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吧 > 都市小说 > 长生十万年 > 第四千两百四十六章 神器绝巅
 ,
   第四千两百四十六章 神器绝巅
   在乾坤山脉主峰下方,面对20万度起步的高温,叶秋足足闭关了三个月,凝聚了二十五条经脉如龙。
   而在大河世界中,叶秋又借助时间流速,将浑身二十五条经脉如龙,打磨到了一个堪称完美的地步。
   以叶秋如今的肉身强度,哪怕是闭关十万年,这个时间流速他也能承受。
   但这样做,却毫无意义!
   当叶秋感觉自己的肉身,已经修炼到一个极致,根本无法更进一步的时候。
   叶秋缓缓睁开了眼睛,从闭关之地走了出来。
   刹那间,在整个大河的上空,所有人眼睛一花,仿佛看到了一轮璀璨升起的骄阳。
   这骄阳极为璀璨,让躺在地上睡懒觉的笨笨,瞬间浑身冒起了黑烟。
   “我曹!”
   笨笨赶紧起身,双翼一展,腾空展翅三千米,一身三龙气息瞬间绽放。
   然而这样一来,笨笨却忽然发现,自己浑身着火,被焚烧的更厉害了。
   笨笨不禁凄厉惨叫,浑身冒火,一脸狼狈。
   这一幕,让趴在地上肯萝卜的小蚁,顿时吓的萝卜一扔,蹦蹦跳跳,跑到了小武的身后。
   “小武哥,还是你厉害,提前弄了个防御阵法,要不然,我们也被烤焦了。”
   小蚁兔耳朵一摇一摇,害怕的说道。
   “主意虽然是我出的,但若非你的元磁之力,我也无法布阵。”
   小武也有些惊惧,惊恐望向天空。
   这一刻,叶秋如大日腾空,浑身爆发的璀璨光芒,就连神兵树也为止惊悚。
   “我曹,老夫睡个懒觉容易吗?一个不留神,差点被这小子烤焦了!”
   神兵树催动阵法,见自己的庞大古树肉身护住,这才感觉没那么难受。
   可就算如此,神兵树也明白,如果叶秋一直这样绽放光芒,他肯定受不了。
   这恐怖的高温,也让正用叶秋传授的巨灵炼体法,拼命打磨肉身的英灵张用,热的瞬间苏醒过来。
   张用如今是准王级英灵,他透过修炼巨灵炼体法,正朝着王级英灵进化。
   和刚进入大河世界相比,张用已经强大了至少两倍!
   然而被叶秋的光芒一扫,张用顿时瑟瑟发抖,感觉自己浑身都快要融化。
   好在这时候,虚空中的太阳瞬间消散,一切光芒彻荡然无存。
   天地之间,为有一个白衣胜雪的青年,脚踏虚空,负手而立。
   他虽没绽放任何气势,却让大河世界中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敬畏。
   “大王好厉害,好强!”
   “便是三万年前,吕王最巅峰时期的肉身强度,恐怕也不如大王!”
   张用一脸震撼,彻底对叶秋产生了敬畏,再也不敢有半点反叛之心。
   与此同时,乾坤山脉。
   主峰另外一侧。
   大地上,一个衣衫褴褛,浑身焦黑的非洲人,正手握酒葫芦,疯狂的喝酒。
   天空中,一面铜镜绽放出璀璨光芒,宛若骄阳。
   三个月了!
   整整三个月了啊!
   许久,这只有牙齿是白色的非洲人,又喝了一口美酒后,忍不住一声感慨,虎目中泛起了泪花子。
   这三个月来,申成罡这昔日风流倜傥的儒雅道士,已经没了任何形象可言。
   他浑身脏兮兮,头发上满是头皮屑,和一个乞丐没了任何区别。
   甚至……就连地龙葫芦中,那存储如山川般磅礴的地龙美酒,都已经到了几乎枯竭的地步。
   唯一申成罡欣慰的是,历经三个月的淬炼,窥天盘已经到了进化的最后时刻。
   哗!
   下一刻,窥天盘绽放出耀眼白芒,浑身气息开始激烈攀升。
   “要进化成功了吗?”
   申成罡浑身一震,顾不得擦泪花子,死死的盯着虚空,眼中满是紧张。
   申成罡很清楚,这次为了炼制窥天盘,他已经亏本了。
   而且是血亏!
   那主峰的对面,不断火焰暴动,让申成罡拼命加大阵法,耗费了太多的地龙美酒。
   现如今,如果窥天盘无法进化,那回到宗门之后,申成罡恐怕大劫难逃。
   嗡!
   下一刻,原本一片雪白的窥天盘,浑身开始发生变化。
   白芒如铁屑般掉落虚空,如纯白的大雪,纷纷扬扬落地。
   而伴随着白芒的洒落,原本纯白的窥天盘,开始变成金黄色。
   这些变成金黄色的地方,一层淡淡的金芒,以窥天盘为中心,开始缓慢为外面扩散。
   “我曹,可以啊,居然是五品绝巅神器,威力甚至比一些六品神器还强!”
   望着虚空中不断变成金黄,显得神圣而庄严的窥天盘,申成罡顿时激动了。
   这一趟,不亏了,哈哈!
   要知道,五品绝巅和五品一般神器,那可不是一个概念。
   在神器之中,想要成为绝巅,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每一个绝巅神器,都有跨阶作战,超越下一品普通神器的力量。
   而且一般来说,能成为绝巅的神器,都会诞生特殊的神通。
   在天火山域中,一些成名多年的老牌神砥,如果只论修为境界的话,他们其实并不见得有多大的优势。
   但这些成名多年的老牌神砥,他们大多有自己成名的神器。
   而拥有绝巅神器的神砥,那绝对是强者中的强者!
   咕噜噜!
   因为高兴,申成罡又一口美酒灌在嘴里。
   嗯?
   居然美酒了?
   曹!
   申成罡有些恼怒,但他的目光,很快被虚空中的金芒所吸引。
   此刻,虚空中已经不再洒落白芒,而是开始洒落如绵绵细雨般的淡淡金芒。
   虚空中的窥天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最终缩小到巴掌大小。
   但和最开始相比,窥天盘绽放的气势,却强大了不止十倍!
   与其说这是一个盘子,不如说这是一个——镜子!
   一面纯金色的铜镜,更符合如今窥天盘的定义。
   五品绝巅神器窥天盘,进化成功!
   “太好了,哈哈,我发了,发财了!”
   “有了这面铜镜,这天下之大,贫道何处不能去?”
   “等贫道浪够了,苛,不对,等贫道云游四海,参悟道法的真谛后,贫道回归宗门,一定能收到嘉奖,那好处绝对超乎想象!”
   申成罡乐呵呵的搓着手,大手一挥,就要去收窥天盘。
   下一刻,申成罡的笑容凝固,脸色却变得难看起来。
   原来申成罡发现,自己光顾着开心,居然忘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没酒了!
   要知道,申成罡站着这个位置,温度已经高达20万度。
   申成罡又不是横练肉身的强者,如此高温,他根本没辙。
   若非窥天盘的保护,申成罡早就成了烤红薯!
   就算有窥天盘保护,申成罡这个三个月来,也需要不断补充地龙美酒,这才能勉强呆在乾坤山脉。
   可如今,美酒没了,没了!
   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申成罡在乾坤山脉停留的时间,只剩下不到一炷香!
   一炷香之后,申成罡‘体’内的美酒消散,他就必须离开此地。
   否则,申成罡必死无疑!
   然而申成罡计算一下,他要收取如今的窥天盘,一炷香时间压根不够!
   其实这个时间,本来是足够的。
   但申成罡也没想到,窥天盘这次进化,不但逆天突破到了五品。
   而且窥天盘的品阶,居然到了五品绝巅,这已经比一般的六品神器更逆天了。
   换句话说,想要收取如今的窥 天盘,无异于收取一个六品神器。
   但问题是,申成罡修为虽高,但在这烈火沸腾的高温环境下,他实力无法发挥出来,收取窥天盘的时间根本不够。
   怎么办?
   申成罡非常清楚,如果不将窥天盘驯服,那他就算马上离开,也走不出乾坤山脉。
   没有窥天盘的保护,别说是二十万度高温,就算是两万赌高温,也能将申成罡烤成猪头!
   申成罡顿时意识到,虽然他赚大发了,但他可能要把小命玩脱,惨死在此地。
   而且这种死亡,直接就是元神俱灭,就连转世投胎的可能都没了。
   而且一旦宗门收到消息,肯定会觉得,申成罡是携带宝物逃走了。
   申成罡不但要死在这里,而且在死后,恐怕还要背负一个背叛宗门,忘恩负义的骂名。
   “不,贫道不能死!”
   “贫道修为通天,贫道还真不信了!”
   申成罡一声怒吼,浑身神力瞬间催生到极致,开始疯狂驯服窥天盘。
   窥天盘是无主之物,是宗门的镇宗之宝,申成罡只是借用。
   当窥天盘进化成功,突破品阶之后,这种借用就很微弱了。
   申成罡必须在一炷香内,将窥天盘重新驯服,才能解决生死危机!
   与此同时。
   乾坤山脉主峰,另外一侧。
   哗!
   虚空忽然龟裂,化为一个漩涡,而后一个身影走了出来。
   “以我如今肉身的强度,居然能直接横渡虚空,跨越两个世界。”
   叶秋脚踏大地,不禁目带笑意。
   须知大河世界和儒界之间,等同于相隔了两个世界,贸然穿越非常危险。
   无论多厉害的神砥,都不敢直接考肉身,强行跨越两个世界。
   但叶秋做到了!
   “等我肉身再次淬炼一次,我就能直接撕裂虚空,进入焚火谷。”
   叶秋目光灼灼,眼中满是期待。
   上次焚火谷之旅,叶秋实力还很弱,只能靠地相术和运气获胜。
   当时,叶秋几乎搬空了焚火谷,让焚火谷地火肆虐,化为了一片火海。
   但叶秋却很清楚,他其实并没搬空焚火谷,他搬走的东西,只不过是整个焚火谷的沧海一粟而已。
   在焚火谷的几个隐秘角落,在那地下世界中,可能隐藏着什么恐怖存在。
   而在死亡之廊中,那地下矿洞中,被囚禁的炎龙兽,那可是好东西!
   叶秋很想再进一次焚火谷,将炎龙兽收了当坐骑,那可是横渡星空的最佳坐骑,而且拥有充足的成长空间。
   叶秋也想挨次探索焚火谷,去看看那几个神秘的恐怖之地,究竟隐藏了什么秘密。
   而且叶秋有种预感,他虽灭了烈族所有人,但烈族似乎并没彻底灭绝。
   不过叶秋也清楚,哪怕以他如今的实力,想要彻底探索焚火谷,恐怕还是不够。
   说到焚火谷,叶秋忽然想到了守护之灵。
   此刻,在大河世界中,在神兵树的下方,在那错综复杂的树根下方,有着一簇很不起眼的沙土。
   无人知道的是,这一簇沙土,其实就是昔日焚火谷中,几乎无敌的强者——守护之灵!
   守护之灵是焚火谷阵法的守护者,被叶秋斩杀之后,看似死透了。
   但叶秋却发现,这守护之灵所化的沙土,居然类似一颗种子,似乎有萌芽重生的可能。
   所以叶秋灵机一动,将这一簇沙土,埋在了神兵树牺牲地的下方。
   按照叶秋的估计,这沙土需要大量的养分,才能萌芽成功。
   整个大河世界中,生机最浓郁的地方,其实就是神兵树扎根的山峰。
   因为叶秋是大河直接的主人,所以叶秋的小动作,神兵树压根不知道。
   叶秋自然明白,他这样做的话,会对神兵树疗伤的过程变得缓慢。
   因为严格来说,沙土是以神兵树为养分,从而进行反哺自身。
   而且这个过程持续而缓慢,神兵树几乎无法察觉。
   神兵树最多会觉得抑郁,觉得自己不断疗伤,似乎伤势并没恢复,反而在缓慢的变严重?
   神兵树最多会想,这肯定是自己伤势太严重,病情发生了反复。
   神兵树做梦都没想到,叶秋弄了一堆沙土,以吸他的血为生。
   换句话说,守护之灵所化的沙土,已经类似依附神兵树的寄生虫般的存在。
   虽然这样做,似乎有些不厚道。
   但叶秋并没心理压力。
   因为叶秋很清楚,神兵树贼精,他嘴里说着病重,实则活蹦乱跳。
   神兵树肯定有神秘秘密,选择了对叶秋隐瞒,这真包括焚火谷的秘密,甚至包括烈族的秘密。
   叶秋很清楚,神兵树是个宝藏老人,一旦被白林治好,神兵树肯定会抛下叶秋离去。
   神兵树对叶秋有大作用,甚至涉及叶秋谋夺星辰古树。
   试问叶秋有怎么可能,让神兵树的伤势快速恢复?
   反正这糟老头子,数万年时间都等了,也不差这几年吧?
   嗯?
   当叶秋透过火眼金睛,望向那一簇沙土得时候,叶秋顿时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