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吧 > 科幻灵异 > 时空之头号玩家 > 第902章 又有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
   骑着莫名其妙决斗赢来的马匹,罗戒很快便到达了这半块大陆最大帝国的皇城所在——帝都。
   事实上,帝国在建国之初就以初代皇帝的姓氏进行了命名。
   但不知是出于个人兴趣怎么着,初代皇帝给自己的姓氏中添加了太多用来彰显荣誉与武功的称号和虚字,甚至还造了几个大贤者都读不出的皇家专用字,以至于要写下帝国的全称,至少得用半页字,几百个字母别说写着容易错,就是念着都咬舌头。
   于是久而久之,只称呼“帝国”,就成了民间约定俗成的规矩,甚至后来就连帝国官方一些不需要太正式的内部文件,也会使用这种简称。
   为什么要突然解释一下这个貌似不相关的话题呢?那是因为——帝都的全称也是那位初代皇帝陛下命名的。
   罗戒驻马城门外写有帝都全称的石碑前,才看了一半就觉得两眼发花,视线反复横跳找不到焦点,索性直接一撸到底。
   嗯,帝都,就是这样,驾!
   在城门处向卫兵交了几枚铜板的入城费,罗戒轻而易举便进入了这座帝国最大的城市。
   与当初《斩红》世界帝都那种看似鲜花着锦,实则烈火烹油的虚假繁荣相比,这座帝都的繁荣是看得见摸得到的。
   无论是宽敞整洁的广场,车水马龙的街道,还是嘈杂热闹的集市,随处可见脸上洋溢着幸福笑容的人们。
   当然,全部都是人类。
   而视线所及范围内的亚人种,大多穿着肮脏简陋的衣服,干着最苦最累的工作,要么就干脆是满身伤疤的佣兵冒险者或花枝招展的失足小姐姐。
   帝国歧视亚人种族的风气,在这座城市中体现得淋漓尽致,甚至要远比其他领地与附属国更加赤果果的毫不遮掩。
   罗戒随意找了一家看起来还算干净的旅店,登记房间后将马匹寄养在店中,独自徒步在附近的集市逛了逛。
   虽然他目前还没有在帝都中看到那些来自“门”另一侧的人员,但市面上已经可以看到少量现代化工业产品的存在。
   考虑到叩队还不至于将宝贵的运力浪费在捣腾小商品批发上面,估计这些现代化产品应该是从某些见不得光的渠道流出的外交礼物。
   不过那些同人本和写真集是怎么回事?算是文化交流么……
   帝都的规模远比想象中更加庞大,罗戒仅仅只是逛了一个小小的角落区域,天色就已近黄昏。
   对照【世界全书·隆戈隆戈】上的标注,罗戒找到了帝都冒险者公会。
   这其实并不是什么恶俗的异世界设定,在现代社会同样也有类似的存在。
   换个称呼就很熟悉了——劳动力市场。
   罗戒倒不是来注册冒险者的,只是单纯的坐在其直属经营的酒馆中,点了一份冒险者最爱的高卡路里套餐和一杯麦酒,安静的坐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竖起耳朵听那些无所事事的冒险者们吹牛逼。
   “听说了吗?那些绿衣人又开始扩建阿尔努斯山丘的围墙了,这好像已经是今年的第三次扩建了,这次的地基都打到山脚下了,现在整座山都被这些异界人占了啊。”
   “那又如何?那些人类贵族都不操心,用你一个亚人操心?反正帝国这次征兵我是不去,天知道哪天又要跟那些拿着可怕魔法武器的绿衣人开战,我可不想去给那些人类贵族当炮灰。”
   “就是,这样一比,还是当冒险者安全点……那你说,帝国就甘心这么看着领土被那些绿衣人一点点占领吗?”
   “肯定不甘心啊,要不元老院里整天吵什么?”
   “可……几十万大军都打没了,怎么想帝国也只剩下议和一条路可走了吧?”
   “那也未必,有可靠的小道消息说——帝国的大公主「拉缇丝」殿下,暗中召集了多名大魔法师,启动了那个由初代皇帝研发的终极魔法。”
   “啊?难道就是那个传说中不靠谱的勇者召唤术?不是说除了初代皇帝以外,从未有人成功过吗?”
   “成功是成功了,但据说召唤出的勇者是个只穿着一条短裤的变态,给了大公主一个拱桥式抱摔后就不知跑到哪去了。”
   听到这里,罗戒一口麦酒喷了出去。
   刚才……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混进来了?
   “大公主也是病急乱投医,历来勇者的使命要么是消灭魔王,要么是屠龙,对上那些绿衣人,我看就算是勇者也未必顶得住。”
   “说得就是,那些绿衣人也就是占了个阿尔努斯山丘,又没有要打过来的意思,何必非得为了脸面再去挑衅他们?有那个多余的兵力,去把那只到处袭击村庄的「炎龙」杀了不好吗?”
   “听说三公主「平娜」殿下几次提出要带手下的「蔷薇骑士团」去讨伐炎龙,但却全被皇帝陛下给拒绝了。”
   “三公主倒是个不错的人,可惜只是第十顺位继承人,帝国的皇位怎么也轮不到她头上,不然我们这些亚人还能好过些。”
   “唉,就算先有炎龙后有绿衣人,帝国还是那个如高山般巍峨沉稳的帝国,要是我们亚人也有这样的国家就好了……”
   “咱们亚人的种族实在太多了,每个种族都有各自的习俗与利益需求,很难意见统一的联合起来……”
   “当年翼人族与哈比族,这两个飞行种族也尝试过联手对抗帝国,倚靠着陡峭的山势与帝国对抗了十几年,但最终却因内部分裂被帝国一举攻陷,就连当初的翼人族公主都成了阶下囚供人类贵族玩弄取乐。”
   “现在黑街中那些翼人族与哈比族的女支女,有很多都是当初两个飞行种族联盟中的贵族女子,帝国将她们抓来后弄断了她们的翅膀,让她们失去靠飞行谋生的能力,只能靠出卖身体屈辱求生……”
   “原来那些鸟人那么可怜?那我今晚可得去好好照顾一下她们的生意了,听说这些飞行种族要比我们这些兽类种族的体温要高呢,嘿嘿嘿……”
   “据说是不错,不过我对羽毛过敏……”
   “哈哈,你真是倒霉,我明天回来会把感受跟你分享的。”
   听到这里,罗戒抬手向路过的服务生打了个响指,指着邻座这两个大嘴巴猪头人,道:“服务生,这两位朋友的账单算我的,顺便再给这二位加一桶麦酒。”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两名猪头人也算是这里的老油条,很清楚冒险者之间的各种规矩,互相对视了一眼后点点头,起身坐到了罗戒这一桌上。
   “这位朋友很面生啊,是公会的新人吗?”
   罗戒举起酒杯笑了笑;“我不是帝都人,只是一名途经此地的客商。”
   说着,两枚金币从他的手中弹出,翻滚着迷人的金色光芒,接连落在两名猪头人面前的桌面上。
   “关于那些异人族与哈比族女支女的事,可以再跟我细说一下吗?”
   两名猪头人以与体形不相称的灵巧将桌上的金币飞快抓在手里,两双猥琐的豆粒眼中露出了老司机の谜之微笑。
   “没问题X2!”(* ̄︶ ̄)b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