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吧 > 玄幻小说 > > 第九章:暗潮涌动
 ,
   ”秋风瑟瑟花木凋,清酒一杯愁自消。昔日与君相畅饮,谁知现君身何方?“一个身穿褐色农家布衣,戴着斗笠,穿着草鞋犹如一个平凡朴实的老农打扮的老人正坐在一个凉亭内独自饮酒吟诗,如果不是穿着不对的话就宛如一位悠闲自得的流浪诗人,老人一头白发,白眉白胡,但脸上却没有多少皱纹,真正的是鹤发童颜,本该随年纪增大而浑浊的双目却目光如炬神采奕奕!第一眼会感觉古波不惊,睿智从容,但仔细一看有一种盛气凌人,位高权重杀伐果断的气势!这种气势被掩盖了起来,但如果是普通人只需一眼恐怕就会被吓得唯唯诺诺,这个老人明显不一般,可身处的凉亭却是深山老林之中,甚至连喝的酒也不过是平头百姓人家中的清酒,老人放下酒杯苦涩的一笑,似乎是因为酒水的苦涩粗糙,老人闭上了双眼似是睡着了,纹丝不动,半响,老人犹如自言自语道:”何事?“
   凉亭四周空空如也,老人却如此问道,然而空气中却穿来了回应”陛下请长老于天心亭议事“一个生涩阴冷的声音道,声音虽然晦暗犹如阴暗角落的毒蛇一般但仍可以听出其中的恭谨尊重,老人缓缓睁开双眼道:”嗯?陛下可否有说为何事?“凉亭四周仍然空无一人,虽然没有出太阳,但现在也是青天白日,真可谓诡异异常!那个声音回道说:”陛下说只要出示这个长老自然明白“说完虚空中一阵涟漪,突然凭空出现了一只手,拿着一面木牌,老人看到木牌后眉头紧皱,叹了口气道:”唉~告诉陛下不必商议了!我不会管的就是了!“说完起身离去,”是“那个声音马上回道,那只诡异的手又重新消失在空气之中,不再有声音传出,老人走向树林中,望着远方,叹息道”又是一场腥风血雨,世人愚昧啊~“。。。。。。。
   皇城中的皇宫之中,后花园一片荷花池中,入秋时节湖中的荷花却仍然盛开着,池边站着一个人,从背影来看就给人一种顶天立地的感觉,但同时有着君临天下之势,仿佛此人掌控着一切,犹如天神一般,不同于之前老者的杀伐果断,这个人给人的感觉却是如沐春风,高高在上!既让人亲切又使人敬畏!只是站在那但感觉却是一条神龙盘踞于此!整个皇城只有一个人才有这样的威势,那就是天玄大陆天罗帝国的帝王,宇文杰!十七岁登基,二十岁力挽狂难以四十万预备军击溃敌国百万联军!连攻十九城!收复历代失地疆域推进五千多公里!开疆扩土!居功至伟,堪比开国皇帝!后二十年间整顿朝政!天罗帝国从一个军事弱国发展成为了一方霸主!而宇文杰本人据说也是一位武学奇才!可以说这位帝王不仅是一国之君还是全民偶像!
   现在,这个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物正静静的站着,秋风萧瑟,有一丝悲凉的气氛,其中却又夹杂着几分惆怅,但更多的却是坚定的杀意!来自帝王的杀意,天子一怒,伏尸百万!能让君王产生杀意的绝不会是什么小事,皇城的宁静注定要被打破了!。。。
   秋风吹拂着荷花,满池的荷花随风舞动,一点也看不出现在是秋季,唯一不一样的就是四周太安静了,没有鸟语只有花香,突然,这种安静被打破了,一声清脆悦耳的铃声很唐突的响起,一直站立不动的君王缓缓转过身来,当他转过身看见眼睛的时候,一刹那如同一只巨龙睁开了双瞳!那双眼眸中充满了威严和神圣的光辉,自信却不自傲,冷静但不冷漠,还有那浑厚的帝王之气!让人一眼就感觉到,这,就是天生的帝皇!真命天子!站在门口的几名禁卫军都一脸的崇拜和狂热!如果现在皇上叫他们去宰了玄王恐怕都不会犹豫,抄起家伙就上!不得不说这种气势不是寻常人可以抵挡的,就算是那些玄力高强之人第一眼也会被镇住,这与自身实力无关,这是气场,一个统领百万大军将领的气场可以威镇十万士兵,一个万人之上的丞相也能威震一城之民!而一个举世无双传奇帝王的气场就算是玄王级强者也只有靠自身气场抵挡,但一个武者的气场无非就是杀戮之气和刚正之气,君子之气之类的,怎么可能和一个帝王相比,比杀气,皇帝杀的人十个玄王杀一周都不够!其他的正道之气更是无非和至尊皇气相提并论!
   宇文杰的长相不算英俊,只能说五官端正,眉宇间的英气和冷峻如刀削一般的脸庞比较引人注意,不过确实算不上非常英俊!也许没有那一身的气势和威名,恐怕扔人堆里也不过是个有点小帅的书生。。。没错,就是书生,这位号称武学奇才,至少已达玄尊之境,年轻时南征北战,攻城略地的皇帝居然想个白面书生一般,哪怕已经四十多了,脸上却依然如二十岁的年轻人一样!唯有那略带沧桑的眼眸才能依稀猜到真实的岁数,”来了吗?“这位帝王对着空气说道,而空气中也传来了回答”没有,长老看了令牌后说不用商议不会管的!“声音就是之前的那个声音,短短一刻钟的时间,从郊外到皇城,看来这个神秘人的不是一般的传信人,这也说明了这次传信的重要性!”嗯!其他方面呢?“皇帝继续问道,对于刚才的回答没有一丝意外,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一般,双目仍然直视前方,不过奇怪的是声音明明是从侧面传来的,”其他的已经安排好了!目前只有棋子还没凑齐!棋盘已经准备好了,对手也已经入座!“虚空中的声音认真的回答道,宇文杰,这位帝王的脸上终于有了不一样的表情,那是一种意味深长的笑!”很好,棋子还差什么?“
   ”还差两个”隐者“,和一个”后盾“!不过”鱼饵“好像不太稳定!“神秘人最后一句语气有些忧虑和不确定。
   ”嗯?不稳定?怎么回事?“宇文杰并没有不高兴,声音仍然平淡无奇。
   ”因为一个少年!“神秘人在说出后的语气中的不确定跟加明显,似乎自己也感觉这个说不通!
   ”什么名字?“宇文杰没有问原因,也没有问经过,只是问了名字,显然这位君主是一位合格的君王!不问下属的原因是因为他是首领,相信自己的判断,对于属下的判断要先自己有个判断才行!并且对已经发生的不予理会!解决现在和之后的隐患,掌握全局!这确实是个皇者的作风!
   ”明皇“神秘人迟疑了一下,说出了口,显然这个不出名还有些奇怪的名字(某些方面可能有点名气)居然可以出现在这种顶级的场合下,并参与进这全是尖端人物的局中有些奇怪,虽然本人恐怕什么都不知道!然而,在神秘人说出这个名字后,一直古波不惊的皇上脸上出现了奇怪的表情,这种表情简直不可思议,因为那种表情就像是好久不见的老朋友甚至你以为都死了的时候突然出现,还踢了你的蛋蛋一脚!。。。疑惑,怀疑,惊讶,欣喜,蛋疼。。。这种表情出现在谁身上可能都不是很奇怪,但是出现在这位皇帝的脸上,简直。。。。。。而在三米远的左侧空气一阵涟漪,看来那个神秘人也对皇帝的表情感到不可思议,不过终究是一位帝王,两三秒后就恢复了原样,不过似乎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有些。。。意犹未尽,揉了下眉心,略带疲劳的说道:”先下去吧!其他棋子加紧布置,至于那个明皇的事,先不要管!“神秘人虽然对于皇上刚刚的失态感到奇怪,但作为下属并没有多问,”是,属下告退!“说完空气出现些许波动,突然,宇文皇帝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又补充道”对了,派人保护他的安全!不能让他出现一点意外!“说完叹了口气,向园外走去!而园外早有一个穿黑袍看不清面目的人在等着,原来之前是在看这个黑衣人,院内虚空中又是一阵波动,和一声倒吸凉气的声音,那个神秘人似乎对于刚才皇上的话十分惊讶,甚至震惊!只有他知道,皇上话中的他是指明皇,而”不能出现一点意外“其实是警告,现在正是多事之秋,意外到处是!可是这句话,等于是把那个明皇当国宝了!这种保护程度其实只有尖端人物才能享受!神秘人甚至怀疑那个明皇是不是皇上的私生子?可就算是私生子也不可能这么看重啊?不过对于皇上的话是百分百服从的!也只能是感叹世事无料了~看着天上的阴云密布,一种风雨欲来城欲摧的气息许多”不寻常的人“敏锐的察觉到了,一场风暴即将来临,而明皇,这个不入眼的小角色莫名其妙的也卷入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