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书吧 > 修真小说 >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 第一卷 第1137章 一斑和全貌
 ,
   第一卷第1137章一斑和全貌
   这操作,好骚啊!
   ‘噗哈哈哈……!’
   陆寒笑了,没法忍住,突如其来的混沌凶流,几乎帮他结束了这一切,将两个混沌魔神直接重创,他们引以为傲的古混沌本色,差点全部消失。
   珑炽大蛇叫声停止,鳞塱魔神的身躯缩小,惊恐的看了看莫大空白,然后继续吼叫起来。
   “那是什么东西,竟然能伤害我?!”
   “可恶啊——!”
   砰!
   轰隆!
   几乎不约而同,两具庞大身躯炸开了,但这并非是灭亡,就见两团灼灼光华的沸腾雾团膨胀,然后又一次收缩。
   伴随一股股咆哮,宛若凶兽低吼般的声音,两个混沌魔神正进行重塑,没过多久,一切异象结束。
   只是,此刻鳞塱魔神,只有八千里大小,他对面盘踞着一条万里大蛇,气息锐减,霸意跌落了无数层次。
   如今的混沌海,若丢失了古混沌奥义,少了混沌精华,已经从本我开始衰落,休想再施法重聚和积累。
   就是说,用一次少一次,他们体内残余的那些,已经可怜楚楚,这还是两个老魔头非常机敏,侥幸逃脱了一部分身躯。
   混沌凶流出现,的确毫无征兆,那些大世界的道祖,被吞噬前也没有反应,不愧是最早的一批先天魔神。
   然而,陆寒已经到达缺口边缘,正蹲在那细细感悟,并且幻化出一只虚影大手,在边缘处一摸一抓。
   上次近距离接触,还是在玄灰莽荒界,但毕竟从未亲眼见证,和寻常众生一样,都是后知后觉,远不如当今。
   ‘干脆利落!’
   只能这样赞叹,陆寒的紊乱道则,已经接近小圆满,但他接触到切口时,本元**立即自动运转。
   如今的**也无实质了,只是一个意念召唤出的虚影,仅有三丈大,围绕着他无声转动。
   片刻后,被混沌凶流咬掉的缺口,转眼开始紊乱起来,从静悄悄到扭曲沸腾,前后不过片刻光景,一圈难以形容的乱绪,开始上下颠簸。
   周围虚空开始跟进,向缺失的地带挤压而来,堪比地壳板块运动,来自不同方向的空间,在缩小时又开始推挤,形成延绵山脉状,然后就成了一条长长的爆裂地带。
   当空间扭曲,必有巨型风暴诞生,恐怖威能到处席卷,动辄撑住天地,声势骇人至极。
   “他怎么还在?”
   “这不公平!”
   没过多久,珑炽大蛇和鳞塱魔神,看了看自己重塑后的身躯,简直气急败坏,斜眼瞥到陆寒非但无恙,还在那蹲下来,手掌拨弄乾坤,有些惬意。
   “当然为了保证你们彻底消失!”
   呼!
   一股空间风暴正好向陆寒卷来,上千里粗细,内部没有丝毫完整性,将陆寒身躯彻底挡住,他非但没有规避,反而抬了抬手,就踏步走进其中,留下一句更加让他们气炸的话。
   “嘎嘎嘎……有种让那东西再来一次,偷袭的伎俩,也就你们后天的小虫使用,那属于弱者!”
   “哪去了?居然架不住一个混沌风暴,如此而已!”
   两个混沌魔神,呲牙咧嘴的怒视着,却已不见陆寒踪迹,搜寻几番无果,懊恼的拍打虚空,只能大声唾骂。
   “来!”
   就在此刻,一个声音响彻在他们耳畔,与此同时,这里的区域在恍惚间,似乎就和周围彻底断开,形成一个独立的世界。
   大约百万里范围内,整个空间上升了一截,和八方四面拉开了仅仅几十丈,天降圣光,地生源气,都蕴含着恐怖的古混沌底蕴。
   两个混沌魔神先是一惊,但片刻就大喜起来,他们发现周围的这片混沌海,开始上演混沌万象,法则倒退并消失,一下回到了未曾衍化之前。
   那时候,三千魔神还在孕育,他们更未曾诞生,混沌界处处翻涌着,都是五光十色的不知名光芒、云雾、灰尘、碎渣等等状态。
   ‘来?’
   那个声音,宛若在召唤和宴请他们,再次回到当初,感应到的一切,都无比真实,似乎这就是古混沌世界。
   “好啊!快点吸收,都是本源级别的能量,或许能彻底恢复实力。”
   鳞塱魔神张开双臂,谨慎小心逐渐淡化,他感觉又回到了古混沌,那种久违的样子,居然还能看到、感受到。
   “滚!这些充其量只够我自己炼化,你要么滚,要么被我一起吞噬!”
   珑炽大蛇顷刻目光凶戾,一丝阴狠闪过,话音开始之前,蛇信在口中已经一吞一吐,赤芒瞬间射向鳞塱魔神。
   然而还未等鳞塱魔神惊怒,他们之间的虚空,就诡异的裂为两半,并且向一侧错开了上千里。
   一抹红芒出现,足有十丈宽的锋利赤色剑刃,带着最原始的残忍和锋利,同样被错开,仅仅擦着鳞塱魔神的右侧脖颈,一闪而逝。
   洞穿过的虚空,似乎毫发无损,然后几个呼吸之后,一条笔直的裂缝才悄悄浮现,并且迅速向两侧扩展。
   裂缝里带着毁灭、粉碎、绞杀,无一不是最狠辣的奥义,混沌魔神说翻脸,从不犹豫。
   “死!”
   就在此刻,又是那个声音,猛地灌入两个混沌魔神耳畔,百万里的古混沌世界,顷刻缩小几倍,最后大约仅剩五万里,他们庞大身躯顿时显得有些拥挤。
   ‘来,死!’
   若是将两次的话衔接,大致就这意思,陆寒没有出现,他无须再现身,打造的这片古混沌世界莫名一个转换,就尽数变成恐怖的紊乱世界。
   那些让混沌魔神垂涎欲滴的古混沌源气,眨眼间消失无踪,然后转换成紊乱道则,并且一个收缩,都向两个目标汹涌压缩,开始狂暴的沸腾。
   混沌风暴似乎受到感应,从四面八方尽数赶来,密密麻麻多达上千个,宛若受到神明指引,将最具毁灭性的紊乱奥义,都彻底奉献出来。
   奉献之后,混沌风暴消失了,原地只残留了一丝温柔的微风,久久不愿离去,
   “哈?你居然走的是这条道?”
   最大的两个风暴之一,响起鳞塱魔神一声惊叫,似乎知道些什么,早已见过这种现象,但又没有真正接触。
   “一个后来的小虫,绝对玩不转这种道则,就连那些老家伙,当年都无法触及,除非……除非你拥有一丝混沌本源!”
   呼啦啦……!
   风暴骤然变成了铜墙铁壁,是紊乱奥义组成的屏障,一层层开始向里绞杀,在两个风暴之间上空,一个**顺时针转动三圈,然后逆时针转动三圈。
   上面的第九个齿轮,开始忽明忽灭,两个风暴在继续变小,却更加厚重,更加紧密,天地间除了正负极数,再也没有其他属性。
   “好好的一个混沌,被你们毁了!自然衍化,只会失控,没有引导,各个产生私欲,因此毁了!”
   一生二,二出乱,乱中生三,三生万物!
   一生乱,乱出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乱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噗——!
   但凡产生乱绪的,都归我管!哼哼!
   第一批生灵,都知道拼命变强,想方设法掌控最强大的力量,并且开始大杀特杀,时间魔神、空间魔神、力量魔神、命运、轮回………!
   一个个凶残暴虐,只有最原始的本性,都知道将力量发泄出去,无视产生的后果,但就在这后果里,有比任何大道都最接近根本的东西。
   “诶?这东西,真是那么厉害,什么都能瓦解。快想办法!”
   “我也不行了!似乎冥冥之中,总有定数,他看着渺小,那么不起眼,实则来历非凡,能左右混沌魔神命运的,还会有谁?”
   几乎不约而同的,两个混沌风暴猛的鼓起一个大包,随即冒出两句低微之音,这也是他们的最后通话。
   风暴如同万千沙粒组成,完全都是最基本的紊乱因素组成,这些因素基本来自混沌本源,但惶惶世界,就没有什么是彻底可控的。
   消灭两个混沌魔神的过程,就是一点点磨灭的过程,他们殊死反抗,将体内仅有的那一缕古混沌本源,分批次化作无数屏障,在清理消耗光阴。
   这等级别,在实力无法抗衡的同时,知道唯有变数,才能彻底挽救或者改变这一切,而保命的根本只有坚持,竭尽所能让自己活着。
   即便就剩一丝源气,也为放弃抵抗,那一声哀鸣发生该半个月之后,没出现过求饶的意念,也无脆弱之心,直至彻底消失。
   唯有混沌海的巨大伤口,默默见证了这一切,陆寒又送走了两个混沌魔神,并未有任何情绪波动,无所谓高兴。
   他在疑惑,关于混沌凶流的出现,如此恰到好处,是否和混沌意志有关系。
   整个混沌的膨胀,混沌魔神是第一批元凶,当然也是万物共生,精彩纷呈的功臣,但那等级别捉对厮杀,当年之果和今日之果完全不同。
   仅仅珑炽大蛇和鳞塱魔神这样的存在,若任由他们打斗下去,混沌海不知要膨胀多少个量级,有人破坏,有人开始打理,因此绝不相容!
   所以混沌凶流来了?
   “天长地久有时尽!”
   没过多久,一声呼喝从陆寒口中传出,嗓音初时沉稳有力,但越过无数虚空后,就开始变得虚幻起来,根本琢磨不透。
   这声音非但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响声苍劲,如同后续动力不绝,被灌入了无穷道则,一浪一浪的越走越远。
   一片无尽星海,正在缓缓运转,这里星辰数千颗,陨石密不可数,中间有巨型如跳动的金火,照耀出万世神辉。
   但这个声音略过时,密密麻麻的陨石,顷刻间化为齑粉,整个星海都微微一颤,中间处的那团金火,噗的直接熄灭了。
   火焰过后,却是更璀璨的神光,仿佛彻底熟透,褪去了平凡,迎来神奇,顷刻将神辉释放的更远。
   这片星海,除却成型的星辰,几乎干干净净,再也没有任何杂质了。
   然而对于许多陷入死寂,或者正沉睡的古老生物来说,简直不亚于创世洪钟,连续铛铛震响,每个字都响一下。
   连续七次爆鸣,这能侵入骨髓的声音,上可以直达混沌之高点,下达无尽幽冥。
   第一次响起时,或许只能震碎浮土,让无穷多的生命从睡眠醒来,各个惊讶无比,并没有受到惊吓。
   但第二次震响时,所有修士从闭关中都听到了呼唤,睁开双眼,出关互相盘问,何人唤我?
   紧接着,一次次之后,这个声音越来越轰轰烈烈,渗透范围越来越深,深入的不再是耳畔,不止所有空间,还包括神魂、元神、乃至一切。
   最后一次之时,混沌魔神睡得再死,也抬起了头,再也没有比死亡更接近的沉睡了。
   任何来自古老时期的凶魔、古妖、幽鬼,所有先天之物,但凡有灵智,都看向了某个方向。
   他们被吵醒,他们怒了!
   ‘混沌都有尽头,你们已经存在如此之久,还想怎样,都来吧!’
   “来——!”
   陆寒目光里,散发出无尽清冷,他的气息处于平和、淡然、无意、无情之中,似乎是混沌初开时掉落的石块,在此浑然不动。
   他又喊了一声,伴随这次出口的,还有整个身躯在溃散,无穷无尽的紊乱奥义,都跟着声音没入混沌海,原地冒出个小小的元神虚影。
   虚影是空的,再不蕴含任何东西,他已经不在需要,茫茫世界里,但凡拥有任何动静的地方,都有乱流,就会有他的感知,哪怕是一丝风动,一粒微尘腾起。
   虚影一伸手,掌心里多了个轮盘,那是三寸大的**,最后一个齿轮才亮起三分之一,然而却感觉越来越不满意了。
   在自己手里,最多被自己炼化,成为一个生灵的东西,成为借此掌控混沌海的工具。
   回到混沌去,化为其中的一元,小范围的奥义,譬如一沙一世界,可以窥一斑而知全貌,但毕竟仅仅拥有一斑,对全貌只是了解。
   陆寒一扬手,**就被甩出,迅速地膨胀、变大,最后无垠无际,直至化为乌有。
   一起化为乌有的,还有他自己,原地仅剩下一个小镜子,有个脑袋冒出来,带着迷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