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初见孙静之(1 / 1)

加入书签  纠错

圣灵是林宗阁镇阁之宝,但是,真正能够启用圣灵的人却没从来没有出现过……历代几位圣主,都曾尝试过,但都没有成功。”季爷爷轻声叹息着说:“而我们等待的圣子,生死未卜不说,单单是他那病都未必能治好,更不用说有朝一日开启圣灵了。”

“圣灵那么厉害吗?”

“对,相传……”

“——季总,到了。”季爷爷的贴身司机停车说。

“算了,不给你们讲圣灵的神奇了,给你们说了也没用。记住,关于圣灵的事情,切不可说出去。”季爷爷转头看着我俩,又摇了摇头说:“其实……说出去也没用,老房的墓地,是我选的,只有我一人知道。走吧,下车……”

“这儿是哪儿啊?”润芝下车后,才发现这里跟花园似的。

我们此刻停车的位置是喷泉旁边,转头眺望,竟是一个美丽的山庄。

夜色渐浓,院子的灯光忽然亮起。

色彩斑斓的如公主乐园……

喷泉的灯亮起时,自上而下喷开的水,被彩灯映射的如同少女的裙。

“看到没……整个院子都搞的这么花哨,女人味好重的说。”润芝靠到我身边,低声在我耳边说。

“这人是谁啊?家里也是做医的吗?”我问。

季爷爷听后,转头很是清冷的看着我说:“林小林,今天碍于润芝的任性,才让你过来。但是,这户人家可是林宗阁的成员。其主姓孙,乃药王孙思邈的后人!你待会进去之后,可别乱讲话,知道吗?”

“知道。”我点了点头说。之所以如此敬重的点头,完全是因为孙思邈。

那是我非常敬佩的医者。他的 与 是医药典籍中的经典!

孙思邈本人活了142岁,喜欢老庄之说,爷爷谈起孙思邈来时,都无比的敬重。

没想到,此刻竟然能见到他的后人。

“嗯……”季爷爷说着,转头又吩咐润芝道:“你要知道,今晚关系着你的未来。刚才在车上的时候,你也听到了。林天霸现在正在搞屠杀运动。倘若你跟原圣主扯上关系,你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爷爷,你别吓唬我行不行啊?”润芝不以为意的说。

“我没有吓唬你,我很认真的告诉你,今晚这孙静之,你一定要认真对待。不管他如何打扮,你都不可以表现出反感,他父亲孙成武孙总,可是林天霸的红人!你万万不能得罪!”

“嗯啦,知道了。”润芝说。

“好了,走吧……”季爷爷说着,先行一步走上了别墅台阶。

润芝见他走后,在旁边撅着那倔强的小嘴说:“切,什么红人不红人的!小林,咱没事儿,待会该说啥说啥!气死他们才好!”

那刻五彩灯耀着她的脸,来回的色彩变幻中,她竟那般的美。

“看什么?我脸上有东西吗?”她摸了摸自己的脸问。

我轻轻的一刮她的香腮,微笑说:“我怎觉得你越来越美了?”

她抬头,看到我的眼神时,眼都变花了,扭捏着捶了我一下:“你越来越贫了呢!快走了啦!”她脸微红的说。

“叫声老公听听。”我拽住她的手,忽然心血来潮的说。

“你疯了啊?”

“叫不叫……?”我将她又拉近一分问。

“哎呀,不叫。”她扭捏着想走。

“快叫,要不然我走了啊。”我笑着说。

“老公。”她极其短促的说。

“没听见……”

“老…公……”她拖着长音的看着我说。

“呵……”那刻,心里莫名的觉得很快乐。一种无法形容的快乐。

“你说咱俩是不是有病,两个女人老公老婆的喊。哈哈!”她自己觉得好笑的笑了起来。

“我就是你老公……”我认真的盯了她一眼说,只消这一个眼神,她便被电的如木头一般,“快走了。”

我说着,便拉着她上了台阶。

……

“孙静之,你听这名,也跟女人似的。啧啧!”润芝小声在我旁边说。

“别说话,来人了。”我松开她的手说。

“孙总,好久不见!”季爷爷站在客厅,冲着楼梯上下来的男人说。

那男人约五十岁左右,体型瘦弱,仿佛有病。他一身睡衣,戴着眼镜,如此随便的打扮,显然并不是很抬举季爷爷。

倒像是季爷爷来求他办事儿似的。

“季老来了?咳咳……那个润芝来了吗?”他问。

“来了,在那儿!”季爷爷指着润芝说。

孙成武听后,立刻走了过来,仔细的端详片刻问:“你确定她是真女之体?”

“对…非常确定。我们真体之间是有感应的,而且,我孙女的真体还是等急最高的紫真体呢。”季爷爷颇为自豪的说。那模样就像是兜售一件商品。

我不懂什么等级。我只知道润芝是我的,别人休想碰一下。

“紫真体?你是黄真体吧?”孙成武端详着季爷爷头上的黄色光圈说。很明显,他的修为也挺高,能看到常人所看不到的东西。

“呵呵,真是什么都逃不过孙总的眼睛啊,我是等级比较低的黄真体。呵呵……”季爷爷尴尬的笑着说。

“什么东西能逃过我们孙氏传人的眼睛?也不想想我们的神通……”孙成武说着,转身走向客厅的主位沙发,边走边说:“不过,我这本事还比不上我儿子……我儿子的能耐,你是见过的,对吗?”

“对……见过见过。”季爷爷很是谦卑的坐到宾位沙发上笑着说。

“只是,我儿子的病,还是要你孙女来治疗,希望能如你所言,改掉他那女人病。”孙成武说着,端起了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喝茶时,还翘着兰花指……

那模样,真有点儿说不出的小恶心。看来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只是那孙静之遗传的可能有点儿过了。

那刻,也愈发好奇孙静之到底长什么样儿了。

“孙总,餐厅那边收拾好了,可以过去用餐了。”一位年轻的保姆从后门走进来说。

“好,你去叫我妻子和公子下来吧……”他说着,转头看着我们二人说:“咱们先过去吧。”

……

进了餐厅之后,我跟润芝坐在了一起。

十人桌,显得很是空旷。

“对了,刚才我一直没问呢。这位青年,何许人啊?”孙成武转头问季爷爷。

“他啊……他……”

“他是我朋友,非常非常好的朋友,明天我们还要一起去林宗阁考试呢!”润芝赶忙说。

“哦?我看你们的关系不一般啊?不会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吧?”孙成武一脸怀疑的问。

“孙总,您放心……他们不是什么男女朋友的关系,而且,您对真体是有所了解的,只有……”季爷爷将双手交叉着一握后,微笑着说:“只有那样之后,我们的真体之光才会显现出来。润芝是个好姑娘,非常的洁身自爱呢。”

“是吗?那我就放心了。你叫什么名字啊?”孙成武转头又问我。

“我叫林小林……”

“林?你是林宗阁哪一支啊?”

“回孙总,我不是林宗阁的支派,我出生在农村,喜欢医术,后来去汉东学习,认识了润芝。知道今年林宗阁招人,便想过来试试能不能考中他们的医药宗。”

“呵,眼光倒是挺高……没有什么厉害本事,我劝你还是三思后行。林宗阁的医药宗,可是统御全国的,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啊。”

“谢孙总提醒,我会加倍努力。”

“加倍努力…?呵呵,真有意思,这世上要是什么事儿靠努力就能解决的话,要那些天才做什么?你还是太年轻啊……这个世界,靠的是天赋,就像林宗阁的医药宗只招天才一样,我劝你还是回家种地比较好。”他不屑的笑着说。

“吱”的一声,门开了。

一位中年妇女走进来,看到季爷爷后,着急的微笑说:“屋子我已经准备好了,今晚就可以,对吗?”

“可以……”季爷爷笑着说。

“唉,听您这么说,我就放心,这一直都是我心头的一块儿病呢!”孙夫人一脸愁苦的说。

“可以什么呀?呵……”

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光听声音根本就不知是男是女。

而后,门外赫然出现了一个穿着汉服的女人。那汉服红白相间,甚是漂亮。而那女人,瞄着轻眉,画了唇,长相是极为精致。

只是,那冷傲的表情,像极了季冷芝,让我心里多少有些不快。

“静之,快进来…快进来……”孙夫人赶忙去拉他。

那刻,才知道那女人竟是孙静之。

“啊呀啊呀……”润芝那小脚急躁的在桌底下跺,不敢大声的半侧过来,一脸纠结的说:“哎呀呀,你看到没有啊……他不是娘,他简直就是个女人啊……啊啊啊,啊呀……”说着,那跺脚的频率又快了几分。

“天呐!”孙静之看向我的眼睛,忽然一闪,眼神当即惊呆了!

我看到他那眼睛忽然发出一阵金光的时候,顿觉不妙!

孙静之没有丝毫停留,推开他母亲的手就走过来!那小碎步踩的,是嗖嗖嗖的急!

靠过来之后,扶着我的椅背,将我从上瞄到下……

而后,很是惊叹的盯着我说:“你是阴阳——”

“——孙公子,真漂亮!”我当即捂住他的嘴,生怕他给我暴露了!

那刻也非常确定他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他用力的扒开我的手,仍旧是一脸感叹的反攥住我的手急迫的问:“告诉我,你究竟是怎么做的?教教我好吗?一定要教教我!只要你教我,我什么都答应你!”

↑返回顶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