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吧 > 修真小说 > 仙宫 > 第一千九百零三章 地心赤魔
 ,
   “你认为我没了功德金轮,你就有办法抗衡我?”仙主的声音回荡在奈何桥上。
   叶天如此催动着魔烬,仙主却是连正眼都未瞧一眼叶天,任由其发展。
   功德金轮很快被吞噬殆尽,大量的魔烬反馈到了叶天的身上。战斗前方,魔神已经有些不敌仙主了。
   “说了你是残次品,便是残次品。若是能与主品争辉,怎会言为残次?”镇魔剑的声音传出。
   镇仙剑却是没有回应。它抵御这种攻击,已经拼尽全力了,再也无法分心开口。
   没了功德金轮护体的仙主,肉身依旧强大的无以复加。无论叶天如何催动魔烬,对方均不为所动。
   随着一声剧烈的破碎声响起,镇仙剑……碎了!
   仙主没有丝毫的犹豫,当即连着那一剑朝着叶天斩来!
   这一刻,叶天瞳孔的魔王眼,自顾自的闪烁起了红色的光芒。
   那一瞬间,整个往生界,无论灵体还是实体,眼前都浮现了一只渗着血的眼珠。
   叶天的眼睛,留下了滴滴血泪!
   “你这是……领悟了魔道?!”仙主的声音久久回荡在叶天耳边。至于叶天,则是如同身处冰窟一般,感到无比的寒冷凄清。
   四周黑洞洞的,唯一一个有画面的方位,显示的还是自己眼前的景色。
   就好像,叶天此刻变为了一个旁观者,静静地观看画面中,二人的博弈。
   “那有如何?千万年前,你败于我,如今怎又存在反打的可能?”仙主强装镇定,手持镇魔剑,死死的盯着‘叶天’说道。
   ‘叶天’没有回应,只是右手画了个圆,一道淡黑色的烙印随之出现。烙印之上赫然摆放着镇仙剑的碎片。
   而后,烙印化作了一股‘气’,进入了镇仙剑之中。分明已然破碎的镇仙剑,如今再次重组。
   “我只示范一遍,而后的路,要靠你自己走了。”浑厚的嗓音,自‘叶天’的口中发出。
   叶天依旧在冰窟中,冷静的凝视着这一切。一种真正“魔”的力量,似乎正在凝聚。
   仙主见谈判无果,倒是跺了跺脚,霎时间,整个奈何桥近乎崩塌!
   奈何桥之上,出现了一道又一道金光绽放的阵纹,组成了一道极其复杂的阵法。
   ‘叶天’依旧是不慌不忙,手持镇仙剑,静候阵法的神威显现。
   就好似,在讥讽对方实力差劲一般。
   约过了三息,阵法之中的纹路忽而变得璀璨,同时冲天而起!
   道道光幕,隔绝了叶天的视野。
   叶天见状,只是化作一团又一团的黑雾,在空间上不断跳跃着,巧妙的避开了所有光幕。
   由于光幕的遮挡,仙主倒是一时之间找寻不见叶天的身位了。随着最后一道黑雾闪出,叶天来到了仙主的背后!
   仙主如今体积变大,反应也变得迟钝了不少。叶天见状,一剑刺入了仙主的脖颈!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喜欢这样。”仙主的声音回荡着,随后……
   仙主化作了一人大小,巨人的形态不复存在。同时,镇魔剑也等额缩小了。
   “叶天”皱了皱眉头,面色不善的望着仙主,手中的镇仙剑微微颤动。
   “你亲手下的桎梏,都被你遗忘。看来你沉睡的日子的确过长了……”仙主微微勾起一丝笑容,随后化作雾气消散在了天地之中。
   紧接着,整个奈何桥上刮起了大风,桥梁开始崩塌,桥上的锁链不断的被空气摩擦出声,变得通红。
   又是一团黑雾飘过,“叶天”离开了这处奈何桥,闪烁到了前方。
   只见背后的奈何桥,此刻正疯狂的陷入崩坏,落入下方的尸海。奇怪的是,奈何桥的碎片并没有出现在尸海之上。
   而是仿佛落入了另一个空间一般,凭空消失了。
   “我沉睡的的确够久了……”这是“叶天”留下的最后一句话。随后,一种拽离感出现,叶天脱离了那冰窖般的地界,回归了现实。
   他尝试性的捏了捏手掌,只觉阵阵突兀的力量在久久回荡着。那力量,貌似是先前所获的。
   至于仙主所言,叶天的记忆中也有一丝影像。
   当年,魔尊对阵仙主,封印时正是封印的后脖颈,使其永远都呈现巨人化,并且要死守奈何桥。
   ……
   叶天摇了摇头,只是最后扫了一眼奈何桥,随后继续朝着往生界的中央走去。
   再往里走,出现的诡异景象越来越多。例如一些水源凭空出现,又或者是断桥朝着天空,沉船镶入墙体。
   看起来就好似……世界崩坏了一般。但叶天却是不以为意,毕竟这些都在地图上有过提示。
   “当世界开始崩坏之时,便是靠近世界之心的征兆。”
   魔烬在这种情况下变得无比混乱,疯狂的冲撞着叶天的丹田。即便叶天出手禁止,也依旧是无济于事。
   无奈之下,叶天只得给丹田上了桎梏,以防被冲散,导致功力尽失。
   “这是……神兽的蛋?”没走多久,叶天便看到了一间小型的洞府。
   当他走进后,便看到了一字排开的蛋,这些蛋有大有小,大多均是五颜六色,看起来十分不平凡。
   但真正吸引叶天的,还是其中的一颗虚无色的蛋。那颗蛋分明感受得到颜色,细看却又说不出究竟是什么颜色。
   反而,会将人的目光死死的吸引在上方。
   也不知究竟是为何,那颗虚无色的蛋,忽然间便开裂,一只较小的生物从中探出了脑袋。
   那是一只……吞天。但它并不同于一般的吞天。它的皮肤,分明是星辰的形状。
   这似乎也在古籍中有所提及,乃是世间之中最为可怕的生物——星矢吞天。
   星矢吞天将孕育自己的蛋壳吞噬,随后眼神轻瞄了一眼叶天,依旧自顾自的开始了大块朵硕。
   很快,近三十颗神兽蛋被星矢吞天吞噬殆尽。
   叶天手中紧握镇仙剑,无时无刻不准备迎敌。毕竟星矢吞天,可是出了名的好战。
   然而……刚刚出生的星矢吞天吞噬完神兽蛋后,身型陡然暴增,并且悄然游离到了叶天的身边,轻轻的剐蹭着叶天的身体。
   这一刻,自叶天的神识深处,仿佛有一道链条出现,连接着自我与星矢吞天。
   叶天尝试性的输出神识,竟然真的与星矢吞天构成了联系!待到神识印记彻底刻画完毕……
   星矢吞天倒成了叶天的宠物了。甚至可以将其内收丹田之中。
   这等强力的异兽,必定会是攻陷人族的一大主力。此时的星矢吞天,或许是还未适应世间,已经有了一些疲乏,微微闭上了眼睛。
   叶天见状,自然是将吞天纳入丹田之中。反正魔烬的力量,现在完全由他掌控。
   往生路还远远不止这些。叶天继续按照地图上的路线,朝着中央走去。
   渐渐的,世界所崩坏的水平变得越来越高,越来越多匪夷所思的现象出现。
   天穹之上是黑色的岩石,地下则是犹如碎片般,可以反光的物质。
   岩石上镶嵌着沉船,倒吊在空中,同时树木反向伸长。周围的墙壁左空一块,右空一块的延伸至上。
   “好诡异的地界。”叶天轻踩碎片,同时摊开了地图。在地图上,这个地方被称为“崩坏镜界”。
   叶天打量了四周,不久便锁定到了着崩坏镜界的一处空洞。
   它存在于镜界的中央,朝着下方陷去,具体有什么,叶天还看不清楚。
   为了节约时间,叶天陡然加速,朝着空洞的方位疯狂在虚空中跳跃。然而正是这一跳跃,导致空间进一步变得诡异。
   一种无形的牵拉感,将叶天拽入了下层,待到空虚感消失后——
   叶天出现在了一处具有山坡,沉船,水池,岩浆的地界。抬头望去……这不正是方才自己所在的地界么?
   世界仿佛颠倒了过来,叶天这一次站在了镜面的另一边,抬头便是大批的镜面
   完好的镜面之中,只有一处被踏碎了的缺口。那正是叶天方才落入的地点。
   不远处,则是一道巨大的豁口。豁口之中,正有一个类似于球类的东西,在不断的转动着。
   那球体通体呈蓝绿色,有三道外环不断环绕,将其护在中央。
   反射出来的世界十分安宁,一种说不出的压抑感弥漫在世界中。
   叶天想要尝试飞行,却是仿佛被什么东西给抵挡了,且不提飞行,只是想要拔升到一个高一些的地界,都无法做到。
   既然没办法回去,叶天也只能先在这里展开探索。除却一些自然景观以外,还有沉船这类人为景观可以探查。
   叶天始终不明白,为何在这种地界,会有沉船的存在。
   沉船镶嵌在泥土之中,门口也被掩埋。叶天想要尝试用蛮力破解。
   但……无论是多么强大的攻击,那船却是纹丝不动。
   “好强的材质。”叶天轻抚船身,感受其中的神性。然而结论很快得出,这船身,并不富含神性。
   而且它的材质,也是很普通的木头罢了。
   叶天朝着船身绕了一圈,很快便找到了一处可以被打开的紧急逃生门。
   船内的装潢很简陋,只有一些简单的设备,以及床板,桌子一类的。
   床板之下,还有一个被束法袋所包裹的长条物体。叶天将其拖出并打开,只见一具尸骸静静地躺在其中。
   尸骸的手骨,还紧紧的攒着什么东西。若是这尸体还残存肉体,或许叶天还真的不会注意。
   这是一枚很小的,蓝色宝石。刚刚到手,一股清凉的感觉便传入了叶天的体内。
   随着蓝色宝石被捏碎,一股并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画面,涌入了脑海。
   那是一段极度扭曲的记忆。从开头至结尾,叶天只感觉到浓浓的眩晕感,以及这处镜面深深的恶意。
   总之,叶天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这里的空间虚实交替,真真假假。
   万不能凭借眼睛和感觉来断定自己的方位,比方说现在,叶天或许并不是处在陆地那一方,而是置身镜面之中。
   又或许,反其道而行之。记忆中,名为“蓝鲨”的人,就是因为判断失误,彻底迷失在了这处空间之中。
   叶天若有所思的踏了踏地面,并没有感受到什么特殊的触感,木板依旧是木板,泥地依旧是泥地。
   “这处空间,倒是有些意思。”叶天走出沉船,开始打量四周的自然地界。
   类似于高山流水一类的,叶天格外看重。但可惜的是,流水下并无特殊之物,山巅之上也根本无法踏足。
   似乎总有一道力量在控制着他一般。尽管叶天思索过破开地面,却发现这根本就是无济于事。
   这地面……哪里是叶天破的开的?再大的气力作用在上面,也是石沉大海。
   没了头绪的叶天,只得在四周兜兜转转,希冀能遇到可以走出去的地界。
   按照古籍所言,世界之心的附近,的确是有一段诡异的崩坏世界,极其难以突破,但有缘者,终究可踏离。
   不久,叶天便注意到了一处空洞。那空洞虽然是在山脉之中,朝着内部而去,但反反复复的搜寻过后,貌似也只有这里像个出路。
   叶天向内望去,却是一无所获。仿佛虚无一般的存在,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
   不得已,叶天只得以身试险,从空洞之中进入。
   空洞初极狭,待到后才变得宽广,再到后来,赫然成为了一座宫殿的模样!
   外界看来小小的山脉,内部竟然能有这般景象。
   叶天扫视了一番四周。这处宫殿的较为廉价,整体呈暖色调,但无论是地面还是墙壁,都算不上什么高级材料。
   不过是一些天精地石罢了。而宫殿之中,还有一处大门,门后散发出阳光的景色。
   在内部看过去,还真有一些外界阳光的意味。叶天的目光放在了大门一侧的符石槽之中。
   轻轻旋动,宫殿的环境也随之变换。
   看似阳光的宫殿,霎时变得阴暗无比,并且四周开始有一些诡异生物,渐渐从墙壁爬出。
   若不是叶天拥有魔王眼,怕是看不真切。
   这些怪物头部空荡荡的,五官一个都不存在,而身体则是骨瘦如柴,手上还死死的拿着根根棍棒。
   “难道这是……赤魔棍,与地心赤魔?”叶天喃喃道。
   地心赤魔这种怪物的特征,自己可是在古籍中见闻过的。虽说外表骨瘦如柴,但实际的力量却是大的吓人。
   若真要提供一个评级,最起码也得是荒境九阶的生物!
   对付数量如此之多的九阶生物,叶天倒有了一丝心悸。但,剑已出鞘,退无可退。
   镇仙剑的瞳孔自修复后,再也没有睁开。叶天可以感受到其中力量的流失,但确实无济于事。
   眼下,这是自己唯一可以利用的武器,若是将其也抛弃了,叶天可只能赤手空拳面对这群怪物了。
   眨眼之间,地心赤魔便消失不见了。
   叶天无时不盯着四周,细致入微的探查动静。
   只可惜,地心赤魔可是有世界之心的帮助的。对于叶天而言,想要与世界之心抗衡还为之过早。
   这便导致了,叶天感应不到地心赤魔的局面。挥手间,魔烬渐渐散开。
   忽然,一只地心赤魔如同魑魅一般,自叶天脚下的地板钻出,想要束缚叶天的脚踝。
   然而,这些怪物还是低估了魔烬的威力。仅仅是零散的魔烬触碰,那地心赤魔便受不了这等伤害,开始逐渐瓦解。
   身为九阶的地心赤魔,早已开了灵智。如今有了前车之鉴,后续的地心赤魔,开始有了防范。
   “穿上了盔甲?”叶天皱着眉头,望向四周身披臃肿铠甲的地心赤魔。
   虽然这盔甲与它们的体积完全不搭,但……地心赤魔的移动速度丝毫没有减少。
   地心赤魔这下可以肆无忌惮的发起攻击了,嘴上还在不时念叨着一些奇怪的语言。
   叶天且战且退,手持镇仙剑淡漠挥砍。如今他的剑术可是大有长进,剑剑都有无形之气散出,稳稳当当的抵御地心赤魔的攻击。
   待到叶天又一次解决了一只地心赤魔后,其余的地心赤魔再次改变了战术。
   于是,它们消失在了天地之间,令叶天探测不见。
   “逃逃匿匿,算得什么本事?”叶天负剑,冷言道。
   据说地心赤魔可是出了名的精,每次切换战术,都会挑出最优解。即使是荒境十阶的大能,一次碰上了超过六只地心赤魔,也得陨落。
   而叶天现在遇见的……可是超过二十只之数!
   不时,地面墙体再度有隐约的黑影浮现。
   这一点,叶天很清楚。不过是匿于墙体之术罢了,算不得什么强横的功法。
   见招拆招,可不是地心赤魔的绝学。叶天陡然间,狠狠地朝着宫殿的墙壁拍了一掌!
   这一掌,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整个宫殿,都有所动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