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吧 > 科幻灵异 > 长姐她富甲一方 > 第404章 争抢
 ,
   心慌没着落,便会想了法子去过跟旁人一样的生活,去吃同样的白面馒头。
   这想着想着,也就保不齐有人会动些歪门邪道了。
   世上红眼病的人不乏其数,早些预防,提高警惕,也好过到时候的措手不及。
   但这些到底也是最坏的打算,许多时候庄清宁也并不想把人想的那么坏,这些话也只是心里所想,并没有完全说出口,只是委婉的提醒一下苗洪进。
   而苗洪进也是做了这么多年里正,更是活了这么大岁数,许多人和事也见过不少,现下听到庄清宁这么说,顿时明白了庄清宁不曾说出的那些话的意思。
   “庄姑娘放心,我知道的。”苗洪进点了点头,“也不瞒庄姑娘,这事儿打一开始我就在操心了,该防备的也让人都防备着的。”
   “说句有些自夸的话,这苗庄穷,人也少,可现下能在苗庄的人,也都挺认我这个人,我说什么大家伙也都放心里头。”
   “往后我也再叮嘱叮嘱大家伙,也让大家伙心里都有个底儿。”
   这段时日接触以来,庄清宁也颇为了解苗洪进的为人,知晓他是一个做事颇为踏实,也颇有头脑之人。
   既是他心里有数,这事儿应该也不必她过于操心。
   “嗯。”庄清宁点头,“有苗理正在,也算是万事无虞了。”
   “苗庄有苗理正在,也算是全村之福了。”
   庄清宁这话可没有半分恭维的成分,能尽心尽力的为整个村做事,的确是为数不多。
   “哪里的话,庄姑娘和丁大人才是我们村的福星那。”金氏从作坊里头出来,笑着插了句话。
   金氏是苗洪进的妻子,也是在这粉条作坊里头做工的。
   苗洪进见金氏从作坊里头出来,再瞧了瞧头顶上的日头,“已经这个点儿了,看看大家伙做的如何,收拾一下手头的事儿,可以放工了。”
   “庄姑娘,晌午就去家里头吃饭吧?这内人厨艺不佳,却是有一道炒鸡块尚能拿得出手,庄姑娘也尝尝?”
   跟苗洪进也算颇为熟悉了,去家里头吃顿饭庄清宁到是觉得没什么,至于这炒鸡块的……
   庄清宁去过苗洪进家几回,知道他家因为两个儿子都在府城里头给人做事,日子比着村中其他人过得还算宽裕,却也好不到哪里去。
   “就煮些红薯饭就好……”
   玉米糁和红薯块蒸成的饭,多加些水,吃起来有些糯糯的,又因为这里的红薯又面又甜,吃起来也好吃。
   又简单省钱。
   只是庄清宁这话还没有完全说出口的,那作坊里头呼啦便出来了一堆的人,围着庄清宁和苗洪进七嘴八舌的。
   “虽说你是里正的,可这事儿呢也不能说你就能抢先了去,庄姑娘回回来回回都去你家吃饭,怎么都觉得不大公平吧。”
   “可不是,就算是轮着来,也该轮着我们一回了才行。庄姑娘,晌午去我家吃饭吧,我昨儿个摘了些木耳回来,榆树上的木耳类,又鲜又脆的,晌午给你炒盘菜。”
   “得了吧,就你家榆树上的木耳,旁人没瞧见,我可是瞧见了的,指头肚大小的,你就给抠下来了,都没长开,那能好吃?依我看啊,还是去我家吃好,我家爷们昨儿个去河里头捞了一条鱼那,这鱼就在家盆里头养着,还是活的,吃着也鲜。”
   “这有啥,我家有兔子,都说这兔子肉才是最最好吃的,还是去我家吃炖兔子吧……”
   “……”
   这一堆人在这儿吵吵嚷嚷,更是拉拉扯扯的,争抢着要拽庄清宁去她家吃饭。
   哪怕苗洪进张口制止,却也没有对眼前的混乱有半分的约束。
   为什么觉得有点打脸呢?
   说好的你这个里正的话,大家伙都听呢?
   苗洪进的脸顿时有些挂不住,而庄清宁也是有些尴尬的看天看地。
   虽说这嗓门一个赛一个的高,拽她的力气也是一个比一个大,庄清宁却也能明白这些是村民们能够表达出来的对她的欢迎和尊重。
   只是,这感动归感动的,若是让大家伙一直这么争执下去的话,倒也不是个事儿。
   “大家伙先静一静,听我说……”
   庄清宁清了清嗓子,喊道。
   见庄清宁张口,那些原本在这儿争执不休的人,便都停了下来,更是一双眼睛巴巴的瞧着庄清宁,看她如何说。
   “大家伙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我就这一个肚子,即便想把大家伙家里头的饭都吃上一口,这肚子怕是也着不下。”
   庄清宁笑道,“所以还是只能去一家为好,那究竟去谁家呢……”
   “咱们干脆用一个十分公平公正的法子来解决吧。”
   一听说要用一个公平公正的法子来解决,大家伙越发有了兴致,互相看上一眼,更是问庄清宁,“什么法子?”
   “那就是……石头,剪刀,布!”
   “谁赢了,今儿个我就去谁家吃饭吧。”
   庄清宁话音落地,众人皆是点头称赞。
   “不错,这法子好。”
   “是,是个好法子,愿赌服输嘛,赢不了说明没那个命,也就不说啥了。”
   “就是就是,那咱们赶紧开始吧。”
   “……”
   于是,作坊外头,大家开始两两进行石头剪刀布。
   输的人淘汰,赢得人晋级,再和别的赢家开始新一轮的石头剪刀布。
   赢得人自然是眉飞色舞,期待着下一场比拼,而输的人,则是垂头丧气的,没了半分精神,只能眼巴巴地瞧着旁人在那挥动着手掌。
   苗洪进是第一轮便被淘汰的人,这会儿也在垂头丧气的那些人里面,忍不住是叹了口气。
   他怎么记得,先前有两家人因为同时在路边瞧见了一只鸭蛋,同时伸手去捡,因此而无法判定这鸭蛋究竟该属于谁时,他当时没有旁的更好的法子,便提议不如来个石头剪刀布吧,谁能赢,这鸭蛋便算谁的。
   可当时怎么着来着?
   那两个人同时给了他一记白眼,还说什么这堂堂里正却也是跟小孩子一般,脑子里头只有这些三岁小孩儿才有的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