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吧 > 修真小说 > 仙宫 > 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身外化身
 ,
   紧接着,四周的墙壁,石柱之上,尽数浮现了黑色的雾气!
   这些雾气不是别的,正是地心赤魔!
   地心赤魔被拍出,却依旧没有慌张之意,倒是有了章法,左右盘旋,打算分路进攻。
   双拳难敌四手,叶天并没有习得千手功法,眼下,若是它们当真一拥而上,胜算还真的难说。
   “千手”的想法掠过叶天的大脑,瞬间,仿佛是一股电流刺痛感传入,魔王眼开始闪烁!
   下一秒,叶天的背后便伸长出了无数的手臂!这些手臂,叶天完全可以依靠对背脊的完美控制,进行抵御!
   与此同时,丹田之中也有了些许悸动。
   叶天能够感受得到,丹田内的星矢吞天,已然是急不可耐了。
   随着阵阵星辰之光降落到地面之上,一身披星辰之衣的男子默然望向了四周。
   “没想到过了千万年,我才从蛋中孵化而出……”男子摇了摇头,随后身形微动,霎时化作了吞天的模样!
   只不过它的体积,相对而言小了不少。也不知是不是受到了宫殿的束缚,还是别的什么。
   总而言之,现在的局面没了那么糟糕,最起码己方的单位,增加到了二。
   地心赤魔见状却是不以为意,依旧对准叶天展开了攻势!至于星矢吞天,它们却是从未正眼瞧过。
   叶天分明可以感受得到,星矢吞天的强大,最起码也是与自己不相伯仲。
   身为叶天的兽宠,星矢吞天自然不会坐以待毙,在空中如同游龙一般的它,迅速席卷了宫殿!
   摧枯拉朽般的战斗,丝毫不存在悬念。那些地心赤魔,根本抵御不了星矢吞天的吞噬。
   眼下,便被尽数吞噬。与此同时,宫殿开始了摇晃,大门也随之开启。
   叶天前脚离开了宫殿,后脚宫殿便随之坍塌。
   “完全不觉得有何种意义……”叶天摇了摇头,再一次将目光放在了四周。
   这一次,自己又一次来到了“镜面”之上,而不远处,正是世界之心的所在之处!
   结合前一次失败的原因,这一次的叶天,不慌不忙,闲庭信步的走着。
   短短的路程,他便行走了将近三天,端的就是怕这镜面再度粉碎。
   好在这一次,并没有发生这样的事情,叶天安然无恙到达了天坑一侧。
   世界之心,正好端端的放置于其中,与先前看到的景色无二。
   为了保险起见,叶天依旧是先利用神识探测了一番,确定没有危险后在操纵身外化身,跳下检验地面是否正常。
   身外化身安然无恙的站在了世界之心的不远处。就在叶天打算交换位置时,变故恒生!
   自己的身外化身,竟然在那一瞬之间,被斩杀了。
   叶天只觉腹部有一阵切割感,似乎正是身外化身死前的感知。
   “何人?”为了不叨扰世界之心,以及易碎的镜面,叶天选择了传音。
   不久,一段信息便传入了叶天的脑海:“这世界之心乃无主之物,先到先得。吾已在这守候千余年,还请道友请回吧。”
   叶天闻言,淡笑道:“怎么?无主之物拼的可是实力,修仙界之中,可从未有人提及先到先得。”
   “况且,道友已经守候了千余年,依旧没有将其取走,想必是没有那等神通。既然如此,还请道友割爱,忍让一番?”
   又是长时间的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传音才再次传来:“若是你有那等神通,还请试试。”
   这一次,叶天依旧是先利用身外化身落地,确认对方的意思后,叶天才交换位置,踏足了天坑。
   天坑之中的地界并不算小,除却叶天先前所见以外,还有一圈圆弧在内围。
   而如今,与自己传音的老者,正是躲避在圆弧之中。
   单看蜡黄,消瘦的面孔,叶天便可断定对方已经在这待了多时了。
   稍加感应,对方的境界便暴露无遗。荒境十阶的水平,如今却落得这个地步,倒是有些令人难以置信了。
   “我已是风烛残年,能够活到现在算是恩赐了。想必即便是仙,也难以在这种环境下生存千万年吧。哎……道林山还等着我取走世界之心,前去拯救,也不知现在何如了。”
   叶天闻言,脑海瞬间便检索到了道林山的信息。那是一个十分古老的教派,早已没落。即便是古籍,也鲜有记载。
   “道林山,早已在狱火族手下被尽数摧毁。如今你便是取了世界之心取,怕也没什么用处。”
   老者闻言,倒也是苦笑的摇了摇头:“这么多年了,终究是会发生的……可惜了,可惜了……这是一片只进不能出的空间,除了取走世界之心外,便再也没了任何逃离之法。”
   叶天点了点头,尝试性的走进了世界之心。才刚靠近,便有阵阵风罡刮在了他的身上。
   但有着风灵珠的庇护,无论是何等风刃,都无法伤其分毫。
   世界之心见状,也改变了攻击的方式,很快,本由风罡刮伤的攻击方式,瞬间转变为了雷霆。
   只可惜,这依旧无法动弹叶天。毕竟他可是走过了七大元素使的人,七种极致的元素,都没有将其打垮。
   如今,即便是世界之心,也休的伤害叶天。
   老者在背后默默地注视着这一切,望着叶天那坚毅的背影,只是不时的摇头。
   虽然的确是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强,但这并非取走世界之心的核心步骤。
   前面的,均只是开胃菜罢了。
   七道元素之力,都没能阻拦叶天。很快,世界之心的模样便摆在了正前方。
   叶天伸手尝试触碰世界之心。但那世界之心却是止不住的颤抖,随后几近展现了破碎的模样。
   “这是什么情况?倒是碰不得?”叶天传音至老者耳畔,想要得到前辈的指点一二。
   毕竟这种情况,古籍之中可没有答案。关于世界之心的具体情况,古籍都没有提出。
   “没错……”老者见状,当即泄了气。没想到,来的这一个也是外行人,“世界之心当然不能用手触碰,必须要某种特殊的介质,方可将其取下。”
   闻言,叶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后一屡屡魔烬散出。
   老者仔细扫了一眼叶天身体周遭的魔烬,总感觉有一丝熟悉感,但仔细寻着感觉过去……
   好像又没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只见叶天依着魔烬,伸手去触碰那世界之心。这一次的世界之心,竟然破天荒的没有颤动,反而安分的停留着。
   随后,叶天伸手一拿——却见世界之心陡然缩小,被魔烬包裹于其中,随后,他将其纳入囊中。
   “没想到,只消得魔烬便可以将其收复,倒是来的有些轻松了。”叶天吐了口浊气,随后再度打量了一眼天坑。
   此时,天坑已经没了世界之心的照射,变得漆黑无比。
   至于天坑之上的崩坏世界,已经消散,成为了正常的岩石。
   老者在一侧望着眼前的一幕幕,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原本怎么看都像一个外行人的人,竟然无比轻松地将世界之心从上边取了下来?
   千万年来,老者进行了无数次的尝试,却始终没能突破那层桎梏,无论如何都捉摸不透世界之心。
   ……
   “道友,你那黑色的雾气,究竟是何种气?”老者上前问道。
   叶天倒是直言不讳,当即道出了答案。
   老者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魔烬对他而言,完全是一个全新的名词。
   “那老朽在此谢过,若日后有什么事,可来道林山找我金摩方丈。”
   “金摩方丈?”
   “正是老朽。”
   叶天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毕竟这金摩方丈,可不是什么善辈。按照当年一战的描述,金摩方丈一人便降了近千九阶修士。
   甚至有一段时间,金摩方丈被称为“金魔方丈”。
   算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叶天倒是有一些挽留的意思。
   “如今道林山已毁,被夷为平地,如今你便是回去,也找不到山头。倒不如去那魔州,奔我魔教,如何?”叶天直率的道出了自己的目的。
   金摩方丈很显然犹豫了片刻,但随后还是开了口:“也罢也罢,修了这么多年的善道,偶尔走一走恶道,也算是体验人生了。”
   话落,金摩方丈便已然离开了往生界,留下叶天一人。
   如今,还不是叶天离开的时候。
   在往生界的外围之中,还有混沌石碑的存在。那同样是必须挖掘的宝贝。
   更何况,叶天现在的大计仍无法实施。世界之心的催动条件,极为复杂。
   单中间需要的一条“无垢舍利子”,叶天便有些难以得手。
   毕竟随着时间的流逝,修仙界的人心越来越浮躁,鲜有得道高僧,会甘愿坐化成为舍利子。
   念及至此,叶天默默地祭出了混沌石碑,仔细端详这石碑上的信息。
   此刻的石碑,正散发着阵阵鸿蒙紫气,而上刻画了一条简易的线路,只可惜这线路画的模糊,并且生的怪异,叶天暂时探测不出其作用。
   就在叶天打算收下石碑的刹那,魔王眼再度闪烁起了红光!得到指示的叶天,利用地图与石碑想重合,再度检索信息。
   两条线路相重合,地图上很快便指明了道路。叶天循着线路望去,只见尽头处赫然写着“无来峰”三字。
   毫无印象的一座山峰。
   自世界之心到无来峰中,路途还算顺畅,野物之类的或许是因为世界之心的消散,也同时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这便大大节省了叶天的时间。短短一刻钟,叶天便从世界之心处,唠叨了无来峰。
   无来峰的环境与其余方位大不相同,这里是一座高山,远远超过了怪石存在的高度。而那怪石,却是循着无来峰上下而改变高度。
   “无来峰已绝。”五个大字正在入口处摆放着。但混沌石碑之中越来越强大的力量晃动,促使着叶天再度踏步。
   踏过牌匾,一股束缚感死死的包裹着叶天。依旧是禁锢了其飞行,限制了速度。
   透过冲天的杂草,以及废弃的药田,几近成了废墟的祠堂,叶天基本可以揣测出这里被废弃的时间了。
   混沌石碑中自空气中连接的那一缕命运丝线,尾部正在祠堂之中。
   叶天推开摇曳的大门,望向了四周。这里并不阴暗,四角的永生烛依旧燃着,即便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它们依旧生生不息。
   祠堂中央是一间古墓,而一旁的刻碑,正是混沌石碑的一角。
   “天演年476002年,宗主诚剑逝去之墓。”叶天望着混沌石碑上雕刻的字体,句句斟酌。
   自这一角的混沌石碑之下,还有呈圆形的凹槽,似乎正缺少什么东西镶嵌。
   叶天将混沌石碑取出,观察二者的联动状态。果不其然,两座石碑很快便融合在了一起,静静地立于原地。
   只不过这一次,凹槽变得更加的精致,基本上可以看出,这里需要三块扇形的物件填充。
   “祠堂在中,三角布置其物,理应有鬼。”叶天琢磨着,离开了祠堂,首先进入了左边的第一间房。
   这间房貌似是传道房,排排蒲团布下,其上还有一座高台。
   只不过由于时间过于长远,这些蒲团已经化作了絮丝,几近散架。
   即便如此,叶天也能隐约看到蒲团之上,用心钻研的修士,以及高台之上传道的老道。
   俨然一副祥和有朝气的模样。
   但叶天却能够很明显的感受到其中的诡异。这些修士,根本不是什么记忆碎片。
   他们……竟然在渐渐凝实。
   叶天紧握镇仙剑,冷静的审视四周。那些凝实快些的修士,已经渐渐直立,随后化作虚影,闪烁于天地间。
   有敌!
   一阵剑气拂过,多数虚影被敲散,但架不住人数众多,仍有不少漏网之鱼,来到了叶天的身边。
   这群幽魂所拥有的功法,气息,甚至是使用的武器,均与生前无异。
   叶天不断挥剑,却根本伤害不到这些怪物分毫。实剑无法对其造成伤害,对付这样的诡异生物,需要的是“气”。
   于是乎,屡屡魔烬自叶天身体钻出,如同雨点般飘落在这些诡异修士的身上。
   果然有效。这些修士刚刚触及魔烬,便开始消散。叶天能够感受得到其中的反馈量,算不得低。
   但……幽魂从不具备反馈能力,叶天开始怀疑这处界地,出现这种生物并非时间的演化。
   应当是有人出手,使此地化作如此。
   忽然间,一根长鞭自高台之上捆来,死死的束缚着叶天!
   “这是赤血凤鞭?”叶天尝试挣脱,却发现这根本是无济于事。通体呈红色,并且鞭子尾部的火灵,正彰显着它的身份。
   麻烦了。即便魔烬飘落至上,那高台之处的那位修士,也根本不会受到印象。
   恍惚间,叶天看到了那修士嘴边的一缕轻笑,仿佛是在嘲笑叶天的不自量力。
   “真是愚昧。”叶天木然望向高台,随后嘴角勾起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赤血凤鞭,的确是有着禁锢神器的名号,同时还可以锁住被禁锢者的所有灵气,使其无法用出逃遁之技。
   但,叶天所持有的可并非灵气。眨眼之间,他便来到了高台!
   “这么多年了,还有你这般老不死的。”叶天单手掐起眼前的这位青年,摇了摇头。
   即便如此,那青年眼中依旧没有丝毫的惊慌之情,而是从容的,自上而下蔑视叶天。
   而后,屡屡杀意从叶天的四面八方传来。
   “砰!”一声巨响传来,类似于监牢一样的法器,从天而降,死死的锁住了叶天。
   这次的禁锢方式可并不简单,眼下的监牢,叶天可是有所耳闻的。
   天地牢。它禁锢人的方式很简单,就是锁死对方四周的空间。
   “你这样,又有什么好处?”叶天皱眉,面色不善的望着眼前的青年。
   青年嘴角微微扬起,随后化作了一缕清风消散。
   方才叶天分明经过了一番探测,这青年是一个准荒境十阶修士。
   谁曾想,即便是这样的修士,也不过是一道虚影化身了罢?
   若是如此……这修士的真身,到底会有多强?
   下一秒,青年便从墙体,如同黑影渐渐析出,淡漠的望向了叶天。
   “往生界虽人迹罕至,但可并非无人居守。这里的人,实力远远超过你的想象,若是想要来这里寻些机缘,就是真仙,也要掂量一番!”青年正色道,随后大手一挥,离开了此地。
   霎时间,整片空间变得昏天暗地,叶天即便拥有魔王眼,也无法看透这片黑暗。
   稍加尝试之后,叶天彻底放弃了以自身为引,逃脱的方法。
   空间被彻底锁死,无论是何种逃遁之法,现在都不奏效。至于蛮力,则更是无望。
   但即便如此,叶天的后路依旧存在。为了安全,不久前还有一道身外化身,置身于往生界。
   即便是化身,也有荒境八九阶的能力,赶到叶天此地,需要的时间也算不得长。
   通过神识沟通,叶天确认了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