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吧 > 修真小说 > 道士不好惹(又名:古井观传奇) > 第2672章隐露峥嵘
 ,
   大祸并没有酿成,主要是向缺后来到底还是整明白如何操控九方天火了。
   不过,大祸没酿成也着实把两人给吓了够呛,主要是申公象这洞府里的各种药草都太过珍惜了,放到外界可能一般人穷尽千年时间都未必能搞到手,所以将两人都给吓出了一身冷汗。
   申公象跳着脚骂骂咧咧的,都有把向缺给吃了的心思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对方空有天火,却有没操控的能力,差一点就要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了。
   “我这里有些药草,都是便宜货不值钱的,你先赶紧给我练练手,什么时候你能出师了,咱俩再进行下一步”申公象耷拉着脸说道。
   向缺老实巴交的点头说道:“妥,我会尽心的,这一点你放心吧,我的学习能力还是挺强的。”
   申公象没好气的“哼”了一声,说道:“整吧!”
   炼丹之前开始的步骤,就是得要将药草里的水分给烘干了,以此来保证里面所剩下的都是精华成分,不然要是有杂质的话丹就不纯了,而烘干水分只能借助于火候,这主要是求个快,要不太慢了的话药草的精华也会被流失的。
   按照申公象的吩咐和指点,向缺尝试着控制九方天火落在了药草下方,但火苗刚一凑过来药草瞬间就化为了灰烬。
   “慢一点啊,你离的那么近就是金子都得给整融化了……”
   “你离那么远干什么,你烧个毛呢?”
   “大哥,火太急了,慢点,慢点”
   “收,小火燎一下就行了”
   “就你这智商你要是我徒弟,我一天都能打你八遍了……”
   一点不夸张的说,向缺都有千百年没这么被人骂过了,申公象训他真就跟训斥孙子一样,张嘴就骂,然后差点就上去踹两脚了,偏生他还一点脾气都没有,向缺也知道就炼丹这种手艺活的话,他要是能学到手了,以后说不上什么时候用上了。
   时间一晃过去了几天,向缺提炼药草的手法也逐渐的纯熟了不少,虽然有时申公象还骂骂咧咧的,但在心里他也十分惊诧于向缺的天赋,这主要是向缺所掌控的这个天火确实太霸道了,稍有不慎就是差错。
   而申公象当年光是用天火走这一步,就足足用了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向缺可谓是比他提前的太多了。
   半个月后,申公象和向缺面前的地方摆放着六种药草,这就是炼制六味帝皇丸的六味药,向缺的手法也算是挺地道的了,两人就打算下走了。
   “你最好打起十二分精神来,这是我几百年来搞到手的药草,要是被损毁了的话,往下就很难再弄到手了,所以你得要珍惜”
   向缺也慎重的点头说道:“我心有数,放心吧”
   “这一共是三炉的量,每炉出丹大概能有十二枚,我不求你每炉都成,最后只要能出一炉就可以了……”申公象所报的期望并不是太高,因为向缺这是头一回控火炼丹,他甚至都已经做好了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念头。
   向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谨慎的说道:“我尽力吧!”
   六味药草从第一株开始被投入到了丹炉里,向缺屏住呼吸将九方天火送了过去,天火只有一丁点的火星子,但落在了丹炉下方后迅速就将路子给点燃了,紧接着里面的药草正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干枯着,其中的水分全部都被烘干了。
   向缺略微松了口气,这第一把算是中规中矩的成了,随即申公象将第二株药草也投入了进去,一连往下投了几次的药草,向缺算是挺得心应手的了,没有出现什么差错。
   申公象很想笑摸他的狗头夸上一两句,向缺就扭头说道:“别的不说,就在学习这方面来讲,我还是挺可以的,当年师门经楼里的三千道藏,我都能倒着背了,学习术法同样也是一点就通,这炼丹么也就是那么回……”
   “你看着点,大哥,你当这是做菜呢,大火收汁啊?糊了,糊了!”
   十八拜都拜了,但最后一哆嗦的时候得意忘形的向缺将火整的稍微有点大,药草被烧废了。
   向缺尴尬的看着对方,说道:“你看你,非得在我专心致志的时候打扰我,毁了吧?”
   申公象咬着嘴唇,真有一把想掐死他的冲动了,这货是真他么能嘚瑟啊。
   “再来,我说了咱们三炉能出一炉我就能接受了,哥们咱上点心行不行?”申公象欲哭无泪的说道。
   向缺一本正经的说道:“妥,这回要是再失误了,我就把自己给炼了……”
   第二炉药草,向缺也知道他不可能再失手了,当即就进入了专心致志的状态,心无旁鹭,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而这一次的烘干在头一次失利之后,就顺利了不少到最后六味药草全部都成了。
   申公象松了口气,心中也踏实了不少,谨慎的跟向缺说道:“刚才第一步走的不错,往下就进入了真正炼丹的阶段,你必须得记住一点,那就是按照我的吩咐来,火候不能大也不能小了,我们必须将药草的精华全部都融合在一起,直到最后成丹,让所有的药力都综合在一枚丹药里……”
   向缺没再朗朗的吹牛比了,紧张的按照申公象的吩咐开始缓缓的递出了九方天火在丹炉下面。
   炼丹不但是个技术活,靠手法,在时间上也是相当磨人的,有些丹药成丹可能不过几天甚至几个星期,而有些逆天的丹药在炼制的过程中,可能都会达到一月两月或者以年为单位的。
   先前申公象就同向缺说过,六味帝皇丸的炼制至少要达到三月之久,而在这三个月的时间内,向缺和他几乎都得是纹丝不动的,始终都要盯着丹炉,连眼神都不能挪开一下,同时还得保证着天火一直在丹炉下燃烧着。
   几天后,向缺盘腿坐在了地上,凝神注视着丹炉,下方的九方天火正在熊熊的烧着,丹炉内的六味药草已经混成了一团汁液。
   一月后,这一团汁液正渐渐的分离开来,被分成了丹药的雏形,大概有十三个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