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酷书吧
酷书吧 > 都市言情 > 进错房,喂了狼 > 大结局(全部谜底揭开)
71、



    梦雅从医院回到家中,便直接去了正浩的房间,正浩正呆呆地坐在书桌前,望着桌上梦雅的照片。



    “正浩?”



    梦雅低低地叫了一声。



    正浩回过神来,看着梦雅。



    梦雅刚要开口说话,反倒是正浩先说话了。



    “你是想让我跟父亲请求,取消婚约,取消订婚,是吗?”



    “正浩,对不起,因为在我的心里,自始至终爱的都是他,请你原谅,我不能和你订婚!”



    “如果,我的退出能够让你幸福,能够让你快乐,那我愿意退出,只是,他现在这个样子,能够带给你幸福吗?”



    “我爱的是他这个人,是他的一颗心,不是叶氏的大楼,也不是他的财富!他今天这个样子,也是我们林氏造成的,我们有愧于他。”



    “梦雅,你千万不要将同情当做了爱情!”



    “我没有,我真的爱他,所以,正浩,我郑重地请求你,去向父亲说,说你不同意跟我订婚,请求父亲取消这门婚事。”



    正浩深深地叹了口气,上前一步,握住了梦雅的手,道:“只要你让我做的,我都会去做,为了你快乐,我无论做什么都愿意。”



    晚上,正浩便来到了林文雄的书房。



    林文雄似乎也正等待着他的到来。



    这一对没有血缘关系,却有着养育恩情的父子,面对面坐着,良久,俩人都没有说话。



    “爸,这二十多年来,您对我的恩情,我这一生都不会忘记,我现在还有最后一个请求,希望您看在我父母的面子上,能够打赢我。”



    “正浩啊!你父母对我们林家,对我们林氏都是有恩的,你有什么请求,就说吧,我这个爸爸会尽力满足你的。”



    “爸,我希望,您能够收回成命,能够取消我和梦雅的婚约。”



    “为什么?你不是很爱梦雅,连做梦都盼着她能够成为你的新娘吗?”



    “是,我很盼望,非常盼望,从小到大,唯一支撑我快乐迪活着的动力,就是梦雅,就是想着长大之后,能迎娶梦雅为妻。”



    “那,现在不是正好吗?你为什么却要拒绝呢?”



    “因为她不快乐!因为她的心里已经有了另外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才是让她快乐的源泉,她和我在一起不快乐!为了能够让她快乐,为了能够看到她脸上每日都带着笑容,我请求你,取消我和她的婚约。”



    “这是你真心的请求?”



    “是!”



    “你可别后悔!”



    “只要能够让她快乐,我无论做什么都不会后悔!”



    “正浩,这恐怕不是你的意思,而是梦雅的意思吧?”



    “爸!”



    正浩的喊声还未落下,林文雄就冲着门外喊道:“站在外面做什么?进来!我有话跟你说!”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一直忐忑不安地站在门外偷听的梦雅不好意思地搓着手走了进来。



    林文雄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眼睛眯缝着看着林梦雅,道:“梦雅,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将你深藏家中,不让你接触外面的社会,不让你接触外面的男人吗?”



    “是为了让我嫁给正浩吗?”



    “是!这是我的心愿,也是我对正浩父母的交代,虽然,我养育了正浩快二十年,但是,他在我们家始终都觉得他自己是个外人,为了让他和我们这个家融为一体,真正成为我们一家人,我才想了这个心思,可是,你,却要毫不留情地毁掉我这个积攒了二十年的心愿。”



    “爸!爱情不是命令就可以办到,也不是只要朝夕相处就能产生,爱,是那么微妙,又是那样让人捉摸不定。”



    “你不嫁给正浩,是想嫁给叶天阳?嫁给那个穷光蛋?”



    “是!他现在虽然穷,但这是我们林氏造成的,是父亲你一手造成的,虽然这样,但是,我相信他总有一天能够再早叶氏建筑的辉煌。”



    “是吗?可是,就算他能够再造叶氏建筑的辉煌恐怕也与你无关了。”



    林文雄眯缝着眼睛,愤愤地说道。



    “为什么?”



    “因为,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不会让你嫁给他,就算你不嫁给正浩,那也不能嫁给他!从明天开始,我会请人帮你在豪门圈内物色结婚对象,你就做好相亲的准备吧!”



    “爸?您怎么能这样?怎么能剥夺我自由恋爱的权利?怎么能随意安排我的婚姻?”



    “豪门就是这样,婚姻只是壮大家族利益的一种手段,你们俩都歇着去吧!我累了!”



    从父亲的书房回到自己的闺房之中,林梦雅郁闷地躺在上,扯起被子,郁闷地捂着脸,她真是想不通,父亲为何会这样?



    为何会这般阻止她和叶天阳,为何要这个武断地安排她的婚事!



    正浩看着痛苦不堪的梦雅,心里也觉得如同刀扎一般难过。



    而在另外一个房间的林云翔却还不知道正浩已经请求取消婚约,他仍旧在为正浩和梦雅的订婚而烦恼着。



    必须阻止他俩订婚,必须!



    他焦灼地在屋子里踱着步子。



    他的母亲刘兰香走了进来,一脸笑意。



    “怎么?今天这么高兴?难道您买彩票中大奖了?”



    “比这个还让人兴奋呢!”



    “哼,还能有什么令人兴奋的消息?这个家就要成为那个秦正浩的了,我们俩以后真的就是寄人篱下了。”



    “你别急!我就是要告诉你这件事,我刚听你爸说,正浩请求取消了婚约,你爸让我明日到圈内去物色相亲的人选,要让梦雅去相亲呢!”



    林云翔听到这个消息,就如同打了兴奋剂一般欢喜,眼睛放亮。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啊!”



    “那个秦正浩不也是野心勃勃地觊觎着董事长的位置,不是说要和我一较高下的吗?怎么会请求取消婚约呢?”



    “管他怎么想的呢?他那个人,本来就怪怪的,总之,是取消了婚约,只要梦雅不嫁给他,那么,他就始终是个外人,你父亲就不会将公司交给她。”



    “嗯,这可真是太好了,太好了!妈,你,从明天起,可要好好帮梦雅物色结婚人选哦!”



    “放心吧!儿子!一切包在你妈身上。”



    ——黛紫分割线——



    白氏医院病房外。



    叶天阳和白季芹面对面站着。



    “天阳,你这么这么固执?怎么就是一味拒绝我的帮助呢?”



    “对不起,白小姐,不是我一味要拒绝,而是,如果我接受你的帮助,以后不知如何偿还?”



    “我没打算让你还!”



    “但是,我也不能以我自己抵债,因为,我已经将我自己送给另外一个女人了,现在,已经无法收回了。”



    “是吗?是林梦雅,你们又和好了?我可是听说,他的父亲逼着她跟秦正浩结婚呢!”



    “白小姐的消息可真是灵通,竟然连别人家里的私事都能打听得这么清楚。”



    “要知道,我的眼线遍布全城,或者说遍布全国也未尝不可。”



    “那我今后还真是得提防着白小姐了,你都让我感到害怕了。”



    “哼,你还有害怕的时候?我们之间交往这么久了,你就不要左一个白小姐,右一个白小姐地喊得这么生分了吧?叫我季芹,如何?”



    “这?”



    “怎么?不看僧面看佛面,我帮你忙也不算少吧,叫我一声季芹,有那么困难吗?”



    “那行,以后就叫你季芹吧!”



    “对了,医药费真的不需要我帮你减免吗?你筹到钱了?”



    “嗯!容伯将他多年的积蓄全都借给了我。”



    “你啊!还真是倔得很!”



    “不过,还是要感谢你,季芹,我母亲的手术多亏了你,手术后的护理也多亏了你!”



    “小事一桩,不足挂齿,只要伯母能够好起来,就比什么都重要!”



    俩人正说着话,里面传来张慧敏轻微的呼唤声。



    “天阳!”



    俩人迅速走了进去。



    来到了张慧敏的前。



    经过这几日的治疗,张慧敏逐渐恢复了体力,已经能够坐起,能够吃东西,也能够扶着拐杖下,在病房内缓慢地行走。



    看到天阳和白季芹双双站在面前,张慧敏的脸上露出会心的笑。



    “季芹,这次,我这条老命,可全靠了你,真是不知怎么感谢你才好!”



    “伯母,不用太客气,我们迟早都会成为一家人的!”



    “是吗?”



    张慧敏的眼睛不由得一亮。



    “季芹,你又来了!”



    叶天阳责怪地说了白季芹一句。



    “哦,我是想说,就算不能成为叶家的儿媳妇,也可以成为伯母的干女儿啊!”



    “嗯,这话,我爱听,天阳的父亲走的太早,就只给我留下天阳这么一根独苗,我还真是想有一个女儿呢!”



    “那,不如,我先拜您为干妈吧!”



    白季芹还真是个说干就干的人。



    她说着,就在张慧敏的面前跪了下去,干干脆脆地喊了一声:“干妈!”



    张慧敏的脸上乐开了花,道:“其实,我更想你成为我的儿媳妇呢,就看我的儿子有没有这个造化了。”



    叶天阳本想返,想着母亲才刚刚做完手术,也就止住了。



    ——黛紫分割线——



    日子也就这么一天天过去了,叶天阳的母亲张慧敏出院之后,已经无家可归,只好住在郊外的那个两室一厅之中,心里虽然郁闷,但是,却仍旧将阳光的一面留给叶天阳。



    叶天阳呢,则积极地四处张罗着他的那个电影剧本的拍摄,但是,墙倒众人推,此时,已经没有人愿意投资他的电影。



    而白季芹虽然乐意出资,愿意效力,但是叶天阳却极力拒绝。



    为了生活,为了让母亲不再为一日三餐担忧,叶天阳放下身段,无论什么工作都乐意去干,从代驾司机,到给中学生做英文家教,全都干过,但是,心里那重振叶氏的心愿,却始终没有消散过。



    ——黛紫分割线——



    再说林梦雅,自从父亲林文雄命秦正浩迎娶她之后,她更是赶到烦闷,好在正浩始终都站在她这一边。



    为了梦雅的幸福,正浩拒绝了林文雄的提议,并且告诉林文雄,说梦雅爱的人是叶天阳。



    但是,林文雄却表示,就算是让林梦雅嫁给乞丐,也不会让她嫁给叶天阳。



    于是,在林文雄的一手策划之下,一个庞大的相亲计划诞生了。



    接下来的几日,林梦雅都被继母押挟着不断地去相亲。



    见了一个又一个,真是让林梦雅头疼极了。



    这日,林梦雅又被继母押着去相亲,这次的相亲对象竟然是四公子之一的柳承志。



    对于柳承志,叶天阳是再熟悉不过了,这个家伙,平日里不学无术,虽然也曾经在英国留学,但是,留学期间,比他还,而且都还是实质性的,曾经与好几个女人过。



    这次,对于柳承志来说,可真是上天赐予了一次良机,能够通过婚姻攀上林氏集团,真是他莫大的荣幸,至于,爱情,那是无关紧要的。



    所以,当两人对面而坐的时候,柳承志对林梦雅还真是满意,一百个满意,无论林梦雅如何搞出怪招,柳承志都表示满意。



    这下,可真是让林梦雅犯难了。



    她急切地盼望救兵到来。



    这时,酒店入口处闪入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叶天阳。



    林梦雅的眼睛不觉一亮。



    叶天阳大模大样地坐到了柳承志的身边,拍了拍柳承志的肩膀,道:“怎么,今天又换女朋友了?我记得,你在英国交了好几个女朋友,好像有一个还给你生了个儿子啊?”



    此话一出,让柳承志的脸上还真是有些挂不住了。



    三个人又说了几句话,叶天阳便冲着林梦雅使眼色,让她跟着自己赶紧逃。



    于是,叶天阳故意将柳承志的手机弄到了地上,趁着柳承志弯腰去拾手机的当口,拉着林梦雅就往外跑。



    门口的继母刘兰香还真是没有料到叶天阳会来,更没料到林梦雅会跑。



    这次相亲,两人携手双双而逃,很快就传到了林文雄的耳朵里,林文雄气的一把撅断了手里的钢笔。



    晚上,回到家中,他召开了家庭会议,将家庭成员全都叫道了客厅之中,黑着一张脸,道:“哼,林梦雅,你的胆子可真是越来越大了,竟然敢公然与我做对,敢跟着那个混蛋跑,看来,你还真是想去过那种穷苦的日子啊!”



    林梦雅平日里一向都很温顺,很听从父亲的教导,但是,这次,为了自己的幸福,她觉得应该据理力争。



    “爸爸,我不怕穷苦,我爱他,他也爱我,无论什么样的艰苦生活,只要能够和他在一起,我都觉得甜蜜,更何况,叶家弄到今日的地步,也是我们林氏造成的,我们应该负责。”



    “放肆!你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我的幸福,我要自己去争取!”



    “哼,你休想,在我们这样的家族,没有自主的婚姻,这次,就算是你弄砸了柳家,我也会继续给你安排下一次相亲,直到你同意为止,至于那么叶天阳,你就不用再想了。”



    “爸!”



    “不用再说了,除非,你答应嫁给正浩?”



    林文雄的眼睛望向林梦雅,又望了望秦正浩。



    正浩看了林梦雅一眼,道:“那好,我答应,我答应和梦雅成亲。”



    “此话当真?”



    林文雄有些不相信地看着秦正浩。



    “当然!绝无半点虚言。”



    “正浩,你?”



    这会,惊讶的是林梦雅了。



    “那好,那三日后,你们就举行订婚典礼,梦雅也就不必再去相亲,也不必再出门了,就待在家里,安心等待订婚好了!”



    一场家庭聚会也就这样看似完美地结束了。



    各人回到自己的房间,怀着各自的心思。



    林云翔的心里还真是烦闷,原来,他以为正浩与梦雅的婚事肯定是黄了,因为,梦雅死心塌地地爱着叶天阳,而正浩又主动放弃了林梦雅,却没有想到,今天晚上,事情又起了新变化。



    正浩又答应要迎娶林梦雅,自己的继承人地位又遭遇了动摇。



    怎么办?他第一个想到的,当然还是那个深爱着正浩的女人邱美珍,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或者也就只要邱美珍能够帮助自己了。



    在梦雅的房间,林梦雅也感觉非常蹊跷,这个正浩,究竟是怎么了?怎么忽然又答应婚事了呢?她焦急地踱着步子,简直就是一筹莫展。



    万般无奈,只好悄悄地来到了正浩房间门前。



    想问个明白。



    她敲了敲门。



    “谁啊?”



    “是我!正浩,开门,我有话说!”



    “我已经睡下了,有话明天再说吧!”



    梦雅无奈地回到了自己的房中。



    一连三日,正浩都没有搭理梦雅,就算梦雅逼问他,他也是一口咬定,就算要迎娶梦雅了。



    而林云翔呢,则再次找到了邱美珍,期望她的合作,邱美珍这次,却没有答应林云翔,因为,她是真的爱着正浩的,她虽然很想和正浩在一起,但是,心底残留的良知,却告诉她,不能再去做没良心的事情,不能去害正浩。



    上次偷盗梦雅设计图的事情,已经让她感觉到很是不安,已经让她觉得很对不住梦雅,所以,这次,无论如何,她也绝对不能再做对不起正浩的事情了。



    林云翔最后的期望落空了。



    他又将期望寄托在了叶天阳的身上,他电话告知了叶天阳,梦雅三日后即将订婚。



    而就在林云翔电话告知的同时,正浩也出现在了叶天阳母子暂住的那间小屋之中。



    正浩与叶天阳一番长谈之后,便胸有成竹地回去了。



    ——黛紫分割线——



    订婚典礼如期举行了。



    一袭白色婚纱的林梦雅郁闷地坐在化妆间,她的心情糟透了,她不断地往门外张望着,企图找个机会悄悄溜掉。



    可是,大门外都是父亲林文雄派来的守护人员。



    林梦雅企图趁着上厕所的机会偷偷溜掉,可是,却也被几个女看护给拦住了。



    梦雅彻底绝望了,这时,正浩轻轻地走了过来,伸出胳膊,让梦雅挽着他的胳膊,然后对那些看护的人说道:“我的新娘,由我来守护!”



    然后,带着梦雅,走出了化妆间。



    因为正浩是今日的新郎,这些看护人员,没有理由阻拦。



    正浩很快便将梦雅带到了大门口,然后从门口的一个角落里拿出了一个旅行包,交给了梦雅,悄声说道:“拿着包,赶紧跑,出门向右,上我的车,天阳在那里等你。”



    梦雅惊讶地看着正浩。



    正浩轻轻地笑了笑,那笑容既有感慨,又有无奈,更有祝福。



    “那你,你呢?”



    “别管我了!只要你们幸福就可以了!”



    梦雅感激地紧紧地握了握正浩的手。



    然后,出门疾跑,上了车,叶天阳果然在车上等待他了。



    正浩默默地看着叶天阳带着林梦雅急匆匆地上路私奔而去了。



    当林文雄他们发觉梦雅逃掉的时候,已经是订婚典礼正式开始的时候,梦雅和天阳已经走了有一个小时左右了。



    气急败坏的林文雄万般无奈,只得仰天长叹罢了。



    飞出牢笼的梦雅和自己心爱的叶天阳双双对对徜徉在山水之间,留恋在姑苏城外。



    虽然林文雄多方打探他们下落,但是,因为他们总是变换住处,所以,也一直没有追上他们。



    ——黛紫分割线——



    一个月之后,叶天阳带着林梦雅回来了。



    林文雄气得将林梦雅赶了出去。



    林梦雅索性跟随叶天阳和他的母亲一起住在了那个狭小的两房一厅中。



    不久,梦雅发觉自己怀孕了。



    本来,不太赞成这门婚事的张慧敏,看到梦雅的坚决,更看到了叶家即将有后,于是,也就承认了林梦雅这个媳妇。



    再说正浩,因为放弃了梦雅,又帮助梦雅私奔,彻底激怒了林文雄。



    于是,他便将自己的股份全权交给了林文雄,只身到法国留学去了。



    公司的完整虽然保全了,但是,失去了女儿,又失去了正浩。



    表面强大,内心极度伤感的林文雄,最终还是导致了高血压病发,脑溢血,昏倒在了办公室。



    林云翔是第一个发现林文雄昏倒的人,娶没有及时将他送入医院,他的脑子里那会想的却是,若是父亲匆忙走了话,那么他便可以取而代之了。



    他却没有想到,他的犹豫却被林文雄暗藏在暗处了一个摄像头所记录了下来。



    林文雄被送入医院之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之中。



    经过几日抢救,也就成为了一个植物人一般,靠药物维持生命。



    梦雅得知消息之后,火速赶到了父亲身边。



    看着已经没有知觉的父亲,梦雅潸然泪下。



    一连多日,梦雅都守护在父亲的身边。



    而公司呢,这时已经全部落入了林云翔的掌控之中。



    叶天阳和林梦雅则一直竭尽全力地守护在林文雄身边,梦雅则不断地跟林文雄讲话,不断地激发林文雄的求生意志。



    这日,张慧敏也终于捐弃前嫌,来到了林文雄身边。



    一直视若仇人的两个人,终于平静地这么相对了。



    张慧敏静静地看着这个三十年前曾经深爱自己的男人,看着这个曾经强悍无比的男人,此刻却静静地躺在了那里。



    张慧敏将多年来深藏在心间的话语一一讲给了林文雄听。



    然后,她的手握住了林文雄的手,一颗苍凉的泪滴落在林文雄的脸上。



    其实,她不是从来没有爱过林文雄,在遇到叶天阳父亲之前,她确实是爱过他的,但是,却没有想到,后来遇到叶天阳的父亲,让她感觉,更爱的人是他,所以,才会从婚礼上逃跑,并不是存心要给他难堪。



    当她将心底所有的话全都倾倒出来之后,她的手感觉到了林文雄的手动了一下。



    张慧敏很快,便将梦雅和天阳招到了医院。



    ——黛紫分割线——



    林云翔一手策划的董事长重选大会,眼见着就要开始了。



    董事们虽然颇有异议,但是,因为林文雄已经成为了植物人,躺倒在了医院里,偌大的企业,不能没有一个领头人。



    于是,也就只能屈从于林云翔,开始选举董事长。



    正当要投票的时候,却看到叶天阳推开门,站在了门前。



    林云翔轻蔑地看了叶天阳一眼,道:“你现在恐怕没有资格站在我们林氏董事局吧?”



    叶天阳笑了笑,道:“我没有,可是,他应该有吧?”



    叶天阳的身后,出现了坐在推车上的林文雄。



    董事局的所有董事都懵了,随即,便鼓起掌来。



    林文雄及时阻止了董事长选举,也阻止了林云翔的阴谋。



    林氏重新回到了林文雄的手中。



    经历了这次生死大劫之后的林文雄,在病中被张慧敏深情的话语所打动的林文雄,终于打开了积聚在心底长达三十年的心结,彻底原谅了张慧敏。



    原谅了张慧敏,解开了心结,自然也就原谅了梦雅与叶天阳,也就同意了他们的婚事。



    一对苦命的鸳鸯,直到这个时候,才得到了林文雄的祝福。



    这份祝福虽然来的晚了些,但,终究还是来了。



    林文雄将收购的叶氏集团旗下的建筑公司,重新还给了叶天阳,并且注资,扩大了叶氏的规模。



    八个月之后,林梦雅顺利生下一个男孩,为叶家添丁。



    满月这日,叶家和林家都争相办满月酒,最后,两家合为一体,在最豪华的的锦江大酒店办满月酒。



    客人都已经入座,可是,林文雄却迟迟没有宣布开始。



    好像在等待着一个人的归来。



    终于,一个风尘仆仆的身影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正浩,秦正浩!



    林文雄将正浩领到了主席台上,然后大声宣布着。



    “今天,在我的外孙的满月酒开席之前,我还要宣布一个重大的决定,那就是,我要将林氏集团的大权重新交还给秦氏,交给秦正浩,我相信,他一定能带着集团走得更远。”



    掌声雷动,众望所归。



    而坐在角落的林云翔则是一脸沮丧,显然,他完全没有料到今日的结局。



    正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善良的正浩和梦雅各自得到了自己的幸福和快乐!全剧终



    ------题外话------



    结局了,谢谢大家一路相随,谢谢了!
 推荐阅读: 终极教师 总裁,请斯文一点 不许抢我老公 庶女无双 神医傻妃 男祸——太女请上榻 狼不胜防 重生之将门庶女 庶香门第 天价萌宝,爹地是谁 妖王鬼妃 腹黑少主闲凉娘子 
 猜您喜欢: 凡女蜕变之凤女遮天 撼天记 大北洋时代 形意掌门人 国宝来袭:撒旦老公宝宝妻 帝凰魅后 时光古帝 基因突变中 作者:纯洁的了了英雄联盟之最强学弟 超级植神空间 作者:罗玛仙寇 网游之血牛魔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