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临时学员(1 / 1)

加入书签  纠错

林长老发现我胸前藏了东西,但是,这也变向的证明孙静之给我的幻灵草起了作用。

见他疑惑,我便直接拉开外套拉链,露出了上古琥珀幻灵草吊坠,“可能是因为我的幻灵草吊坠吧。”

“哦,原来是上古幻灵草……呵。”

“这是我妈给我的,说是能辟邪,我就带着了。”我说着,担心他让我摘下来,赶忙拉回去后立刻转移话题问:“长老,您收下我吧!我肯定能练出真气。”

“这样吧……”林长老看了看周围的人后,轻声道:“圣灵之眼,我也是第一次见到。相传,我们林宗阁创始人林青阳祖师就拥有圣灵之眼!你拥有这圣灵之眼,也算是跟咱们老祖有缘!我今天暂且破例一次。”

“谢长老!”我赶忙拜谢!

“你不要高兴得太早。我只是破例让你进入学员队伍,但是,你跟另外那一百名学员不同,你不能以林宗阁学员自居,只能称之为临时学员……”

“临时学员我也愿意!”我立刻躬身行礼。

“临时学员在实训期的积分只有别人的一半。三个月后,你的积分如果无法进入到前二十名的行列,同样会被踢出林宗阁。”

前二十名?

我知道一百名学员最终只会留下二十人。

但是,作为临时学员,我的积分只有别人一半。

这…这岂不是意味着我必须要进入前十名,甚至必须拿第一名才行啊!

“林长老,这太难为小林了吧?”润芝在旁边说。

孙静之听后,也大胆的站出来说:“林长老,我知道咱们积分积累起来的难度,如果让小林只拿别人一半的积分,根本不可能留到最后啊。”

付骄阳也想说几句话,但是,看到周围那么多学员都在时,便又怕惹事的憋了回去。

“呵……”林长老看了看四周的学员,轻声看着我问:“如果你不愿意的话,就问问这些没有进入前一百的学员,看看他们愿不愿意跟你交换身份。”

“我愿意!”

“我也愿意!林长老,收下我吧!我愿意自降一半的积分!”

“我也是!我也愿意!林长老收下我吧!”

看到周围那帮学员激动的模样,我便知道我此刻的身份,已经是那九百人无比羡慕的了。

一半就一半吧。

“林长老,我愿意以临时学员的身份参加三个月的试训!”

“嗯……其实,我不仅是因为你的圣灵之眼才收下你,更多的是,我在身上看到了一股学员中少有的成熟模样。你虽有圣灵之眼,却需要借助别人才能使用,这相当于没有。而其他那百名学员中,个个都身怀绝技神通,让你进去也是想让你开拓开拓眼界,认识到自身不足之后,主动的退出……好了,拿着我这个牌子吧。”

林长老说着,从袖中拿出了一个牌子,单手以气化笔,在牌子上刻了一个“临”字。

“谢林长老……”我伸手接过那个牌子,躬身行礼。

……

领了牌子后,便于润芝等人一起去林宗阁内的校舍去领学员服,分宿舍。

不管正是还是临时,我总算是进入了学院队伍。只要努力,就有希望。

润芝更是高兴的一直牵着我的手,有我陪着她就开心。

林宗阁非常重视学员教育,所以,医药宗的校舍异常起排,一座座古建筑错落有致的排列,比仿古酒店都要奢华。

我们赶到的时候,很多人都已经领了学员服并分了宿舍。我们是最后一批。

“要不你跟我住一间吧?我已经让我爸给我打好招呼了,我住单间呢。”孙静之肘了我一下说。

“我不去。”我很冷漠的说。

一想到这个孙静之要让我做他男朋友这事儿,心里就七上八下的不安稳。但是,不可否认,他绝对是个天才。

那会单凭一个千金眼就进入了学员行列,后面很有夺魁的势头。

“小林,”润芝有些担心的靠过来问:“我们是不是要分开睡了?”

“不知道,我们是夫妻身份进来的,待会问问他们就好。”我说。

“哦……好。”润芝说着,竟莫名其妙的害羞起来。

我忽然又开始怀疑,早晨跟季爷爷聊时,她是不是见到我脱衣服了?

“小林!快点跟上!”付骄阳在前面喊。

孙静之走过去后,轻轻推开付骄阳,将牌子递给一名登记员后,登记员问了姓名,马上站起来,很是恭敬的将一把钥匙交给了他,“孙小姐,您的衣服已经给您放到宿舍了,您进去试一下,如果不合适,我们会给您重做的。”

“嗯,好,有赏。”孙静之笑着从腰间拿出一块小元珠,抬手就扔给那登记员。

“这…这是混元珠吗?呵呵……谢谢孙小姐!”那登记员双手抱拳的感谢。

“后面这几个是我朋友,也照顾照顾!”孙静之说着,转身便去了自己宿舍换衣服去了。

“你好,我叫付骄阳。”付骄阳将牌子递过去后,一脸微笑的说。

那登记员见孙静之走后,慢慢的坐了回去,抬头很是轻蔑的看了付骄阳一眼,将钥匙扔到他面前说:“行了,六号房!十八人的那个房间。”

“这么多人?”付骄阳问。

“你住不住?不住滚蛋!”登记人很是厌烦的看着后面的我和润芝,“你俩磨蹭什么呢?就你们两个人了,还不快点儿!?”

我跟润芝赶忙上去,润芝递上牌子后,赶忙解释说:“我叫季润芝,他叫林小林,我们是夫妻,能住一间校舍吗?”

“咦?不对啊?97、98、99……100!你是第一百位学员,他是谁啊?”登记员指着我问。

“我是临时学员,林长老特别批示的。”我赶忙将自己的“临”牌递到他手中。

“临时学员?……临时学员也能算学员?”登记员很是不屑的说。

“喂!”润芝有些不爽了,指着桌上的牌子说:“林长老的字你不认识吗?难不成让我们去找林长老!?”

付骄阳见状,立刻拉住润芝说:“你别急,别急……”

“你凶谁呢?啊?拿着你的钥匙滚蛋!”登记员拿出一把钥匙往桌上一拍的说。

“润芝……”我轻声喊住润芝,往前一步,平淡的盯着那个登记员,“我想你应该认识林长老的字,而且,林长老让我住到这里,必然是知道这里还有多余的房间。我不想因为这种小事去劳烦林长老,但是——”

“——哎呦!我好怕怕啊!”他双手拍着桌子打断我的话,而后蹭一下站了起来,挑衅的眼神看着我说:“我是校舍的管理员,都干了十几年了,你有本事让林长老撵我走啊!?哼!这里还有一把钥匙!”

话毕,拿出了一个比其他钥匙小很多的钥匙。

“你不是临时学员吗?喂!”他转头喊过一个跟班来,“你去库房找见下人衣服给他!”

“下人衣服?”那人不解的问。

“对啊!打扫卫生的、扫厕所的那种衣服!对了,这个牌子拿着,按照上面林长老的字体,在衣服上面绣上个‘临’字!”

“哦,好!知道了!我马上去办!”那跟班立刻转身去了库房。

“这样你满意了吗?呵……白痴!”那登记人拿着登记簿就走了。

“你!”润芝指着那人就要骂。

我赶紧拉住她说:“不要惹事,我是临时学员,这会如果惹出事端,后面会更麻烦。”

“可是……可是他们真的很过分啊!”润芝生气的说。

“行了,半小时之后,还要去大厅训话,你们赶紧快去换衣服吧!”我催促说。

“小林说的对,不管怎么说,他现在已经进来了!润芝,咱们赶紧去换衣服吧!”付骄阳说。

……

见他俩走后,我拿起了桌上的钥匙,便走向库房。

库房里那个小跟班正在照着临字牌给我缝衣服,见我进来后,立刻递给我说:“瞧瞧!怎么样?”

那小跟班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身上的衣服,跟递给我的一样,都是灰色的粗麻布衣服。如此一看,跟那些学员的白色细筹衣服差别真是太大了。

“谢谢你。”我微笑着接过来。

“呵,你是临时学员?我在这儿待了好几年了,从来没听说过有临时学员呢。”他稚嫩的笑着说。

“哦,什么事儿都有个第一次的。谢谢你了,只是,我想问一下,这个钥匙是那个宿舍的?”我说着,将手中的钥匙递给他。

他拿过来一看之后,脸色当即有些难看,憋了好几下后,吞吞吐吐的说:“这是后院一间茅舍,那以前是给个看大门的大爷盖的,后来那大爷死了,就一直闲在那儿。”

我听后,心里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抵触,总觉得人生就该这样,自己技不如人,就不该住在跟别人一样的房子中。

“那我去后院换衣服。”我拿过钥匙后,转身便往后院走去。

“你待会开着门就好,我去给你打扫!”那小跟班跑上来说。

“不用,我自己打扫就行。你叫什么名字啊?”

“你叫我阿智就好!”他笑着说。

“我叫林小林。”

“嗯,你很不一样,那些学员都高高在上的,你很不一样呢!”他开心的笑着说。

“没有什么不一样。我们都是人。”

“不,你们是神!我是人!嘻嘻!”他憨笑着说。

……

大厅里,百名弟子齐刷刷的学员白服穿在身上后,很是帅气。

我从正厅门口走进来的时候,那些人看向我的目光,就像是在看街上的乞丐一样。

有厌恶的眼神,也有可怜的眼神,但更多的是不屑的眼神。

“你就是林长老说的临时学员对吗?”一个统计学员的老师靠过来问。

“对,我是。”

“你的积分只能是别人的一般,这个林长老都给你说过了,对吗?”老师又问。

“嗯,我知道了。”我说。

“都到齐了吗?”主管在台上问。

那老师赶忙回头说:“到齐了!100位正式学员和一名临时学员,总共101位学员!”

“好,下面,我宣布试训开始!现在,有请医药宗宗主林秋鹤长老上台给你们讲第一堂课!”主管说着,转身下台。

林长老叫林秋鹤。

爷爷叫林秋生……

他们是一辈的,只是,他们的关系密切吗?

我抬起头,便看到林长老从台后的幕布中间走了出来。

他,在看我?

只是,那眼神为何那么复杂?

↑返回顶部↑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