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吧 > 都市小说 > 梅府有女初成妃 > 第1318章郎才女貌
 ,
   骨节分明的手捏着毛笔,淡淡的墨香流溢在周围,就见男人一抬手,漂亮的大字落在了纸上。
   慕容寒冰心满意足的瞧着他写的大字,这会儿忍不住扯了扯唇,今日写的还是不错的,心境不错,练出来的字也就漂亮。
   云长老见天君不搭理他,这会儿忍不住蹙了蹙眉头:“天君,不知道我说的那些你有没有听到心里?”
   “我知道你们这些人到这里来所谓何事,你们不过是为了一个女子,我不知道你们这么做的意义是什么?已经将彩蝶控制在了这里,蝴蝶谷再也不会死人了,这算是一件好事。”
   顿了顿,慕容寒冰继续道:“彩蝶也是个苦命女子,如果没有被负心人背叛,可能也不会杀人,我会留她在天族的,这段日子就让她好好悔改,将她留在天族是最好的选择,这样一来她也就没有本事出去杀人了。”
   “处置一个恶人,那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情了,甚至都可以直接了结了她的性命。”
   这时另外一个长老开了口:“像这样十恶不赦的人不配留在天族,而且我听说天君还特意让天后给这些女子安排个住处,这女子又不是什么后宫之人,凭什么住在这里,她住在这里又有什么名分?如果真的要把这个女人封为后妃,那绝对是不能的。”
   云长老也附议:“不错,我们大家都是这个意思,哪怕宠幸一个宫娥都要比这样的女人好,这女人品行不正,实在不应该纳入后宫,手上沾染了血腥,跟魔族中十恶不赦的那些人又有什么区别?”
   “为何你们非要跟我唱反调,不过是个女子,有什么大不了的,我的确想将她纳入后宫,我是天君,难道都不能称心如意吗?”
   慕容寒冰冷冷的开了口:“这件事情天后都已经不想管了,为何你们还在这里指手画脚的,倘若你们打算继续忤逆我,那我只能处置你们了。”
   说罢,慕容寒冰直接站起了身子:“行了,你们如果还想在这里说脚,那你们就一直说下去吧,我现在不想奉陪。”
   慕容寒冰没有任何犹豫,直接推门离开了,几个长老脸色难看极了,他们什么都不能做,最后只得行礼跪安。
   待天君的身影彻底离开后,就见姜子溯跟云霖推门而入了,两人跟几个长老行礼,云长老随意摆了摆手,这会儿直接开了口:“行了,都什么时候了,不必多礼,有什么话你们就直说。”
   姜子溯开口说道:“刚才我跟云霖一直在门外,你们的对话都已经听到了,其实我们过来就是想跟几位长老说一件事。”
   云长老眯了眯眼眸,这次姜子溯跟云霖倒是挺认真的,不知道他们要说什么,云长老很快道:“看样子对这件事你们有独特的见解。”
   “长老,其实我在怀疑一件事情,我认为天君是被下蛊了,天君平日里不近女色,跟天后关系特别好,可是现在却像变了个人,而且我从天后的口中得知,天君说他自己忘记了所有事情,所以我更加怀疑天君是中蛊了,就算没有中蛊,也是中了什么毒。”
   云霖开了口。
   几个长老顿时愣住了,待他们反应过来后,这会儿议论纷纷的,云霖说的不无道理,那彩蝶就是坏女人,平日里杀人无数,就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束手就擒,采用点手段是再也正常不过得了。
   所以现在说不准并不是天君的问题,或许天君只是被迷惑了,天君沉浸在温柔乡之中,再加上他被迷惑了,又如何能尽快恢复神志,看来这件事得让他们帮天君一把。
   云长老立马道:“云霖,姜子溯,你们两人过来把这件事告诉我们,想来你们肯定是有了对策,不如把你们的想法说出来听听?”
   “我们的推测就是天君中蛊了,我略懂一些药理,真正懂这件事的人是许老伯,得找机会让许老伯给天君诊脉,在治好天君之前,还请长老一定要阻止彩蝶成为后妃。”
   姜子溯开口说道,要知道不是什么女人都可以成为后妃,不能让这样的女子侮辱了天族,帮天君解毒肯定要费些功夫,在这之前绝对不可能让彩蝶上位。
   云长老很快道:“解毒的事情就交给你们几个了,倘若需要什么药材,大可以找我们这几个老骨头,我们会尽量帮忙的,至于阻拦天君的事情交给我们,就算豁出这把老骨头,也不能让这样的女人进入天族。”
   “如今听着长老的话,我就彻底放心了。”
   姜子溯虽说地位高崇,可长老的资质摆在哪里,平日里他也是恭恭敬敬的。
   姜子溯继续道:“近来天后心情不太好,若是一般女子,只怕会一直闹天君,可是天后完全不是这样的,天后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看样子天后是真的失望了,帝后离心并不是一件好事,说不准太子也会被这件事给影响的。”
   “不管怎么样,得让这件事平息,搅混浊的水必须清明起来。”
   云长老叹了口气,出了这么一档子事,真是令人烦忧,只能说红颜祸水,没想到彩蝶竟然如此有心机……
   不知不觉间,慕容寒冰来到了流云阁,外面风景如画,偏偏门板特别破旧。
   吱呦……
   慕容寒冰推开了陈旧的门板,听到声音后,忍不住蹙了蹙眉头,这门似乎得换了。
   一搭眼,落入眼帘的便是女子清扫院落的场景,彩蝶并没有主子的架子,衣衫沾染了脏污,头发有些凌乱,脸上也脏兮兮的,她手里拿着扫把,这会儿正卖力的清扫地上的落叶。
   白皙的脸上沁出了些许汗水,彩蝶浑然不在意,随手擦了一下,随后继续劳作,彩蝶很是认真,似乎没有瞧见慕容寒冰。
   男人在一旁瞧着,一时竟然看呆了,很难把曼妙的女子想成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蝶舞见天君一副看呆了的模样,这会儿忍不住扯了扯唇,看样子她们谷主真的很有魅力。
   “咳咳,这不是天君来了?”蝶舞很快开了口,她主动打破了这样的僵局。
   慕容寒冰顿时回过了神,他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竟然被一个女人勾的失了魂,如今只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拜见天君。”
   彩蝶很快行礼,这会儿蝶凤跟蝶舞也连忙行礼。
   慕容寒冰很快道:“不必多礼,我这次过来是来见见你的,我怕你在这里不适应,没想到这里竟然如此荒凉,我现在就让人找几个宫娥,定然要把你这里收拾妥当。”
   “其实不必这么麻烦的。”彩蝶扯了扯唇。
   “这件事你就不用操心了,你来这里没多久,肯定不熟悉天族的环境,你随我出去逛逛,我有话要跟你说。”慕容寒冰开口说道。
   面对天君的盛情邀请,谁都受不住。
   彩蝶欣然答应了,两人很快往前走着,这一路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咚咚咚……
   突兀的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
   正在幽会周公的梅开芍忽然被吵醒了,她满脸幽怨,无奈的开了口:“是谁?”
   敲门的人是慕容睿,这会儿他听到了娘亲恼火的声音,立马心知肚明了,只怕娘亲这是被自己吵醒了。
   “是我,睿儿。”
   听到儿子的声音后,梅开芍顿时气消了,总不能在自己儿子面前表现出一副恼火的样子,梅开芍穿上外衣后开了口。
   睿儿一进门就忍不住叹了口气:“娘亲,你为何一直把自己关在屋里,你这样真的让我很担心,天天睡觉会长胖的,我看今日天气不错,不如出去逛逛?”
   “没什么兴趣。”梅开芍开口说道:“我现在就只想好好休息一下,你不必管我,就当我不在你这里就好。”
   “母亲,你这是在说什么?你这样说话会让我很伤心的,咱们还是出去逛逛,近来姜子溯没传授我武气,我也是偷得浮生半日闲,要好好抓住这个机会。”
   说着,慕容睿拉扯起了梅开芍的手。
   梅开芍很无奈,偏偏也没办法责怪儿子,可以在旁人面前显摆一下天后的身份,可是在儿子面前却摆弄不起来。
   两人来到了花园,慕容睿开口说道:“这里风景真是不错,我记得我小的时候经常在这里拿着毛笔画画,画工是小时候练就的,有时候还是很怀念那个时候。”
   “有什么好怀念的,那时候你可是爹不疼娘不爱的,如今你的娘亲很是疼爱你,可是你爹却不一样了。”
   梅开芍闷闷的开了口。
   慕容睿:“……”
   睿儿顿时无奈了,这会儿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只觉得娘亲的嘴巴很毒。
   梅开芍继续说道:“你如今这么关心我,肯定是知道了你爹的事情,我跟你爹现在已经没了什么感情,他做的那些让我很失望,而且我眼里容不得沙子,虽然他喜欢上别的女人,我自然不会在处处围着他转,人本来就是平等的,不能因为他是男人就可以三妻四妾。”
   “娘,其实你没必要跟我说这些,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我确实已经知道了你跟爹的事情,但是我觉得你没什么错,我现在就想让你开开心心的。”
   慕容睿很快开了口。
   听到这里,梅开芍面露欣喜:“所以你是理解我的,我还以为你会生气,我以为你会劝我的。”
   “不会。”慕容睿很是坚定的开了口。
   梅开芍很是欣慰,虽说儿子的面容跟慕容寒冰相似,可性子还是有些像自己的。
   梅开芍继续道:“不管如何,以后你所做的事情一定不要让心爱之人难过,男人可以三妻四妾,可是女人只能守着一个人,这对女人来说太残忍了,看着心爱之人左拥右抱,那种感觉真的很难受,所以以后我想让只给一个人承诺,睿儿,你能明白我说的这些吗?”
   慕容睿点了点头:“我是明白的,我以后也会择一人白首不分离的。”
   “嗯。”
   梅开芍应了声,打心底里觉得儿子长大了。
   就在这时,梅开芍忽然瞧见了两个人,她的脸顿时难看极了,落入眼帘的便慕容寒冰跟彩蝶。
   两人并肩而已,他们这会儿正在说什么,男才女貌,瞧着很是登对,虽说梅开芍不想承认这件事,可他们确实很登对。
   对于梅开芍来说,嘴上说着不搭理男人,可亲眼瞧见又是另外一回事,眼不见心不烦,可是瞧见了就觉得特别难受,梅开芍心如刀绞,疼痛感让她快要疯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