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吧 > 科幻灵异 > 玩家超正义 > 第二百八十二章 此处应有进化曲
 ,
   与其说这是梅尔文家族的传承。
   倒不如说,这是一直缠绕着在“梅尔文”这一姓氏之上的地缚诅咒。
   只要梅尔文家族仍然居住在这片土地上、只要他们仍然接受“属于梅尔文”的教育——也就是成为神稚子,那么这诅咒就无法被根除。
   所谓的“神性”,本质上就是与这无形之神的本质变得近似。通过相似律,获得某种神性。
   神稚子的预知、念力、造物等超能力,其实本质上就是因为、他们本质上属于这个“无形之神”的圣职者。
   当然,按照术语来说……这还不能称之为圣职者,而应该称为“萨满”或者“先知”。黄金阶的超凡存在,的确能够通过各种手段赋予他人一些特殊能力、但它并不成体系。
   就如同那些虚假的神明——比如谷中狼,也是有人崇拜的。在祈祷之后,这些虚妄之神也能给予愚民一些回应。
   而在诸多的联系中,偶像法术的联系性是最为坚固而有效的。因为偶像法术原本就是“造神之法”。
   【梅尔文】甚至都不是什么古老者的灵魂。
   祂从最开始就是虚造之物。
   是所有的梅尔文共同构想的“庇护者”。
   简单来说,就是让已有的梅尔文的共同想象,构筑起“人间之神”的形象、给它定性并提供力量;再通过进阶黄金的“继承者”的血祭,来供养这个虚幻之物、给它填充血肉。
   等到培养完毕,再通过相似律培养神稚子。通过“与神相似”的方式,来从这个形象中抽取力量,以最高的效率导入超凡之路、成为新一代的偶像巫师。
   整个过程自给自足。
   如果没有外界干涉,这个系统是可以一直这样自行运转下去的。
   而一代一代的梅尔文坚信人间之神是存在的,坚信每一代都有人间之神的继承者——近百位白银阶的偶像巫师,一代又一代的如此坚信着、最终“人间之神”不仅变成了现实,甚至一代比一代强大。
   祂的强大远超黄金阶超凡者的极限。
   因为祂没有灵魂,也没有肉身。
   仅仅只是“意志”而已。
   梅尔文家族周围的整片土地,都因为这份愿望而扭曲。
   最终,这份深埋于大地的诅咒,就顺着这份祈愿逆流而上,污染了所有梅尔文的思维。
   当他们在这片土地上的时候,就会变得神神叨叨。他们会产生错误的记忆,在幻觉中认为“人间之神”是存在的、继任者仍然是存活的……
   所有的梅尔文都以一种奇异的生活方式维持着“相似”,来源源不断的给“人间之神”提供力量。但当他们离开这里的时候,却根本察觉不到有什么不对。
   无论是苏马罗科夫还是尤菲米娅,是弗雷德里克亦或是白塔里爆头的那位梅尔文——只要离开这片驻地,梅尔文们就会变得正常起来。
   他们被打磨到锐利的本能,会让他们隐约察觉到某种不对,因此不希望回家。对自己的家族产生本能的畏惧。
   而一旦回归,并且接触到其他人、就会迅速被同化。
   梅尔文的确有着“神性”,他们也的确需要通过神稚子来培养神性。
   ——因为每一个梅尔文,其实都是构成了这“人间之神”的一部分!
   “如此扭曲……”
   安南叹息着:“梅尔文的恶灵吗。”
   “如此无礼——”
   梅尔文们异口同声的颂道。
   地面突然开始摇晃、开裂。
   灿金色的光芒从地下溢出,就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中钻出。
   ——来了。
   安南微微眯起眼睛,提起了精神。
   人间之神,到底是什么样子……
   就在安南的注视下,一个大约七八米的巨物、以地脉中溢出的光组成了。
   那并非是光之巨人,而是以“愿望”、“执念”所凝聚而成的发光魔物。
   光是看它的外貌,就足以知晓它的扭曲——
   梅尔文家族呼唤出的“人间之神”,甚至不是人类。
   像是蜷曲的婴儿,又像是风干的虾仁。它的头颅足有身体的两倍大,身体鼓胀着、里面似乎充盈着什么发光的液体,手脚则萎缩到像是虾足一般。
   这个婴儿大约有七米高。
   而在它的背后,伸出了怪异的“翅膀”。
   那是无数的“手臂”连接在一起,交织而成的翅膀。最初的胳膊从婴儿背后长出,就和成年人的手臂一般长短粗细——而在这手臂的掌心处、又有新的手臂钻出,比起最大号的要小上一圈,而在新的手心处依然还有新的手臂钻出。
   如此重复,不断套娃。最终处于尖端的手臂,就如同婴儿般肥胖。
   如果野蛮生长的话,比起虾仁恐怕更像是刺猬。
   但实际上,这些“手臂”互相交叠、缠绕在一起,形成了两片巨大的翼。
   并非是羽翼,而是蝶翼。
   多余的手臂则向下弯曲、裹住那歪小到畸形的婴儿腿部,向下堆积着形成了底座。
   那是一个类似“虫蛹”的结构。
   如果没有光辉要素的适应性,恐怕安南会以为这是正在努力破茧而出的光之幼蝶。但正因安南能够看穿一切光,他才能看破这表面的辉光,看到里面歪曲的本质。
   而那些梅尔文都已经失去了意识。
   他们抱着膝盖、低着头蜷成一团。
   无数并拢的光之手,将他们包裹着、织成了微小的蛹壳。又像是被蜘蛛缠绕、即将被进食的姿态。
   “未生之蝶……”
   安南喃喃着。
   他的表情逐渐变得严肃起来。
   因为他真实的感受到了威胁。
   毫无疑问,这并非是单纯的黄金阶,而是真理阶的强敌!
   下一刻,安南突然感受到了更为强烈的威胁!
   梅尔文的驻地各处,突然有一个又一个的强敌出现。
   那都是一些二十岁出头的俊男美女。
   他们不着片缕、表情空洞,与常人体型一致、身后有着光组成的凤蝶翼。他们正优雅的飞行着,在空中拖曳出一道道光痕、盘旋在上空,将安南隐隐包围。
   但那并非只是单纯的包围。
   他们飞行时留下的轨迹,本身就是一种仪式、一种阵法。
   “……你们当敬重我。”
   安南闭上眼睛,低声吟诵:“因我已撕碎镜中之光,行于命运之上——”
   前所未有的光辉,自他身上溢出。
   而安南仍然在颂念着。
   周围那些“蝴蝶”的光,和安南相比逐渐变得暗淡。但这并非是因为它们身上的光变暗了,而是安南愈发明亮:
   “我乃天车御手,率六百群星自下而上降落至默卡巴哈大殿之人!我乃天车,我将打开光界一切之门关!
   “我将打开三重之门关:我将打开目与塑之门关、我将打开善与常住之门关、我将打开蠕虫与蝉之门关——”
   在安南进入黄金阶后,才终于能够完整的使用这个能力!
   以“将生未生的恩底弥翁”的咒缚,以他的崇高假身为能量来源。
   完全展开的……
   ——仪式法术:天车之痕!
   下一刻,天空裂开了一个大洞。
   云层向周围退避,暴风雪自行分开,大结界与小结界一并被击穿。一道通天般的光柱,自无垠的星空彼端凝聚、落在安南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