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吧 > 科幻灵异 > 十万个氪金的理由 > 第1032章 魔神他不讲武德(28)
 ,
   池疏星离得不远,正好可以看见那小姑娘嚣张跋扈,指挥人围着她团团转的样子。
   池疏星垂眸看木偶,不知是在问它还是问自己:“你说她到底是胆子大,还是胆子小?”
   在自己面前,娇娇弱弱,是连风雨都经不起,需要细心呵护的柔软娇花。
   怎么跑到别人面前,就是这么嚣张跋扈,谁也配不上的傲气模样呢。
   “嗷唔?”木偶歪着头,不知道主人在说什么,食物的胆子大小,重要吗?
   池疏星失笑:“你怎么还惦记着她。”
   木偶举起手里的树枝,仿佛拿着刀叉,准备开餐的小朋友:“嗷唔!”
   池疏星:“……”
   算了,反正它也吃不了。
   “走吧,我们得先到。”池疏星叫上木偶,离开此处。
   池疏星速度比灵琼那边快很多,不过几天就抵达一座平静祥和的城池。
   这城池他们之前来过,正是从南乌出来后抵达的第一座城池。
   池疏星没有进城,绕过城池,进了山。
   -
   灵琼一路作妖,即便是虞家主这样的人,都差点没忍住把她摁死。
   偏生还不能……
   虞家主忍耐快要到达极限的时候,灵琼总算指着前面,“到了。”
   他们此时在高处,可以看见下方铺展开的城池,也能看见城池外面,连绵不断的山林,铺到了天尽头,与天连成一线。
   虞家主脸色沉沉地眺望远方,那后面……
   虞家主转过身,警告道:“虞西茶,你最好说的是真的。”
   灵琼摇着不知哪儿的扇子,煞有其事地摇着,“我说的当然是真的,比金子还真!信我!”
   虞家主冷嗤一声,“进山!”
   灵琼‘啪’地一下合上扇子,“等一下!”
   虞家主不耐烦:“你又想干什么?”
   灵琼指着下方的城池,一副为他们着想的模样:“进去后还有那么远,保险起见,得先去城里休整一下。”
   虞家主:“……”
   这一路过来,她看见城池就走不动道,想法设法要进城去。
   起初他以为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后来发现她就是单纯想进城去买买买——花他的钱!
   虞家主想都没想,当场要拒绝。
   当然拒绝没什么用,灵琼可不管这些,也丝毫没有危机感,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带’着人,耀武扬威进了城。
   趁灵琼在街上扫货,虞家主叫下属过来吩咐,“带些人先去探探路。”
   “家主,那后面就是黑暗深渊了……”
   “她说的地方不在黑暗深渊。”虞家主眼底闪过一缕阴狠,“要是她说的是真的,到时还可以给她留个全尸。”
   不管真假,这个丫头都得死。
   从一开始,虞家主就没打算放过她。
   下属没接话,垂着头听。
   虞家主又问:“老祖宗可要到了?”
   “明日就能到。”下属赶紧回答。
   “好。”虞家主示意他赶紧去办,又吩咐其他人,今天在城里休息,明天再进山。
   虞家主没心情跟着灵琼,派人看着她,然后和大部分人找了落脚点。
   -
   另一边。
   何盱坐在树荫下,喝着神殿特酿的清酒,听下面的人禀报最新消息。
   “看虞家那些人的样子应该是要进山,不过今天进了城,可能是要明日才进山。”
   虞家这次带出来的都是实力强悍的人,对虞家的忠心更不用说,不好打探消息。
   何盱:“看见魔神了?”
   “未曾。”
   何盱放下酒杯,“还有呢?”
   “他们同行的还有个小姑娘,是上次南乌在魔神身边那个……”
   和池疏星在一起……
   三长老回来的时候说过,他身边有个小姑娘,不过没什么实力,所以何盱并未放在心上。
   怎么现在又和虞家扯上关系了?
   何盱:“什么人?”
   “应该是虞家人。”
   何盱:“应该?”
   回话的人顿时觉得压力倍增,腰都佝偻下去不少,冷汗爬上后背。
   虞家这边不好打探消息,他们也没办法。
   好在何盱并没追究的意思,转着手里的酒杯,不知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问下面的人,“那片山林后面就是黑暗深渊,这个时候,他们去那里做什么。”
   那人哪里敢答,屏息跪着。
   何盱抬手挥一下,让人先下去。
   那人如释重负,赶紧起身走了。
   何盱看着虚空缓缓落下的树叶,思考虞家主的目的。
   池疏星没和他们一起,虞家人行事小心,连落脚点都选得隐蔽,显然不想让太多人知晓。
   只有那个小姑娘,耀武扬威地在城里逛了一圈。
   虞家的人虽然跟着她,但换了行头,大家只以为是哪家出来的任性大小姐,没人把他们和虞家联系在一起。
   没过多久,何盱听人来报,虞家有人先进了山。
   何盱让人去把那些人截回来。
   -
   沙沙沙——
   “听见声音了吗?”
   被虞家主派进山林的小队,此时停了下来,领头那人听见一些动静,让同伴细听。
   后面的人警惕打量四周,并未发现异常。
   “风声吧?”
   领头直觉有些不对劲,提醒大家:“小心些……”
   几个人点头应下,继续往前走。
   哗啦——
   这声音格外清晰,所有人同时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他们只看见后面摇晃的灌木丛。
   “少了一个人!”立即有人发现不对劲,这话一出,几个人迅速围成圈,背对背。
   他们队伍里只有一个魔法师,其余都是剑师,大家不敢轻举妄动。
   破空声从两侧传来,水箭穿破灌木,疾射向围成一圈的人。
   “有埋伏!”不知是谁高喊了一声,声音落下,水箭也到眼前。
   水箭看上去没什么杀伤力,所过之处,树木拦腰折断,咔咔地往下倒。
   两侧疾射出来的水箭数量完全超出他们的预料,打得他们措手不及。
   对方不知道有几个魔法师……
   他们就一个魔法师,直接对上肯定会吃亏。
   “撤!”领头的人当机立断,先撤为上。
   对面没露面,但魔法攻击只增不减,几个人很快就被冲散。
   领头人想要往回跑,没跑多远,不知从哪儿伸出来一只手,将他拉进旁边的灌木里。
   ——万氪皆空——
   灵琼:白日放歌须纵酒,投票作伴好还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