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吧 > 科幻灵异 > 柯学验尸官 > 第549章 相见不相识
 ,
   在亲眼见识到柯学的力量之后,那两名歹徒果断地选择了放下武器投降。
   连带着那藏在人质之中的第三名歹徒,也被他们很不讲义气地主动供了出来。
   歹徒一行三人就这样齐齐整整地戴上了手铐,被林新一等人押着走下大巴,在马路边等着警视厅派警车过来把他们带走。
   而在战斗中大显神威的柯南,事后倒是也没太过引起大家注意。
   一来,柯南这次并没有展现什么不符合年纪的超人智谋,表现很符合他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小学生人设。
   二来,柯南那一发无后坐力足球迫击炮,在大家眼里其实很“寻常”。
   是的,尽管他这一脚球足以将未来的21世纪踢成物理柯学的世纪,但大家在短暂的震惊之后,却都能平静地接受这个魔幻现实。
   根据林新一的总结...
   这其实也是一条柯学规律:
   不管阿笠博士的发明有多离谱,这个世界上的人都能迅速接受、适应并“无视”。
   正是因为有这条柯学规律,阿笠博士和他身边的人,才能过着现在这种平静悠闲的生活。
   不然按现实的逻辑...
   光是那太阳能滑板里蕴藏的新能源技术,就足以像金坷垃一样,引起一场世界各国明争暗夺的乱战了。
   至于那双可以凭空抹消反作用力的足球鞋,就更是一种超越物理规则的神级文明造物。
   这要是传出去让人知道,别说世界各国的情报部门要来抢这双鞋子,估计三体人都要来地球找阿笠博士谈心。
   阿笠博士要不被关在某个秘密实验室里强制劳动,要不就是被FBI的大卡车撞死,被CIA的蓖麻毒素暗杀...
   或者干脆被外星人绑架。
   总之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像阿笠博士这样的柯学家,在现实里是绝对与平凡生活无缘的。
   所幸这个世界并不现实。
   在知道柯南那双足力健是阿笠博士的发明之后,茱蒂、降谷零、赤井秀一等人只是在心里感叹了一下“这老头有点本事”、“这小子有点胆魄”,就平静地接受了这个设定,再也没有什么其他想法。
   没人会想着要把阿笠博士请回单位喝茶,让他为国效力。
   也没人想过发明这么一双球鞋,需要何等可怖的技术储备。
   他们最多就是对阿笠博士把给一个孩子装备这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行为感到不解。
   而这不解也并没有转化成怀疑。
   因为这帮特工在同仇敌忾地对付完歹徒、解救下人质之后,很快就分裂内斗闹起矛盾,忙着吵架去了:
   “什么,你要把秀一带走?”
   “凭什么!他犯了什么罪,你们有证据吗?”
   降谷零正准备继续先前被这场意外事件打断的工作,把卡迈尔和赤井秀一押回警视厅公安部审讯,便立即遭到了茱蒂小姐护犊子式的阻拦。
   她勇敢地拦在赤井秀一身前,阻挡着降谷零的接近。
   对此降谷警官可不惯着:
   “凭什么?”
   “茱蒂小姐,你们FBI这次也没有捞过界,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还有赤井先生和卡迈尔先生这一路上难道就没有告诉你,他们已经承认了自己的罪行么?”
   “哎?”茱蒂微微一愣。
   她正准备亮出“霸气小护照”以势压人,却没想到底牌早已被队友输了个干净。
   “秀一,卡迈尔,你、你们承认了?”
   茱蒂有些不敢置信地看向自己的两位同事:
   “为什么?”
   怎么这么快就认罪了?
   撒谎不是咱们FBI的必修课么?
   你们俩可都是老特工了,怎么会犯这种错误?
   “...”赤井秀一无言以对。
   卡迈尔更是大脸一红,憋了好一会儿都没组织起语言。
   不用说也看得出来,他们这次显然是吃了个大大的闷亏。
   “肯定是你们刑讯逼供了!”
   讲理讲不过,茱蒂索性另辟蹊径给降谷警官施压:
   “无论如何你们都不能把秀一他...把一个FBI搜查官打成这样!”
   “我们一定会通过官方渠道向曰方提出抗议的。”
   “随便吧。”降谷零也针锋相对地还击:“不管事后要担什么责任,我这次都要让你们明白,曰本是我们曰本人的曰本,不是你们米国人可以胡作非为的地方!”
   “......”
   曰本公安与FBI的争吵还在继续。
   而在不远处,静静观察着这场激烈争执的,除了林新一、灰原哀等人,还有刚刚赶到现场的宫野明美:
   宫野明美的假身份不适合参与救援行动,便只能独自藏在附近等待救援结果。
   等远远看到林新一等人顺利制服歹徒,带着人质走下公交车后,她便在第一时间来到现场,与自己担心着的妹妹团聚。
   而她才和她妹妹刚见面还没聊上两句。
   灰原哀的注意力,就都被那边争执着的特工们,尤其是她的“姐夫哥”赤井秀一,给吸引过去了。
   她已经从林新一那里简单了解了赤井秀一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但灰原哀现在最关心的并不是FBI的动向,而是这位“姐夫哥”在他那前女友面前的表现:
   “姐,这就是你所说的‘真爱’么?”
   灰原哀很不客气地发表着评价。
   因为她现在观察到的画面非常令她不爽:
   那位茱蒂小姐一直在那赤井秀一的伤势说事。
   这其中虽然有借题发挥为难曰本公安的成分,但她那“心疼哥哥”的语气和神态,却一点也不像是伪装出来的。
   “我看这位茱蒂小姐,和他一点也不像是分手两年的样子啊。”
   灰原哀听姐姐讲过她和赤井秀一的情史,知道赤井秀一有个名叫茱蒂的前女友。
   现在看到她姐姐深爱着的男人,和他前女友以一个仿佛“藕断丝连”的关系一同出现,灰原哀对这位“姐夫哥”的印象便更加地不妙了:
   “新一他说得没错...”
   “姐,这家伙不适合你。”
   灰原哀彻底与男朋友达成了共识。
   赤井秀一这个名字,在她心里俨然跟“渣男”划上了等号。
   “唔...”宫野明美表情有些难堪。
   听着妹妹不留情面地给自己的“真爱”冠以如此恶名,她一时之间却不知该如何反驳。
   而就在她支支吾吾纠结无奈的时候,贝尔摩德却悄然加入了讨论:
   “渣男?不不不...”
   同样是在观察茱蒂与赤井秀一,她却得出了一个完全相反的结论:
   “我倒觉得这不是赤井秀一的错。”
   “毕竟...谁让你们宫野家的小姑娘都太会抢男人了呢?”
   贝尔摩德语气很是刻薄。
   和屁股坐在自家姐姐这边的灰原哀不同,她反倒与那位茱蒂小姐有了奇妙的共情:
   “这位茱蒂小姐也是怪可怜的。”
   “明明始终抱着一腔深情在默默守候,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爱人的心被可恶的第三者牵走,走得离自己越来越远。”
   “小鬼,你说...”
   “你姐姐这样破坏别人家庭,是不是太过分了?”
   “你?!”灰原哀小脸一黑。
   她又不傻,当然听得出贝尔摩德骂的其实不是她姐姐。
   “咳咳...”原本在旁边站着看戏的林新一一见到这瓜吃到了自己身上,便也不得不加入战场当和事佬:
   “姐,你别再说这种难听的话了。”
   “小哀她不是来破坏我们家庭的,她是来加入我们的。”
   “谁加入谁?!”才刚劝了一句,就把灰原小小姐给劝炸了。
   “......”
   这边也热热闹闹地吵开了。
   引起这场争执的宫野明美反倒一直置身事外,始终没有开口。
   在妹妹和贝尔摩德日常吵架的时候,她那复杂难言的目光,仍旧静静地停留在不远处的赤井秀一身上。
   刚刚妹妹说她男朋友坏话的时候,宫野明美表情很是难堪。
   她不是因为男友与原生家庭成员关系不合而难堪。
   她难堪就难堪在,她心底爱着赤井秀一,但却又隐隐觉得妹妹说的那些坏话没有错。
   “秀一,你现在...”
   宫野明美很想问问,赤井秀一现在是不是真的和前女友再续前缘了。
   如果是在之前,即使分别整整两年多,她也不会对自己的真爱有这样的疑虑的。
   但现在她却看到了茱蒂和赤井秀一在一起的画面。
   这画面其实并不过分。
   茱蒂小姐完全是剃头担子一头热,赤井秀一全程只是默许,并没有对她流露出的关切做出任何超越友谊以上的亲密回应。
   赤井秀一的表现从始至终都没太大问题。
   非要说有问题,也是茱蒂小姐自己非要黏上来,让他不好摆冷脸。
   可问题是,在此之前,宫野明美从来就不知道,赤井秀一跟茱蒂的关系会这么好。
   她还以为赤井秀一和茱蒂的感情早就彻底破裂了。
   想想就知道:
   赤井秀一当初跟宫野明美在一起的时候,虽然尽可能地坦白了一切——
   但他总不可能跟宫野明美说:
   “其实我跟你好上的时候不光有女朋友,而且我跟我女朋友感情还挺不错。”
   “但是因为我更喜欢你,所以就毫不犹豫地把她踹了。”
   这话不管用什么手法修饰,都掩不住一股“渣”味。
   所以赤井秀一不可能把全部真相告诉宫野明美。
   且不谈宫野明美知道事实后对他这无情劈腿操作的看法。
   让她知道全部事实,还不可避免地会让温柔的明美小姐感到自责,让她认为自己是一个伤害到别人的第三者。
   所以在宫野明美看来,赤井秀一和茱蒂的感情应该早就濒临破裂了。
   而她只是一个在赤井秀一过去那段感情走到尽头时,恰好出现在他生命中的,那个真正正确的人。
   可现在看来...
   那茱蒂小姐都快活着一颗望夫石了。
   这哪像是曾经感情彻底破裂的样子?
   再仔细想想,在她和赤井秀一分别的这整整两年里,赤井秀一就一直和这么一个心心念念记挂着他的前女友待在一起。
   宫野明美心情如何能不糟糕呢?
   分手不彻底,那就是彻底不分手。
   哪有交了现女友,还成天跟前女友泡在一起的道理?
   对此赤井秀一也很无奈:
   说到底这都是办公室恋情的遗祸。
   他和茱蒂是一个工作组内磨合已久的同事,而他们小组常年专项负责对黑衣组织事务,每一个小组成员的工作都很难被人替代。
   总不能因为分手了,就要求上级给他们调换岗位吧?
   而赤井秀一在分手后对茱蒂的态度已经够鲜明的了,可茱蒂还总是爱着他,他能有什么办法?
   太迷人也不是赤井秀一的错啊。
   赤井先生固然是有着自己的苦衷的。
   可此时此刻,在宫野明美看来...
   赤井秀一就是个当初恋爱时就对她有所隐瞒,明明分手了还一直和前女友纠缠不清的不靠谱的男人。
   如果不是她对这个男人足够了解,足够信任的话,估计她就要相信妹妹妹夫在背后说的坏话,把赤井秀一当成一个无情的PUA大师了。
   “唉...”宫野明美驻足远望许久。
   心绪心情也愈发迷乱。
   而就在这时...
   赤井秀一厌倦了茱蒂小姐与降谷零的口舌之争,突然不经意地转过头来。
   他的目光正好与宫野明美的目光撞在一起。
   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缠。
   宫野明美心中暗暗一惊,不由下意识地转过脑袋,挪开了目光。
   “这...”这小小的异样引起了赤井秀一的注意。
   他本来就对这位浅井小姐有着异样的熟悉感。
   更别提,她的声音还有七、八分像宫野明美。
   现在又突然发现,对方好像在偷偷地看着自己...
   “难道...”赤井秀一心中一动。
   那个荒谬的想法不禁再度涌上心头:
   眼前的这个女人...
   难道就是宫野明美?
   这个猜想显然没有太多根据支撑,说是他的妄想还差不多。
   但一念生便万念起,不试着去验证清楚这个心中蹦出的想法,赤井秀一的念头就始终不能通达。
   于是他也无视了身边的争吵。
   悄然向宫野明美那边,投去了无声观察的目光。
   “糟了...”宫野明美尽可能地保持着镇定。
   她第一时间打断了林新一一家人的争吵,压低声音提醒道:“秀一他好像又注意到我了。”
   “什么?”林新一微微一愣。
   他用眼角余光暗暗地往那边一扫:
   对方何止是注意到她了。
   那赤井秀一干脆悄悄地往这边靠近了几步,不光要观察宫野明美的表情动作,还试图来听她和他们的对话内容。
   “咳咳...”林新一马上带头转移话题:“浅井小姐,你不用感谢我。”
   “阿笠博士和小哀他们是你朋友,也是我朋友,我来救他们是应该的。”
   “唔...”宫野明美也终于反应过来。
   她挤出一副满怀感激的笑容,热情地拉住林新一和贝尔摩德的手,演起了“警民一家亲”的戏码:
   “林先生,克丽丝小姐,我怎么能不感谢你们呢?”
   “我接到柯南求救信号的时候,整个人都吓懵了。”
   “如果不是有你们在,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哪里哪里...”林新一热情地对上了戏。
   但贝尔摩德的演出却有所不同。
   只见她冷冷地甩开了宫野明美的手,双手气势凛冽地环在胸前,一脸冷漠地把脸扭了过去。
   看着似乎非常讨厌宫野明美的样子。
   “???”明美小姐看得疑惑不解。
   但林新一却是心中一沉:
   糟了...这戏要对不上了!
   林新一先前在车上几次三番地挂掉了宫野明美打来的电话,已然引起了降谷零和赤井秀一的注意。
   而贝尔摩德为了打消别人的怀疑,给林新一创造一个名正言顺挂掉电话的理由,便临场发挥,加了一段“吃浅井小姐飞醋”的戏。
   浅井小姐这个角色,也因此加上了“林新一的绯闻对象”、“克丽丝讨厌的情敌”,这样的两条人设。
   但因为导演还没来得及跟演员沟通,赤井秀一这个观众就到场了...
   宫野明美这个演员上了舞台,却还不知道自己的角色人设已经改了!
   她还在赤井秀一面前,表现得对贝尔摩德十分亲近、热情。
   角色表现和人设不符,可是很容易被赤井秀一这种观察力敏锐的观众发现问题的。
   于是贝尔摩德便及时开始补救:
   “你别牵我的手。”
   “我跟你关系没那么好。”
   “这...”林新一心中又猛地松了口气:
   影后不愧为影后。
   简简单单一个表情两句台词,就又把角色给立住了:
   现在不管宫野明美做什么反应都没关系。
   浅井小姐先前对克丽丝这个“情敌”这么热情亲近,可以被理解为浅井小姐心思单纯,而克丽丝太爱吃醋,单方面地把她当成了情敌。
   而浅井小姐现在面对克丽丝冷脸时的茫然无措,也可以被理解为她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面对克丽丝无礼指责时的震惊和讶异。
   当然,换种方式理解...把浅井小姐理解成那种挖人墙角还装无辜的绿茶也行。
   总之观众不管怎么理解,这剧情都能变得合理了。
   于是林新一便放心了。
   “浅井小姐你别生气。”林新一也跟着演了起来:“克丽丝她这人就是喜欢乱吃醋。”
   宫野明美:“???”
   没拿到完整剧本的她还是一脸茫然:
   吃醋?吃什么醋?
   警民鱼水情不是演得好好的吗?
   为什么突然要加这么一出没头没尾的狗血戏啊?
   她还在那里愣着,而贝尔摩德却是已经跟林新一飙起戏来:
   “哼!我乱吃醋?”
   “你们两个做了什么事情,真以为我不清楚吗?”
   “你别乱讲!我们什么都没有...”
   贝尔摩德和林新一准备用一场没有营养的争吵,把赤井秀一这个观众尽快赶走。
   可宫野明美却越听越心虚:
   这出戏的意义到底在哪?
   剧本为什么要改成这样?
   难道说...贝尔摩德只是在本色出演,趁机发泄情绪?
   在宫野明美的印象里,贝尔摩德始终“病态地”把林新一看成是自己的私有物品——这让她看着的确很像是个爱吃醋的女人。
   只不过贝尔摩德一般吃的都是她妹妹的醋。
   现在怎么会轮上她了呢?
   她跟林新一明明什么事都没有过啊!
   等等...
   “唔...”明美小姐想到了什么。
   如果不是有人皮面具挡着,她脸上一定会浮现出朵朵绯云。
   尤其是,现在妹妹在场,男朋友也在旁边看着。
   那回忆就更加让她觉得羞耻。
   “克丽丝小姐,你听我解释...”
   宫野明美半是演戏,半是叙实,羞羞答答地加入了表演。
   “???”这下可把老戏骨贝尔摩德都弄得有些懵了:
   “你...要解释什么?”
   “我...”宫野明美此时的演技已然碾压了贝尔摩德。
   她完全就是在演自己:“我和林先生那次...只是意外。”
   “你也知道当时情况比较特殊,所以...”
   明美小姐在努力地解释。
   但越解释,在外人看来,她和林新一看起来就越像是真有什么。
   “......”
   赤井秀一看得一阵沉默。
   他呆立片刻,很快便默默移开目光:
   “这果然只是错觉...”
   “她不是明美。”
   绝对不是。
   绝对不是。
   绝对不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