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治愈师(1 / 1)

加入书签  纠错

当晚的季家亲戚的晚宴,因为我的出现而取消。

他们或许是担心我再找关系留住润芝,所以季爷爷便提前离开了。

我躺在地上,努力的尝试恢复真气,但是,仍旧无法汇拢真气,没有丝毫的力气。

“自作自受……”季母丢下一句冷话之后,转身离开。

季松年走过来,一脸担忧的对季冷芝说:“我也懂点儿医术,感觉他好像快不行了啊。”

“送医院吧。”季冷芝说着,便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等着电话接通的时候,还冷冷的说了句:“这下总算是都结束了,呵。喂?我是季冷芝,找个辆救护车来……”

……

当天晚上我被送去的怀芝中医院。

抬上车之前我还有些许的记忆,但是,上了车之后,我便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了。

我赶紧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还好没有人动过。

转头,看向一侧,却见付骄阳正在旁边的病床上睡着了。

我轻轻的坐起来,查看自己两肋之下的天龙穴,发现竟然完好无损!?

再看看自己其他的伤处,竟然也完好了?

这是不可能的!?

努力运气,发现体内真气虽然很薄弱,但是,汇聚起来毫无压力。

难道我在这里住了很长时间了?

不可能吧?

身上的衣服并没有少啊!

赶忙拿出手机,还是今天的日期啊!?

我本身就是个中医,今天这么重的伤,根本不可能如此段时间内修复啊!?

这显然不是凡力所能及的!

转身看向熟睡当中的付骄阳,下了床后,直接推了推他!

他却睡的非常熟,而且身上的衣服还湿漉漉的!

我立刻给他把脉,发现他脉搏微沉且无力!

这明显是消耗体力过多,导致阳虚阴盛的特征啊……

当初就知道这家伙不简单,没想到他竟有如此大的本事,难道,这就是爷爷所说的世间少有的——治愈师?

这种治愈师全世界都没有几个呢。

要知道,我们所生活的物质环境都是由‘阴阳’和‘有无’所生出来的。

任何人的身体,也是由阴阳构成。

从最开始父亲为阳、母亲为阴开始,再到整个人身体形成后,左半身为阳、右半身为阴。都离不开阴与阳!

但是,阴与阳之间,必须有一种气,才能促成阴与阳的合成。

这个气就是——合和之气——和气!

爷爷说过,这世界上有一种不需要运用草药就可以治愈他人的人,这种人在上古之时叫做气师,在现代叫做治愈师。

一般人体内的气叫元气,但是,他们体内的气则是和气!

他们先天和气充足,并且可以随意调动!

一个人生病或受伤,最大的问题就是阴阳失衡,而治愈师将体内的和气贯入病人身体后,会调和病人的身体。

甚至改造病人的身体!

我见他没有醒来后,便坐到床上,尝试着吸纳真气。

竟然能吸进真气来了!?

这在曾经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啊!

当初那不男不女的身子,根本就不可能吸纳到一点真气,只能跟普通人一样,通过饮食来获取现实中的物质真气。

可是,现在我竟然能吸纳那么一丝真气了?

这付骄阳果然是有一手,难怪他说林宗阁的长老非常疼爱他!我现在都对他刮目相看了!

躺去床上,静静的利用睡功来吸纳真气。

可是,这功夫需要静心才行。

但我脑子一空下来之后,总会浮现出润芝的影子……

以前几乎每天都可以看见她,那时候形成了一种习惯,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

而现在知道她离开之后,却觉得心里像是缺了一块似的不安稳。

忍不住的拿过手机,却发现空荡荡的没有一个电话和信息。

正当我要放下的时候,“叮”的一声来了条信息!

还是润芝的!?

我赶忙打开:“我们到了!你身体现在怎么样?”

“我很好,你在哪儿!?”我赶忙回信。

“天京!离京都很近的,听说只有几十里呢。”她说。

天京我没去过,但是听说过。那里离京都非常近,也离林宗阁非常近。

如果林霸天想要削弱那些反动力量,肯定是从身边开始。

怪不得季爷爷那么着急的分家产呢。

“你等着我,我会去找你的!千万不要嫁给那个什么天才少年!知道吗?”我说。

“哦……你吃醋了?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她问。

“你瞎想什么呢?”我有些违心的说。毕竟,我现在还不是真正的男儿身。

“哦……知道了啦。对了,那个离婚协议,我偷偷扔了,所以,你放心,我们没事儿的。”

我们没事儿的?

她的意思是不是很想承认我们之间的婚姻关系啊?

难道她真的喜欢女儿身的我?

还是说,她原本就是个女同啊?

不不不,不可能!

他说过,她很喜欢我男人装的样子啊。

算了,现在想这些都是多余的。只要她在乎我就好!

“我过段时间可能去京都,到时候我联系你!”我回信说。

“嗯,晚安,没有你在身边,睡觉好困难呢!”

“快睡吧……”我回信。

“嗯,明天给你打电话!很想你呦!”润芝俏皮回复说。

见她回了信息之后,心内也安稳了。

那刻,我也真的对感情有了另一层的认识。原本以为爱一个人,是冲动的,现在才知道爱一个人,是心里稳稳的感觉。

润芝离开,我心慌。

但一有她的消息后,内心竟神奇的安稳了下来。

于是,

闭上眼睛,调息,入神……

……

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我忽然感觉有人碰我。

回神之后,立刻止住自己体内的真气!

却赫然发现体内真气异常饱满!?

我诧异这种真气回收的速度!

按理说,一个人一夜的睡功,顶多也就是恢复到一成的水平,但是,我竟然元气满满了?

刚要睁开眼睛的时候,忽然发现手腕脉搏处有人按了上去。当即便知道是有人给我诊脉。

“怎么样?”季冷芝的声音很是高冷的问。

“奇怪啊……”付骄阳很是不解的说:“我记得昨天来的时候,他伤的很严重,五脏六腑震裂不说,连身上的骨头都断了好几根。但是,恢复速度竟然这么快?”

“他不会是吃了什么特效药吧?我见他他经常倒腾那种东西的呢……”季冷芝说。

“行了,我再看看,你去忙吧。”付骄阳说。

而后,便听见季冷芝越来越远的高跟鞋踏地声。

“她走了,你可以睁开眼了。”付骄阳轻声说。

那刻,便知道他刚才那些诊病的话纯粹是说给季冷芝的。他也担心自己治愈师的身份暴露。

“睁眼啊?”他又说。

我就是不睁眼。

“喂……”他轻轻的戳了下我的胳膊。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问。

我知道,他可能不是普通的治愈师,因为,治愈师至多将我的筋骨恢复,但是,并不能让我脱胎换骨的能凝聚真气。

“我说了你也不知道。”他笑着说。

我睁开眼睛,看到他那一脸灿烂而得意的笑,刚想凶他几句时,却发现他眼下微微发黑……

那显然是因为我的伤势,耗费元气而伤了。

于是,便也不忍心说他了。

半躺到床头往外看了一眼,发现没人后,便转过头看着他小声道:“我知道是你帮了我,这医院里除了你之外不可能有别的治愈师。”

“你还知道治愈师,不简单啊。”

“我知道的多着呢!”我瞪了他一眼说。

按理说,人家救了我,我应该感激才对。

但是,我不敢啊……

他现在看我的眼神,简直暧昧的要死,我怎么敢对他友好回应?

“呦,懂这么多啊?我家小林很了不起嘛……”他很开心的打趣说。

“一边儿去!”我说着,就要下床。

“你去哪儿啊?要去换衣服给人看病吗?”付骄阳在身后问。

我停住身子,感觉昨儿也多亏了他才好的这么快,便回头,耐着性子说:“我准备辞职了。我有别的事情要做。”

“那你不跟我去京都了吗?”他有些着急的考上来问。

“去,但是,除非你让我以男人的身份去,否则,我不会去的。”我说着,便转头走了。

我想过了,如果让我以女人的身份去当个巫师,万一林天霸重用的话,岂不是白费了这么好的机会?

但是,医药宗则不同!

我父亲就是神医出身,相信林宗阁坐位以医为主的宗阁,绝对会有很厉害的经书宝贝之类。

而巫医虽然有很多厉害之处,但毕竟只是旁门左道,难成大气!

“让你以男人身份去真的很难啊!你要被发现的话,我们都会跟着受连累的!”他在后面追过来说。

“那我就不去了。”我说着,转身便走了!

“你等等啊!”他在身后喊。

“我真有急事儿!”我没有停步的说。

润芝离开了!

我必须要找林慕冬想办法!

林慕冬作为我父亲曾经的亲信,肯定了解季爷爷入赘的陆家吧?

到时候,他出面,看看能不能帮我争取回润芝。

毕竟,润芝时关系到我能不能成为男人的真正关键!

↑返回顶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