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酷书吧
酷书吧 > 历史军事 > 将血 > 第十三卷龙盘虎踞春秋事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过往 二
    长安城下,故人相逢。◇↓,

    妇人这里自然看的出来,悲喜交加。

    任红缨嘛,有些奈而又笨拙的应付着,但也能察觉到,她的心情也不错。

    王罄在旁边看的有趣,但没一会儿,就有点烦了,何况,那妇人显然对他并不怎么看的上眼。

    于是,他便也不愿上前凑热闹,开始东张西望,挪着步子,凑到后面那三匹在蜀中难得一见的良马前面,仔细端详了起来。

    若非其中两匹马上还骑着人,不怎么好招惹,他一定先要上去看看这几匹马的牙口,试试它们的腰力,顺便大致量一下它们的腿高什么的。

    越看越喜欢,终他还是抱了抱拳,“两位哥哥,这马看着是真好,应该就是河西马吧?”

    那两人高踞马背之上,不管表情如何,眼神(www.shubao2.cc)(www.shubao2.cc)到处,总让人觉着有些揪心,不过却不是那么难说话。

    其中一个轻轻拍了拍马脖子,呵呵一笑,但笑容中满是你小子没见识的味道。

    “还用你说,自然是河西良驹。”

    王罄搭话的本事,是在驼帮中练出来的,随即便带着些讨好的翘起大拇指,“这样的好马,河西马里也不多见才对,小子听闻,河西马以当年大宛马与中的大宛龙马。不然的话,应该能好好伸量一下。”

    那人明显也是爱马之人,听了这话,翻身就跳了下马。

    “呀,没想到还碰到个伯乐,某家姓张,兄弟怎么称呼?”

    王罄再次抱拳,“小弟王罄。见过张大哥。”

    这位姓张的汉子,也是直爽之人,一把拉住王罄的胳膊,指着自己的坐骑道:“咱也没见过大宛龙马长的什么模样,但咱家骑的也是宝贝,你看这腿,有多长,蹄子多大,蜀马,吐蕃马。还有草原马站在它旁边,一蹄子下去。就能踢死它们。”

    “咱在草原上的时候,骑着它跟草原胡人打仗,那些胡人冲过来,才到咱腰间,别说正面跟咱碰了,撞不死他们,就说拿刀互砍的时候,他们才到咱腰间,马速也没咱,上去一刀,正好能削在他们脖子上,都不用多大力气,别提多舒服了。”

    “你再看看这皮毛,毛是不是有点长?告诉你吧,咱这宝贝,在冰,一旦说起战马来,那叫个滔滔不绝。

    王罄那点见识,都是从驼帮行路中摸索出来的,和人家真的没法比,用句不好听的话,那就是个土包子。

    这位也不是炫耀,随口道来,就让王罄缩了缩脖子,合着人家骑着好马,就是为了杀人夺命。

    至于王罄喜欢好马,多数却只是为了威风。

    王罄手上也不是没有人命,但自觉和人家轻轻松松露出的几句话来看,应该就像小孩子闹家家一样可笑。

    说这话,这位拉着王罄来到妇人骑着的马前面。

    指着它道:“看见这匹没有?看出点什么来了?”

    王罄端详一下,“看着有点胖啊,也少了点精神(www.shubao2.cc)(www.shubao2.cc)。。。。。。”

    这位扬起手来,便拍了王罄肩膀一下,笑道:“小兄弟眼力不错,这马啊,本来比咱们的马要强的多,但。。。。。。”

    说到这里,声音不自主的小了起来,“给养废了,这好马啊,可不是骑着溜几圈,打打猎什么的就能养好的,就像人一样,得吃苦头,才能长进,整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王罄大咧咧的性子这会儿就彰显遗了。

    乐呵呵的不住点头,觉着长了见识,还要附和几句,“哥哥说的不错,女人养马是不成。”

    这位听了,哈哈大笑,同时也起了知音之感,瞅了妇人那边几眼,压低了声音道:“兄弟,和你一起的是你家婆娘?怎么和香侯府的人扯在一起了?”

    “看兄弟你人不错,咱就跟你说一声,香侯府的女人嫁人,麻烦着呢,哥哥要是你啊,就赶紧带媳妇走,香侯府那边要是知道府中的女人在外面擅自嫁了人,那是要出人命的。。。。。。。。”

    这位心肠也真不错,说完了这句,还眨巴着眼睛,一副是为你好的表情。

    冷不防,后面有人当即给了他一脚,“他娘的胡说什么呢,刚才没听人家说,那是义妹来的?”

    “哦,义妹啊。。。。。”这位若其事的拍了拍屁股,神(www.shubao2.cc)(www.shubao2.cc)情转于猥琐,嘟囔道:“咱老张从来不听娘们儿唠唠叨叨,嗯,若是换了咱老张,这么漂亮的义妹整日里瞧着,也总要娶回家当婆娘的,我说兄弟啊,哥哥还是要劝你一句,别让。。。。。。义妹回去香侯府了,进去可就再出不来了,到时候后悔死你。”

    香侯府?王罄想了想,猛的一拍大腿,“我说呢,二妹是那么个性子,原来在都是怨妇的香侯府呆过,这可不成。。。。。。。。”

    张姓汉子也听的愣了,这可是头一次听人说香侯府中都是怨妇,鲜啊。

    不提这两个活宝在这里叽叽歪歪。

    那边儿妇人却在问,“你这是舍得回家看看了?”

    “嗯。”

    “呵呵。。。。。你回来的不巧。。。。。。你爹带着家人年前就出京了,应该是投奔你三叔去了吧?”

    “嗯?”

    妇人其实不是旁人,正是当初香侯府府卫统领,陆飘。

    如今嫁了人,却还在香侯府中任职,只是不再管着府卫了,多是为香侯府处理一些外间之事。

    香侯府中都是怨妇的话,只能说对了一小半,香侯府中女子,从来不禁婚嫁,只是嫁了人之后,受到的信任也就少了罢了,也不会再放她们进府中深处,打扰那些贵人的清净。

    此时陆飘心里暗叹一声,这孩子越发清冷了。

    任红缨乃将门之后,虽然家中不算高门大户,但祖上也曾做过一地团练使。

    到了她爹这里,兄弟三人,都不算什么人物,她爹在京军中任职,只能算个营头,将将到了都尉,再往上也不用想了。

    而且,这还是托了这些年京军变动极大的福。

    不过,他们这一家,也勉强算是外戚了,和当今皇后娘娘,有些亲戚关系。

    任红缨是庶出女,娘两日子都不太好过,不过她娘跟香侯府的一个府卫交情莫逆,任红缨少时,就被送到了香侯府中教养。

    一来呢,不用在家中受气受苦,二来呢,也能稍稍依仗些香侯府的势,让其他人不敢过于放肆。

    任红缨自小笨拙,一些人间冷暖又落在她的眼中,也就养成了倔强冷漠的性子。

    其实,到了香侯府中,受到的磕打也不少,香侯府从来也不是一个温情脉脉的地方,她们的理念也从来都是想要女人刚强起来,才能立足于世。

    太过柔弱的女人,在香侯府中没有立足之地,也得不到太多的怜悯。

    香侯府中女子大多习武强身,像任红缨这样的将门之后,自然不会例外。

    不过,年纪还小的任红缨在到了香侯府之后,一眼就相中了一把重剑,之后眼中再旁物。

    这就是缘分,重剑的份量,弥补了她的笨拙,到了她十岁那年,她已经能提着那把成年男子耍着都要吃力的重剑,舞的如同狂风一般了。

    天赋异禀,这是当年头一次看到她舞动重剑的时候,她的老师第一次出口的赞语。

    之前,同龄的孩子较技,她总是被人揍的鼻青脸肿,但当她能拿得起那把重剑之后,再没人愿意跟她对战了。

    因为当她舞动剑器之时,带出一种难言的疯狂,也许正是这样,让她的剑法大开大合,不需战阵磨练,便生惨烈之势。

    十岁的时候,她的力气其实没那么大,但她却能让重剑带着自己如狂风般旋转往来,顺便形成了自己独具一格的剑法。

    这个时候,她便渐渐得到了府中器重,也体会到了除了母亲之外的难言的关爱。

    不过在她十四岁这一年,回府看望母亲,正碰上大伯家的长子,也就是她的堂兄对母亲动手动脚,一怒之下,拔剑而起,一剑劈断了堂兄的胳膊,再一剑划开了堂兄的胸膛。

    这是她伤的第一个人。。。。。。。。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三国大气象师 江湖迟暮 山村桃源记 乱晋我为王 意念成魔 抗日之肥胆英雄 我的老婆是军阀 翔霸三国 医统江山 铁马关山 女配修仙记 雅骚 
 猜您喜欢: 风起纯阳 绮罗卷 满朝凤华 魔域剑帝 大帝传 逝韵 最强成长系统 血色战旗 韩娱之天生缘分 星途炼神 机关混虫录 立命云霄