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吧 > 修真小说 > 都市之生而为王 >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不是我对手!
 ,
   神土之上,一片平静。
   漫天熔浆烈焰炸裂,却没有丝毫掉落在神土范围。
   众人惊叹中,神土缓缓升空,抵达了喷发的火山之上,看着下方不断涌出的可怕岩浆,感受着炙热得让人皮肤刺痛的高温,不少第一次来地心空间的武者都是变了脸色。
   而守女,并不在意这些,操纵神土落下。
   轰轰轰……
   可怕的爆炸声中,神土降临,范围内的岩浆火石等,全都凭空消失,仿佛幻象。
   不少人脸色苍白,感受到浓浓天威,竟忍不住跌坐在地,全身发麻。
   不是他们不够坚强,也不是他们意志力不够坚定,但此刻面临的,是天威!
   神品强者都难以抵挡的气势,武九境的武者,更是无法抵抗,瑟瑟发抖如遇到天敌。
   不过也有例外。
   徐逸就是这些例外中的一个。
   在其他人艰难抵挡天威的时候,徐逸却平静站立,仿佛根本没有感受得到那可怕的气势。
   默念混沌意经,鉴心之力在身的徐逸,早已拥有了抵挡各种威压和幻象的能力,天威也是威压,在毫无破绽的心境之下与强大的精神力抵挡中,徐逸自然不会受到什么太大的影响。
   守女感知敏锐,悄然侧头看向徐逸,而后挪开了目光。
   因看不到她的五官,徐逸也不知道她此刻是什么表情,平静亦或者惊讶。
   当神土降落在火山之内,这才有一层淡淡的光幕浮现在头顶。
   正是这些看似轻易可以撕裂的光幕,抵挡了一切攻击,火山喷发这样可怕的事情,也不能伤到神土分毫。
   轰隆!
   在神土降入不断翻滚的岩浆之中时,更加可怕的爆炸声掀天而起。
   众人随着神土,似进入了岩浆的世界。
   入眼所见,一片猩红,灼热高温令空气扭曲,令空间震颤。
   更让人惊叹的是,在这瞬间就能将至尊境武者焚烧成灰烬的岩浆之中,竟然还生存着一些宛如鳄鱼一般的凶兽,当岩浆是水,自由自在游动,对神土视而不见。
   造物主的神奇,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更震撼的还在后面。
   穿透了整整三千米的岩浆层,极致的冰寒席卷。
   在岩浆下方,出现了寒冰层,无数似钻石一般的寒冰,散发氤氲寒气,一簇簇生长,如冰晶世界,美轮美奂,又给人极致的惊奇感官。
   惊叹声此起彼伏。
   至尊境武者们,一生经历虽然不少,可也从未见过如此瑰丽和奇异的存在。
   轰隆!
   又是剧烈震颤。
   神土穿透了这冰晶世界,没入黑暗当中,所有人都能感知得到,神土还在快速下沉!
   “开什么玩笑?地心空间,难道真的要沉到地心处?”有人惊呼。
   来过神土空间的,淡然自若,眼中带着看土鳖的眼神,高傲而得意。
   守女再也没有开口过,盘膝坐在那,仿佛什么都没做,也仿佛在观察着所有人。
   黑暗。
   极致黑暗。
   徐逸的精神力都无法探测到任何东西,仿佛这就是一片黑暗的虚空,什么都不存在。
   连风都没有!
   在黑暗中,连时间都似停止了流动。
   一片寂静,让人心慌。
   若不是有这么多人在,想来很多人已经不淡定了。
   徐逸盘膝坐地,默默计算时间。
   身旁,莫尔姗姗的奴仆,小强,干脆躺下,用手去抠神土,憋红了脸也没抠下来哪怕一粒土。
   咔擦。
   整整两个时辰。
   某一刻,似乎有什么东西碎裂,黑暗被驱散,所有人迎来了光明。
   放眼看去,所有没来过的人,呆若木鸡。
   这竟然是一个世界!
   远处,山峦叠嶂,延绵山脉起伏如龙,平静窝在大地上。
   蜿蜒河流缓缓流淌向远方,隔着很远都能听到河水流动的轰隆声。
   头顶,是无数岩石山峰倒垂,如一颗颗钉子耸立和漂浮,给人一种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的错觉。
   高空中有一群群龙首鹰身的凶兽在飞翔,身躯庞大,堪比房屋。
   烟雾朦胧,空气清新,大地上森林遍布,一轮白色的太阳悬挂在远处,带来无尽光明与温暖。
   徐逸也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太阳,亦或者是阳之本源。
   他有某种猜测。
   在众人的惊叹之中,缓缓的,神土降落在地面凹陷处,仿佛神土本就该在这,落下后,就把凹陷给补齐,成了一片平坦的大地。
   “不可思议!”
   “这颠覆了认知,地决星的地心之中,竟然还有这样一处世界!能量很充足,为什么没有势力选择在这里休养生息?”
   “天真,地心空间怎么可能允许任何势力在这里休养生息?有超脱者守护,谁敢觊觎?”一个来过地心空间的武者嗤之以鼻道。
   这话更是让众人心神震颤。
   超脱者!
   第二宇宙与第三宇宙,加起来也才九十来个,具体数量至今没人知晓。
   万族生灵,基数多少?
   超脱者,人类修行的尽头,不足百人!
   “你们可以离开神土,自行探索地心空间,猎杀凶兽,获取地心珠了。”
   守女平静开口:“三个月之后,返回这里,若是没有来得及返回者,抹杀!”
   最后二字,依旧是平静如水,却让人不禁汗毛倒竖。
   所有人都铭记在心,不敢有任何马虎。
   “你就是徐逸?白少主口中那个可与道一公子争锋的徐逸?”
   徐逸正打算离开,一个青年拦在了徐逸身前,眼中泛着冷厉之色。
   正欲各自离去的众人,纷纷驻足,朝这里看来。
   三个月的时间,不长不短,不急在这一时。
   “不是。”
   徐逸摇头。
   青年眼神嘲弄:“原来是一个没胆子承认的鼠辈?还以为是什么天才妖孽,沽名钓誉的东西,呵呵。”
   徐逸认真道:“我不是能跟道一争锋,而是道一不会是我对手。”
   淡然之声,似惊雷炸响。
   几乎所有人,脸上的鄙夷和嘲弄还没散去,就被凝固在这一刻。
   他们怀疑自己的耳朵。
   “哈!”
   青年眼神狠戾,抬手握拳:“那就让我看看,你凭什么跟道一公子争锋!”
   显然,这青年是道一的崇拜者,能来到这里,自然实力也是极强。
   砰!
   他这一拳没打到徐逸,倒是自己被一股巨力打飞。
   “神土之上,禁制动武,滚出去。”
   守女沙哑的声音里带着杀意:“再有下次,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