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吧 > 修真小说 > 大周仙吏 > 第28章 魔道二祖
 ,
   与苏禾回到鬼域,李慕心事重重。
   炎洲的事情,他思忖良久,告知各方从现在开始,要提起十二分警惕,不用顾虑灵玉,时刻准备开始超远距离传送阵。
   魔道相对实力,正值万年之内的巅峰,一旦行动,必然是摧枯拉朽。
   而他自己,要亲自前往聚窟洲一探究竟。
   那是魔道最后一个总坛,如果魔道在炎洲开设总坛,是为了这种目的,那么聚窟洲恐怕也已经成为人间炼狱。
   有缩地成寸之术,一日之内,李慕便能游遍十洲三岛,从鬼域横渡西海,抵达聚窟洲,只需数个时辰。
   魔道探子遍布各处,李慕若是大张旗鼓的离开,必定瞒不过他们。
   这次聚窟洲之行,乃是暗查,以免打草惊蛇,李慕没有带任何人,孤身悄然离开鬼域,自西海一路向西而行。
   当他抵达聚窟洲之后,李慕看到的,是一场席卷整个大洲的瘟疫。
   无数百姓在瘟疫中死去,聚窟洲唯一的大国嬴国,却没有任何作为,任由民众被疫情吞噬,李慕清楚,赢国早已被魔道掌控,包括皇室在内,朝中大小官员,皆是魔道中人,这正是他们期望看到的结果。
   在聚窟洲,李慕同样发现了异常之事。
   仅仅是他来到的第一个城池,百姓死亡人数就成千上万,可整座城池,却没有多少死气,数量不多的死气,正在缓缓升腾,向着天空飘去。
   正常情况下,死气会聚集在低洼之处,影响那个地方的土壤,让其寸草不生,逐渐成为养尸之地。
   死气不降反升,其中必有蹊跷。
   李慕隐匿身形,跟着这死气缓缓上升,随后向着一个方向前行。
   途中,李慕已然发现,聚窟洲各处,都有死气升腾而上,向着同一个方向汇聚,直至一个时辰后,李慕的眼前,出现了一团巨大的死气之云。
   整个聚窟洲,数十万死于疫情的百姓死气聚集在此,使得原本无形的死气,宛如实质。
   李慕双目金芒一闪,目光穿透死气之云,看到了盘膝漂浮在云中的一道灰衣身影,此人正在吸收云中的死气,在他的头顶,漂浮着一张古朴的书页,显而易见,聚窟洲的死气,便是受此书页吸引。
   “天书!”
   看到那书页的时候,李慕心中一惊,而就在这时,那死气中的灰衣人似乎心有所感,猛然睁开双目,转头望向李慕的方向。
   他的眼中没有瞳孔,有的只是一片灰白,整个人看上去充满了诡异之感。
   下一刻,灰衣人的身影在云中消失,再次出现,已在李慕百丈之外,他用灰白的眼睛注视着李慕,眼中浮现出惊色,开口道:“是你!”
   李慕并不好奇此人会认识他,拥有天书,具有这种修为的,一定是魔道顶级强者,甚至就是一祖或二祖其中之一。
   灰衣人话音落下,竟然直接化作一道遁光,向着远处逃去。
   此人对李慕的了解,显然比李慕预料的还要深。
   他与魔道本来水火不容,互相想要拿到对方的天书,魔道诸祖见到李慕,应该会想尽办法擒下他,怎么可能不战反逃?
   唯一的可能,就是此人知道,他不是李慕的对手。
   射日弓在手,李慕第八境合道之下,没有敌手,只要此人还没有晋级第八境,便没有和李慕正面抗衡的实力。
   他显然也清楚这一点,丝毫没有恋战,第一时间就选择了逃遁,但李慕岂能让他如愿?
   此人的身份,很有可能是魔道诸祖之一,而且是还没有晋升的一位,不趁此良机,解决掉他,以后会有更大的麻烦。
   射日弓瞬间出现在李慕手中,李慕立刻射出了包含他一成法力的一箭。
   虽说全力出箭,射日弓的威力最大,可除非李慕有一箭射杀他的信心,否则出箭必须万分小心。
   先用小威力的箭消耗,同时快速恢复修为,这样便能拥有不俗的续航能力,不至于一箭射出后就陷入久久的空虚,成为待宰羔羊。
   咻!
   以李慕如今的修为,即便是只包含他一成法力的箭矢,也直接刺破了虚空,划出一道空间裂缝,转瞬就到了灰衣人身后。
   这一箭,足以击杀寻常的第七境。
   就在此箭即将刺穿黑人的的后心时,他的身体忽然扭转过来,一拳击出。
   轰!
   他的拳头缠绕着死气,和箭尖触碰,灰衣人身体倒飞百丈,但那道箭矢,也直接崩溃成光点,消散在天地间。
   一拳击碎射日弓之箭,灰衣人毫发无伤。
   灰衣人显然已经意识到了什么,相隔数百丈,遥遥看着李慕,扯了扯嘴角,说道:“怎么,不敢用全力吗?”
   李慕刚才的那一箭,就算是玄冥接了也要受伤,但却没有对这灰衣人造成任何伤害,他的修为,比玄冥强了不止一点,距离第八境,恐怕真的只有一步之遥。
   李慕目光望着他,问道:“你是魔道第几祖?”
   灰衣人脸上露出若有若无的微笑,说道:“你可以叫我二祖,也可以叫我元罗。”
   元罗的名字,李慕在敖青的日记中看到过,他是敖青八千年前的老对手,敖青寿元断绝之前,也没有和他分出胜负。
   果然是魔道李慕未曾谋面的两祖之一,现在的元罗,修为就到了这一步,等到他彻底炼化那些死气,必然能踏入合道,再加上魔道一祖,到时候,魔道将所向披靡。
   李慕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发生,面对这样的对手,无谓的消耗是没有用的,他收起射日弓,手中出现了一杆长枪。
   灰衣人望着李慕手中的长枪,脸上出现了缅怀之色,感叹道:“敖青,这万年来,的确是本座一个难忘的对手,八千年前,你我二人未曾分出胜负,今日再战,希望你不要让本座失望……”
   话音落下,他的手中,竟也凝出了一杆灰色的长枪。
   李慕紧握破天抢,冷冷说道:“你不会失望的……”
   话音刚落,他和元罗的身影同时消失,又同时出现。
   锵!
   枪尖和枪尖触碰,伴随着一道刺耳的声音,枪尖相对处,忽然出现了一个黑点,随后蔓延成无数道黑线,此处空间宛如镜面一般破碎开来。
   两人默契的没有选择以神通相斗,修为到了他们这种程度,哪怕是最普通的招式,在缠绕天地之力后,也拥有毁天灭地的威能。
   虚空之中,两人的身影难以捕捉,唯有青芒和灰芒交缠不断,以及不断的如镜面一般破碎的空间。
   锵!
   青芒与灰芒的又一次触碰,元罗倒飞出百丈,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正常的红色,生生将即将喷出的一口精血咽了下去。
   他脸上浮现出一丝疑色,随后身影再次消失。
   锵!
   又是一击之后,元罗再次倒飞出百丈,他看着还安然站在原地的李慕,脸上的疑色终于变成了惊色。
   不对!
   他的真实修为要高于此人,如此的正面硬碰硬,他应该占据绝对的上风才是,可为什么每一次倒退受伤的都是他?
   即便是此人拥有不逊色与他的战斗经验,也绝对不会出现修为更高的他,反而被压制的局面。
   元罗回想之后,终于意识到原因。
   两人每一次法器的触碰,李慕的枪上,都缠绕着天地之力,而他缠绕在长枪的天地之力,在靠近李慕时,总会诡异的消失。
   便等于是以他的法力,对抗天地之力,他怎么可能占据上风?
   元罗乃是有着万年阅历的老怪物,只一瞬间,他便想通了问题所在,震惊道:“领域,你才第七境,你怎么可能掌控领域之力!”
   哪怕以他万年的阅历,在意识到这件事情的时候,也掩饰不住心中的震惊。
   领域之力,这是修为晋升第八境之后,才有能力掌控的,掌控一方天地之力,是第七境与第八境,超脱与合道最大的区别。
   万载岁月中,元罗从未见过有人能以第七境的修为掌控领域之力,他一万年的常识,今日在李慕身上打破。
   李慕掌控了领域之力,在自己修为晋级第八境之前,根本不可能胜过他,也没有一位第七境可以胜过他,和同阶修为斗法,他从一开始就立于了不败之地。
   意识到这件事情之后,元罗不再恋战,直接挪移逃走。
   李慕又怎么可能放过他,一步迈出,施展缩地成寸,再次出现时,已在元罗前方,然而,此时,元罗却忽然抬起头,脸上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这一道笑容,让李慕心中寒意大生,而就在此时,李慕忽然感应到,前方一座城池中,空间之力开始变得极度活跃。
   李慕对这种情形并不陌生,这是超远距离传送阵开启时的表现。
   那城池中心,出现了一根光柱。
   下一刻,一道人影从光柱中走出。
   那是一个形如骷髅的老者,身上似乎没有血肉,像是一张干枯的人皮贴在骨头上,眼眶之中也没有眼睛,只有两团幽火闪动。
   当那两团幽火望向李慕所在的方向,李慕身体猛然一寒,整个人如坠冰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