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吧 > 科幻灵异 > 诸天最强大佬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西岐气运暴涨
 ,
   姜子牙当即一礼拜下道:“王子莫要如此,姜尚定竭尽所能相助西岐!”
   随着西岐一方一众将领前往大营之中镇压混乱,很快整个大营便恢复了平静,至于说交手之中的陆压、云霄等人这会儿也已经各自罢手。
   楚毅、赵公明他们此番前来闯营的目的就是为了摧毁祭坛,让陆压道人的谋算落空,如今既然目的已经达成,自然是没有必要在这里同西岐一方消磨时间。
   本来就不是为了攻打西岐大军而来,再战下去也讨不了什么便宜,不退还等什么。
   随着楚毅一声长啸,云霄、赵公明自是随之退去。
   而赵公明、楚毅等人退去,燃灯道人等人则是一个个的阴沉着一张脸,虽然说这次陆压道人算是被打脸了,可是他们也好不了哪里去啊。
   楚毅等人只不过三人便可以直闯西岐大营,这是根本就没有将他们放在眼中啊,这要是传出去的话,别人可不会说陆压无能,只会认为他们阐教十二金仙无能,堂堂阐教副教主率领数尊阐教金仙坐镇,这种情况下都能够让人劫了营,别人会怎么认为呢?
   几道身影站在大帐之中,燃灯道人将手从伯邑考的身上收回,缓缓摇了摇头。
   南宫适、姬奭见状脸上禁不住流露出几分失望之色。
   先前已经有修行之人看过伯邑考的情况,可是毕竟不如燃灯道人道行高深啊,现在就连燃灯道人都是不看好伯邑考,这如何不让南宫适、姬奭他们生出绝望来。
   姬奭看着燃灯道人道:“仙长,为何太师无碍,而我家侯爷却是昏迷不醒呢?”
   燃灯道人看了姜子牙一眼,淡淡道:“姜尚乃我阐教弟子,自有阐教气运庇护,虽然说同样遭了气运反噬,可是有阐教在,姜尚至多也就是受伤罢了,可是西伯候自身却是扛不住那气运反噬,昏迷不醒也就再正常不过了。”
   燃灯道人这么一说,姬奭、南宫适等人自是哑口无言,他们可没有想过伯邑考自身气运能够同背靠阐教的姜子牙相比。
   站在一旁的姬发闻言,眼中隐隐闪过一道精芒,看了躺在床榻之上气息微弱的伯邑考,似乎下一刻就有可能断了气息。
   一声轻叹,姬发上前冲着燃灯道人一礼道:“姬发多谢仙长为我家兄长看病,正所谓富贵在天,兄长先前便有这般的准备,虽然说这结果是大家所不想看到的,可是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们眼下所能够做的便是不让兄长的一番心血白费。”
   姜子牙闻言看了姬发一眼,微微点了点头,捋着胡须道:“王子所言甚是,所以姜尚斗胆恳请姬发王子承继西伯候之位以正视听。”
   姬奭下意识的想要反对,可是南宫适却是扯了扯姬奭的衣角冲着姬奭摇了摇头。
   虽然他们对伯邑考忠心耿耿,关键伯邑考明摆着已经不行了,这个时候即便是跳出来反对姬发也是没有什么意义,甚至还会因此给西岐造成更大的伤害,所以说无论是为了兑现对伯邑考的承诺还是为了西岐的未来,南宫适、姬奭他们都不能够在这件事情上面反对。
   而南宫适、姬奭做为伯邑考的左膀右臂都没有站出来反对,下面的那些文臣武将自然就更加的没有资格站出来反对了。
   这毕竟是西伯候的家事,不管谁成为西伯候,对他们来说都没有太大的差别。
   当见到南宫适、姬奭没有站出来反对的时候,姬发强忍着心中的激动,嘴角隐隐的露出几分笑意。
   姜尚上前一步,冲着姬发拜下道:“臣姜尚,拜见西伯候!”
   其余一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之间谁都没有动,而是向着南宫适、姬奭看了过去。
   南宫适深吸一口气,冲着姬奭微微点了点头,二人上前冲着姬发拜下道;“见过西伯候!”
   其余人也随着拜了下去,这一拜正是确立了姬发的地位,姬发一跃成为西岐之主,而伯邑考没了西伯候的身份,自是气运大跌,原本还有西岐气运吊命,结果这西伯候之位一去,伯邑考也随之魂飞冥冥。
   就见伯邑考猛地坐起身来,哇的一声,大口的鲜血喷出,然后身子直挺挺的仰躺于榻上没了气息。
   一道真灵飞出,直奔着岐山封禅台而去。
   姜子牙、燃灯道人几人见了不禁露出几分讶异之色,似乎是没有想到伯邑考竟然上了封神榜。
   不过伯邑考这一死,西岐完成了交接,倒也没有什么意外,只不过伯邑考的死到底是给西岐一方的士气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以至于接下来几日之间,西岐大营军事高悬免战牌。
   汜水关之中,楚毅眼睛一亮突然道:“伯邑考死了!”
   如楚毅、赵公明、云霄他们这等存在,不可能察觉不到西岐大营当中的变故,伯邑考身死,西岐一方也没有遮掩消息的意思,或者是姬发为了更好的继承西伯候之位,大肆宣传自己是奉了伯邑考之名承继西伯候之位,自己上位可谓是名正言顺,合法合情合理。
   袁洪感叹道:“伯邑考若是没有起兵造反的话,以其仁孝,倒也是一位好诸侯,可惜他却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楚毅却是非常清楚,伯邑考起兵造反承继天命,这才强行续了一波命,不然的话,按照其命数,怕是早就已经身死了。
   如今伯邑考身死,姬发上位,西岐这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天命之主上位,西岐气运必然大增。
   云霄做为准圣,其他不说,望气之能还是有的,当其眼观西岐大营方向的时候却是惊讶的发现西岐大营上方的气运竟然如烈火烹油一般猛地暴涨。
   “真是奇怪了,伯邑考身死,按说西岐气运应该暴跌才对,怎么会突然暴涨呢?”
   就连赵公明也是一脸的惊讶之色,显然是有些搞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看向身旁的楚毅,赵公明道:“小师弟,你可知这是怎么回事吗?”
   楚毅神色一正看着赵公明、云霄几人道:“先前姜子牙、伯邑考他们不是曾说过,天命在西岐吗,之所以有这般的变故,我想应该是西岐真正的天命之主出现了。”
   “什么?”
   赵公明不禁露出愕然之色,显然是没有想到楚毅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袁洪皱眉道:“帝师,若说西岐天命所归,那么我们大商难道就不是天命所归吗?”
   楚毅微微一笑,注意到一众人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只听得楚毅道:“大商为何就不是天命所归,但是天道轮回,大商取代大夏而立国,如今恰好到了天道轮回之时,若然西岐能够覆灭大商,自然可以取大商而代之,承继天命,可是如果西岐兵败覆灭,大商自然可以继续昌盛下去。”
   云霄若有所思道:“这就像昔日炎黄二帝争夺人族气运归属一般,哪一方胜了,哪一方便为人族之主。”
   楚毅点了点头道:“云霄师姐所言无差,如今的局面就如炎黄二帝争锋,只不过我们大商国力远超西岐,所以西岐要想翻盘,其唯一的依仗便是阐教。”
   赵公明闻言哈哈大笑道:“我道阐教为什么这么死心塌地的要支持西岐了,感情他们是想要改天换地啊。”
   眼中闪过一抹精芒,赵公明冷哼一声道:“可是他们阐教行事之前可曾问过我们截教答应了吗?”
   截教有太多的弟子在大商为官了,可以说双方之间联系极深,如今阐教想要扶持西岐将大商取而代之,在赵公明看来,阐教这根本就是在针对他们截教。
   “我截教更盛阐教,既然要争,大家便争上一争,刚好也看看到底是他阐教强,还是我截教更胜一筹。”
   不过伯邑考这一死,西岐完成了交接,倒也没有什么意外,只不过伯邑考的死到底是给西岐一方的士气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以至于接下来几日之间,西岐大营军事高悬免战牌。
   汜水关之中,楚毅眼睛一亮突然道:“伯邑考死了!”
   如楚毅、赵公明、云霄他们这等存在,不可能察觉不到西岐大营当中的变故,伯邑考身死,西岐一方也没有遮掩消息的意思,或者是姬发为了更好的继承西伯候之位,大肆宣传自己是奉了伯邑考之名承继西伯候之位,自己上位可谓是名正言顺,合法合情合理。
   袁洪感叹道:“伯邑考若是没有起兵造反的话,以其仁孝,倒也是一位好诸侯,可惜他却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楚毅却是非常清楚,伯邑考起兵造反承继天命,这才强行续了一波命,不然的话,按照其命数,怕是早就已经身死了。
   如今伯邑考身死,姬发上位,西岐这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天命之主上位,西岐气运必然大增。
   云霄做为准圣,其他不说,望气之能还是有的,当其眼观西岐大营方向的时候却是惊讶的发现西岐大营上方的气运竟然如烈火烹油一般猛地暴涨。
   “真是奇怪了,伯邑考身死,按说西岐气运应该暴跌才对,怎么会突然暴涨呢?”
   就连赵公明也是一脸的惊讶之色,显然是有些搞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看向身旁的楚毅,赵公明道:“小师弟,你可知这是怎么回事吗?”
   楚毅神色一正看着赵公明、云霄几人道:“先前姜子牙、伯邑考他们不是曾说过,天命在西岐吗,之所以有这般的变故,我想应该是西岐真正的天命之主出现了。”
   “什么?”
   赵公明不禁露出愕然之色,显然是没有想到楚毅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袁洪皱眉道:“帝师,若说西岐天命所归,那么我们大商难道就不是天命所归吗?”
   楚毅微微一笑,注意到一众人的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只听得楚毅道:“大商为何就不是天命所归,但是天道轮回,大商取代大夏而立国,如今恰好到了天道轮回之时,若然西岐能够覆灭大商,自然可以取大商而代之,承继天命,可是如果西岐兵败覆灭,大商自然可以继续昌盛下去。”
   云霄若有所思道:“这就像昔日炎黄二帝争夺人族气运归属一般,哪一方胜了,哪一方便为人族之主。”
   楚毅点了点头道:“云霄师姐所言无差,如今的局面就如炎黄二帝争锋,只不过我们大商国力远超西岐,所以西岐要想翻盘,其唯一的依仗便是阐教。”
   赵公明闻言哈哈大笑道:“我道阐教为什么这么死心塌地的要支持西岐了,感情他们是想要改天换地啊。”不过伯邑考这一死,西岐完成了交接,倒也没有什么意外,只不过伯邑考的死到底是给西岐一方的士气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以至于接下来几日之间,西岐大营军事高悬免战牌。
   汜水关之中,楚毅眼睛一亮突然道:“伯邑考死了!”
   如楚毅、赵公明、云霄他们这等存在,不可能察觉不到西岐大营当中的变故,伯邑考身死,西岐一方也没有遮掩消息的意思,或者是姬发为了更好的继承西伯候之位,大肆宣传自己是奉了伯邑考之名承继西伯候之位,自己上位可谓是名正言顺,合法合情合理。
   袁洪感叹道:“伯邑考若是没有起兵造反的话,以其仁孝,倒也是一位好诸侯,可惜他却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楚毅却是非常清楚,伯邑考起兵造反承继天命,这才强行续了一波命,不然的话,按照其命数,怕是早就已经身死了。
   如今伯邑考身死,姬发上位,西岐这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天命之主上位,西岐气运必然大增。
   云霄做为准圣,其他不说,望气之能还是有的,当其眼观西岐大营方向的时候却是惊讶的发现西岐大营上方的气运竟然如烈火烹油一般猛地暴涨。
   “真是奇怪了,伯邑考身死,按说西岐气运应该暴跌才对,怎么会突然暴涨呢?”
   就连赵公明也是一脸的惊讶之色,显然是有些搞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如有重复,请稍后刷新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