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酷书吧
“我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了。”李文静在众人的嗤笑声中,有些狼狈的奔出了咖啡厅。



    “老婆,现在误会解除了,你可以与我回家了吧?”覃守笑得温柔。



    金鱼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谁是你老婆了?”语气很是恶劣。



    “老婆,千万别动气,小心肚子里的孩子。”



    闻此言,金鱼与曹凯程的眼皮不约而同的跳了跳。



    金鱼刚想说什么,周围就响起了群众劝解的声音,“这位小姐,既然都是误会,你就不要再责怪你先生了吧?”



    “就是呀,你老公这么帅,有女人打他注意也是正常的。”



    “嗯,就别因为不相甘的女人伤了夫妻情份了。”



    “姑娘,不为别的,也要为孩子着想,孩子很重要的呀!”



    ……



    听着大家的劝解声,金鱼的表情相当的精彩起来。



    覃守得意的挑了挑眉,朗声对着咖啡厅里的众人道:“谢谢大家,今天大家在这里的消费都由我来买单!”



    “哈哈……”



    “好,好!”



    周围传来一片喝彩声。



    “败家子!”金鱼冷哼一声。



    覃守笑着低语,“现在就开始心疼你老公我的钱了?放心,你老公别的没有,钱却是多的是。”



    “混蛋!”



    “服务员,买单!”



    覃守在帮众人买完单后,对着金鱼道:“我们走吧!”



    “那我就告辞了!”金鱼斜了他一眼,起身待走。



    覃守眼疾手快的将她的拉住,“推我回去。”



    “咦,那医生呢?”



    “走了!”



    “……”金鱼在众人的眼神注视下,终是忍下了丢下这男人独自走掉的冲动,将手移向了轮椅。



    金鱼才从医院回家,金妈妈就急着问:“女儿,怎么样?女婿什么时候能出院?”



    “唉,不知道。”



    “你怎么能不知道呢?”



    “妈,那家伙根本就不会成为你的什么女婿,你就死了心吧!”金鱼软倒在沙发上。



    “你说什么话,难道你被女婿给嫌弃了?”金妈妈立马紧张了,“是不是因为你太暴力了呀?唉,都怪你爸当初非得教你练习那些个军队里那些军人才会练习的拳脚功夫,害得你现在一把年纪了却是没有人敢娶,真真是浪费了你这张遗传到你老娘的如花似玉的脸蛋呀!”



    “妈,您放心吧,这次不是你女儿被嫌弃了,而是你女儿嫌弃别人了。”



    “你嫌弃别人,你这次又是嫌弃别人什么?我女婿长得难看?”



    “不是,他呀,不是长得难看,而是长得相当的好看!”



    “好看你也嫌弃,难道是他小气?就像上上上上次与你相亲的那小伙,约完会后还要让你买单?”



    “不是,他呀,不仅不小气,而且出手大方得很,今天不仅帮你女儿买了单,还帮全咖啡厅的人都买了单。”



    “年纪很大?”



    “不是,年纪与你女儿刚刚配!”



    “身高不行?”



    “不是,他那身材堪比名模!”



    金妈妈拍案而起,“死丫头,这都是高富帅了,你还嫌弃,你究竟想找个什么样的?”



    “妈,那家伙太……太花心了。”



    “花心?女婿高富帅,有花心的资本,而且呀,这男人呀,有几个在婚前不花的?婚后就好了。”



    “妈,那家伙……”金鱼想了想,居然一时之间再也寻不出什么借口,眸光一闪间,她决定抹黑覃守,“……他有孩子了,我可不想给小三养孩子。”



    “什么?”金妈妈再次拍案!



    金鱼瞟了眼金妈妈的神情,不动声色的道:“妈,你还想那家伙做你的女婿吗?”



    金妈妈泄气般坐回到了沙发上,“那个,女儿,我们再慢慢找就是了,一定会遇到一个更好的。”



    “怎么?不想了?”



    “……”金妈妈翻了个白眼,不再理会金鱼。



    金鱼则是暗暗的松了口气。



    断电话,关机……金鱼断了与覃守的联系。



    覃守拨电话,砸手机……覃守无奈之下只得寻了李浩,让他想办法寻金鱼的下落。



    “这次你又看上了谁?”



    覃守的脸黑了,“这次我是认真的,比上次还真!”



    “……”李浩一别明显不相信的表情。



    “温晚,那是……嗯,我第一眼看到她时就觉得莫名的亲切,有莫名的熟悉感,所以才上了心的……而且我的感觉很对不是吗?温晚是我妹妹覃天呀。”



    “……”李浩没说话,表情却是有了松动。



    “浩子,这次真的不同,这次真的是真的!”



    “好了,知道了!”李浩无奈的道。



    “嗯,真是我的好兄弟。”



    一周过后,覃守又跑出了李浩那里,“怎么样?查到了吗?”



    李浩有些为难的道:“覃守,这次不是我不想帮你,实在是有些太难办了,这姑娘的身份,嗯,也不是这姑娘的身份特殊,是她父亲的身份有些特殊,我不能将之透露给你。”



    覃守的脸黑了,“那条鳄鱼的父亲不就是个大学教授吗?”



    李浩的嘴角抽了抽,“她骗你的,她才是……”大学的教师。



    见李浩止住了话,覃守急急的追问:“她才是什么?”



    李浩不动声气的道:“哦,她才是骗子,这次看来是你被她骗了。”



    “浩子,你就不能将她家的地址告诉我吗?”



    “不能!”



    “……”



    “……”



    沉默的对峙了一番后,覃守再次开口,“浩子,我这都**又失心了,你就行行告诉我吧!”



    “真的不行!”



    “我告她强……奸!这总行了吧?”



    李浩黑线了,“这先去外面备案吧,我们按正常程序来。”



    覃守的脸黑了,“我走了!”



    金鱼在大姨妈迟到了两二个月后,终于去了医院做检查。



    “有宝宝了?三胞胎?三胞胎?”金鱼傻愣愣的抚着自己的肚子,傻愣愣的嘀咕着。



    开车直奔家中,然后直奔金妈的怀中,“妈……”



    “怎么了?”



    “妈,我有了!”



    “有了?有什么了?”



    “妈,你有孙子了!”



    “啊……”



    “三个!”



    “啊啊啊……”



    “……”



    “快快躺下,别累着我的乖孙孙了。”



    “……”



    “对了,我的乖孙孙多大了?”



    “二个多月了。”



    “你这笨蛋,大姨妈这么久没有到,你就没反应吗?”金妈扬起手准备拍向自己的笨蛋女儿,想到自己的笨蛋女儿肚子正怀着自己的乖孙孙时又放了下来。



    “……”



    “对了,我乖孙孙的爸爸是谁?”



    “我以为你不会问了呢?”



    “快说,是谁?你们得尽快将婚礼给办了。”



    “妈,你不是想孙子吗?现在孙子已经有了,你还要女婿做什么?你女婿的作用不就是给你女儿贡献精子,配合你女儿给你生孙子的吗?”



    “你这死丫头,说得什么糊话,快说,孩子的爸爸是谁?”



    “你女婿!”



    “女婿?那个在外面有了女人与孩子的男人?”金妈妈傻眼了。



    想到手机里那只每天不断发过来的那些或关心或温暖或搞笑或表白或的信息,金鱼的脸红了红,微微垂下了眼睑,轻声道:“嗯,其实,他在外面曾经是有过不少逢场作戏的女人,但是绝对是没有孩子的了。”



    金妈妈松了口气,“你这笨丫头,还不赶快给他打电话,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嗯,他今天好像要参加他大哥的婚礼,应该很忙吧?”



    金妈妈诧异道:“你不是说与他没有联系了吗?怎么会知道的?”



    “他每天都给我发十来条信息,我不想知道也知道了。”



    “死丫头!”金妈妈笑骂了一声,“今天是他大哥结婚,又不是他结婚,忙什么忙,赶快打电话给他,这也算是他们覃家双喜临门的好事呀!”



    覃墨的婚礼现场,正被自家大哥覃墨与好兄弟曹凯程两人脸上那幸福笑脸给刺激到的覃守很是羡慕嫉妒差一点就要恨了的立在欢闹的人群中。



    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起,覃守动作迅速的将之拿出,当目光触及到屏幕上闪现的“可爱的鳄鱼”几字时,有那么一瞬的呆愣,然后又迫不急待的接了电话。



    他还没有开口,对方已是噼噼啪啪的说了一大串,越听,覃守的身体颤抖的越厉害,连嘴唇也颤抖起来。



    终于等到对方将话说完,他哆嗦着:“你,你说你怀上了?还,还,还是三胞胎?看,看,看在我贡献了精子的份上准备分我一个?”



    金鱼挑了挑眉,得得的嗯了一声。



    得到金鱼如此肯定一“嗯”之后,覃守华丽丽的晕倒了……



    “喂,,你怎么了?说话呀?”



    “……”除了一片喧哗声,金鱼并没有得到覃守的回答。



    “喂?!覃守,你说话呀?”



    “不好意思,覃守他晕倒了!”



    “什么?你是谁?他现在在哪儿?”



    “我是他大哥覃墨,他现在在……”



    覃墨刚报完地址,耳边却又响起了覃守的声音:“哥……你掐掐我,不,你揍我一拳看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



    覃墨眼皮一跳,“覃守,你不会傻了吧?”



    “哥,揍我呀!”



    “覃大哥,让我来!”萧临风来到了覃守的面前,对着覃守的脸重重的捏了一把。



    “哈哈……”覃守大笑起来,“痛,是痛的,哈哈……不是梦,真的不是梦!”



    众人都傻了,覃母更是急得哭了起来,“覃守,你没事吧?你别吓妈妈!”



    “哈哈……妈,你儿子要做爸爸了,还是三个孩子的爸爸……哈哈……”覃守从地上窜了起来,一把抱住覃母无比激动的的道。



    “快,快叫打120!”



    覃墨想到刚刚才挂断的电话,果断的出言阻止,“别打电话了,这家伙没事,应该只是太高兴了。”



    “他真的没事?”覃母抹掉了泪水,疑惑着开口。



    “妈,你放心吧,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家里又要办喜事了。”覃墨淡定的道,同时又忍不住腹诽:自己的这场婚礼倒是成全了两对人了,一个一个的比自己这个新郎都要出尽了风头。



    “妈,你等等,我过一会儿再给你解释,我先打一个电话。”覃守总算是平静下来了。



    见儿子不似刚才那样疯癫了,覃母这才松了口气,“去打电话吧!”



    “咦,我的手机呢?”



    “在我这里。”覃墨将手机递了过去。



    覃守正待拨号,覃墨又道:“你孩子们他妈应该在前往这里的路上了。”



    “过来了?”



    “嗯,我告诉她你晕倒了,她就急急问了这里的地址,想来应该是正往这边赶了。”



    往这边来了?那这电话……算了,不打了,要是让她知道自己现在没事了,说不定她又不过来,到时再想找到那家伙,那就难了!



    覃守将手机收了起来,覃母见状,道:“你怎没打了?”



    “妈,不打了,我怕打了这通电之后,您那快要到嘴边的儿媳妇又跑了。”



    “儿媳妇?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三个孩子?三个孩子?你有三个孩子了?”覃母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了。



    覃守挑了挑眉,“妈,你儿子厉害吧?呵,一次就搞定了三个孩子。”



    “太好了,太好了!今天真是双喜临门呀!”



    “妈,这是四喜临门!”覃守咧着嘴道。



    一直沉默着的覃老爷子,也一下子笑开了,“真是我的好孙子呀,只是,一下子多了这么多重孙,让我这老头子以后如何抱得过来?”



    覃朗与温煦忙凑了过来,“太爷爷,我们帮您抱!”



    “好,好,好!”覃老爷子连道了几声好,忽然又道:“对了,覃守,你媳妇是哪家的姑娘呀?”



    “这……”覃守有些不好意思的揉了揉头,好半晌才挤出了两个字:“姓金!”



    “姓金?哪家姓金的?”



    “爷爷……”



    “覃爷爷,是金司令家的千金!”一旁边的李浩替覃守解了围。



    “金兴华那小子家的?”



    “对呀,仔细算起来,他还是您当年的得意门生呢。”李浩笑着道。



    “快,浩子,快将他给我追回来,墨儿的婚礼,我是有让墨儿给他发了请柬的,我刚刚才与他聊完,现在应该还没有离开多久,往停车场的方向追应该追得回来。”



    “鳄鱼是,是金司令家的女儿?”覃守错愕了,难怪那天晚上见着觉得有些眼熟。



    “臭小子,你不会现在才知道你岳父是谁吧?”覃老爷子指着覃守就开骂。



    “我,我……这不是鳄,金鱼她没有说过吗?”



    “要知道你们两个有这缘分,就应该早点安排你们见面的。”覃老爷子有些惋惜的道。



    金父再到停车场附近远远的就看到了自家女儿朝着这边小跑了过来,他微微一愣,几步向前,“丫头,你怎么来这里了?”



    “啊,哦,我,我是牢加朋友婚礼的。”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自己的老爸,金鱼支吾着解释。



    “人家婚礼都快要结束了呀?你来得也太晚了一些吧?”



    “啊,我,我……”金鱼正不知应该怎么将谎给圆过来时,李浩赶来了。



    “金司令,金小姐,你们好!”



    “你是李源家的那小子吧,小时候有见过的,你叫我金叔就好了。”



    “金叔好!”



    “丫头,快来见过你李家哥哥!”



    “你好!”金鱼有些心不在焉的对着李浩打了声招呼。



    李浩笑了笑,若有所指的道:“我是覃守的朋友。”



    金鱼的脸上闪过尴尬之色,那家伙难道还同别人说过自己与他的事?“那个他没事了吧?”



    “你自己去看就知道了。”



    “覃守?”金父忍不住插话道。



    “覃爷爷家的小孙子,您今天应该有见过的。”李浩解释道。



    “哦,那孩子呀,,长得倒是一表人才。”



    李浩笑了笑,又道:“金伯父,覃爷爷找您有事商量,您能跟我一起去见他老人家吗?”



    “什么事?”



    李浩扫了眼金鱼,掩下眸底的笑意,道:“嗯,您放心吧,绝对是喜事!”



    有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金鱼很想逃跑,李浩却似看穿了她的心事般,故意落后了二步,趁着金父不注意时,在她的耳边低语道:“金家妹妹,你还是也跟着一起去吧,要不,你怀揣着覃家的三个宝贝,我想你也是逃不掉的。”



    “你……”



    李浩挑眉。



    金鱼乖乖的闭了嘴。



    金父回转过身,“你们在聊什么?”



    “没,没聊什么。”金鱼急急的道。



    金父若有所思的看了两人一眼,眸中有亮光闪过,“李浩,你找女朋友了没有?”



    李浩的眸光一暗,应了声,“没有!”



    “你觉得我家这笨丫头怎么样?能否入得你的眼?”



    “咳……”李浩与金鱼不约而同的一阵急咳。



    “怎么?我家这丫头入不了你的眼?”金父眉峰一挑。



    “那个,我,我……金妹妹挺好的,其实是我,是我早就有喜欢的姑娘了,只是我喜欢的那姑娘不喜欢而已。”李浩抹了把额角的冷汗,要是让覃守那小子知道他的岳父正打着自己的注意,想把他这个水灵灵的快吃被他到嘴里的媳妇儿送给自己,他还不得找自己拼命?



    “原来是这样呀,可惜了!是我家丫头没福气!”



    “爸,你不要一遇到你中意的青年才俊就上赶着推销你女儿好不?”



    “我这还不是被你急出来的毛病。”



    “金叔,覃爷爷家倒还有一位适合金妹妹的青年才俊,说不定与金妹妹有缘呢。”



    “是吗?你说的就是覃守吧?”



    “嗯!”



    ……



    听着覃老爷子那一声亲家,金父脚下一个踉跄,差掉摔了一跤,“您,您可别逗我这个做后辈的玩呀!”



    覃老爷子笑了笑,然后又瞪了一眼立在自己身边却一直盯着人家姑娘肚子看的孙子,“覃守,你这小子还不快给你的岳父问声好。”



    覃守这才回过神来,对着金父讨好的一笑,然后深深鞠了一躬,“岳父,不,嗯,爸爸好!”



    “呵呵……”金父眼皮一跳,干笑两声,“你也好!你也好!”



    覃守也干笑两声,然后退回到了覃老爷子身边。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呀?满头雾水的金父将眸光投向了一直垂着头的女儿。



    “这就是你家那丫头吧。”覃老爷子含笑问道。



    “嗯,就是这笨丫头。”金父应了声后,又对着金鱼道:“你这丫头,今天是怎么了?还不快叫覃爷爷。”



    金鱼一个激灵,“覃爷爷好!”



    “快,快到爷爷这边来。”



    金鱼磨蹭着移到了覃老爷子身边,“覃爷爷!”



    “呵,你就随着覃守叫我爷爷吧。”



    “那个,嗯,老司令,您……”



    覃老爷子一笑,转头对着一旁的覃父与覃母道:“孩子们的婚事,还是你们两口子与金家小子商量吧!”



    “婚事?”



    “嗯,你都要做外公了,我们当然得将他们两个的婚事提上来说了。”



    “丫头,你,你……”



    “爸,我,我,我……”金鱼面红耳赤的支吾着。



    覃守向前一步,握住了金鱼的手,“爸,对是我不好,让金鱼她怀上了。”



    “……”



    “金家小子,我老头子别的不能承诺,但这丫头肚子里的这三个孩子,我却是只要一个随我家姓覃的,另外两个就随你姓金吧。”



    “这这这……”金父眸中闪过喜色,他金家也算是后继有人了吧?



    “爸,这三个孩子都姓金,也是没问题的。”覃守咧着嘴道。



    覃父拍了一下儿子的脑袋,“娶个媳妇都快要将你乐傻了。”



    “爸,我都要做爹了,我能不乐吗?”



    “亲家,我们去那边商量孩子们的婚事吧?”



    “好!”



    金鱼见自家老爸跟着覃守的老爸离开了,她瞪了眼覃守,嘀咕了句:“,你真不要脸!”



    覃守不以为意,得寸进尺的搂上了她的腰,“金鱼,你肚子那三只小他们听话吗?有没有踢你呀?”



    “谁说他们是三只小了,他们是三条小金鱼!”



    “好,好,是三条小金鱼。”覃守忙讨好的道。



    “还有,有你这么笨的吗?三个月不到,他们就能踢我了?”



    “好好好,我笨,是我笨,可我这不是因为第一次做爸才不懂的吗?”



    “哼!”



    “金鱼……”



    “怎没叫我鳄鱼了?”



    “呵呵……”覃守讪笑两声,转移话题道:“我们的爸妈他们去商量我们的婚期去了,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商量商量看什么能去民政局将结婚证给办了?”



    “哼……”



    “明天好不好?我们明天一大早就去!早点办了,我也能早点安心。”



    “……”



    “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哟!我明天七点钟就到你家去接你。”



    “七点钟,覃守,你猪呀,我可不想这么早跑到民政局去喝西北风。”



    覃守得逞的一笑,“那八点半吧,到时我们刚好赶在他们上班的时间到!”



    “九点半!”



    “好好好!”覃守抱起她,兴奋的转起圈圈来。



    “覃守,你之前信息里说的那些还算不算数?”金鱼搂着他的脖子,唇角也轻轻的扬了起来。



    “我之前所承诺有一切都是真的,在什么时候也都算数,只要你能答应嫁给我,以后我什么事都听你的,什么事都可以替你去做!”



    “亲爱的,那我肚子里这三条小金鱼,到时你替我来生吧!”金鱼开心的笑了。



    “……”



    【全文完】



    没有下一章了,先看看别的吧



    〖〗



    〖〗



    〖〗



    〖〗
 推荐阅读: 夫人在上——嫁值千金 腹黑老公笨笨妻 浴火王妃 黑老大狂宠小妻 天井村遗梦 豪门陷阱,总裁撩人妻 进错房,喂了狼 无限之召唤萌妹 终极教师 总裁,请斯文一点 不许抢我老公 庶女无双 
 猜您喜欢: 无耻盗贼 穿越之武林怪传 恶魔英雄传 百花宗的男弟子 特种兵王在都市 超现实进化 百战踏天录 伪术士的悠闲生活 大明寒士 和我死去的爱说再见 水乡人家 校花的冷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