世有了更深的了解。

对于父母的惨死,内心之中慢慢的升腾起一股仇恨的火焰来。

同族兄弟,为何如此?

但是,仔细一想,这又是多么的正常。

不论是当年的帝王之间的嫡子之争,还是我亲生经历的同村人间的打斗。

利益在这世界上永远都是争夺的目的。

“当年是我爷爷救走我的吗?”我问。

“对,你刚生下来的时候,就是我父亲照料的你。他发现你中了药咒毒之后,便开始着手应付。但是,没想到林天霸动手那么快!如果你父亲不是为了保护你和你母亲,以他的能力是能够抵抗林天霸的,但是,为了救你和你母亲,他最终还是死了。你母亲从病床上爬起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你和我父亲救了出去!”

“再后来,就是我爷爷带着我四处逃亡吗?”

“对……你两岁的时候,我父亲给我打过一次电话要钱。但是,林天霸算定了他会跟我有联系,监控了我的各种联系方式,电话刚打过来没多久,他们就追杀到了那个地方!从此,他便再也没有给我打过电话,也不敢再打电话。在后来,林天霸不相信我,担心我跟父亲再发生联系,便将凤初要过去,收为义子。其实,就是为了提醒我不要站错了队。”

我听后,感慨异常,觉得爷爷对我和我亲生父母付出了太多。

很是感激的说:“多亏了爷爷,要不是爷爷,我可能已经死了。他当时应该是有机会将我推出去,继续享受荣华富贵的。”

“不,你错了,我们这宗于圣主非常之近,我父亲受你亲爷爷与圣主的恩惠极多,他怎么可能背弃圣主呢!?只是你的病,现在仍旧没有治好,这……唉。”

“您放心,我的病已近找到了解药,叫药方叫金蝉脱壳。但是,需要两年半之后,才可真的蜕变成男儿身。”

“药方出来了?那太好了!”

“蹬蹬蹬”,楼梯传来脚步声。

林慕冬赶忙跑过去关上门。

“砰砰砰”的敲门声后,润芝在外面大喊着:“你们在里面吗?我都快吃饱了呢!”

“你等会!我们马上下去!”我赶忙应声。

“打开门让我进去看看有什么好东西呗?那么神秘干什么?”润芝在门外好奇的说。

“没什么,我在请教林总医药上的东西,你又不懂!好了,我们马上就结束了。马上下去。”

“哦,快点儿啊!”润芝说着,便听到她下楼的声音。

……

“我们也下去吧?”我说。

“等等……”林慕冬一脸谨慎的说:“现在,切不可让别人知道你是圣子这件事,如果这消息一旦透露出去,林天霸绝对不会饶了你!虽说这几年他将林宗阁搞的乌烟瘴气,但是,杀你还是易如反掌的!”

“林天霸当真恶毒!”

“还有,这个润芝你一定要留住她!”林慕冬一脸认真的说。仿佛在润芝身上有着我所不知的秘密。

“为什么?难道是爷爷特别嘱咐的吗?”

“对……润芝不简单!”

“怎么不简单了?”我诧异的问。

心想,如果让我跟润芝结婚的话?

那季冷芝怎么办?

难不成要我两个都……?

↑返回顶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