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9:婚事暴露(1 / 1)

加入书签  纠错

一连数周过去。

时令已到初冬。

站在怀芝中医院的高层,端着茶水望着窗外的汉东。满目都是萧瑟色。

除了绿化带里的那些常青植物,其他的树木叶子早已经掉落。

远远的,看着医院大门口那些穿上厚重衣服的人们,感觉这个城市是那么的寂寥和臃肿。

转身,拿起旁边的几个重症病例。

这几周的时间里,我一直都在这儿工作。

连续处理了几个比较重要的病号之后,医院的名声也打了出去。但是,面临的压力也是可想而知的。

很多病患在大医院经过西医治疗之后,听说这里的中医很好,便又到这里来。可是,本就是病情极重的患者,等到西医没办法了才来,这边的处理难度也是极大的。

不过,好在爷爷教给我的那些医术都极为高超,才将他们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砰砰砰”的敲门声传来。

“请进。”我说。

门轻轻被推开之后,付骄阳那张摸不透情绪的脸便探了进来。

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昨天肝胆科的那个大官员已经出院了,今晚想要请你吃饭,去不去?”

“你说呢?”我将那些病历放到桌上后,走到他旁边的柜子前倒了杯水。

“呵,你还是这么高冷。别的医生巴不得跟那些人攀上关系,你倒好一点儿都不屑。”他笑看着我说。

只是那眼神怎么看怎么别扭,总觉得像是一个男人看一个女人的目光。

但是,我觉得他的本事,应该还看不透我的裹胸吧?

曾经觉得他可能是个同性恋,可是仔细调查一番他的履历和经历之后,却没发现并没有那方面的倾向。相反,还听说他在大学到博士期间换过两个女朋友。

“你能不能不要用那种眼光看我啊?”我白了他一眼说:“跟有病似的。”

“呵……”他当即一个不以为意的微笑。倘若那笑让女人看见,八成会翻花痴病。可是,我可不是同性恋。

好在习惯了他这种“恶心人”的方式,也不怎么觉得是事儿了。

当然,我之所以跟他保持如此近的距离,没有让他有事说事儿,说完就走。

完全是因为——他是林宗阁的。

当我知道我的身世之后,我就像多些打听林宗阁的事情。

或许你会问我为什么不向林慕冬他们打听?

因为他们都是被排挤的对象,而林宗阁的人随便拽出一个人来就是富豪级别,他们不可能为了几个“叛徒”而牺牲自己的未来的向他们透露林宗阁的事情。

所以,我只能自己想办法与林宗阁的人套近乎……

而此刻付骄阳就是其中之一。

“把这些病历拿回去吧,我都已经看过并标注了。”我说着将那些病历推了过去。

“林院长,讲真的,你这医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呢,那么多药方到底是怎么记住的?”他翻阅着一张张药方问。

“中药都有各自的属性,而药方只是将这些属性合理的分配,当你真的了解的病人的病情,以及千百种药物的属性之后,就可以按照生克化合来合理安排药物。这些可不是靠死记硬背。”我教育他说。

“好了好了,我不跟你说这个了……”他将那些病历放在我桌子上后,背着手很是悠哉的走向一边的落地窗前,如我刚才那般的看向窗外。

“过来找我有事儿?”我看着他的背影问。

他的背影很修长,肩膀很宽阔,那刻很想自己也能有那样的身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瘦弱。

“你听说了吗?”他忽然问。

我端着杯子坐到办公桌前,轻吞一口白水后,问:“听说什么?”

“你跟季冷芝结婚的事儿……”他淡淡的问。

“噗!”我直接将嘴中的水喷了出来,忙不迭的拿过纸巾擦着嘴说:“这水怎么这么烫!?”

他听到动静后,转过身有些“白痴”似的眼光看着我说:“呵……你这是紧张的吧?”

我一边擦着桌子,一边不以为意的冷笑说:“什么?紧张?”

其实,内心里早已经开始打鼓了,甚至这会都不敢让他看我心虚的眼睛!

只是,他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林院长?想什么呢?”他走过来,嬉皮笑脸的看着我问。

我看着那张脸就像踹一脚,但也只能装作若无其事的说:“你都是听谁胡说八道的?”

“胡说八道?呵,现在医院里可是有风声了……而且,放这风的不是别人,正是季冷芝的母亲。知道吗?季冷芝她爸出院了。不对,我应该称呼,你丈母娘和丈母爹吧?呵呵……”他忽然笑了,只是那笑里有那么丝醋意似的不正常。

其实,季松年出院这事儿我是知道的。

润芝整天跟我一个床上睡,那小嘴跟机关枪似的整天在我耳边嘟嘟嘟的讲这讲那,我怎么可能不知道?

只是,丈母娘为什么要将这事儿讲出来啊?

“我没心思跟你开玩笑,没事儿的话,赶紧出去工作。”我说。

我完全有这样说他的权利。

因为我现在是副院长。

不过,相对于‘亲近’来说,他跟顾怀仁是最亲近的。

因为润芝总是缠着我,顾怀仁约她好几次,她都说跟我在一起没空。

所以,惹得顾怀仁也非常不开心。

继而,便对我冷漠了。不管我医术多好,都入不了顾怀仁的法眼。

付骄阳见我让他走人,便觉得我生气了似的,笑着说:“你跟季冷芝之间是不是有什么秘密啊?比如合约什么的?”

我听后,脸刷一下就控制不住的僵硬,这家伙的脑子究竟是什么构造,这么快就被他发现了?

“呵……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被我说中了?”他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我问。

我平息心态之后,抬起头,冷目盯着他说:“你能不要在这里继续胡说八道了吗?我跟季冷芝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复杂。”

他听后,笑着掏出手机,直接点开了一张照片,“这怎么解释?”

我看到那张照片之后,直接惊了!

那是我们喜宴当天,我跟季冷芝跟在季母身后的照片啊。

可当天只有几桌,还都是他们季家自己医院的人。没想到,这么快竟流出来了?

“还要解释吗?”他说着,慢慢收回手机。

我有些不舒服的抓了几把头发,内心顿时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自己刚才撒了那么多的谎,现在却被他一张照片揭穿。

如此一对比,自己显得跟个傻瓜似的。

“呵,你还说你们之间没有秘密?”付骄阳好似掐住了我把柄似的看着我问。

若不是我还想依靠他打入林宗阁,此刻我可以直接翻脸让他滚出去。

“我们之间是有点儿事儿。”我说。很无奈的说。

“其实,我不傻……我看的出来……”他很神秘的笑了笑说:“你知道的,我跟顾怀仁可不是一般的熟了。顾怀仁告诉过我那个故事。”

“故事?”我问。脑中当即就想到曾经他们约好的——结婚才能共事。

“你别装了!呵呵……”他笑着走到一边的窗台前,靠在窗台上,很是洒脱的看着我,抬手轻轻的点着说:“你跟季冷芝绝对是假结婚,对吗?呵呵!我都猜到了!不过,现在的形势很不乐观啊……一帮人都在替你喊冤呢。知道他们现在都在唱歌吗?”

“唱歌?”他更不解了。

“ 啊!没听过吗?绿绿的草原……”他五音不全的给我唱了起来。

“你滚出去行吗?”我白了他一眼说。

“哈哈!行了行了,你别生气,我过来就是想跟你透露这个事儿的!要不然,你出去见了那些人用异样目光看你的时候,你还不胡思乱想啊!好了好了,我那边还有事儿,我先走了。”他说着,拿起桌上的病历文件就走了出去,可是,刚走出去,又立刻后仰着身子探回来,拿病历指着我,一脸开心的说:“你俩绝对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绝对!”

话毕,一脸欢喜的走了?

这家伙……

当天下午,又来了几个跟我汇报工作的人。

他们看我的眼神,当真是怪异的很……

看到他们那样之后,我心里就毛躁了!

他们都知道了,那季冷芝能不知道?

如果季冷芝知道的话,她回家之后会怎么跟我发火啊?

要知道,当初可是我自作主张非要来这里上班的啊,本想着汉东这么大,绝对不会出事儿。

没想到这么大的都市,人际关系上竟然跟桃源村差不多,我俩是夫妻的事儿竟然还被人戳破了?

还没下班点儿的时候,我就提前带好口罩和帽子的走了。

……

回到家后,润芝打电话说她爸刚出院,今晚一块儿出去吃饭,不回来睡了。

她不回来,我心里更忐忑了。

晚饭也吃不下去的坐在沙发上等着季冷芝回来发火。

看看表已经九点了,她竟然还没回来?

不回来也好,我赶忙去洗了个澡,便准备睡觉。

刚躺下的时候,便听到门响了。

我看着那黑漆漆的门,心里一上一下的等着她推开门进来冲我发火!

没想到她却跟没事儿人似的去了洗手间。

而后,便是哗哗的水声。

再然后,便听到她从洗手间出来,一步步的走到了我门口。

看到门底缝隙的灯光中有两个脚影时,我当即闭上了眼睛。

“砰砰”她敲了两下门之后,直接推门进来。

“睡了吗?”她问。

我不想搭理她的,可是觉得躲得过初一也躲不过十五啊!?

“睡眼惺忪”的睁开眼问:“怎…怎么了?”

“润芝今晚不回来睡了。”她说着,转身去外面关上了灯后,折身回到卧室,将门关上,便上了床。

“你?”我不解的看着她。

“润芝不在,我躺这儿睡不行吗?”她问。顺手,打开了台灯后,直接半躺在了床头。

“行啊……”我说着,也往上抬了抬身子,半躺在床头上。

趁她不注意的时候,观察了下她,发现她好像没事儿人似的。难道,她没有听到医院里的那些传言?

“你明天有空吗?”她挽了一下耳边的发后,转过头轻声问。

“有……”我看着她挽发的动作时,就有些迷离了。当她整张脸转过来的时候,我不由的就心跳加速,她当真美的让人窒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你胸怎么像是小了些?”她目光不由的落到了我的胸前。

我是很不习惯穿那种女士裙子睡衣的,所以睡觉的时候,都是那种老式白汗衫,轻轻拽了拽后,感觉这段时间其实也没变多少,还在C左右。

于是,略作镇定的说:“我最近太累了,可能瘦了些吧。”

“哦,你明天有空吗?”她忽然问。

“怎么了?有什么事儿吗?”我谨慎的问。

“听说明天下雪……”

“天气预报是那么说的。”

“知道下雪时做什么最有意思吗?”她说着,嘴角微微一笑,笑的很美,但对于我来说,很不真实啊……

她可从来没对我笑的这么甜过!

“我不知道下雪干什么有意思。”我说。

“泡温泉啊……”她说着,轻轻搂住我的胳膊,“明天陪我去泡温泉吧?嗯?”

泡温泉!?

一大堆女人泡在温泉里吗?

↑返回顶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